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不死战神 > 第两百九十八章 轰出湖心亭

第两百九十八章 轰出湖心亭

        断了。

        韩白羽的两条手臂,被叶尘彻底捏碎,经脉尽断,就连大罗神仙也无法重塑。

        此时,韩白羽身体不断抽出着,他的眼睛睁得很大,不可思议的看着叶尘,目光中充满了震惊,后悔和恨意。

        元阵师最重要的便是双手,双手断去,纵使你在元阵上有多高的天赋,也难以布置出一座元阵,哪怕是最基础的一级元阵。

        心念于此,韩白羽仰起头,发出了一阵凄厉的哀嚎,响彻整座湖心亭。

        没有了双臂,从此,他不再是那个韩家天才,在偌大的家族中,他的地位会一落千丈,他的权力会被悉数收回,甚至他那些所谓的亲兄弟,会将他吞得骨头都不剩下。

        想到以后要面临的悲惨生活,那股恐惧之意,渗入韩白羽的骨髓,只见他抬起头,满是疯狂的盯着叶尘,道:“叶尘,杀了我吧。”

        看到这一幕,人群皆是无奈地叹息了一声。

        望族,有望族的声名权势,但也有望族的残酷,以及悲哀。

        “当初你率兵逼上天元宗,一路横行,杀伤无数,那个时候你有没有想过,被你杀伤的天元宗弟子,他们以及他们的亲人,将会面临着多么艰苦的生活?”

        “你断了手臂,或许会沦为家族的牺牲品,但不管如何,你依旧可以安然度过一生,然而,有些人断了手臂,等待着他们的,将会是贫穷,劫难,甚至是死亡。”

        叶尘俯视着倒在地上的韩白羽,这些望族弟子,从来不会将他人考虑在内,在他们这群人的眼中,自己就是天,顺者生,逆者亡。

        “所以,我不会杀你,更不会废了你的修为,我要让你生活在痛苦之中,日日夜夜,为当初所犯下的杀孽,而感到深深的后悔,这一切,都是你韩白羽自作自受。”

        说完之后,叶尘身形微颤,将韩白羽的身体提在手中,身形一闪,迎着冷冽的夜风,在湖面上掠动,显得无比潇洒。

        片刻后,叶尘返回亭楼之内,手臂一甩,将韩白羽扔在了地上。

        “白羽少爷!”

        韩家之人立刻冲了上来,一个个围着韩白羽,身体都不住颤抖起来,他们转过脑袋,眼眸内满是怨恨,怒视着叶尘。

        “你们不必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如果这一战我输了,韩白羽不但会断我双臂,还会废我修为,让我沦为阶下囚,而今日,我仅仅是断他双臂,已经算是给了你们韩家面子。”

        叶尘面庞上的表情依旧淡漠,他的目光,在韩家之人身上扫了一眼,淡淡的道:“话我都已经说完了,如果你们还是觉得咽不下这口气,大可直接上来杀我,我叶尘必当全力奉陪,绝不会皱一下眉头。”

        无比霸道的话音,在亭楼内回荡,让人群目光全部一凝,这个叶尘,不但废了韩白羽,还要挑战所有韩家之人?

        这天底下,怎么会有如此轻狂之人?

        韩家之人相视一眼,眼眸内光芒闪烁不定,却是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

        眼前这名看似青涩的黑衣少年,是能够击杀陆传峰,怒废韩白羽的变态人物,他们如果就这样冲上去,跟找死有什么区别。

        “既然不敢战,那就滚吧,免得在这里丢人现眼。”

        叶尘指了指出口位置,那些韩家之人沉吟了片刻,旋即将韩白羽小心翼翼抬起,带着一丝丝阴厉目光,大步离开了湖心亭。

        人群望着韩家离去的背影,心头震惊,韩家在皇城内地位极高,几乎每年都会给段重虞拜寿,而今年,一个唤作叶尘的少年,竟然将韩家轰出湖心亭。

        这事如果传出去,整座皇城,必定会为之所疯狂。

        便在这时,一道寒意肆虐,笼罩了叶尘的身体,让叶尘面色一沉,缓缓转过身子,目光落在了方寒的身上。

        “叶尘,刚才我让你停手,你不管不顾,直接废去韩白羽的双臂,如此举动,你到底有没有将我这个二皇子放在眼里?”

        方寒感受到叶尘身上的丝丝寒意,冷漠问道。

        “二皇子,刚才韩白羽多次挑衅我,你不管不顾,还出言逼迫我应战,若非我实力远超韩白羽,今日一战,我必死无疑,像你这样的举动,请问你有没有将我叶尘放在眼里?”

        叶尘模仿着方寒的话音,将对方说给他的话,还给了方寒,这让方寒气得胸膛不断起伏,拳头紧紧握住,发出刺耳的骨骼摩擦音。

        “大胆叶尘,你竟敢对二皇子这般说话,你不过是一介草民,二皇子为何要将你放在眼里?”突然间,胡阳铁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毫不掩饰对叶尘的杀意。

        “一介草民,就应该被人无视?”叶尘眼中满是蔑视之色,摇了摇头,说道:“像你们这些被权势所腐蚀了本心的人,看上去威武八方,实则也不过是点头哈腰的狗奴才罢了,我真为你们感到深深的悲哀。”

        叶尘的话,如同是一枚惊石,落入了平静的潭水之中。

        众多望族高层,无不是目带愤怒的望着叶尘,光是那股冉冉而生的凌厉气势,就足以让冰雪消融,让风雪骤停。

        方寒用一种冷漠的眼神看着叶尘,开口说道:“你刚才的话,会让你跌入无穷无尽的深渊之中,你会后悔的。”

        “我叶尘,从不后悔,现在不会,明天不会,将来更不会。”叶尘冷漠的说道,摆了摆手,将其负于后背,大步踏出了湖心亭。

        这样被权势所腐蚀的宴席,不参加也罢。

        “叶尘!”

        方毅喊了一声,急忙跟上了叶尘的脚步。

        如果说今日之前,方毅还对叶尘心存芥蒂,并不看好于他,那么今日过后,他便是对叶尘心服口服。

        尤其是刚才叶尘面对着方寒,所说的那段话,更是彻底让方毅所折服,倘若能够与这样的人把酒言欢,岂不是人间一大美事?

        所以,方毅做出了一个决定。

        他要离开湖心亭,缺席这个无比隆重的皇家宴席。

        因为他觉得,比起一个宴席,叶尘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更高,也更重。

        “这寿宴还未开始,你们就一个个离去,莫不是淡忘了我这个老头?”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爽朗的声音传来。

        只见在长廊之上,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穿着一身宽松长袍,眉目之间如同仙风道骨的仙人那般,给人一种飘然除出尘的感觉。

        “晚辈,见过段师。”

        见到此人,不管是皇子,还是望族高层,无不是下跪躬身,将脑袋点在地面上,声音传出,充满了恭敬味道。

        这老者,正是秦武皇朝的传奇人物,段重虞。

  (https://www.biqukan.com/38_38015/1320432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