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莽穿新世界 > 一百六十四章、传教

一百六十四章、传教

        这一夜,熊猫并没有能够休息好。

        大概是晚上十一点前后,以及凌晨三点前后,他各感觉到了一次死灵的气息,急忙赶去消灭。

        第一波是两个僵尸,其中一个还会喷吐毒气,的确是相当危险,可第二波就让他有些无语——区区一个骷髅,还是身体都不完整,走路都格达格达一瘸一拐的。看它那迟钝的样子,熊猫觉得或许不用自己动手,这小村子里面随便哪个农夫半夜起来撒泡尿,顺手提上根木棒,就能轻轻松松把它砸成一地碎骨头。

        所以当熊猫急匆匆赶来,却看到这么一个丢人魔物的时候,他反而不着急了。就这么远远地看着,也不过去消灭。

        他想要守在这里,看看这东西接下来会怎么样。

        被消灭的死灵已经很多,多到完全看不出什么名堂来,但是这种放养的做法,似乎还没人尝试过吧?

        于是他就安安静静守在距离这个骷髅不远的地方,耐心等待。

        然而让人尴尬的是,一直等到太阳升起,这骷髅那稀薄的死灵气息撑不住阳光的照射而消散,变成洒落一地的碎骨头,也没看到任何值得注意的事情。

        熊猫还不死心,将那堆碎骨头打包收进了道具栏,却只看到“一堆碎骨”,详细介绍是很平常的“一堆碎骨头,看起来大概是人类的,不过新旧不一,大小也不是很吻合,应该来自不同的人”。

        这样的介绍十分普通,随便在乱葬岗捡一些骨头,都会是这样的介绍。熊猫很仔细地观察了它们许久,又反复使用了各种检查和鉴定的手段,却始终没有能够让介绍文字发生一点点变化。

        甚至……都没有看到“骨头里面蕴含着死灵气息”的字样。

        这说明,它们真的只有一点点死灵气息,真的已经只是晒晒太阳就被彻底净化完毕了。

        “真特么……没见过这么丢脸的死灵!”熊猫嘀咕着,把这堆显然没用处的碎骨头拿出来,随便找了块荒地,挖了个坑埋下去,又在坑前面插了块砍成长方形的石头,权当墓碑。

        至于墓碑上的铭文……他随手写了“无名氏等人之墓”的字样。

        嗯,真是随手“写”的,他就是用手指在石头上面写了字,书法一般般,至少够清楚,跟斧凿刻出来的差不多。

        “我这本事,别说回地球,就算穿越到金庸小说里面,也算得上是一代高手了吧……记得张三丰王重阳似乎都没有用手指在石头上刻字的本事来着。”

        当然,这只是想想而已。

        要是真回到地球,别说是相对保守和落后的武侠世界,就算是开明进步的二十一世纪,见到一只习惯站着走路,四肢修长身体健硕,能言善道甚至智商有130以上的熊猫,结局都差不多。

        无非……是被大侠们当妖怪打死,还是被科学家们当变异生物抓起来切片的区别罢了。

        这天过得还算安稳,死灵们不像昨天那么热闹,一天只出现了三次。

        早上八点,中午十二点,下午四点,每四个小时一次,相当准时,跟某些网络作家的定时更新一样准时,简直分秒不差。

        别的不说,就看这准确无误的“更新时间”,谁要说这些死灵背后没有一点花样,熊猫就不信。

        天底下哪有闹鬼还闹得这么准时的?真当他是傻子喽!

        心中腹诽着到公会里面少数几个现在依然坚持认为“西文莱卡的闹鬼事件没有幕后黑手”的人,熊猫又坐在了西瓦村门口的树下休息起来。

        休息了一会儿,一个年轻的村民犹豫着走过来,送给他一壶肉汤和几个面饼。

        “我们只有这些……真是抱歉……”他红着脸,讷讷地说。

        熊猫笑着接过了这些东西,问:“这些挺好的——不过,你怎么想到要送食物给我?”

        “其实,之前罗兰先生巡逻的时候,我们也会送他一些食物。只是……”年轻人犹豫了一下,老老实实地说,“您看起来,似乎不是很好相处……”

        熊猫愣了一下,随即意识到自己的种族,忍不住笑着摇头。

        “我首先是个圣武士,然后才是兽人。别的圣职者其实也一样。”他温和地解释说,“对于我们来说,首先是理念,然后才是出身。作为一个熊人,我当然会更照顾我的同族一些,但这绝不代表我看到别族的人们面临苦难的时候会袖手旁观。将来如果你遇到痛苦的事情,随时都可以向任何一个受难之神教会的圣职者求助,我们永远都站在那些面临苦难的人们身前,只要我们不倒下,无论是魔怪还是暴君,都不能伤害你们!”

        年轻人惊讶地看着他,很显然,过去并没有圣职者来这里传教,至少受难之神教会的圣职者没来过。

        这并不奇怪,受难之神教会在很多地方都是不受欢迎的,尤其是那些领主比较苛刻的地方。原因是两方面的,一方面是大家两看两相厌,宁可老死不相往来,另一方面是受难之神教会在领主们之中的名声实在不大好。

        仅仅过去的上百年里面,可以考证因为受难之神教会圣职者们的带领而发生的反对领主的战斗,就超过十次。而死在受难之神教会圣职者们手下的残暴领主,更是超过三十人。

        三十个领主,对于西大陆而言其实真的算不了什么,充其量也就是沧海一粟。

        然而,这“沧海一粟”里面,还包括了西大陆曾经最强大的国家,色雷斯王国的国王,理查德·色雷斯——因为熊猫的缘故,理查德之死这件事,也被很多人算到了受难之神教会的头上……

        熊猫对此并无意见,当初理查德为了追查他的线索,逼死了穆兰达那地区受难之神教会的主教。那位温和微笑的老人,他送给熊猫的礼物——亲手注解的教义手册和秘银圣徽,依然都还被熊猫带在身边。尤其那枚圣徽,当他需要证明自己身份的时候,都会将其佩戴在胸口。

        比方说,现在。

        见到那年轻人惊讶而有些向往的神色,熊猫心中一动,将那本老旧的教义手册拿了出来。

        “虽然一个圣武士做这种事稍稍有点奇怪,但是……你有兴趣了解一下我们受难之神教会的详细教义吗?”他问。

        年轻人先是点头,随即意识到什么,涨红了脸,低声说:“我……我不识字……”

        熊猫笑了,翻开了那本教义手册。

        一个苍老的声音,在两人的心中响起,年轻人听不出来,他却分明记得,正是老主教的声音。

        针对平民大多不识字的问题,每一本用来向平民传教的教义手册,都会附加这个魔法效果。

  https://www.biqukan.com/40_40486/2142447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