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大唐好相公 > 第1545章 报复

第1545章 报复


        离开府衙之后,黄八的心里还有点慌乱。

        他觉得有一些事情要生,自己绝对不是安全的。

        他有一种想要离开丹江城的冲动。

        而就在他这样走着的时候,一群人突然拦住了他。

        “做什么?”

        “做什么?”其中一人冷冷一笑,随即挥手,紧接着其他人就把给捆绑着给带走了。

        黄八被带走之后,兜兜转转来到了一处宅院那里。

        夏末的庭院,有着聒噪的蝉鸣,庭院清静,看起来不常有人住。

        一棵大柳树下,坐着一男一女两人。

        两个人的脸色都十分的难看。

        看到这两个人后,黄八扑通一下就跪了下去。

        “草民黄八,见过刺史大人。”

        这两人,正是张多以及他的妹妹张氏。

        此时张多阴沉着脸,张氏却是在黄八跪下的时候,一脚踹在了他的脸上。

        这一脚之后,黄八的脸上就留下了一道鞋印子。

        黄八被踹了一脚之后,心里就生出了哀怨。

        以前在床上的时候,这个娘们何时敢这样对自己?

        从来都是他来拍打她那肥美的屁股。

        可如今,这个女人竟然敢踹他了。

        他很不平衡,不过他并不着急,过了今天这一关,他早晚有机会在床上反败为胜。

        他太了解张氏了,这个女人现在只怕已经离不开自己了。

        “混账东西,竟然敢出卖我,你按的什么心?”

        张氏指着黄八破口大骂,黄八脸色委屈,哭嚷道:“夫人,我这是爱你爱的深沉啊,甘愿被人指责,也要与你在一起。”

        “去你妈的。”张氏一巴掌就又抽了过去,爱她爱的深沉,可她更爱钱财。

        这一巴掌抽过去后,她越想越气,忍不住就又抽了一巴掌过去,这一巴掌打的极重,连他自己的手心都痛了。

        而那黄八,已经被打的嘴角冒血。

        这个时候,张多才终于站起身来,他看了一眼黄八,冷冷道:“我不管你打的是什么算盘,今天你最好把什么都给我说出来,不然今天你休想走出这里。”

        张多明显不像是在开玩笑,他今天的话,让张多丢尽了脸面,他这样的人,也不怕杀人。

        而此时的黄八,却是纠结死了。

        张多不敢得罪,那个马环他也不敢得罪啊。

        这让他说还是不说?

        微微抬头看了一眼张氏,黄八突然就又扑了过去,紧紧的抱住了张氏的大腿。

        “夫人啊,念着我们以往的情分上,你就饶了我吧,我是真的太爱你了,才走了错路。”

        “夫人,饶命啊,我真的错了,以后我为你做牛做马好不好?”

        “夫人,难道你就不想再服侍你了吗?”

        黄八不停的说着,他想要通过张氏来保全性命,在他看来,女人在对一个男人献身之后,不是应该舍不得吗?

        但他显然小觑了张氏。

        就在他这样说着的时候,张氏却是越愤怒,再一次一脚踹了过去,紧接着伸出有锋利指甲的手指就向黄八英俊的脸颊挠了过去。

        顿时,黄八的脸上血流如注。

        “饶命啊夫人,饶命啊……”

        但张氏并没有停下,他太愤怒了,他所有的努力都一下子功亏一篑了。

        张氏不停的打着,张多这个时候又冷冷的加了一句:“你最好说清楚,不然我弄死你。”

        他们兄妹两人之所以把黄八找来,就是因为张氏了解黄八,知道他不是那种在大堂上承认这种事情的人,他不是那种会为了一棵树放弃整片森林的人。

        如此,他在大堂上的一些行径,就有点奇怪了。

        只怕这件事情,背后有人指使,所以他们一定要弄清楚。

        被打的黄八这一次才知道自己想要通过一个女人来幸免于难是不行了。

        他只能连忙求饶:“别打了,别打了,我说就是了,我说就是了,是……是那个马环,他威胁我,要我这样说的。”

        听到这话,张氏才终于停下来,不过站起来的时候,狠狠的朝黄八的裤裆那里踢了一脚。

        “马环,他为何要你这样做?”

        “这个小的就不清楚了,他要小的这样做的,而且我们两个人的事情,好像也是他派人传出去的,因为小的只跟他的一个属下因为喝酒说漏过嘴,其他人并不知晓我们的事情。”

        得知这事是因为黄八喝酒说漏了嘴才被人知道的,张氏越愤怒起来,抬起腿后,就又是一脚踢了过去。

        这一脚,直接把黄八给踢的昏厥了过去。

        张氏气不平,张多冷冷道:“杀了算了。”

        这话出口,张氏愣了一下,显然有点犹豫,这个男人虽说害了自己,但到底下面那东西还能用。

        不过片刻后,他还是点了点头。

        而她这一点头,就注定了黄八的性命。

        “大哥,马环这般害我,所是为何?”

        杀鳄鱼的事情,张氏并不知晓,他们此前与马环也没有什么过节,马环这般害他,真的是让他们很费解。

        张多却是哼了一声:“不管他为了什么,胆敢让我张家这般没有面子,我要他死。”

        说完之后,张多随即对一些衙役吩咐道:“那马环是不是用家中水怪害过不少人的性命?”

        “不错,时常有一些乞丐亦或者一些下人被他扔进池塘里喂水怪。”

        张多点点头:“好,就以杀人罪,将那马环给我带到府衙来,我要好好的教训他一下,让他知道得罪本官的下场。”

        “喏!”

        衙役领命之后,急匆匆退去,那马环在丹江城势力不弱,但如今得罪了官府,他就算很厉害又能怎么样,他敢跟官府跟朝廷作对吗?

        衙役退去后,张多又哼了一声,道:“秦东来这些人,也是时候教训他们了,等我弄死马环之后,明天,我便要开堂再次审讯那件案子,他们若是能完好的离开府衙,我就不要这脑袋上的人头。”

        这话也就只是随口一说,并没有誓的意思,就是想表面自己的决心,只是张多可能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会一语成箴。

        他可能会真的没有那项上人头。

        这个时节,蝉鸣突然一下子绝了。

        本书来自


  (https://www.biqukan.com/40_40533/2169671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