笔趣看 > 三界鬼道士 > 第265章 ,江南第一案

第265章 ,江南第一案

        “多谢师兄!”黑色斗笠深吸了几口气,平定心神,拿出了一张纸来,“我们要办的第一件事,便是这个。”

        小屋子里只有一个小油灯,灯花跳动,昏黄的灯光下,只见那张纸上写着“会试”两个字。

        ……

        ……

        会试,是今年扬州最重大的事情了。但如今却有另一件重大的事情让整个城市,乃至整个江南地区都为之震撼,从城市到乡村,从贩夫走卒到官宦士绅,大家都在议论这件事。

        桃花山山匪投诚一案,终于要结案了。

        即便是分批审讯,也整整持续了十天的时间,随堂笔录装了两大车,在府衙幕僚师爷和宋巡察下属们的昼夜努力下,终于整理清楚了案情。

        在苏知府和宋巡察双方都同意的情况下,案情合成一份奏折,被专门为朝廷服务的修行者日夜兼程地送递京城。

        此等大案刑部不敢专断,经过内阁讨论交由皇帝陛下定夺。

        接连数日忙于案情,今晚苏知府才有时间跟妻女共进晚餐。

        自从苏安之桃山归来,这是他们一家人团圆的第二顿饭。

        苏夫人为操劳的丈夫准备了营养丰富又十分可口的饭菜,当然不乏苏安之最爱吃的几道菜。

        本打算跟父亲说起朝天观的事情,可看到父亲为了这个江南第一案,连日操劳一脸倦容,一贯性急的她忍住了,乖巧地陪着父母说这话,还不忘给苏知府夹了菜。

        苏知府心情大悦,看着贤惠的妻子,越来越懂事的女儿,普通的一顿晚饭,却是人间最美的光景。

        最美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转眼夜渐深,苏安之已经告辞回房,只剩下苏大人和苏夫人坐在太师椅上饮茶。

        “夫君,这次的事情虽然苏苏行事略显鲁莽,可她的确成长了很多。”

        “是啊,今天晚上我以为她会催我宴请那个小道士,没想到她提都没提。”苏大人拉着苏夫人的手,温柔地摸索着,“夫人,你说那个小道士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孩子呢?”

        “那孩子……我没见过,又怎么好说呢。不过我们家苏苏看上的一定差不了,苏苏那副犟脾气跟你一样,可这眼光跟我很像。”

        “那当然了,天下也就为夫这样优秀的人能入得了夫人你的眼睛!”

        苏大人边说边一把将苏夫人拉过来,轻轻抱在了怀里,苏夫人假意推了他一下,毕竟老夫妻,已经太过于默契了。

        “夫君,你说这次的案件朝廷会作何批示呢?”

        “说起此事,我跟宋巡察虽是第一次打交道,我们的意见却是出奇的一致。我们都觉得他们既然甘愿自,罪不该死,我们已经在奏折上将案情逐条陈上,参照之前的先例,也不会杀了他们的。”

        “夫君,虽说都认为这是江南第一大案,可是你不要忘了,今年扬州真正重要的那件事。”

        “会试的事情,我不会忘的。这几日没时间,明天我会亲自跟周夫子谈谈的。随便也了解一下那个小道士究竟何许人也,之前找了他那么久没想到他藏在了书院。不过书院——到很合我的心意。”

        “夫君,我看苏苏这次动了真情,此事还要从长计议。这是给女儿选夫婿,不是选学生,你不要太过苛刻了。”

        “你放心吧,我看重的是人品,只要是个本分知礼的人,才学差一点没关系。”

        “你可是状元出身,论才学天下谁能跟你比!至于性格……你可是只有这一个女儿……”

        如果说一家和睦温馨的苏知府是世上最幸福的人,那么桃花山的山匪们,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幸的人。

        锁链铁窗,暗无天日的牢房,大堂上惊木一响,水火无情棍排列两旁,别说三堂会审,就这么一下子,他们肠子都悔青的都能开染坊了。

        做的案子太多,也怪他们仗着有“关帝”庇护太过嚣张了,单是证据确凿了那几庄案子,都够判得了。

        曹老大坐在地上沉默不语,晚饭只吃了几口玉米饼子,即便他对于离开桃花山时圣君的话语笃信不疑,可面对自己的犯下的累累罪行,一桩桩一件件,他自己都觉得自己该死。

        “大哥,别想了没时间了,我们买来的消息说,明天朝廷的回复就会到达,等兄弟们都被押上了刑场,一切都晚了!”

        看着手下恳切的眼神,曹老大一颗心扭成了七八瓣,他从来没有这么纠结过,特别是作为一个很有“信仰”的糙汉子,以往做什么事都是干净利落。

        他捏了捏手里的丝巾,绣花丝巾都要被他捏碎了,那是苏安之的东西。到了扬州他才知道,原来那是苏知府的公子,苏安之曾经救过他一次,在内心深处苏安之是他现在唯一的希望,可这个希望是多么的渺茫与虚幻。

        窗外一钩残月,曾经月下桃山是那样的美,如今只余铁窗散着寒冷的光芒。

        “大哥,不要再犹豫了,弟兄们都等着你一句话呢!”

        曹老大深深吸了一口气,死囚牢里空气中特有的沉闷的恶臭味就像死神的呼吸,将他肺塞得满满的,沉淀成一层无比绝望的膜,刺激的他猛然干呕了几下。

        布满血丝的眼睛里,困兽般厮斗到了最后关头,站在无数死亡之上的必然是新生。

        曹老大猛地抬起头来,看着围在身旁的一众兄弟,决然的眼神是最锋利的芒。

        ……

        ……

        这一晚朱炯睡的很好,经过昨夜之后,他之前的困扰似乎已然不复存在了,也许是因为他看清一些东西,一些早已经存在的东西。

        林秀才依旧在忘我地苦读中,正如扬州城里很多学子那样。

        三天后的会试注定将会是载入史册的,除了众多学子,还有一个鬼也将参加。

        鸡鸣声中,旭日东升,用罢早点用冷水洗过脸的苏知府还没到前面府衙,两份紧急文书就已经到了。

        他犹豫片刻并没有打开看,派遣下属去请了宋巡察,约在府衙书房一同拆看。

        府衙书房很大,除了两位大人还能容纳几位重要的幕僚师爷。苏大人刚到,外面便传来了一阵匆忙的脚步声。

        (本章完)

  (https://www.biqukan.com/49_49584/1823980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