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上品寒士 > 十一、良贾

十一、良贾


        十一、良贾

        见过郗超之后,陈操之正准备去乌衣巷拜访谢安,陈尚派人来请陈操之回顾府,说是家乡陈家坞来人了,陈操之与冉盛急急回到顾府,见到了六叔父陈满的长子陈昌,随同陈昌来建康的有负责陈家坞货殖贸易的成氏荫户成仓,还有荆奴和六名陈氏部曲、六名陈氏庄园的佃客,陈氏车队有十余辆牛车,带来了两千斤上品葛仙茶、四千斤明圣湖鱼场出产的鱼干、五百件各式农具、五百匹陈氏庄园出产的精麻——

        陈操之虽与北楼一支感情淡漠,但现在见到陈昌,依然分外亲切,施礼道:“五兄辛苦了。”

        陈昌指着院中那一车车的货物对陈尚、陈操之说道:“三兄、十六弟,这都是咱们陈家坞出产的,无论铁器还是织麻,都是钱唐第一,十六弟上回在家书里说送茶叶入都,我与我父、还有四伯父商议,干脆把这些农具、精麻、鱼干一并运至京中,这样,钱唐陈氏庄园出产的物品就可行销都下了,你们看,我把成仓都带来了,准备在建康寻到可靠的代理商户。”

        陈尚、陈操之都是甚喜,一边看陈昌带来的家书,一边听陈昌说陈家坞的事,冉盛自与荆奴到一边说话。

        族长陈咸、嫂子丁幼微,还有宗之和润儿都有信来,陈操之细细阅览,亲人平安、家族兴旺,喜何如之!

        顾恺之听说陈家坞来人,也来与陈昌相见,陈操之便送五十斤上品葛仙茶给顾恺之,顾恺之品过陈操之的茶,赞不绝口,平日就向陈操之学习茶艺,这时得了五十斤好茶,大喜,说道:“阿彤也极喜这种饮茶法,现在连我叔父烹茶时也不再加葱、姜、橘皮等物了,子重的饮茶法必风靡江左。”

        陈操之道:“我还有二十匹精麻、一百斤明圣湖的鱼干要送给贵府,还有五十件铁制农具送给顾氏庄园试用。”

        顾恺之道:“这些我不管,我叫管事和典计来,把你陈家坞的这些物品全部买下。”

        陈操之道:“此次的物品不卖,只送——”

        陈昌在一边听得顾氏要把这些物品全部买下,正欣喜呢,却听十六弟不肯卖却要送,不禁大为着急,但又不好开口说不送,心想:“这个十六弟真是不知农耕桑麻之苦,学那名士旷达,这十数车货物可是值几十万钱哪,难道都要送出去!”

        只听陈操之道:“铁制农具送五十件给顾氏庄园试用,若觉得我陈家坞铁器经久耐用,以后可以大量供应,那时就不是送了。”

        顾恺之大笑道:“没想到子重还是良贾,哈哈,此事让管事、典计去商谈,你与我饮茶去。”

        陈操之道:“我的一些简单茶艺早已被你偷学去,长康三痴现要加上茶痴了——我还要去乌衣巷拜见安石公,方才是听说我五兄到来才匆匆赶回来的。”

        陈操之命仆役准备二十匹精麻、五十斤葛仙茶和一百斤鱼干,这是送给谢府的,又再备一份精麻、茶叶、鱼干和农具,准备给张府送去——

        陈昌与其父陈满一般,目光短浅,见陈操之大肆送礼,有些急了,对陈尚道:“三兄,你看十六弟这——”

        陈尚笑道:“十六弟这是为我陈氏庄园出产的物品扬名啊,别的且不论,单就铁器农具而言,若是吴郡顾氏和张氏的庄园采用陈氏出产的农具的话,那我陈家坞的煅冶铺就会供不应求,精麻、茶叶,也是如此。”

        陈昌点点头,但看着一车一车的货物送出去,还是觉得心疼,陈昌还未适应陈氏家族的新地位,还当作以前家族田产总共不过四十顷时需要锱铢必较,现在钱唐陈氏的田产已近两百顷,而且还拥有有整个明圣湖,陈氏正雇佣劳力开垦湖畔农田,不出三年,钱唐陈氏的田产将会急剧扩展到五百顷以上,在钱唐八姓当中稳居第一,当然,与吴郡四姓,顾、陆、朱、张那样拥有成千上万顷良田的豪门巨族相比,新兴的钱唐陈氏依然差距极大,这没有个三、五十年经营是怎么也赶不上的。

        ……

        黄昏时分,陈操之去乌衣巷拜访谢安,向谢安请教土断之策,东晋能在淝水大战击败强大的苻秦绝非偶然,这和谢安执政后施行的国策有很大关系,谢安执政时重新组建了北府兵、进行了一次规模较大的土断,并改革了赋税制度,增强了东晋国力,使得东晋有人力、物力对抗苻秦,但陈操之知道,谢安并没有解决豪族土地兼并的矛盾,谢安与王导一样过于宽容,讲究所谓德政,《世说新语》载“谢公时,兵厮逋亡,多近窜南塘,下诸舫中,或欲求一时搜索,谢公不许,云‘若不容置此辈,何以为京都!’”

        ——兵户仆役逃亡,是因为豪族兼并、赋役繁重,谢安解决不了这个难题,只是对那些逃亡的民户宽容不肯搜捕,这又于事何补!东晋内部错综复杂的矛盾因为苻秦大军压境而暂时压抑着,一旦北方威胁减弱,江东自身的矛盾就会凸显,这也就是孙恩、卢循叛乱时能一呼百应的重要原因,孙恩之乱对江左门阀打击沉重,门阀从此失去了左右朝政的能力,皇权得到了加强,门阀政治结束、九品中正制被科举制取代,这似乎是历史发展的必然,面临历史大转折时期的陈操之也难免茫然,钱唐陈氏现在是次等士族,陆始不肯让陆葳蕤嫁给陈操之就是因为门第的缘故,陈操之正努力改变这种时局,但若是以孙恩那种大动乱、大破坏来动摇门阀的地位,这是陈操之不愿意看到的——

        站在乌衣巷谢府门前等候府役进去通报时,陈操之心想:“我不是执政的桓温,现在想那么多无异于杞人忧天,我现在要做的是竭力提升家族的地位、增强家族的财力,把葳蕤娶进门,母亲临终时还挂念着我的婚事啊。”

        谢玄迎了出来,笑道:“子重不来,我三叔父还要派人去请呢。”

        陈操之道:“早就想来向安石公讨教,幼度与我说说,安石公对本次土断有何高见?”

        谢玄与陈操之并肩向谢府大厅行去,说道:“我三叔父当然是支持土断的,但认为修改的荫衣食客制有些不妥,这与太兴年间的荫户制相比,品官占有的荫客陡增了一倍,易遭庶族之嫉。”

        陈操之点头道:“这也是为推行土断不得已的让步,不然的话无以安抚世家大族。”

        谢玄道:“我也是这么对我三叔父说的,我三叔父言道,对庶族寒门也应有安抚之策。”

        陈操之心道:“谢安不愧是东晋一朝最具政治智慧的人,眼光不仅局限于士族豪门利益,对士庶矛盾也有清醒的认识,他执政后的德政、他的宽容看来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有些矛盾也不是他能解决的。”

        陈操之这次见到了谢安的六弟谢石,谢石现为秘书丞郎,六品官,仔细打量陈操之,微微而笑,谢府之人看陈操之总是有点笑而不言的味道。

        陈操之命仆役将二十匹精麻、五十斤上品葛仙茶和一百斤鱼干送上,谢安微笑道:“听闻操之精于茶艺,今日可以一品钱唐名茶了。”

        谢道韫得知陈操之到来,匆匆更换男装来见,见陈操之正在侧室烹茶,便过来帮着排盏分茶,低声道:“子重来宣扬葛仙茶了——”

        陈操之微笑道:“正欲借令叔父大名。”

        《世说新语》里有一则小品文极妙,谢安有个同乡被罢官后来见谢安,谢安问其归资,这同乡说:“岭南凋弊、只带了五万把蒲葵扇,却又卖不出去”。谢安便取了一把中等的蒲葵扇,在清谈聚会执扇轻摇,风度翩翩,建康士庶竞慕而效仿,那乡人的五万把蒲葵扇旬日卖完,价增数倍——

        谢道韫道:“子重的烹茶法我已学成,但回都后未曾向叔父展示,免得夺了子重的新趣。”

        陈操之笑道:“多谢。”

        谢安、谢万、谢石细品葛仙茶,果然清香隽永,唇齿留芳。

        谢安道:“服散何如饮茶,饮此妙茶即谈俗事亦显清雅。”

        陈操之便向谢安、谢万说了土断之事,这些事谢安早已从谢道韫和谢玄口里得知,对桓温以陈操之为土断司左监实在是深得用人之妙,陈操之是江左后起辈声望第一,与南北士族皆关系良好,南渡士族当中,谢氏就不必说了,琅琊王劭、已故的王羲之,还有太原王坦之都甚是赏识陈操之,郗超更是与陈操之是莫逆之交,江左士族中,顾氏、张氏与陈操之关系密切,至于陆始,谢安认为其刚而易折,陆纳又极为欣赏陈操之,陈操之与陆氏联姻是大有希望的,而桓温不让温和严谨的陆纳主持土断,却让陆始入主土断司,其中奥妙很值得玩味。

        谢安就土断之事向陈操之、谢道韫、谢玄面授机宜,谢安提出让三吴士庶清理出的隐户在第一年内不用为朝廷服徭役,只用于本县兴修水利、防旱防涝。


  (https://www.biqukan.com/24_24934/870049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