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最强女婿 > 第两百六十六章归来 死神陨

第两百六十六章归来 死神陨

  “牛鼻子,虎爷我刚才忘记了很多事,好像发生了什么事?而且,他们都是神魂状态?”

  出了战神殿,虎渊还是有点晕乎,它不记得刚刚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它只是感觉自己有了变化,但它说不出来,它询问老道士。

  “虎爷,您记错了,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他们也真的是神魂状态。”老道士眼神有些躲闪,他并没有告诉虎渊发生的事,这也是他和秦落尘他们商量好的。

  “真的是这样?”虎渊不信,它盯着老道士,想要看出什么。

  “真的。”老道士面色不变。

  “也许是虎爷我多心了吧。”虎渊歪着头,它在回忆,还是没有想起什么。一旁的道生也是双眼迷糊,他也记不得刚才的事,好像做梦一样。

  战神殿,十二道虚影聚在一起。

  “老秦,真的要这么做?这样做的后果,你应该知道,我们会永远的消失。”

  “老赵,玄黄道人的话,你们也听到了,大时代已经来临。而且,我们存在太久了,早该消失了,这个时代,容不下我们。”

  “西方已经进入下界,我们也该做点什么。而且,我想看看如今的后辈们。”

  “既然如此,我们下界吧。”

  下一刻,他们化作一道长虹,飞出战神殿,进入石像内,十二个石像破空消失。

  华夏,姜怀仁终于到了玉眀,姜怀仁找到了熊大,刘长龙和陈圆圆。

  “先生,你回来了!”姜怀仁的出现,熊大有些意外,更是激动。

  姜怀仁点头,将天赐介绍给熊大认识。姜怀仁看向熊大,熊大的实力居然提升了不小。姜怀仁仔细一想,也是明白,如今灵气浓郁了,修炼起来事半功倍,熊大实力提升,也是情理当中。

  “刘长龙和陈圆圆呢?”姜怀仁问道,他这次回来,为了他们,姜怀仁要带他们离开。之后,姜怀仁会去玉澜国际,将孙力他们也带走。

  “他们还在修炼,先生稍等,我去把他们叫来。”熊大说着,去找刘长龙和陈圆圆。

  “一起去吧。”姜怀仁和熊大一起。

  “姜大哥,你回来了!”看到姜怀仁,刘长龙和陈圆圆顿时大喜,他们急忙走了过来。姜怀仁应了一声,刘长龙和陈圆圆已经是黄级的修为,这出乎他的意外。

  介绍后,姜怀仁说道:“简单的收拾一下,将仁义会安排好,我们会离开。”

  姜怀仁说完,不等刘长龙他们说什么,让天赐留下,他去了玉澜国际,找孙力他们。

  玉澜国际,孙力他们齐聚。再他们接到姜怀仁的电话后,他们便开始返回,如今,他们全部回来,等着姜怀仁。

  姜怀仁施展瞬移术,几个呼吸的时间,他到了玉澜国际。孙力他们也是感受到一股强大的气息,他们知道,姜怀仁来了,他们去了姜怀仁办公室。

  “姜大哥。”办公室内,孙力他们看到姜怀仁,神情激动。

  姜怀仁也是面带笑容,他看向众人,“好久不见,你们变化很大,没有让我失望。”

  孙力他们变化不小,实力,气势,眼神,都发生了变化。或是霸道,或是神圣,或是诡异,或是无情这一切的变化,都是源于他们修炼的功法。

  不过,他们的变化,在姜怀仁的眼里,不算什么,他们变化如何,都无法撼动真龙的威严。

  “姜大哥,我们不会让你失望的。”孙力说道,言语中是坚定,是自豪。经历过鲜血的洗礼,他们已经成长,他们需要的是磨练。现在,大时代来临,这是难得的机会,脱变的开始。

  “准备一番,我们去江南。”姜怀仁说道,他要带着他们去林家。

  “姜大哥,我们已经准备好了。”他们亮出自己的兵器,这是他们唯一的物品,至于其它,他们不需要,因为他们可以获得,带着反而累赘。

  姜怀仁看着他们,脸上笑容大盛,“跟上来。”姜怀仁话落,人已经消失。

  “是。”孙力他们应道,一个接一个离开。

  东南,一处村庄,血气冲天,地上血流成河,尸体更是四处散落,好像人间地狱。一道身影立于血河中,他张开双手,好像要拥抱着眼前的一切。

  “死亡是最美的画面。”死神自语,他走向前方,那里有一位女子,有二十岁的样子,她的脸上是鲜血,看不出任何的表情。她的双腿断裂,她没有发生任何的声音,她拖着身体在血河中向前爬行。

  “死亡,这是美丽的花朵,绽放的样子,很迷人。”死神慢慢走向女子,他停在女子面前,蹲下身体,看着女子。

  “你很特殊。”死神说道,这个女子,给他很大的震惊。任何人,面对这样的画面,都无法忍受心中的煎熬。

  “呸。”女子抬头,那是一双血红的双眼,她吐出一口鲜血在死神脸上。

  “真是倔强的女子。”死神起身,他抹去脸上的鲜血,死亡之镰落下,斩下女子的双臂。女子一声没坑,疼痛?她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感受。她躺在血泊中,瞪着双眼,看着天空,这是一片血红的天。

  “愿有来世,鲜血相伴,染红这天,葬一切神明。”女子立誓,她知道眼前的人是死神,这是西方的神明,很强大。

  “鲜血相伴?染红这天?葬一切神明?”死神默念,笑道:“这样的事,永远不会发生,因为你永远不知道蝼蚁和神明的差距有多大。”

  “熟悉的气息,这是我的家。”

  这时候,天空传来一道声音,死神顿时看去,一道身影从天际落下。

  “好浓郁的血腥味!好强的怨气!”天际,那道身影快速落下,这是一位穿着麻衣的老者,这是一位平凡的老者,这是一位难以看透的老者。

  鲜血,尸体,女子,这唯一的画面印入老者眼中。老者身体颤抖,双手哆嗦,不知道放哪,泪如雨下。

  “为什么会这样?沈家,沈家居然允许这样的事发生?”老者哭喊,“这里是我们守护的地方,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事?”

  “死神,你胆子很大,居然跑到华夏杀我东南的人民。”老者平静下来,他抱起女子,她还活着。

  “你是何人?”死神后退,他不知道来人是谁,但对方知道他,又是从天际出现,死神不得不重视。

  “我是谁?”老者自语,“太久了,久的我已经忘记自己的名字了,让我想一想。”

  老者站着不动,他在思考,回忆自己的名字。

  “死。”死神挥动死亡之镰,这是一个机会。死神不管老者是谁,只要杀了他,他只是一个死人。

  死亡之镰落下,黑影重重,笼罩老者,要将老者斩杀。

  “小心。”女子提醒,她看到老者一动不动,不想老者死去。老者好像没有听见,还在回忆。女子担心,她挣扎着,想要挡下死亡之镰。

  当死亡之镰落下,死神笑了,任何人被死亡之镰所伤,只有一个结局,死。

  “我想起来了。”老者的话响起,死神顿时神经紧绷,他想要收回死亡之镰,再次袭杀老者,却发现死亡之镰难以收回。

  “怎么回事?”死神不明白,当黑影消失,死神看到,两根苍老的手指捏着死亡之镰,那是老者的两根手指。

  “这怎么可能?”死神惊叫起来,“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我姓沈,名玉门。”老者说道。

  “天牛沈玉门!”死神大惊,惊恐道:“这是不可能的,你怎么可能下界,这是不可能的,不可能!”

  下一刻,死神丢下死亡之镰,他选择了逃跑。天牛沈玉门,这是恐怖的存在,死神虽然没有见过,但是他听过传闻,一个在他们神域流传的传闻。

  战神殿,那是一个恐怖的存在,他们是华夏上古战将的第一代血脉传承者。而沈玉门正是其中的一员,上古牛将的第一代血脉传承者。他们强大,恐怖,但他们无法脱离战神殿,只能短时间内脱离,否则的话,他们会消失。

  “他们怎么会下界?”死神惊惧,他要将这消息告诉众神之王。

  “杀我东南的人民,你还想离开?死神,你该死!”沈玉门开口,像是审判,他一拳轰裂死亡之镰,翻手间镇压逃跑的死神,接着一拳轰杀死神。死神临时死,也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死神死了,永远的消失。

  女子睁大双眼,她看着抱着自己的老者,脑海中是老者轰杀死神的画面,难以消散,烙印脑海。

  “我要拜你为师。”女子说道,她要变强,她要报仇。

  “为什么?”沈玉门问道。

  “我要成为神明的噩梦。”女子坚定道,既然没死,她要实现自己来生的誓言,即便是没了双臂,没了双腿,她依然如此。

  沈玉门没有犹豫,当下答应,“好,我期待你成功的那一天。”

  “会的。”女子说完,昏了过去。

  沈玉门安葬了死去的人民,他带着女子离开,他要回家,他要知道沈家的情况如何。作为华夏的战将传承者,为何允许这样的事发生?


  (https://www.biqukan.com/31_31861/1338009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