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贴身保镖在日本 > 正文_第四百八十五章 夏日的烟火

正文_第四百八十五章 夏日的烟火

        这一瞬间,宇文成的大脑就再也无法做任何的思考。

        沐浴后的春田美树就这么亭亭玉立地站在浴室的门口,身上穿着宽大的白色衬衣,白皙修长的双腿从宽大的衬衫下笔直地伸了出来。

        宇文成顿时觉得鼻头有些温热。

        这就是传说中的裸体衬衣……

        发明这种穿法的真特么的是个天才啊!

        宇文成刚刚往上扑,就被美树一把按住了,美树低声说:“你也要洗。”

        宇文成什么都没说,直接扑进了浴室。

        美树从没见过男人在这种情况下洗澡的速度。不到三分钟,男人就杀了出来,一把将她扑倒在了床上。

        美树:“……”

        路边的灯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渗入室内,落在了双上,印亮了春田美树的脸庞,此刻她的脸上带着情动的红晕,胸部随着她轻微的喘息一起一落,甚是诱人。

        “你……要轻点。”春田美树低声喊道,在这关键时刻,她不再喊他的名字。在她心目中,面前的这个男人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只是——他是他。

        宇文成点点头,在春田美树的唇上轻轻一吻。春田美树也紧张的闭上双眼,手紧紧的抓住了枕头,准备迎接那只在书本和影视上看到过的瞬间。

        “唔!”随着一声娇喊,春田美树瞬间松开了枕头,抱紧了趴伏在自己身上的男人。

        宇文成:“??”

        “你是第一次?”

        没搞错吧?

        春田美树不是结过婚的?结过婚的肯定要从少女变少妇,这是地球人都知道的事啊!

        “你以为我为什么要离婚……”春田美树微微有些痛苦地皱了皱眉:“我,我的前夫,他,他不行……”

        宇文成:“……”

        嗦嘎!

        一时间,房内春意盎然。

        ……

        这是一间设在札幌市郊区的温泉旅馆,因为靠近市区,不算太过偏远,所以只要一有时间,札幌市内的一些精英人士或者富贵人家就会选择到这里来小住一晚,缓解快节奏的都市生活所带来的疲惫。

        广濑左门穿着白色的浴袍走在深色的木板走廊上,他的身上冒着热气。显然刚刚才从温泉中出来,他拉开绘制了红色梅花的白纸门,九个榻榻米大小的和室内,摆放着一张深红色的木桌,以及几个简易的装饰品。

        广濑左门走过去盘膝在桌前坐下,很快就有身穿深蓝底色,绣着大黄色菊花和服的女服务生端着木板走来,恭敬的将盘中的饭菜摆放在木桌上。

        小巧精致的餐盘摆满了整张桌子,这是北海道四大菜系中的卓袱料理。主要由鱼刺清汤、茶、大盘菜和中盘、混杂小菜还有炖品。甜点是日本特有的年糕小豆汤和水果。

        这种料理最开始起源于中国古代的佛门素食,后来传到日本后就采用了当地的水产肉类逐步繁衍出了现在的卓袱料理。

        这家温泉旅馆不仅仅是提供温泉服务,还是一家品级上佳的日本料理店。

        每当发生极其不顺畅或者是极其开心的事情时候,他都会到这里来平复心情。吃着盘中美食,看着窗外的大雨,广濑左门盘算着时间应该差不多了。

        一想到即将得到的战果,广濑左门笑的嘴角都要裂开了。他很确定,他请的这些人,有足够的能力帮他解决这件……小事。

        木暮尘八啊……

        年轻人毕竟还是太嫩了一些啊……

        广濑左门甚至在想,自己再见到木暮尘八的时候,应该用一种什么样的表情和态度,来凸显自己的得意洋洋。

        可惜他的臆想很快被走廊外传来的连绵脚步声打断了,脚步声很快,一听就知道有人正在快速接近。紧接着广濑左门身后的纸门就猛地被拉开了,和门框发出剧烈的撞击声。

        一个染着红发的年轻人走进室内,从穿着打扮上来看,一眼就可以看出是黑道中人。

        广濑左门认得他,是花泽阔海身边一个得力小弟,不过为什么花泽阔海没有亲自来?

        他虽然觉得奇怪,但还是抬起头,带着温和的笑容道:“空你七娃,我是广濑左门,今晚和您们花泽组长有约。”

        “组长在外面等你。”青年人冷冷的说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跟我走吧。”

        “哈依哈依!”广濑左门忍不住有些遗憾,但是脸上的笑容还是没敢变:“是是是,那就听花泽组长的安排。我先换身衣服,劳您稍等。”

        广濑左门急忙跑回内室换自己的衣服。

        今晚他本来还做足了功夫,买好了美酒,甚至最当红的小妞都安排了两个准备和花泽阔海好好交流交流,套套近乎。但是现在看来,这计划是要泡汤了。

        只可惜了那两个香嫩的小美人,今天晚上怕是……

        不过还没到彻底放弃的时候,等教训完木暮尘八那个家伙,再邀请花泽阔海来这接着玩也不迟。

        一想到木暮尘八被五花大绑绑成麻花样的丢在某个仓库里面,随他踢打脚踹。广濑左门就得意的扬起嘴角。

        女人固然重要,但自己爽也很重要不是吗?

        旅馆的门口停着一辆黑色的轿车,广濑左门打着雨伞一路小跑出了旅馆,来到轿车旁敲了敲车窗。

        车窗滑下,露出花泽阔海的脸来。他正叼着香烟,面无表情,只是头上有个很明显的大包。

        “花泽组长,您辛苦了。”广濑左门有些尴尬,急忙陪着笑脸。

        难怪不愿意进去,原来肿这么大一块……

        既然请的人挂了彩,只怕一会自己又得多出点血才行了……

        花泽阔海看着广濑左门气色红润的脸,就气不打一处来。

        特么的老子在外面挨打,你小子特么的在这里享受?

        当即花泽阔海就没好气的说了句:“动手。”

        “哈依哈依,”广濑左门点头哈腰的伸手去抓车把手,伸到一半才反应过来花泽阔海说的是动手不是上车。

        广濑左门:“???”

        动手?动什么手?

        就在这时,耳畔后传来呼呼的破空声,紧接着广濑左门就感觉到自己的后脑勺传来剧烈的刺痛感,无数的星星占据了他的视线,就像夏日的烟火。

        他晕头转向的倒在地上,就看到刚才那个青年人手上捏着一把手臂粗的钢管。

        黑色的雨伞在空中画着圈落在他身旁。

        花泽阔海将手中的烟头顺着车窗丢了出去,落在广濑左门的脸上,弹起,摔落。这时候他感觉总算强点了,挥了挥手,“动作快点,丢上车。”

        “哈依!”小弟急忙点头。

        广濑左门尽全力的仰起头,神色茫然的看向花泽阔海。头晕目眩,耳中还带着阵阵蜂鸣的他自然是没有听到花泽阔海的话,现在的他还一脸茫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

        无缘无故……打自己干嘛?

        花泽阔海手下那个年轻人显然没有想要解释的心情,冷笑了一声,手中的钢管再次挥下。

        顿时,广濑左门的世界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https://www.biqukan.com/46_46408/2220006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