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都市鬼谷医仙 > 第425章 感觉如何

第425章 感觉如何

        “老爷子,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林煜凑上来问道。

        言老仿佛是没有听到林煜的话一样,他双眼怔怔的看着前方,双眼里面没有一丝神彩,他好像是在回忆着什么。

        “老爷子,老爷子你说话啊。”言康平等人一涌而上,有些紧张的看着言老。

        “林煜……”言老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这种感觉……很熟悉,我觉得……她,她在江南。”

        “谁在江南?老爷子,你说话能不能说清楚一点?”言康平有些不解的问道。

        “老爷子,我知道她在江南。”林煜犹豫了一下道:“不过看蛊的情况,感觉……”

        林煜说到这里,在也说不下去了,有些事情,对于言康平他们,还是有些忌讳的。

        “林煜,你实话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言康平一把抓住林煜的手问道:“什么在江南,什么蛊的情况?”

        “这个……”林煜苦笑道:“关于老爷子几十年前的往事,还是让老爷子好了之后,他自己告诉你吧。”

        “康平,你们先出去,我有话对林煜说。”言老说着竟然坐了起来,他拔下了插在鼻孔里的氧气孔,蛊虫除去以后,他的精神好多了。

        “好……”言康平见自己家老爷子神智清醒,不像是有事的人,所以带着疑惑和连雪萍还有言明辉一起走了出去。

        “林煜,你实话告诉我,是不是她有事了?”言老喘了一口气问道。

        “实话告诉您吧老爷子。”林煜犹豫了一下道:“上次给您除去的蛊,是她的本命蛊,有了这些蛊,不管你在地球哪个角落,她都能通过蛊感应你,因为这蛊与她身体里的母蛊是息息相关的。”

        “但是上一次您的情况有些危险,所以您身体里的蛊是必须除去的,这是她本命蛊衍生的母蛊,一旦除去,会对她的身体有影响的。”

        “你怎么不早说。”言老激动了起来:“要早知道是这样,我死也不会让你帮我治病的。”

        “老爷子您先别激动。”林煜见言老脸憋的涨红,胸口时起时伏,知道他激动的不轻,他不由得苦笑,这老爷子对当年的事情也是念念不忘啊。

        “那你告诉我,她现在怎么样了?能不能找到她?实在不行,我去找找上面的人,普查一次户口,不管怎么样,也要把她给找出来。”言老喘息了片刻道。

        “老爷子,您别急,听我说。”林煜道:“虽然子蛊除了,但是她的母蛊还在她的身体里,只要母蛊没有损伤,所以她的身体是没有大碍的,只是她的年纪已经不小了,如果是年轻,子蛊除去了也没有影响,但她现在的年纪不行,体力跑不上,所以母蛊除去,对她有些影响,至少她要住院休养几天。”

        “那她现在住院了?”言老愣了愣,然后摇头道:“不可能,她们村子的附近,是根本没有住院这一说的,那里只有苗医。”

        “老爷子,你说改革开放都多少年了,你确定她还在原来的村子里住着?”林煜笑道:“况且您刚才也说了,你感觉她在江南。”

        “对,我是感觉到她在江南。”言老点点头,他突然明白了什么,他一把抓住林煜的手腕道:“你的意思是说,她在江南?”

        “不错,她是在江南,上一次您的病作,就是因为子蛊感应到母蛊在附近,所以会燥动不安,所以才会导致您的头疼,这说明,她来江南了,她想见你。”林煜笑道。

        “那你怎么不早说?她现在哪里,我要去见她。”言老说着翻身起来就要穿鞋。

        “老爷子,您别急,上一次除了她的母蛊,她的身体一定不大好,这样吧,我和言哥一起去各大医院看看,毕竟江南这么多医院呢。”林煜道。

        “不行,我要亲自去找她。”言老边说边披起衣服。

        “那恐怕不行,言哥他们也不会同意。”林煜笑了笑道:“事情都到这一步了,你还要瞒着言哥不成吗?”

        “这……”言老有些犹豫,说真的,这件事情他藏到心里几十年了,除了以前向结妻子坦诚以外,其他的人从来没有说过。

        不过林煜说的也没错,现在恐怕没法在瞒着自己的孙子了,他愣了半天,然后叹了一口气道:“行,我不瞒着他们了,但这件事情……我有些难以启齿。”

        “我懂,所以老爷子您先在这里等着吧,我和言哥一起到各大医院去看看,说不定会有些线索呢,我顺便把这件事情告诉他,而且……”林煜看了言老一眼道:“我看言老的面像,不像是无子送终的人,所以……”

        “你说什么?”言老更加吃惊,林煜的话仿佛透露着什么。

        “只是猜测。”林煜笑了笑道:“行,言老您在这里休息吧,我去和言哥一起出去看看。”

        “林煜,你……你话说清楚在走啊。”言老着急的说。

        “话说清楚了多没意思,等着吧,保准会有惊喜。”林煜笑了笑,转身走了出去。

        “林煜,我家老爷子到底是怎么回事?”林煜一出来,言康平便扑了上来,他不明白老爷子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究竟是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

        “言哥,上车吧,我边走另给你讲。”林煜拍了拍言康平的肩膀,然后和他一起走到了车上。

        “去哪?”言康平动了汽车。

        “各大医院,一家一家的去转。”林煜想了想道:“下蛊的人,可能隐藏在医院里面。”

        “行,你先对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什么人下蛊要害我爷爷?”提到这个,言康平还是一脸的怒气。

        自家的老爷子在他眼里就像是战神一般的人物,在位的时候生性耿直,所以得罪过人,但他毕竟是有功勋在身的人,究竟是谁会这么歹毒,竟然对他老人家下手?

        “下蛊的人,目的也不是置你爷爷于死地,而是就想折磨折磨他。”林煜道。

        “为什么要折磨他老人家?他老人家得罪谁了?”言康平还是有些愤愤的说:“最好别让我知道是谁,否则的话我让他好看。”

        “这要先问你家的老爷子同意不同意。”林煜笑了笑。

        “什么意思?”言康平愣了愣,他有点不太明白林煜话里的意思。

        “下蛊的人,跟言老可是有过感情的……”林煜笑了笑,这才细细的把事情的经过对言康平讲了一遍。

        “你是说……我家老爷子年轻时候惹下的风流债?现在人家上来要债了?”言康平总算是明白了过来,他终于明白言老醒来后说她来江南了是什么意思。

        “是的,事情的经过大概就是这些了。”林煜笑道:“所以言老的病,根本不是病。这也算是心病吧,两个老人家,几十年没有见面了,现在老了都想着对方,那位下蛊的老人家,看来是对言老念念不忘,虽然怨恨,但又舍不得下重手,所以只是时不时的折磨折磨他。”

        “这……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言康平简直哭笑不得,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么严肃的老爷子,年轻的时候竟然会惹下这种风流债。

        “呵呵,人都有年轻的时候嘛。”林煜笑了笑道:“算算日子,从言老年轻到现在,已经近五十年了,五十年时间,两位老人家对对方都是念念不忘,尤其是那位老太太,时不时的还‘关心’一下老爷子,当年的感情,一定很深啊。”

        “是啊,我爷爷真是……”言康平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件事情,竟然都没有听他提起过。”

        “呵呵,老人家怎么会在自己后辈的面前提起这个?”林煜笑了笑道:“在说了,这段感情经历,一定是言老这辈子都忘不了的,恐怕除了你奶奶,没有人知道了吧。”

        “不知道,我奶奶过世也早。”言康平摇摇头,他认真的开起车道:“我们要到哪个地方去找?”

        “先从附近的小医院找起吧。”林煜想了想道:“虽然以前老太太家是苗疆一带的深山,但是改革开放都这么多年了,保不准她早就迁移到城镇了,与这个社会,也不会脱节太多。”

        “上一次我伤了她的本命蛊,对她的身体会多多少少有些影响的,不过影响不过,她只需要住院休养几天就好了。”林煜道。

        “而且我感觉,老太太的生活应该不会太好。”林煜说:“现在的医院,对普通的老百姓来说,还是承受不起的,所以要到附近的小医院里去看看。”

        “好,去小医院看看,可是……老太太叫什么,长什么样?”言康平犹豫了一下道。

        “不知道。”林煜双手一摊。

        “那怎么找?”言康平差点把车开到墙上去。

        “用这里,感应。”林煜指了指脑袋。

        情知林煜长着一个与普通人不一样的脑袋,言康平无奈的摇摇头,然后一踩油门,汽车向前走去。

        片刻,两人便来到了附近的一家小医院里面,林煜在医院的正中心处走了一圈,然后闭上双眼,片刻后他微微的摇摇头道:“不在这里。”

  (https://www.biqukan.com/27_27968/1007409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