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1908大军阀 > 第730章 ,双方心思

第730章 ,双方心思

        第730章  ,双方心思

        近日中国沸沸扬扬的抗议之声,让日本方面同样感到了压力,可惜日方完全不能断定到底是北方泄密还是南方泄密。当然,眼下最麻烦的还不是调查泄密的途径,这份协议书遭到曝光,直接导致英美俄三国震怒不已。尤其现在欧洲战事并没有正式打响,列强在远东的多多少少仍有几分多余的心思。

        英国公使朱尔典会同俄国公使格鲁斯·彼得夫斯基,向日方提出了多次抗议,要求日方立刻就这份中日协议给出解释。眼下正是欧洲局势危机之时,大家最应该同仇敌忾共同维护协约立场,却在这个时候背地里搞小动作,实在让人难以接受。

        尽管日置义保持着强硬的态度,可必要的解释一定要给出来的,否则获得不了英国的援助,日本还怎么参与远东地区的利益争夺?经过几天的磋商,日置义最终只能把这次协议归纳为北方的责任,他向英俄两国公使发布声明,之前的协议仅仅是出于对北洋政府的同情,而最终这份协议并没有生效,此事就此可以了结。

        朱尔典也明白国际局势的紧张,这次联合俄国公使质问日本,只不过是讨一个面子上的说法,同时也算是给日方一个警告,总不能让自己老牌列强的威望任由别人挑战。既然日方给出了解释,索性顺水推舟了了结此事。

        在平息英俄两国质疑之后,日置义心里越想越不是一个滋味,他倒是不担心西方诸国的威胁,如今大日本帝国在国际上好歹是有一席之地的,只是如今中国国内反日的声音如此严重,直接影响到与执政府的交易。他对吴绍霆的了解仅仅局限于道听途说,这个中国新生的年轻领袖究竟会带来什么样子的外交态度呢?

        他当然知道《二十一条》协议不是针对执政府,而是单纯的针对吴绍霆本人,如果吴绍霆真是袁世凯第二,有极其强大的独裁权欲,日本就能找到趁虚而入的机会!一切还得一步一步走着看!

        不过日置义并不担心,虽然这份协议曝光了,但并不意味着他手里再没有其他筹码。即便吴绍霆有强硬的一面,日本帝国也会采取更强硬的手段施压。用他的话来说:“在中国一定能找到合作的人,此处不合作,索性就换他处。”

        -------

        吴绍霆在八月二十二日收到了许多紧急电报,除了段祺瑞通电下野之后,还有吴佩孚、曹锟会合了中央第九师和南京退出来的部队,正式向张勋发动开战。不仅如此,执政府国会也通过了定都南京的决定,内务部成立了政府迁移委员会,开始筹划相迎的工作安排。

        对于吴绍霆而言,这些消息都是早有预料的,他现在唯一关心的还是冯国璋收拾北洋残局的进展,南北大势已定,自然要尽快成立新的中央政府。

        与吴绍霆一样迫切不已的还有执政府和国会的众多官僚们,即便执政府自成立以来势头一直很好,可毕竟仍然局限于南方。眼下段祺瑞宣布下野,北洋政府最后一丝力量灰飞烟灭,执政府终于熬出头成为中华民国唯一的政权,当然希望早日完成这一份过度,堂堂正正的执掌整个国家大权。

        从这天开始,国会各党派渐渐开始议论起新政府的大选事宜,梁启超、熊希龄等人也多次邀请宋教仁、岑春渲商议这件事。等到南北统一,成立联合政府,自然不能再是执政官过渡时期,一定要公选出正儿八经的大总统和参议院、众议院席位。

        这件事原本没有任何不妥,新的中央政府自然要有新的一套仪式程序,一开始议论的还算开明,大家都认为不过是重新票选一下,大总统人选终归还是现在的大执政官,最让人担心的还是北洋势力的介入,会分掉不少中央政府的席位。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又有人担心吴绍霆是否能胜任正式的大总统。一个年不过而立,又有明显独断专行的势头,大总统真若交给吴绍霆来接任,这个国家到底还能实现共和民主吗?

        入夜之后,吴绍霆正准备抓紧时间处理国防部送来的全*事整编的文件,办公室的房门突然敲响,门外传来岑春渲的声音。

        “请进。”吴绍霆应了一声。

        房门打开,岑春渲步履稳重的走了进来。

        “云公,这么晚了您老人家还没有回去?”吴绍霆问了道。

        “震之你不也没有搁下手里的公务吗?”岑春渲笑着说道。

        “今日事今日毕嘛。”吴绍霆一边说着,一边伸手请岑春渲落座。“云公,这个钟点来找我可有什么要紧事?”

        “确实有些事,或许今天看来不算要紧,可日后终归会是一个麻烦。”岑春渲并不拐弯抹角,直接的切入正题,“不知道震之你最近可有听说一些闲言碎语?”

        吴绍霆放下手里的文件,抬眼看着岑春渲,脸色露出思索的神态。对于这几天国会里的言论他怎么会不清楚?但是却没想到岑春渲为专门这件事来找自己,毕竟梁启超、熊希龄的进步党人正在积极拉拢国民共进会的高层,如果说这些谣言是真的,很难保证里面没有国民共进会的成员参与其中。

        “云公,你是想告诉我关于国会私底下在议论的那些事吗?”既然自己知道,吴绍霆觉得没有必要再在岑春渲面前装蒜。

        “看来震之果然是知道这件事了。唉,老夫真不知道该如何发表意见,国会官僚气息实在太严重,再加上共和民主思想的熏陶,很多人已经丧失了最根本的判断力,一心只想着一蹴而就。老夫虽然支持共和、赞成民主,可一把年纪熬过来,同样也明白往往急于求成的事都会事与愿违。所以今日才特意来找霆帅,希望能把这件事说清楚。”岑春渲叹了一口气,颇有几分无奈的说道。

        “此事只不过私底下的窃议,言论之事岂能加以限制,总会有一些野心家心有歪念。我相信公道自在人心,新成立的中央政府理所当然会有一场公正公开的大选。”吴绍霆表情镇定自若的说道,他仅仅是把这件事记在心里,不过眼下并没有太多心思处理这件事。

        “此事断然不可掉以轻心,事实上震之你就任大执政官以来,下面已经有了不少非议。之前大家认为执政府只是过度政府,多多少少放下了各自的成见。可眼看就要成立正式的中央政府,下面那些人都认为应当严肃对待,慎重和认真的考虑大总统最合适的人选。今日这些私议也许不成气候,可难保明日不会发生意外。”岑春渲意味深远的说道。

        吴绍霆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看来资产阶级政客们总喜欢把事情考虑的想当然,在没有选择的时候会呈现软弱性,在有选择的时候则总想摆出大义凌然的一面。口口声声为了国家利益、为了共和民主的精神,可实际上也只是想掌握更多的实权。想到这里,他反倒很欣赏袁世凯针对国会的手段,对付这些官僚就应该强硬的去施压。

        微微的叹了一口气,他语气深沉的说道:“我以粤省区区参谋长的身份领导广州首义,之后又响应孙先生的二次革命,与桂省势力、北洋大军鏖战半年之久。随后又历经福建战争,成立国民共进会与进步党联合反袁。执政府成立之初,一边组织四川大战,一边又平息西南诸省的叛乱,再到今时今日与北洋大决战。云公,你来说一句诛心之话,我吴绍霆有哪一点对不起执政府,哪一点对不起这个国家这个民族?”

        岑春渲肃然的叹道:“放眼中华民国,再也没有第二个人能与震之并列,袁世凯不如,梁卓如也不如,甚至连孙逸仙亦不如。老夫自问不敢说十成十的了解震之你,但老夫这双眼睛并没有瞎,震之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尽职尽力。正因为如此,老夫是全力支持震之你接任正式大总统之职。什么年不过而立,什么任意妄为,说句不好听的,这些都是屁话。”

        吴绍霆心有感动,他看得出来在整个执政府之中只有岑春渲一人是明白人,也是自己在官僚当中唯一能信任的人,甚至连宋教仁有时候都未必明白一些道理。

        “云公,”他郑重的说道,“您老人家这番话让我颇为感激。很多人不明白我的处境,也不明白我的所作所为究竟为何,只有云公你是明白人,真真正正的明白人。”

        “唉,老夫年事已高,在执政府中又没有太多的实力,只能力所能及的支持震之。不管日后正式大总统的大选如何,老夫哪怕豁出性命也要带领党内拥护震之你上位。”岑春渲郑重其事的说道。

  (https://www.biqukan.com/26_26362/933897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