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北洋新军阀 > 第855章 鹬蚌相争

第855章 鹬蚌相争

        华夏商人推春秋战国,列国复杂的政治环境,频繁的战争中想要生存下去并且做大做强,独到的眼光,堪比纵横家般的思想策略必不可少,甚至不少商人直接承担了一国乃至于几国的外交政策,通过推动列国政治走向来,或和平,或战争,达到为自己谋取利益的目的,这其中,推吕不韦,一手奇货可居,甚至直接推动了战国的结局。

        不过如今,在毛珏手底下,这种纵横捭阖的大商似乎开始重新复苏,眼前的洛羽就是例子。

        虽然被联姻套上了一层强权关系,可这妞是完全依靠着她在中南经商数年所积累的经验,所看破的政治走向走到现在的。

        偌大的中南,实际上一直维持着一种很是诡异的平衡,就拿最边缘的安南与占城来讲,这么多年,安南之所以没有一鼓作气将占城灭了,就是因为靠着它身边长山山脉的另一侧,还有着南掌和高棉两个国家虎视眈眈。

        二百多年前,这俩国是一个祖宗真腊国,就是那个在热带雨林中修建了吴哥窟的吴哥王朝,这个王朝强悍的差点成了中南半岛的秦国,最强盛时期接近统一了整个半岛,也是为了统一半岛大业,吴哥王朝瞄上了占城,动大军翻阅长山来攻打占城。

        然而别看占城国小,可人家有海上丝绸之路的便利,长期与宋元贸易积累了大量财富,土地开垦度也很高,人口多达一二百万,也是不好惹的,你来打我,咱就往死里打!这些占人也够狠,屡次击败坐拥中南半岛三分之二土地的真腊不说,甚至一度沿着湄公河逆流而上,攻破了吴哥王朝都的吴哥窟。

        不过长期战争也导致两国人口大量死亡,田地抛荒,经济衰落,两个中南半岛的霸爷老炮儿一起衰落了下来,先真腊后院起火,泰国人的祖先素可泰王朝崛起,夺取了湄公河中上游一直到马来半岛广袤的土地,吴哥王朝仅剩的疆域也吧嗒一下碎裂成两块,高棉与南掌,也就是后世柬埔寨与老挝。

        另一头占城同样衰落,遭到北方崛起的安南国大举进攻,疆域一再被侵吞,西南北三面疆域先后丢失,已经缩成了个国中之国的地步了。

        再说这边,夺取了吴哥王朝大片疆域的素可泰,也就是后世泰国人的老祖先,也没有威风多久,泰人此时的社会结构还是太原始,有点像西周分封制度的周天子与分封诸侯国关系,帝国核心处于素可泰城极其附近,再远一些则是由部族势力组成一个个勐进行自治,时间久远起来,地方与中央的矛盾必然尖锐起来,再加上笃信佛教,耗费了大量人力物力修建寺庙,国家积贫积弱,自然遭到了外地侵袭。

        这个外敌,就是更西方崛起的缅族。

        两百多年前,缅人大举东进,一鼓作气攻破了素可泰城,杀王,掠三万余俘西归,素可泰的崩溃也给了如今阿瑜陀耶王朝崛起的机会,不过两国也因此结下了血海深仇。

        洛羽利用的,就是这么两条中南半岛国家的主要矛盾,曼谷距离阿瑜陀耶城不过几十里路,大明赤膊上阵了,就算只有区区几千人,依旧给阿瑜陀耶带来了极大的军事压力,为了防备大明,暹罗是将大量泼勐的兵力都汇聚在都,这就给了世仇缅人机会。

        趁着暹罗军南进的机会,东部缅国大将莽良已经是打着助大明招讨的名义率军东进了,先后攻破边府波贝,拜林,大有向暹罗核心地区洞里萨湖进军,再打一回素可泰之战的趋势,就算强悍如大明,都扛不住前后夹击,清军与农民军反复拉锯,更不要说一个小小的暹罗了。

        想要不灭国,自然要安抚下一方来,而相比于穷凶极恶的世仇,礼仪之邦的大明似乎更好说话一点!

        盐商号华丽的会客厅里,国相帕碧罗一张老脸悲催如霜打的茄子那样,无比恳切的重重鞠着躬:“天朝大人,大明的条件,暹罗基本上接受,王上即刻就可以遣送罗耶王子与萨利公主北上,向大明请罪!暹罗愿意遵大明为宗主,年年来贡,岁岁来朝!”

        以前大明帝国在东南亚可是冤大头一个,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装孙子,孙子装好了,不仅仅能让大明退兵,更是能通过朝贡从大明王朝获得丰厚的恩赐与利润,付出的不过一个名头而已!这老家伙明显还打的这个主意,谈条件也是避重就轻。

        可惜,这都什么年代了?还藩属宗主?尽管老家伙一副迷途知返的浪子模样,可洛羽却是压根不吃这套,小姑娘很是冷冰冰的摇了摇头。

        “宗主朝贡乃礼部之事,妾身只司征伐,划曼谷为东印度公司租借地,赔款五百万两白银,这两样看不到,三天之后,妾身的炮舰就沿湄公河顺流而上,继续进攻!”

        装孙子居然不好使了?目瞪口呆了片刻,国相帕碧罗忽然又跟龇牙要咬人的恶狗那样,恶狠狠地嘶吼了起来:“暹罗只是有感于天朝礼仪之邦的仁德之名,这才愿意称臣纳贡,握手言和,非暹罗就怕了大明,如果小姑娘你咄咄相逼,莫怪暹罗拼个鱼死网破,到时候你麾下的将士性命不保不说,还坏了大明的名声!”

        “那就是继续开战呗?来人,送国相下船!”

        帕碧罗真是气的几乎要吐血了,好家伙,这小姑娘是软硬不吃啊!眉头都没皱一下,就真要撵他下船了,眼看着洛羽淡定的转身而去,老脸实在是撑不住,老家伙也干脆拂袖而去,镇着他身上那密密麻麻的诸天神佛,愤怒的下了船。

        一边走,帕碧罗还恶毒的叫嚷着要如何把明人斩尽杀绝,尸体扔进湄公河去喂鱼,可还没等走出去几部,一阵阵犹如晴天闷雷那样的爆炸声,忽然就猛地在在他背后响了起来,目瞪口呆的回过头去,却看到停泊在曼谷港一条条巨无霸级东印度公司炮舰就跟抽风了那样,炮火此起彼伏的响了起来,而他们轰炸的方向,居然是曼谷城内。

        一时间炮火纷飞,榴霰弹就跟下雨那样噼里啪啦的打在木头泥胚的暹罗民居上,一时间瓦裂屋塌,墙毁人亡,一座座民居建筑争相恐后的倒塌下去,怎么都没想到,横祸突然降临到自己头上,惊骇的暹罗人争先恐后逃出屋子,却是在炮火的屠杀下一片片扑倒在血泊中,那场面,残忍无比。

        这不仅仅是杀鸡儆猴!曼谷可还有三四万暹罗人,这北面的阿瑜陀耶重兵云集,城内的暹罗人也是蠢蠢欲动起来,这些天,已经生了许多起对东印度公司雇佣兵的袭击事件,预备来个里应外合。

        慈不掌兵!洛羽可没有以往那些大明文官的矫情劲儿,既然今个谈崩了,那么当其冲,她就要消除这个内部隐患,不然一旦交战起来,这些家伙再来个背后突袭,她就算不大败,也得混个狼狈不堪了。

        不过这残忍的炮火屠杀,此起彼伏的轰炸声与惨叫声却是吓得堂堂暹罗相国两股战战,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足足惊愕了几分钟,帕碧罗却又是撒腿儿又向盐商号停泊的港口边狂奔了过去!

        时隔半个小时,谈判桌儿又一次摆在了盐商号的会客室,洛羽还是那一副风轻云淡,漫不经心的模样,可听得尚且此起彼伏的炮火,帕碧罗算是彻底失去了一国之相的风度,拳头敲着桌子,老干巴是嘶声竭力的咆哮着。

        “向手无寸铁之人下毒手,大明的仁义何在?鄙国要向天朝派出使节,向大明皇帝抗议你们的残暴!”

        “哦,随意!国相回来就是想说这些?那妾身知道了,国相请回吧!”

        实在想不到怎么能生出洛羽这等妖孽来,可是看着她这小姑娘再一次淡定的转身要往回走去,帕碧罗也真是无可奈何了,老家伙居然差点没哭出来,无比悲催的又是狠狠敲了桌子。

        “曼谷你们大明要,就划给你们好了!可是五百万两银子,就算把阿瑜陀耶城拆了,鄙国也没有五百万两银子啊!”

        “没关系,你们不是有税收吗?可以分期啊!”

        老家伙还是目瞪口呆的眼神中,洛羽伸手就把腰间悬挂的金珠大算盘给拽了下来,青葱玉指头一边扒拉着一边还头头是道的计算起来。

        “年息十厘,春秋入账,你们暹罗国,是想分三十年前还清,还是五十年还清啊?”

        ........

        就在暹罗君臣后悔的肠子都快青了时候,沿海边的安南却是一片盛况了,在大明的默许之下,越军长驱直入,先后攻克顺化,尸港,占人莫能抵御,如果这么战事顺利的话,今年年末彻底覆灭在长山山脉以东,与安南对弈了六百多年的南海古国,已经是不在话下了。

        而且此时安南国内正是阮氏与郑氏争权夺利火热的时候,如果自己阮氏灭亡了占城,将能力压郑氏一头,想着,亲自督军三万南下的阮越连,甚至都已经透过中军,似乎眺望到了自己阮主取代黎朝,成为大越国王,甚至大越皇帝的景象。

        不过人总是不能期望太高,就在都统大臣浮想联翩美滋滋的时候,急促的马蹄子声却是打破了他的遐想,几分钟之后,看着手头升龙来的紧急军情,阮越连一张犹如晒干的猪肝那样皱巴的老脸也是涨成了猪肝一般的颜色。

        半岛局势就像是多米诺骨牌那样,暹罗遭到明军与缅甸的双重打击,没了暹罗在后面牵制,南掌与高棉也按捺不住贪欲,对着后方空虚的安南,动手了!

        到此,洛羽的一人挑五国的计划,算是彻底成型,整个中南半岛都被拖入了战争泥潭中!

  (https://www.biqukan.com/41_41947/2349571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