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他与爱同罪 > 第48章 48

第48章 48


        第四十八章

        恋爱报告?

        燕绥眼睛一眯,                气乐了“你经过我同意了?”

        傅征恍若未闻,                他单手扣好领口的纽扣,低头,和她对视“我要送迟宴回南江的大院,                难得回一次,                今晚可能要在那住一晚。”

        风马牛不相及的话题,轻易就转移了燕绥的注意力。

        她瞄了眼刚才被她扯皱的衣领,                有点心虚。

        南江和南辰相邻,                早年只有省道时,来回一趟起码三小时,这还是交通状况良好,                不堵车的情况下。

        前两年南江有次高速封道,燕绥当晚必须赶到南江准备隔日一早的战略合作发布会。下午刚下飞机,                晚上带着辛芽驱车从省道去南江。

        受高速封道的影响,                整条省道车流量骤增,出了南辰市没多久,就因路上的大型工程车堵了个水泄不通。龟速挪动了近五个小时,                才在凌晨下榻酒店。

        那次经历实在太过惨痛,                燕绥想也没想,催促“那你赶紧走吧。”无论是高速还是省道,夜路都不好开。

        “嗯。”他应了声,                看着她的眼神微深,                提醒“周末抽空来队里一趟,                否则你下次再见郎其琛,                可能就是几个月后了。”

        他不提燕绥还没想起来,自从郎其琛封闭式集训选拔开始后,燕绥就再没见过他。

        郎其琛一向是女朋友没姑姑重要,隔三差五就要打电话跟燕绥联络感情。结果,选入傅征队里后,跟失联了一样,燕绥已经很久没跟小狼崽联系了。

        ——

        傅征一走,燕绥跟着启动了大g的引擎,车在院子里掉头时,她回头看了眼孤零零站在门口的苏小曦,问辛芽“这里打车方便吗?”

        辛芽摇头“哪位师傅会来巷子里接客。”像她这种方向感不好又看不懂导航的人,估计三两下就困死在巷道里。

        燕绥就等着听她这句话,既然打车不方便,她“见义勇为”下也不算对不起自己的良心。

        只见黑色的大g在掉头准备离开后,方向一转,又退回了董记门口。

        燕绥降下辛芽那侧的车窗,微抬了抬下巴,示意苏小曦“上车吧。”

        红色的尾灯把苏小曦苍白的脸色映得如同鬼魅,她抬眼看着燕绥,那双眼空洞得像是沉涸的枯井,越过辛芽直勾勾地锁住燕绥。

        辛芽一双眼睛睁得圆溜溜的,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就在她觉得苏小曦会拒绝上车时,她低着头,闷声拉开后座的车门坐进来。

        一路沉默。

        到苏小曦小区门口时,燕绥停了车。

        安静了一路的苏小曦终于开口“我可以跟你说几句话吗?”

        燕绥抬眼,透过车内的后视镜往后座看了眼,思忖了几秒,从储物格里摸出几张零钱递给辛芽“去买瓶水来。”

        辛芽知道这两人是有话要说,机智地什么也没问,接过散钱揣进兜里,麻利地下车去附近的便利店。

        车上只剩下燕绥和苏小曦。

        她熄了火,从暗格里摸出盒女士香烟,自己抽了根,把烟盒递给她“要不要来一根?”

        没傅征在场,燕绥连装都懒得装。见她不接,随手把烟盒扔进储物盒里,开了车窗,摸出打火机点烟。

        女士烟烟身细长,烟味也不浓烈,白袅袅的烟雾里萦绕着淡淡的花香,嗅着有股说不出的诱惑味。

        苏小曦就这么打量了她片刻,说“我知道你对我有敌意,是觉得我喜欢傅征。觉得我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是不是恶心到你了?”

        燕绥没说话,她甚至没转身,指尖的烟丝丝缕缕,她似入神一般,只盯着那缕白烟。

        “你误会了。”苏小曦的姿态骤然低下去,“我接触傅征从来没有别的念头,他和迟宴不同,他看得清看得透,不会被女人轻易迷惑。我打从开始,就没动过招惹他的念头。”

        “迟宴对我很好,我不会不知廉耻到这样伤害他。”她的声音渐渐开始颤抖“我只是想傅征可怜我,他是迟宴最好的朋友。如果他愿意帮我……”

        燕绥听得不耐烦,打断她“你当傅征是慈善协会的?”

        她是真的烦这种有问题不解决,全指望别人出手相助的,怎么着,饭能一口一口吃,问题就不能一个一个解决了?

        能有多难?

        苏小曦不就是想巴着迟宴帮她解决她那个嗜赌如命的老爹嘛?迟家对她深恶痛绝,就是担心迟宴沾惹上一身骚,影响前途。

        迟宴帮不了,她就指望傅征,合着这两男人活该遇到她?

        燕绥本还因为今晚这事对苏小曦存了几分愧疚,这会听了她的话,顿时憋出一肚子邪火。她指尖轻弹了弹烟头,弹落那层烟灰,解开安全带转身看她。

        “我今晚就把话撂这了,傅征是我看上的男人,你要是敢用情分绑他给你处理你家那点破事,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我也知道你想跟我说什么,别说我跟傅征现在还不是男女朋友。就是在一起了,我也不会让他帮你。你想跟我卖惨,博取我同情,没用。”燕绥冷笑一声,毫不留情道“之前帮你是出于道义,今后你见着我记得躲着点,我这人指不定什么时候看你不顺眼,就给你穿小鞋了,一点道理都不讲。”

        苏小曦哪受过这种屈辱,呼吸起伏数次,那脸伪善终于龟裂。

        她抿唇,搭在膝上的手不自觉握成拳,张掖数下,直揉得裤子皱成一团,她才压抑着不解地问“你对我何必这么大的敌意?”

        敌意?

        燕绥勾唇一笑,眼尾的厉色微敛,低声道“你高估自己了,我对你单纯只是看不顺眼。与我为敌的人,你不妨去打听打听,看看他们都是什么下场。”

        后面那句话……纯属装逼。

        在商场打滚的人都知道,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太把人赶尽杀绝,只会慢慢走上绝路。

        燕绥这些年,虽遇到过奇葩的合作方,有眼高于顶自命清高的也有手段下作人品低劣的,但不涉及她的底线原则,怎么周旋全看本事。

        顶多那些看不顺眼的,以后不来往就是。真没有打几个照面就仇深似海,非得你死我活的。那种到处结仇树敌的人,活着也是种本事。

        不过燕绥鬼话说多了,假的都能说得一本正经。

        她话音一落,苏小曦果然噤声了。

        燕绥都把话说到了这份上,她也该知趣了。

        “你下车吧。”燕绥碾熄了烟,语气冷淡。

        苏小曦推开车门,下车前想起什么,又缩回来,犹豫道“我只希望,我和迟宴之间的事,你和傅征都不要插手。”

        燕绥是真的没脾气了。

        苏小曦到现在还以为迟宴跟她分手是她好好哄两句就能哄好的?

        “你放心。”燕绥笑道“我可没你那种爱好。”

        话落,她又补充了一句“你凭本事让迟宴跟你复合,今晚你在我车里跟我说的这些话,我保证当做什么也没发生过。”

        苏小曦得了她的保证,心一定,推开车门下车,头也不回地走了。

        ——

        对面在便利店采购了若干包泡面,数根火腿肠,一把笋干榨菜丝的辛芽翘首以盼,终于等到苏小曦下车。生怕燕绥忘了捎上她,赶忙穿过马路坐回车里。

        刚关上车门,嗅到空气里若有若无的烟味,辛芽悄悄打量了眼燕绥——果然脸上阴云密布。

        她拧开矿泉水递给燕绥,看她漱了漱口,问“燕总,你抽烟了?”

        “抽了口。”燕绥拧眉“放多久了,第一口抽着跟受潮了一样,又苦又涩还呛鼻,差点当着苏小曦的面哭出来。”

        这么严重!?

        傻白甜又瞥了她两眼,一脸惋惜道“我还没见过小燕总掉眼泪呢。”

        燕绥捏矿泉水的手指收紧,直压得瓶身嚯啦作响,她皮笑肉不笑道“我也没见过你走一小时回家的样子,要不要今晚就走给我看看?”

        辛芽“……”啧,小燕总真是一点也不可爱。

        ——

        辛芽在厨房煮泡面时,燕绥借了她手机和路黄昏玩游戏。

        刚玩了一把,路黄昏就发觉不对,在频道内打字“去哪偷师了,开局五分钟了一个人头都没送。”

        燕绥瞥了眼掀开锅盖往面上卧鸡蛋的辛芽,勾了勾唇,问路黄昏“郎其琛最近都没给小燕总打电话,你知道怎么回事吗?”

        路黄昏正在追残血,收了一血后才回“小狼崽上次谎报军情陷害了老大,罚完跑圈又没收了手机。”

        谎报军情?

        许是觉得辛芽不知道这事,路黄昏边回程回打字“前段时间,大家都说老大要订婚了。”

        “也是小狼崽可怜,被老大杀鸡儆猴了。”

        作为当事人,对内情一清二楚的燕绥顿时心虚……

        就寝前,辛芽惦记着傅长官让她把身份证照片发给他的事,犹犹豫豫地问“燕总,身份证真的不给傅长官啊?”

        燕绥闭着眼,哼了声算作回应。

        辛芽很焦虑“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和傅长官在一起啊?”以她的立场来看,傅征和燕绥的关系也就是临门一脚的事。

        她是不懂小燕总明明已经和傅长官两情相悦了,为什么就是不在一起。

        “快了吧。”燕绥睁开眼,转头看窗外的路灯,顺便给自家傻白甜助理上了一课“我之前上赶着往他眼前凑那是因为他没对我上心,现在知道他动心了不得赶紧抬抬身价啊?一句打恋爱报告就想拿下我?想得美!”

        辛芽听得似懂非懂“那到底什么时候……才算时机正好?”

        燕绥瞥了她一眼,吊胃口“真想听?”

        辛芽用力点点头“想。”

        “按字收费,一个字一块钱,你想好了我就开始说。”

        辛芽“……”她燕总怕是掉进钱眼了吧!

        不想听了。

        她噘嘴“年终奖扣光了,听不起。”

        燕绥扬了扬唇角,说“等你有喜欢的人就知道了。”

        那不是能够用理智去思考的问题,她说不清也形容不来。只知道,她曾经对爱情毫无敬意,甚至嗤之以鼻,直到遇见他,她甘愿用余生孤注一掷。


  (https://www.biqukan.com/48_48714/180240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n.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