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福妻嫁到 > 第三百九十一章 高山冰雪

第三百九十一章 高山冰雪

        皇帝寿辰如期而至,藏锡和南屿的使臣都在寿宴上提出了献公主的想法。两边的说辞基本一致,无非都是有心与大卫世代友好,永不交战。

        这是皇帝后宫的事情,朝臣自然不会多言。也就是几个有资格出席宴会的一品诰命夫人忍不住偷偷看了皇后那边一眼。

        这藏锡人一个个长得黝黑野蛮,藏锡公主也好不到哪里去。虽然五官长得真的很不错,但这位藏锡公主的皮肤颜色放在大卫,莫说是个公主,就个普通大家小姐也不会有这样黝黑的肤色。

        诰命夫人们真正关心的是南屿公主。南屿公主看上去年纪与藏锡公主不相上下,但一身肌肤似雪,站出来就胜了对方远不止三两分。

        再加上南屿人崇尚祭祀,他们的公主一般就是族里的圣女。这清冷孤傲的气质与生俱来,南屿公主站在那里,简直就是一朵遗世而独立的天山雪莲。

        皇后侧身看向皇帝,她低声在皇帝耳边说了两句话,然后对站在厅中央的两位公主点头一笑。

        皇帝看向两位公主,说道:“藏锡和南屿的盛情,朕心领了。但朕暂无心纳新。两位公主若是有心,于我皇子中挑个夫婿也很是不错。”

        藏锡使臣和南屿使臣都是一惊。

        藏锡人想的是,这送上门的美女卫帝都不要,莫非他是洞悉了自己可汗心中的小九九?

        藏锡八部统一前,他们的可汗确实有过归顺大卫的想法。毕竟背靠大树好乘凉。可后面统一了八部之后,可汗就不想过俯称臣的日子了。

        如果公主入卫国为妃,日后生下小皇子,藏锡一定全力辅助其登太子之位,那就也不存在藏锡称臣的可能性了。

        藏锡使臣很是为难。他们忌惮大卫的实力,如果大卫对藏锡兵,他们对抗只是以卵击石。

        如今这个情况,要不要拒绝,会不会惹恼卫帝?

        藏锡使臣为难地看向南屿使臣。

        南屿的使臣同样是一心的诧异。

        那藏锡黑公主被拒绝就算了,自己南屿族的圣女、公主,也被拒绝了?

        南屿人简直觉得卫帝就是瞎了眼睛。

        “谢卫国陛下盛情。既然陛下无心,那咱们也就不强求了。”南屿人的态度很明确,是拒绝了卫帝的提议。

        席间的朝臣很是不忿。南屿人傲气的资本从何而来?他们可才被自己国的大将军打得落花流水,就连大祭司也死了。

        一想到陈天扬,有些朝臣看向南屿使臣的目光就不太友好起来。

        是,他们大卫是要了南屿的大祭司一条命。可南屿也夺了他们的骠骑将军、常胜将军一条命!

        如今南屿人一番傲气十足的模样,真是让人可恨!

        南屿使臣一脸迷茫,完全不知道这些不友善的目光是从何而来。

        倒是藏锡人打了个寒蝉。

        看来卫国今日这场宴会,是场鸿门宴啊。

        藏锡使臣想到可汗对他的交代——最后的底牌是,称臣可以,但要争取细化的利益一二三。

        藏锡使臣在南屿使臣这种自寻死路的行为面前,瞬间就怂了。

        他朝卫帝臣服道:“卫国陛下盛情,咱们不敢拒绝。只不过,到底是哪一位皇子,可否容我们公主自己见上一面?”

        藏锡民风开放,这样的请求实属寻常。

        卫帝语气愉悦地应允了:“自是应当。稍后朕的家宴,就邀藏锡公主一起出席吧。”

        家宴?

        南屿人突然有些后悔。谁知道家宴上,卫帝和藏锡会不会达成什么不利于他们南屿的盟约?

        其实左右是要嫁进卫国的公主,嫁给卫帝还是卫国皇帝并没有两样。

        南屿人一脸悔色,朝官们心中无不痛快。

        叫你们自视甚高,真当你们的公主是绝世珍宝不成?咱们大卫可不稀罕。

        只听那圣洁如天山雪莲的南屿公主开口了:“卫国陛下,冰雪亦想求见诸位皇子一面。”

        这位南屿公主站在那静谧的模样已经够让人惊艳,她开口之后,更是让在场男子莫不是心生怜爱、在场女子莫不是心生嫉妒。

        她人如其名,周身气质清冷,说话时声音更犹如高山冰雪,泠泠更甚七弦之音。

        朝官们惊艳之后更有惊心,这样的女子入后宫,恐要为一代妖妃啊。

        这下,无论是男子还是女子,都有些目光期待地看向皇后那边。

        皇后不负众望地开口:“冰雪公主想见本宫的皇儿,是愿意在其间挑一位为夫吗?大卫民风尚不至于开放至皇子们随意供人看赏。”

        冰雪公主答道:“南屿讲究两情相悦。即便我心怡卫国皇子,若卫国皇子流水无情又如何?所以还是先见过一面再说吧。”

        皇后顿时心中一恼。这女子表面看着不食人间烟火,但却这般能言善辩,可真是个心机深沉的狐狸精。

        但等不到皇后再开口,皇帝已经抢先一步了。对待美人,男人的脾气总是更好,皇帝答道:“诚如冰雪公主所言,朕也不喜强人所难,稍后就请两位公主一同出席家宴吧。”

        南屿使臣难掩得色地看向藏锡使臣。

        藏锡时辰心里已经打好了小九九。既然左右要臣服大卫,那为了更好的谈条件,就一定要让他们公主挑中大卫最重要的皇子。

        最后会继承皇位的那一位。

        藏锡人已经根本没有心思同南屿人计较到底谁家公主更漂亮了。他与卫国的朝臣们热络地对饮起来,试图从对方的言辞中套出有关皇子们的一言半语。

        南屿人也不甘落后,同样和朝臣对饮起来。只是有陈天扬的仇在面前,哪位大臣也不敢与他们太亲近。

        南屿使臣见到自己的人远不如藏锡人受欢迎,心中愤愤不平地想:这就是嫉妒,赤衤果裸的嫉妒。大卫人这样小气,一定要找机会再狠狠打他们脸一次。

        南屿使臣知道,自家方才那出尔反尔的话迎来了多少人的内心嘲笑。如果他们的公主是藏锡的公主那个模样,那结局简直就不要太惨了。

        几个使臣后,无论两国使臣如何谋划,又无论这两位公主何等长相,这场家宴都拉开了序幕。

        皇帝既然严明了家宴,皇后就卯足了架势,别说是弱冠成年的四位皇子,就是一岁多的十一皇子也被带过来了。

        然后后宫妃嫔有些位分、姿色或者所长地一一到场,还有公主们,一并全拉了出来。

        林贵妃起初听皇后请自己去赴宴,还有些欣喜,只当是自己身份尊贵。但她看到嫔位也过来了的时候,这种优越感就瞬间消失无踪了。

        珍妃倒是淡定得多。她早听皇帝身边的小太监说了,这场家宴会有藏锡和南屿的两位公主在场,目的也是促成两段姻缘,两段佳话。

        她的十一皇子她不担心啊,藏锡和南屿的两个公主敢挑,她就敢要她们做自己儿媳妇。

        一应妃嫔之中最紧张的当属德妃和喜嫔。

        德妃是儿子到了适婚年纪,皇帝又将赐婚提上了议程,所以她直觉这场家宴她要领个儿媳妇回去。

        喜嫔的顾虑则是有些杞人忧天的。她尚未见到这两位公主,单想着如今二皇子在朝阳长公主面前已经失了宠信,再过两年她那小七就有希望了。

        可要是这藏锡公主和南屿公主不开眼地挑中了自己儿子可怎么办啊?

        喜嫔完全不想自己的儿子才十三岁。

        雅嫔摸着自己的肚子,一路不急不慢地往那设宴的宫殿中去。

        这藏锡公主和南屿公主再不在乎年纪,也不会挑个没出生的吧?她就是去看个热闹的。

        总之,一众妃嫔各怀心事,均入席就坐之后,皇帝才领着两位公主过来。

        藏锡公主昂挺胸、信心十足地走在前面。

        诚心来相看儿媳妇的德妃先看到藏锡公主那双黑珍珠般的眸子,心中生出了一分满意。

        这双眼睛,很是不错。

        因为是晚宴的缘故,隔得远的时候,众人并看不清楚两位公主的肤色。

        但一旦走近后,那肌肤赛雪和肤如焦薯的差别就出来了。尤其是那烛光下白得熠熠光的南屿公主站在黑得亮的藏锡公主旁边,这位藏锡公主的什么眼大高鼻,通通不够看了啊!

        一个字,就是差!

        两个字,就是很差!

        三个字,就是差远了!

        皇帝是最后入席的人,所以这两位公主跟着皇帝入席的时候,诸位皇子公主已经入席间了。

        大皇子见到那南屿公主的容貌,简直有些挪不开眼睛。他很庆幸自己依照林贵妃所说,做出了一些决定。

        二皇子看了眼南屿公主,目光又转到了六公主那边。

        六公主似乎是感觉到了二皇子的目光。见二皇子不看这惊艳全场的美人,反过来看自己,她心中很是得意。

        但即便得意,六公主也不准备给二皇子好脸色。她故作冷漠地昂着头转开视线,仿佛自己就是此时在正中央风光无限的南屿公主一般。

        六公主傲气地转开了头,并没有注意到,她旁边的七公主与二皇子已经完成了一次默契的对视。

  (https://www.biqukan.com/38_38876/1877922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