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绿洲中的领主 > 大结局(六)

大结局(六)

        9o5章:摧毁旅馆的悲剧

        “你们来这儿干嘛?”班达克抬头望向尼特身后的一伙侍者,皱起眉头问道。

        “我们是来帮忙的。”尼特瞥了班达克一眼,小心翼翼地回答道。

        “别添乱了,赶紧回去。”班达克闻言摆了摆手,解释道:“这伙人可是监察所的,他们不敢找我们这群岛外人的麻烦。如果你们插手的话,康德大人站出来为你们说话也没什么意义了,知道吗?”

        “...是。”尼特低下头回应道。

        “好了,让大家回去吧。”班达克拍了拍尼特的肩膀,没再多说什么。带着手下的士兵们赶向了餐厅内。尼特看到班达克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的眼前,叹了一口气,转身对其他侍者说道“你们刚才都听到了?我们回去吧。”&1t;i>&1t;/i>

        “可是...”一名侍者踌躇着开口道。

        “不用担心,那群士兵要是真敢动手,我们怎么也得把他们好好修理一顿。”尼特打断了侍者的话,回应道:“不过,现在还轮不到我们出场的场次,大家听我的,先回去。”

        “是。”侍者们齐声答道。

        尼特在其他人离开后,独自守在了餐厅的门外,静静地等待着门内的动静。

        没过一会儿,在四楼的楼梯口贴上了搜查令的那名矮人士兵被卡拉迪亚士兵押出了门外。

        班达克一边走一边骂骂咧咧道:“你们这群孙子!各自穿了套制服就敢来招摇撞骗,把你们搜到的东西,一件不落地给我抖落出来。”

        “大人,求求你们放我们走吧。该说的我们都交代清楚了。”矮人匍匐在餐厅的门口对走在最后的康德请求道。&1t;i>&1t;/i>

        “班达克,你带着人把他们赶出去吧。别影响到店里做生意。”康德瞥了矮人一眼,侧过身对班达克说道。

        “是,陛下。”班达克躬身点头道。

        “我也来帮忙。”埃布尔嬉笑着走到士兵的身边,将其中的一名士兵用双手钳制住。当他正准备带着这伙士兵流氓走下楼梯的时候,尼特挡在了他的面前,一脸不可置信地问道:“埃布尔大人,你们是在做什么呀?”

        “尼特,你别管。”埃布尔回应道:“这群流氓不是监察所派来的。是有人请他们来查老板留下来的东西,领了制服之后来骗吃骗喝的。”

        “什么?”尼特在听完埃布尔的陈述后,有点反应不过来。视线紧盯着身边的士兵,询问道:“你们真不是监察所里的士兵?”&1t;i>&1t;/i>

        埃布尔身边的那名亡灵根本不敢抬起头回望尼特,只是支支吾吾地回答道:“我们只是普通人。”

        埃布尔打量着尼特脸上的表情,内心升起了一股不祥的预感。赶紧向身边的精灵士兵使了一道眼色:让他们赶紧带尼特离开这儿。

        士兵们缓慢地朝着尼特的身后移动,注意着他的一举一动。

        “你们这群王八羔子!”尼特的整张脸都被气得变红了起来,嘶吼着朝着面前的亡灵冲了过去。不过精灵士兵及时地拦住了他,亡灵被吓得愣在了原地。埃布尔的眼神中也流露出了一丝震惊。尝试着开口劝慰道:“尼特,这群人...”

        “大家!快来啊,这群人不是检查所的士兵,他们就是一群街头流氓!”尼特努力挣脱着精灵士兵的牵制,趴在楼梯的围栏边,向大堂内的半兽人侍者呼喊道。&1t;i>&1t;/i>

        “尼特!”这番动静引来了康德与班达克的侧目,当他们知道现场生了什么后,立即出声制止道。

        “大家!把门都关上,别让这群人给跑了!”尼特继续号施令道。

        店内的侍者因为尼特的号召,集中在了旅店的大堂内。并按他所说的,将旅店的前门后门都关了个紧实。

        “陛下。”班达克看到此景,皱起了眉头,望向了身边的康德。

        康德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现在老板不在,没什么人可以让这群侍者冷静下来。”

        “在我的印象里...”班达克瞥了一眼尼特所在的方向,失望地说道:“没想到尼特会这么失控。”

        “你我本就与这店里的人员并不熟悉。”康德摇了摇头,说道:“日常所见的,不过是作为侍者身份的他们,怎么会知道对方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呢?”&1t;i>&1t;/i>

        “你说的对。”班达克轻轻地点了点头,说道:“不过,现在店内的客人都被吓走了。”

        康德顺着班达克的视线望了过去,现大堂内的食客全都跑了个干净,应该是刚才楼下的动静吓着他们了吧。

        “这些人倒是捡了个便宜。吃了顿饭,没付账就走了。”康德轻松地开口道。

        “陛下...”班达克无奈地说道:现在明显不是关心这一点的时候吧。

        “我去和尼特谈谈。”康德轻笑一声后,云淡风轻地说道:“把做决定的事,交给他们。”

        康德在说完这句话后,便抬腿向尼特所在的方向走去。

        此时埃布尔已经让两名精灵士兵松下了对尼特的钳制,回归至队列内。&1t;i>&1t;/i>

        毕竟店内的所有人都冲到了二楼的楼阶上,尼特作为他们的领头,自然是视线集中的焦点。

        康德在走到埃布尔的身前之后,对面前的尼特说道:“尼特,你把店门都关了,是不打算做生意了吗?”

        “康德大人,这件事与你们无关,这群人既然没什么正经的来头,那他们刚才所做的一切就是欺人太甚,我们代表店里,总得给他们点教训才行。”尼特的眼中流露出一丝恨意。

        “可他们现在就在我们的手上,这怎么就不关我们的事了呢?”康德轻声问道。

        “康德大人!”尼特提高了音量,继续说道:“请你别再维护他们了!”

        “小声点儿。”班达克踏出一步,对尼特警告道:“吉伯特在陛下面前都得礼让三分。你们是怎么了?觉得自己比吉伯特的地位还要高些?”&1t;i>&1t;/i>

        “殿下,我们走吧,这群人不值得我们为他们考虑。”埃布尔在此时开口道,望向尼特的眼神中好似隐藏着冬日的寒霜。

        9o6章:付出沉痛的代价

        “尼特,你自己想清楚。”康德叹出一口气,说道:“你现在是大家的领头,你的态度会对大家的行为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康德大人...”尼特望向站在自己面前的三人,眼神不禁有些畏缩,只不过最终还是下定决心说道:“这件事,我们希望你们能别插手。”

        “好。”康德的表情显得略微有些失望,对身后的士兵招了招手,说道:“把你们手里的人松开,我们走。”

        收到命令的士兵们尽管有些不情愿,但还是松开了对身着制服的游民们的禁锢。之后便自觉地走到了康德的身后,按训练时的站位排列整齐。&1t;i>&1t;/i>

        “你觉得这样比较好?”康德抬起头对尼特问道:“没有人能帮你做抉择,但我想告诉你,别一味地辜负别人的好意。”

        在说完这句话后,康德先迈开脚走向了楼下大唐。

        埃布尔与班达克紧随其后,等到他们手下的士兵也跟着他们离开了旅店后,店内就只剩下了一众侍者与接到搜查任务的游民们。

        “一对一,还是随便上?”矮人站直了身子,望了一眼身后的同伴,拍了拍身上沾染上的灰尘,抬起头对尼特问道。

        “一起上吧,我还是想亲自把拳头揍在你那张可恶的脸上。”尼特恨恨地说道。

        “行。”矮人将尼特上下打量了一番,嗤笑道:“我觉得我的拳头绝对比他们说的那些话有效,疼没埃在自己的身上,终究是体会不到其中的意味的。”&1t;i>&1t;/i>

        “少废话。”尼特高举起自己的右手手臂,对身后的半兽人呼喊道:“大家!跟着我上!”

        而站在他们对面的游民一行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各自的裤兜儿里掏出了一管绿色的粉末,倒了一点儿在手心捧着。

        “等等,我们还没‘开餐’呢。”矮人对着尼特摆了摆手,将绿色的粉末捧在面前,使劲一吸后,矮人的整张脸都变得通红,眼眶内也冒出了血丝。不只是他,其他游民在吸食了绿色粉末后,也出现了相同的状况。

        刚才还无精打采的一行人,在药物的刺激下,将身体的状态强行推至了顶点。

        “现在可以了。”

        在走出店门后,康德在旅店对面的茶馆的门口处停了下来。打量着面前这栋三楼高的建筑。&1t;i>&1t;/i>

        “班达克,你找人去问问。这楼上的旅馆,还有没有空余的房间。”康德开口吩咐道。

        “陛下,这就是栋茶楼,那儿有什么可供住宿的客房啊。”埃布尔说道。

        “你看看这三楼的设计,明显和特鲁宾经营的那间旅店一模一样。”康德解释道:“至于他为什么不把旅店的招牌打出来,我也挺好奇的。”

        “还是由我亲自去问吧。陛下,请你在这儿稍歇一会儿。”一行人在茶楼的大堂订下了茶座,班达克则在茶楼老板的指路下,走向了通往三楼的楼梯。

        “殿下,你觉得尼特他们会不会在那群游民的手下吃亏啊?”埃布尔说道:“毕竟那群流氓痞子看起来功夫还不错。尼特他们平常就是操劳一些店内的粗活,哪有什么力气和那群人干架啊。”&1t;i>&1t;/i>

        “就像你说的,尼特他们一定会吃亏。”康德回应道:“但如果栽的这个跟头在承受范围内的话,倒也不是全无益处。老板十有八九,是一定要被关进牢狱里了。他所抚养长大的这群孩子确实一点磨难都没经受过。想在这个小镇上生存下去,不能只靠着运气吧。”

        “嗯。”埃布尔点了点头,赞同了康德所说的话。

        “那群人带在身上的那些材料全都收齐了吧?”康德品了一口茶,对周围的士兵开口问道。

        “是!”士兵们的整齐回应一如既往地受到了店内其他客人的注目。

        “把资料都交到我这儿来吧,就算是离开了那间旅店,还是得把东西整理好了,再给人家还回去才行。”埃布尔轻松地点头道。&1t;i>&1t;/i>

        “是。”各个小队队长开始对队内士兵所收集到的纸质资料还有游民私自带出的物件进行整理。不过在这个过程中,他们从始至终都保持着安静。

        “我真希望他们在平时也能够这么安静。”埃布尔托着腮感慨道。

        这时,班达克已经回到了一楼的大堂,并在康德身边坐下,兴高采烈地说道:“殿下,你说的是对的。三楼确实是一间独立的旅馆。并且店主告诉我,他们现在正值经营的淡季,有足够的客房。”

        “嗯。”康德淡淡地点了点头,说道:“你把房间订下了吗?”

        “当然,不过我当时并没有带上多少银钱。只是预付了三天的房钱。”班达克回应道。

        “做的不错。”康德回答道。&1t;i>&1t;/i>

        埃布尔捧着从士兵那儿收到的资料与物件,回到了康德所在的茶座。在把怀里的东西放下之后,埃布尔歇了一口气,说道:“殿下,士兵们搜到的东西都在这儿了。那群家伙实在是不怎么老实。不仅资料,连看上的物件也顺手拿了出来。”

        “嗯,喝完茶之后,把这些东西带回房间里去,由我们三人慢慢整理。”康德瞥了一眼铺满整张茶桌的资料,在现角落边一根装着绿色粉末的玻璃管子后,奇怪地问道:“这是什么?”

        “这个?”埃布尔信手将玻璃管拿了起来,打量了一眼过后,向康德解释道:“交这样东西给我的士兵说,这是那群游民中有一个人拿出来贿赂他的。”

        “竟然还有贿赂?”班达克喝下一口茶,不可置信地说道:“看来这群流氓胡混的日子挺久的啊。在这个时候也能想出这种手段。”&1t;i>&1t;/i>

        “给我看看。”康德对埃布尔伸出手道。

        “嗯。”埃布尔将玻璃管交到了康德的手里。

        康德将食指长短的玻璃管横立在自己的面前,仔细地观察着。最终,一个可怕的想法闪过了他的脑海。

        “我明白了。”康德将手中的玻璃管一把拍到了桌面上,对身边的班达克以及埃布尔说道:“尼特他们危险了,我们得赶紧回去。”

        9o7章:人间地狱的存在

        “怎么了?殿下。”班达克慌慌张张地放下茶杯,向康德问道:“这东西跟尼特他们有关系?”

        “从刚才我就在奇怪,为什么那群人见到我们之后,从始至终都没表现出想要抵抗的意思。”康德已经率先走出了茶座,对还在享用糕点的士兵们下令道:“所有士兵,跟我走!”&1t;i>&1t;/i>

        “为什么呢?”埃布尔在此时回想起他与康德走进餐厅时的场景,也不禁感觉有些奇怪。当时只有他们两个人,以那群游民狠辣的根性,怎么会在一开始的时候,就泄气求饶了呢。

        “难道不是因为知道了康德大人的身份吗?”班达克带领着士兵们紧跟在康德的身后,走出了茶馆,在整理头盔的空隙间,疑惑地开口问道。

        “当时我们所预想的是,直接动手是最坏的结果。因为那群游民既然接了这个任务,即使在执行过程中出现了什么差错,颁布任务的公会也会把责任承担下来。所以,在深思之下,我们与吉伯特等人在台面上所展现出的关系,并不能算作优势。”埃布尔代康德解释道。

        “那群人畏惧我们,是因为当时他们正在做一项事,正巧被我与埃布尔撞破。而这件事如果被现的话,公会不仅不会为他们承担下责任,甚至还会与他们彻底撇清关系。”康德的步疾如风,攥着玻璃管的右手已经青筋暴起。&1t;i>&1t;/i>

        埃布尔闻言愣在了原地,开口道:“难道他们是在吸毒?”

        “聚众吸毒。”康德修正道:“尼特派人将客人们吓走,用语言激我们离开。刚好为他们提供了一个安全的环境。现在,那群人已经不受控了。”

        在话音落下的那一刻,康德用力地推开了紧闭着的旅店大门。

        呈现在他们面前是一幅如同地狱的场景。

        旅店的大堂内,鲜血飞溅,七八具侍者的尸体倒在了亮如镜面的地板上,似乎是被人从二楼摔下来的,胸腔的肋骨断了七八根,倒插进肺里后,受害的侍者便无法呼吸了。

        服了药的游民们在旅店内上下跳窜着,当康德与他们对上视线的那一刻,那双瞳孔内满是野兽的凶光。&1t;i>&1t;/i>

        “滚!”在埃布尔出手前,班达克一拳击飞了扑至康德身前的游民。

        “救救我们!有人吗?救救我们!”就在康德的眼神随着眼前的场景变得黯淡起来的时候,二楼传来了一阵惊惧的呼喊声。

        “还有人活着!”埃布尔吃惊叫道:“第三、第四小队,跟着我上楼救人!”

        “第一、第二小队,去后院进行搜索。”康德开口命令道:“遇到服药了的游民,杀!”

        “是!”士兵们整齐回答道。之后便依照两人的命令,将队伍分成了两列,向指定的位置移动。而埃布尔带领的第五小队则是守在了康德身边,对大堂内的游民进行清理。

        康德缓慢地走到茶座边坐下,目光留滞在了地板上。&1t;i>&1t;/i>

        埃布尔担心地走到了他的身边,开口问道:“陛下,你没事吧?”

        “没事。”康德轻轻地闭上了双眼,对埃布尔回答道:“你去忙吧,士兵们需要你的帮忙。”

        “需要在这群游民中留下一两个活口吗?”埃布尔踌躇地站在原地,对康德问道。

        “不用了。”康德深吸了一口气,开口道:“如果找到那名领队的矮人,把他带到我身边来。”

        “...是。”埃布尔点头道。接着便转身离开了,在他再次回头望向康德的时候,康德还是保持着低头的姿势。埃布尔深呼了一口气,看着冲至自己面前的游民,眼神中多了一丝凄凉。

        “王八羔子!”埃布尔运起体内的灵力,在他的拳头挨到对方身体的那一刻,游民体内的水分被瞬间榨干,刚才看起来还算得上是比较精壮的一个人,瞬间像被雨水打焉的花儿一样,倒在了地板上。&1t;i>&1t;/i>

        这群游民在服了药之后,虽然力量与度方面增进了几个层次,但是他们在这期间已经失去了神智,仅凭着本性,他们是无法与训练有加的士兵们进行对抗的。

        别说是埃布尔,就连其他的精灵士兵在应对游民们的进攻的时候,也是轻而易举的样子。

        “可恶!”击败这群人所用的手段愈是轻松,埃布尔心中的怒火愈是高涨。

        倒在大堂内的侍者尸体,时刻提醒着他:这些人的生命就这样被终结在了手下的这群人渣的手里。

        这场清理,持续了十几分钟。

        等到第五小队的士兵回到康德身边的时候,他们的手上站满了鲜血:不知道是那群游民的,还是店内侍者的。&1t;i>&1t;/i>

        康德一言不地闭着眼睛,等待着其他小队带来的消息。

        “康德大人!”一道熟悉的声音传至耳边,康德紧紧攥住的拳头松开了些。抬眼望去:尼特以及其他几名侍者在士兵们的搀扶下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陛下,我们并没能在后院找到任何线索。”第一小队的队长汇报道。

        “一、二、三...五、六。”康德用指尖数了数在场的侍者人数,冷声说道:“整间旅店,三十几名侍者,就只剩下了你们六个人。”

        “康德大人!”尼特扑倒在了地板上,哭嚎道:“都是因为我,你劝我的话,我没能听进去。那群人,是怪物!”

        班达克与埃布尔对视了一眼,两人皆是眼色复杂。&1t;i>&1t;/i>

        “别说了。”康德摆了摆手,对埃布尔说道:“有找到矮人吗?”

        “那名矮人在二楼的餐厅,已经死了。”班达克瞥了一眼尼特,开口向康德解释道:“是侍者们动的手。”

        康德闻言征了怔,望向尼特的眼神变得不可言说了起来。在做过几个深呼吸之后,问道:“你们是怎么杀掉他的?”

        “他说要一个人对付我们几个人。接着把他的同伴赶出了餐厅。”尼特用颤抖的声音说道:“我们打不过他,就只能分散着他的注意。大家的身上都受了不少伤。”

        “然后在班达克带人赶到的时候,你们趁势杀了他?”

        9o8章:一线希望的保留

        “嗯。”尼特点了点头,低头注视着地板。&1t;i>&1t;/i>

        “愚蠢!”康德终是忍不住胸腔的怒火,大吼出声。在场的所有人皆是被康德的怒气给吓了一跳。

        “康德大人,在下知错了。”尼特紧抿着自己的嘴唇,道歉道。

        “你当然知道了,你有什么不知道的。你知道把你们的自己人留下来与那群地痞流氓对抗是正确的,你知道在别人施手援救的时候,一鼓作气堵住你自己以及救你的人的所有退路!”康德厉声指责道,虽然话语中参杂了一些气话的成分,但他对尼特的不满却是积余了许久的。

        当他望向躺在地上的那些尸体的时候,康德心里的愧疚是无法被其他情绪所抵消的。

        班达克默默走到了康德的身后,眼神中满是担心。

        康德在说完这一通话后,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跪倒在他面前的尼特仍是一言不:他欠康德的实在是太多了。&1t;i>&1t;/i>

        “等等,”在冷静了一会儿过后,康德睁开了眼睛,对埃布尔说道:“那位把这个东西交到你手里的士兵呢?他在哪儿?我有话要问他。”

        “是。”埃布尔惊讶地抬了抬眉,答道。之后便走到了士兵的队列中,没一会儿,一名年轻的精灵士兵跟在他的身后,走到了康德面前。

        “康德殿下!第四小队队长,罗伊。”精灵士兵行礼道。

        “罗伊,你还记得用这支玻璃管贿赂你的士兵,长什么样子吗?”康德将装有绿色粉墨的交到了罗伊的手中,并开口询问道:“那支伪装成士兵的游民部队,在打斗开始的时候,估计只有那一个人是清醒着的,我们需要找到他。”

        “记得。”罗伊自信地答道。&1t;i>&1t;/i>

        精灵士兵在军营内所受的训练,比起锻炼体能而言,更多的是锻炼大脑的存储。

        对他来说,复刻下在几十分钟前见过一次的人的模样,是轻而易举的事。

        “好,你带着你队里的士兵一起,先在店内搜索看看,有没有你见过的那名士兵。”康德拍了拍罗伊的肩膀,说道:“我们等着你们的消息。”

        “是!”罗伊行礼回答道。之后便立即带领着手下的六七名士兵走上了旅店的楼梯,开始了仔细的搜查。

        与楼上传来的动静相比,大堂内却是死一般的沉静。

        班达克与埃布尔仍是站在康德身后,一言不。目前的状况,已经足够惨烈,他们实在想不出能在这时开口说些什么。&1t;i>&1t;/i>

        康德身上所散出的气场更是让在场的所有人连大气都不敢喘。

        “把侍者们的遗体都好好整理一遍吧。他们都是老板收养的孤儿,在这座小岛上也无家可归。”康德的一声叹气打破了这寂静的气氛,轻声交待道:“把他们都葬在一起吧,尼特,葬礼由你主持,我们会帮忙的。这也是最后一次,我们与你们有来往了。”

        “谢...谢康德大人。”尼特听完康德的话后,匍匐在地道。

        “...嗯。”

        尼特在侍者们的搀扶下站起身来,一群人一瘸一拐地前去搜罗店内兄弟们的尸体。埃布尔又派出了一队士兵在一旁协助他们。

        “康德殿下,你别自责了。”班达克望着康德的背影,轻声说道。&1t;i>&1t;/i>

        “可这几十条人命就这样白白地流逝了啊,如果我们能坚持留下来...”康德低着头说道,语气中满是痛惜。

        “就当时我们所掌握到的信息来说,是无法预见到如今这一步的。”埃布尔叹气道:“人死不能复生,请陛下节哀。”

        康德努力平息着胸腔内翻涌的悲伤情绪,终于是逐渐平静了下来。

        店内的侍者把逝世的店员的尸体排列在了一起,准备送往镇上的火葬场进行火化。

        “你们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康德沉定地向尼特问道。

        “我们...会继续留在店里。”尼特犹豫了一会儿,开口说道:“等生意变得好一些的时候,我们会像老板一样,把收养半兽人族孤儿的事,继续做下去。”&1t;i>&1t;/i>

        “嗯。”康德轻声回应道,未置可否。

        “这次的事闹得实在太大,这些游民的尸体,就由你们自己提交给监察所吧。”班达克开口道:“他们会为你们查清楚的。”

        “是,班达克大人。”尼特躬身说道。

        就在埃布尔对尼特叮嘱一些细节的时候,罗伊等人带着一名地精从二楼的楼阶上走了下来。

        “康德大人,我们找到了!”罗伊的脸色略微显得红润了些。将那名地精提溜着走到了康德的面前。

        康德打量了那名地精一眼,看到他软若无骨的样子,皱着眉头问道:“他怎么了?”

        “我看他手指上有绿色粉末留下的印记,应该是在药效过了之后,就睡着了吧。”罗伊解释道:“这小子倒在了一间空的客房里,好像是砸门进去的。那间房间的地板上,还有他拉的屎呢。”&1t;i>&1t;/i>

        班达克听完罗伊的陈述后,凑近打量了几眼昏睡过去的地精。在闻到一股刺鼻的味道后,立即缩回了身子。

        “现在只有等这小子醒了,我们才能从他口中套出点什么吧。”埃布尔思考了一阵,说道:“尼特,这边的事交给我们处理。你们还是赶紧去准备与葬礼相关的事吧。”

        “好。”尼特的眼神在康德等三人之间来回打量着,没一会儿,便带着身边的侍者离开了。

        在火葬场旁边有一个公共墓园,在经过与其他人的商量后,尼特决定用店里的钱,在那儿买下一块墓地。将逝世的侍者们都葬在那一块地里。

        “殿下,你要不要回茶楼的旅店内休息一阵。”目送着尼特等人离开后,埃布尔担忧地向康德建议道。&1t;i>&1t;/i>

        在他眼里看来,现在康德的状态是极其不稳定的。如果就这样一直待到这名地精游民醒来的话,估计在遇到一些比较特别的情况的时候,也无法全力应对。

        “好,我回去休息一会儿,你和班达克,看着这名地精。”康德点了点头,接受了埃布尔的提议。

        913章:放心不下的心境

        回到旅店以后,康德立即派人去接应从公会赶来的班达克。

        埃布尔则与他一起待在了茶馆的大堂内,静静地等候着班达克的到临。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埃布尔出声向身边的地精问道。

        地精自从了解到自己目前的处境之后,变得无精打采了起来。在与康德以及埃布尔待在一起的时候,始终保持着沉默。此时,他听到埃布尔的询问后,轻声回应道:“亚希。”&1t;i>&1t;/i>

        “亚希,你在这座小镇上有家人吗?”埃布尔继续问道。

        “没有。”亚希缓缓摇了摇头,说道:“我是一个人来到这座小岛的。因为在这儿,没有任何人能约束我。”

        “等会儿,尼特的人会带你去监察所。”康德开口说道:“你还记得我怎么交代你的吗?”

        “实话实说。我们冒充监察所的士兵,闯进了这间旅店。”亚希点了点头,回答道。

        “嗯,如果监察所的法官问了你什么有关于公会的问题,你也可以向他们提供一些情报。以换取较轻程度的惩罚。”康德望向地精,嘱咐道。

        “较轻程度的惩罚,是指什么样的呢?”亚希抬起了自己的头,与康德对上了视线,并问道。&1t;i>&1t;/i>

        “两年左右吧。”康德回答道:“如果你有什么想带给你岛外的家人的,我们可以帮你转交。”

        “...没有。”亚希停顿了一会儿,继续说道:“我没有什么想带给家人的。要是让他们找到了这座小岛。我就麻烦了。”

        康德疑惑地抬了抬眉,但还是没说什么。

        话题就此终止,埃布尔走到后厨端来了一壶新茶。三人一边品茶,一边将视线锁定在了茶楼的门口。

        十分钟过去,班达克带着前去接应他的士兵一起回到了茶楼。

        当他看到康德等人之后,立即走上前说道:“殿下!”

        “路上没出现什么麻烦吧?”康德示意班达克坐下,并开口问道。&1t;i>&1t;/i>

        “没什么。”班达克摆了摆手,回答道:“只是我一直都没能找得到你们,心里有些着急。”

        “公会的侍者在我们的马车上安排了炸药。”埃布尔开口解释道:“待在那儿实在不怎么安全,我们就在把火药处理掉之后,先行回来了。”

        “这小子醒了。”班达克认可了埃布尔解释,视线移到了坐在一旁的地精的身上,睁大了眼睛说道:“公会的人可在到处找他呢。”

        “我们在来的路上,一直在担心你会不会遇上什么事故。”康德吩咐道:“既然现在的形势还算是比较顺利,我们就赶紧派人把地精以及旅店的侍者送到监察所去吧。”

        “嗯,尽快行动确实比较好。”班达克点了点头,沉稳地答道。&1t;i>&1t;/i>

        “埃布尔,让队里的两支小队跟着你一起去执行任务。此行,把困在牢狱里的士兵们都接出来。”康德说道。

        “是。”埃布尔起身拘礼道。

        “等等,我也想去!”班达克在埃布尔转身离开之际,开口说道。

        “你留在店里,好好休息一会儿。”埃布尔转过身,回绝了班达克的要求,说道:“殿下的安全需要由你来保护。”

        “好。”班达克犹豫了半晌,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放弃了与埃布尔一起前去的念头。

        埃布尔很快地选好了随行的十几名士兵,没有片刻的耽搁,一群人便坐上了前往监察所的马车。

        “好了,大家都回房休息吧。”康德向自己身后的士兵以及围观的侍者们吩咐道。&1t;i>&1t;/i>

        “是。”在康德下令之后,所有人都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殿下,你今天也累了一天了。回客房休息一会儿吧。”班达克坐在茶座边,喝下一口茶,对康德建议道。

        “嗯。”康德瞥了他一眼,说道:“不过,你也得去休息。”

        “嗯?不...我在这儿...好吧。”班达克愣了愣,解释的话被截在了嘴边,无奈地答应了康德的要求。

        两人一前一后地回到了三楼的客房内。

        康德在自己的房内换上便装后,又回到了客房的正厅。对坐在沙上、显得十分不安的班达克说道:“别担心了,埃布尔他们去的地方是监察所,公会的人再怎么狂妄,也不会选择在那儿动手。”&1t;i>&1t;/i>

        “嗯。”班达克深吸了一口气,回应道:“殿下,你怎么不回房休息?”

        “我...在这儿坐一会儿...”康德顿了顿,回答道。

        在今天一天所生的事有点出了他的负担范围。康德现在虽然身心俱疲,但还是放不下心去倒在床榻上休息。

        “我去泡壶茶。”班达克与康德相处的日子久了,也自然清楚康德此时的心境。为了避免因为这个问题而僵住的气氛,起身向浴室走去。

        在班达克离开后,康德在靠窗的座椅上坐下。望着楼下的夜景。期待着埃布尔会平安无事地出现在自己的视野里。

        烦心的情绪在康德的心里躁动个不停。他望着街道两边的灯火,不知不觉地出了神。甚至连班达克出现在自己的身后都毫不知觉。&1t;i>&1t;/i>

        “殿下,最近这小岛上的天气,到了夜里也还是挺冷的。”班达克细心地为康德披上了一件外衣,用以抵御夜风的寒冷。

        “谢谢你。”康德微笑着回应道。

        “殿下,我想我们或许可以离开这儿了。”班达克在沉默了一阵后,小心翼翼地开口道。

        “为什么?”康德说话的声音很轻,甚至没有转头望向班达克。

        “这岛上的事实在是太麻烦了,一层一层的算计。连吉伯特也对我们有所防范,需要派人来试探我们的诚意。”班达克皱着眉头说道:“我实在不想把我们这一行人的安全赌注押在这样的人的身上。”

        “嗯。”康德轻轻地点了点头,说道:“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是想要在一个已经展成型的集体中横插一脚,掌握自己想要获得的线索,就必须要经历这样的过程。‘我希望不用把希望寄托在谎言上’这一句话本就是一句驳论。”&1t;i>&1t;/i>

        914章:接回士兵的任务

        “可是...”班达克听过康德的话后,迟疑地开口道。

        “我自己明白,我们现在走到了哪一步。”康德转过身来,望向了班达克,说道:“如果实在坚持不下去的话,我会放手的。以现在的情势,我还无法进行判断。如果在这个时候,不想着向前,那我又怎么对得起在海里丧生的克雷蒙特他们呢。”

        “殿下,”班达克定定地望向康德,在看到对方眼里的真诚后,低下了头,抱歉地说道:“不好意思,是我失言了。”

        康德轻轻地摇了摇头,继续将视线投向窗外,打量着街上的夜景。

        而另一头,埃布尔正将旅店的侍者以及亚希送进法庭。

        &1t;i>&1t;/i>

        “不好意思,法庭内闲人勿进。”一名监察所内的侍者拦住了埃布尔等人紧跟在亚希身后的脚步,在将侍者与地精送进法庭后,彻底拉下了公事厅的门帘。

        “队长,我们现在该做些什么呀?”一名精灵士兵向倚在门边的埃布尔问道。

        “能做什...啊,对了。我们有一队兄弟不还在牢狱里吗?现在该由我们去接他们出来了。”埃布尔想了一会儿,脸上露出了喜悦的神色,不知不觉挺高了音量,向身边的士兵说道。

        大家在听到这个消息后,都表现得兴奋不已。

        能堂堂正正地从监察所接回自己的同伴,这是一件值得所有人骄傲的事。

        “我们走!”埃布尔振臂一挥,对士兵们招呼道。&1t;i>&1t;/i>

        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向监察所的前台走去,在抵达前台之后,埃布尔将双手拍在了前台的木桌上,并说道:“你好,我们是卡拉迪亚的士兵。前两天,我们的士兵被你们在街上巡逻的队伍押送到了这儿。我们是来接他们出狱的。”

        “你是...你是...”侍者惊慌失措地打量着埃布尔的面庞,努力地在记忆中寻找着与之相关的印记。当回忆起对方的身份的时候,大叫道:“精灵国的埃布尔队长!”

        “嗯。”埃布尔听到这个称谓,微微征了怔,不过在此之后,立即回应道:“现在案件已经被查清楚了,责任不在我们。快放人。”

        “我去问问...”侍者恭敬地回应道。

        “吉伯特没给你下通知吗?”埃布尔闻言立即皱起了眉,打断了侍者的话,并说道。&1t;i>&1t;/i>

        “吉...吉伯特大人并没有给与我们为犯人放行的权利...所以...”侍者在被班达克叫住后,忍不住抖了一抖,在平定下心绪后,转身回应道。

        “好,请你动作快一点。”埃布尔点了点头,说道:“另外,我想提醒你一句:我们的士兵并不是犯人。”

        “是是是。”侍者连声答道。脚下像是抹了油一般,向走廊的入口飞奔而去。

        “你们说,他到底有没有听清楚我刚才说了什么...”埃布尔撇了撇嘴,对身边的人说道。

        侍者的动作确实比较快,五分钟后,便带着一名胸前撇有徽章的侍者出现在了埃布尔等人的面前。

        “你好,埃布尔大人。”另一名侍者的脸部轮廓十分坚毅,在见到埃布尔的时候,脸部的表情也没有任何多余的变化。此时他向埃布尔自我介绍道:“我的名字叫韦恩。是负责监管监察所牢房的负责人。”&1t;i>&1t;/i>

        “你好,我是埃布尔。希望能请你带我们去监察所的牢房。我们的士兵在那儿待了好几天了。”埃布尔开门见山地说道。

        “嗯,请各位跟我来。”韦恩打量了一眼埃布尔身后的士兵,点头回应道。

        埃布尔默默无言地跟在韦恩的身后,眼神中始终维持着警惕。

        韦恩带领着他们走过了比邻后厅的走廊,来到了埃布尔追赶波茨等人时经过的花园。

        “牢房在哪儿?”埃布尔在踏进花园的那一瞬,开口问道。

        “穿过这座花园后,我们就可以看到通向牢房的房屋了。”韦恩顿了顿,继续说道:“听说,埃布尔大人你是吉伯特大人的亲信。这次允许你们走到牢房前,也大多数是出于吉伯特大人对你们的信任。希望你们能把你们所见到的一切严守在腹中。”&1t;i>&1t;/i>

        “当然。”埃布尔点了点,承诺道。

        韦恩放心地点了点头,之后便安静地带着埃布尔等人向花园后方走去。

        在走到围栏边以后,韦恩从自己的腰间拿出了一把钥匙。解开了围栏的门锁。在穿过那扇门以后,一幢木屋出现在了埃布尔等人的面前。

        木屋建在一片长满青草的平地上,与花园的后门隔着三分钟左右的路程。

        在走进那片半人高的草丛之后,埃布尔立即现了这群草丛并不是真实的草丛,而是用一种容易塑形的材料做成的。

        尽管它们散着清新的香气,甚至质地也十分柔软,但对于水系精灵来说,真实与虚假的差异,还是十分明显的。

        埃布尔瞥了一眼韦恩的背影,在心里大概确定了:对方确实是在引导着他们向牢狱走去。&1t;i>&1t;/i>

        不一会儿,埃布尔就走到了木屋的目前,这幢建筑占地算不上宽阔,用来作为监狱的话,还是太过窄小了些。

        “这里是牢房?”埃布尔开口疑问道。

        “是。”韦恩一边回答者埃布尔的问题,一边拿出了他的钥匙串,识别着每一把钥匙上的标记。

        埃布尔收到回答后,退后了几步,打量着木屋的全貌:这幢建筑共有三层楼,如果加上楼顶的阁楼的话,算作四层。以房屋表面受腐蚀的程度来看的话,应该是新修不久。

        “如果我是囚犯的话,阁楼的位置比较适合我。”埃布尔百无聊赖地想到。

        “埃布尔队长!”韦恩在借助钥匙扭开门锁后,回身对埃布尔招呼道。

        “嗯。”埃布尔大步走到了韦恩的身边,将视线投向木屋内的空间。&1t;i>&1t;/i>

        “一个人都没有。”一行人走进木屋内,在玄关处停下。

        在他们视线所及的地方,都被装饰成了普通民居的模样。但是,有些家具却已经被蒙上了灰尘。

        “被收押进牢房的人,并不会住在这儿。”

        915章:十分隐蔽的牢房

        “他们在地下。”韦恩解释道。

        “地下室?”埃布尔豁然开朗道,之后便又沉下了脸色。

        “嗯。”韦恩点头道:“埃布尔大人,不如你们就在这儿稍等一会儿。我去将士兵们接出来。”

        “我们一起去吧。”埃布尔摇了摇头,说道。接着便示意身后的士兵跟上,与韦恩一齐走到了地下室的入口。

        站在楼梯口向下探望的话,只能看到被堆积在墙沿边的一些杂物。&1t;i>&1t;/i>

        埃布尔将信将疑地顺着楼梯走到了地下室内。在他向四方观望的时候,出现在视野内的监察所士兵将其吓了一跳。

        “我去!”埃布尔大叫道:“他们怎么站在这儿?”

        “牢房的门前需要有人进行看守。”韦恩挠了挠头,别扭地回应道:“不好意思,我忘记把这个消息告诉大人你了。”

        “没...没关系。”埃布尔听完韦恩的解释后,松下了一口气,说道:“牢房在哪儿呢?”

        “开门。”韦恩向埃布尔微微点了点头,对站在墙角的士兵吩咐道。

        “是。”两名地精士兵走到西面的墙壁前,移开了已经积了灰的废品书柜。一个镶嵌着晶石的转盘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1t;i>&1t;/i>

        韦恩走上前,站在两名士兵的身后。当转盘被转动的时候,石门也跟着轰隆开启。埃布尔跟着韦恩走进门内,前路被橘黄色的灯光照亮。他们所处的空间无比宽阔,甚至连放出细微的声音,都会有回音传来。

        “把1oo4与1oo3号牢房的人都带到这儿来。”韦恩向排列在道路两旁的几名士兵吩咐道。

        “是。”士兵们回答道。

        室内虽然有充足的照明,但是埃布尔还是无法看清士兵们的面貌。当士兵们出声回应时,却现他们的声音是异常的苍老。

        “你们把牢房建在这种地方,是担心有人越狱吗?”埃布尔目送着士兵们离开后,对韦恩开口问道。

        “嗯。”韦恩请埃布尔等人在门边的座椅上坐下,并答道:“不过也不尽然。”&1t;i>&1t;/i>

        “嗯?说说看。”埃布尔挑了挑眉,说道。

        韦恩望向埃布尔,解释道:“这件事,不怎么适合我向大人你解释。只能说,这座牢狱其实是地精族内的私用物品,现在只是暂时租借给了监察所而已。”

        “嗯。”埃布尔知道韦恩已经把能交待的消息都透露给了自己,便知趣地没再追问,而是换了个话题。说道:“既然这间牢狱在监察所的掌控之下。那么,最近几日以来:波茨等人也是被押送到了这儿吧。”

        “嗯。”韦恩的视线移至士兵离开的方向,点着头回应道:“不只是波茨,还有前几日与大人手下士兵生冲突的那群小混混,也被送到了这里。”

        “监察所这次的行动如此迅,我倒是有些意外。”埃布尔奇怪地说道。&1t;i>&1t;/i>

        “行动的命令...是吉伯特大人亲自颁下的。”韦恩犹豫了一会儿,说道:“并没有进入监察所内的审查程序。”

        埃布尔闻言转过头,上下打量着这名侍者。眼神变得复杂了起来。

        不过在这时,之前离开的那几名士兵带着卡拉迪亚的士兵们走到了韦恩以及埃布尔的面前。

        “埃布尔队长!”这几日在牢狱中的遭遇并不好过,每一名士兵看起来都是灰头土脸的。并且士兵在把他们带到这儿以前,并没有告诉他们此行的目的是什么。所以在见到埃布尔那一刻,几乎是所有士兵都喜出望外地大叫道。

        而埃布尔在见到他们之后,也是露出了轻松的笑容。走上前关心道:“你们没事吧?”&1t;i>&1t;/i>

        “没事。”穿着囚服的士兵们齐声回应道。

        “能不能请你们把士兵们自己的衣服带过来?这件囚服并不是很适合他们。”埃布尔向韦恩要求道。

        “好。”韦恩点头道,走到了一旁,向手下的士兵交待着什么。

        “埃布尔大人,我们就知道康德陛下会派你们来救我们出去的。”一名士兵兴高采烈地说道。

        “嗯。”埃布尔缓缓地点了点头,说道:“大家怎么到的这座小岛,就得怎么回去。一个人都不能少。”

        士兵们听完埃布尔的话后,眼神中大都流露出了些许感动。

        “埃布尔大人,外面的情况怎么样了?”一名士兵在等待的空隙,对埃布尔开口问道。&1t;i>&1t;/i>

        “在你们入狱的这几天,生了许多事。但是,我们取得了好的成果。”埃布尔一边回忆一边答道:“而且,与你们生冲突的那批游民也被监察所惩处了。”

        “我们在牢房里遇见那群家伙了。”一名士兵担心地问道:“埃布尔队长,他们不会在这里待了几天之后,又会被放出去吧。”

        “应该不会。”埃布尔瞥了一眼站立在墙沿边的韦恩,说道。

        “那群人收到的处罚是,在这座牢狱里待上三年。监察所内为他们说话的人大都倒台了。各位不用担心。”韦恩出声道。

        士兵们在听到韦恩的话后,脸色各异。也算不上有多高兴。

        “就像是这位大人说的。岛上的威胁已经被清除了一部分,形势正朝着好的方向展。”埃布尔接过话头,对手下的士兵说道。&1t;i>&1t;/i>

        士兵们纷纷点头,彼此低声交谈着。

        没一会儿,士兵们的制服就被送到了众人的面前。

        士兵在接过各自的制服之后,相继出了欢呼。在这个时刻,大家才感受到了恢复自由身的实感。

        “我们走。”在被关入牢狱的士兵们都戴上了盔甲以后,埃布尔向众人令道。

        刚才二十人左右的队伍,增至四十多人。在他们齐聚在地下室的门口的时候,更是显得气势汹汹,与周遭的环境略为不符。

        “多谢你。”埃布尔向韦恩告别道。

        “嗯,各位路上小心。”韦恩的脚步停驻在了地下室的门口。向埃布尔一边招手一边回应道。

        待埃布尔一行人离开以后,韦恩再度走进了那扇石门。两名地精士兵对视一眼,走到转盘前,费劲地转动着转盘。石门被关上了。&1t;i>&1t;/i>

        916章:旅店侍者的背叛

        “轰隆隆!”在埃布尔带人走到木屋的客厅的时候,地下室传来了一阵巨大的响声。这一动静让所有人都停下了脚步。

        埃布尔皱着眉向地下室所在的方向打量了一会儿,不过他还是没有选择折回地下室,查看情况。而是带着士兵们向木屋门外走去。

        “埃布尔大人,我们不回去看看吗?”一名士兵凑到了埃布尔的身边,询问道。

        “法院那边的事应该已经结束了。我们还得去接回旅店的侍者。”埃布尔轻轻地摇了摇头,回应道。

        “是。”士兵收到埃布尔的指令后,便躬身退下了。毕竟埃布尔才是负责指挥整支队伍的领袖,他作为一名普通士兵,只能在有需要的时候提出一些建议。&1t;i>&1t;/i>

        一行人穿越过花园,走到了监察所的后厅。埃布尔的方向感还是不错的,没一会儿,便找到了旅店侍者与亚希所在的公事厅。

        只是处理案件的过程比埃布尔所预想的周折了一些。法官还没有作出判定,埃布尔等人站在门外,只能听到侍者与亚希的争执辩论声。

        “这两人怎么回事?”埃布尔感觉有些不妙。如果是按照他们之前所安排的流程进行的话,对质应该是一件十分轻松的事。

        在原地踌躇了一会儿之后,埃布尔走到了守在门边的侍卫身边,试探地问道:“你好,请问里面生了什么事吗?处理案件的时间,未免太久了一些。”

        “没什么。”侍卫撇了撇嘴,说道:“只不过是那个半兽人想让法官给那个涉事的地精判死刑而已。他俩已经吵了十多分钟了。看来法官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了。”&1t;i>&1t;/i>

        “什么?!”听到侍卫的话后,埃布尔的心已经凉了半截:这旅店侍者喜欢赶尽杀绝的习惯到底是跟谁学的。

        这下这名地精可得被坑惨了。

        了解情况的士兵们的脸上也露出了吃惊的表情。

        埃布尔丧气地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叹出一口气,说道:“这地精是因为相信我们所说的话,才会愿意主动到监察所自的。而现在他正处于危险的形势之中,我们却不能插手。”

        “嘿!”这时,站在门口的侍卫向埃布尔招呼道:“现在休庭了,你可以进去了。”

        “真的?”埃布尔欣喜地走到侍卫的身边,向厅内望去:法官已经从自己的位置上走了下来。

        “嗯,不过只有你能进去。”侍卫指着埃布尔身后的士兵,叮嘱道:“他们不行。人数太多的话,我也不好交待。”&1t;i>&1t;/i>

        “是,多谢多谢。”埃布尔示意士兵们回到休闲区内休息。自己怀揣着最后的一丝希望,走进了法庭的厅内。

        当坐在席上的侍者注意到埃布尔的进场后,侍者的脸上立即露出了难堪的表情。为了不被埃布尔现,努力地隐藏着自己身形。

        不过埃布尔还是一眼瞥到了侍者所在的位置,直直地向这边走来。

        侍者叹出一口气,站起身主动打招呼道:“埃布尔大人!你怎么进来了?这里面是不允许无关的人随意进出的。”

        侍者的声音很大,庭内的许多人都向着这边投来了疑惑的视线。

        “你...你叫什么名字?”埃布尔已经被气昏了头,在注意到周围人的目光之后,努力地平复着内心的情绪,对侍者开口问道。&1t;i>&1t;/i>

        “布隆。”侍者紧张地抿了抿自己的嘴唇,回答道。

        “布隆,放弃指控吧。亚希是来帮我们的,他不应该有这样的结局。”埃布尔耐心劝告道。

        “不,他是为了他自己。”侍者的眼神中露出一丝恨意,反驳道:“你们也是为了你们自己,只有我们才会全心为我们自己着想。而我们旅店内的所有人现在想要的就是让这名地精死。”

        埃布尔盯着面前情绪已经有些许失控了的侍者,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不解地说道:“为什么...你们能说出这样的话。”

        回想着从事件生以来,卡拉迪亚一方所做出的行动。埃布尔并不是很能理解侍者在此刻爆的情绪。从他的话来看:幸免于难的侍者们的态度大都如此。&1t;i>&1t;/i>

        这实在太令人寒心了些。

        “如果你们那天留下来。我们就不会有那么多人丧生了。”侍者面目狰狞地说道。

        “我!”埃布尔在情绪决堤的当口,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没那么多时间跟你扯这些。我要你答应我:接下来不会向亚希进行死刑指控。”

        “不可能。”侍者咬牙切齿道:“他一定要死,如果我做的事错的,就由我来承担。”

        “你拿什么承担!”埃布尔忍不住怒吼出声:这名侍者是在把生命当作儿戏吗?

        “与你无关。快来人啊!这里有人私闯法庭。他要挟持我!”侍者在冷冷地留下这一句话后,向四周呼叫道。

        埃布尔在庭内的侍卫扑过来之前,瞥了一眼站在门口的侍卫,看到他正在向自己不断比划着:赶紧出来!&1t;i>&1t;/i>

        “对不起。”埃布尔轻声说道。

        不知道门口的侍卫有没有读懂他所说的,只不过那群向埃布尔扑过来的侍者已经被击到在地。

        埃布尔的眼神中带着一丝决意,向亚希所在的席位走去。

        “快拦住他!”身后传来了侍者的吼叫。

        不过,笨重的侍卫又怎么跟得上埃布尔这名精灵军官的步伐。埃布尔一把抓住了亚希的胳膊,对他说道:“我带你走!”

        “不,埃布尔。”亚希的眼神似乎没有聚焦地说道:“你不用冒这个险。”

        “他真的有把握让法官判你死刑!”埃布尔睁大了眼睛,对亚希说道:“我们先冲出去,有什么事之后再说。”

        “谢谢你。”亚希抬起头来望向埃布尔,嘴角处勾起一丝笑容,回应道:“我知道,你和康德,没有骗我。我也不会拖累你们。”&1t;i>&1t;/i>

        侍卫在埃布尔的身边围成了圆阵。谨慎地走上前。

        “把他扔出去!”法官站在台前号施令道。语气中填满了愤怒,甚至还带着些颤抖。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https://www.biqukan.com/39_39590/2283211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