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核血机心 > 第十章 第一次接触机甲

第十章 第一次接触机甲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然后候斐就出门找苗子立了,结果苗子立今天开学了,第一个月他们专?34??的各年级学生都被召集起来去装甲部队实地训练了。

        到食堂吃完饭后,候斐百无聊赖的在思源湖畔找了一个阴凉的草坪上躺着。他开始想念爷爷了,想念那些配装机床旁的机器人,甚至开始想念隔壁厨房里的那些怪叔叔,最后他想起了自己唯一的朋友,史东。不过他已经失去了史东的联系方式,也只能默默的祈祷史东能好起来……渐渐入眠。

        候斐是被单镜的电话吵醒的,这是他第一次用单镜接电话,所以反应了很久才接电话,电话里是一个带着黑色镜框眼镜的中年女女,她看了一眼候斐,有些严肃地说,嗯,终于全部接通了,我叫陈晓,是你们大一的生活老师和班主任,不负责你们的课程。现在我们班十二位同学都已经入学报到了,明天是入学典礼。请于九点整在“银辉”教学楼一楼大礼堂准时出席。迟到的综合评定扣一分。有什么疑问可以打我电话。接下来请每个同学做一次自我介绍:从201房间依次开始。

        单镜里开始变成了李俊:“大家好,我叫李俊,来自……”一会儿以后,候斐也用腕带上的摄像头对准自己,已经完全没有了最早的激动,只是简单的说了句:“大家好,我叫候斐。16岁”

        虽然这个过程无聊,不过候斐也见到了四楼的另外三个人,一个是来自另一所中级军事院校的委培生,骆峰。

        还有一个看起来稚气未脱的小眼镜,叫陈丸,是一个年仅十四岁的跨级生。

        还有一个是一个叫翁东东的男孩子,唯一印象比较深的就是,他也是中分头,不过,好像咋就比自己发型帅气那么一点点呢。

        没给候斐说名字的另一个女孩子叫吴娇,是吴野兰的妹妹。最后候斐没看见的一个三楼的同学是个胖胖的短发男孩,叫米阳。洋洋洒洒的自我介绍了一大堆,不过四次提到他爸爸是沪城烟草集团的董事长。

        吃了晚饭,候斐一个人漫无目的的在校园闲逛,他不想回寝室,不知不觉中来到了机甲学院十楼的模拟训练室,熟练使用苗子立的身份认证和密码进入教室。

        走到之前维修的模拟仓跟前,点开模拟仓,舱室打开,白色的皮质躺椅上整齐的摆放着一双半金属手套和鞋子。

        候斐回忆了一下操作指南,打量了一下四周,确定无人后,换上鞋子手套跨入舱内,舱门重新合上。

        手脚被自动牵引固定在相对应的感应环内,一个金属质感的头盔从头部四周合拢,闭合在候斐头上,一缕氧气开始送入呼吸,模拟仓启动。

        系统装配的是正是陆海“宋”级中型军用机甲,正是苗子立想安装进去的机甲数据,候斐选择了“自由练习”模式。

        眼前一亮,感觉站在了一个平坦的海岛上,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已经变成了一幅蓝白相间的机甲了,候斐瞬间感觉无比的兴奋,像一只想咬住尾巴的狗一样好奇的打量琢磨自己的机甲身体。

        这副机甲身高五米七,是一个人形机甲,候斐是镶嵌在胸部最厚的金属护甲后的,配有水陆两用水刺一柄,水下集束鱼类两枚。近战电磁冲击弹四枚。水陆两用榴弹枪一把。

        整个机甲头部尖、胸甲较大,两腿较细,整体像一滴水滴的造型,不过亚光蓝色白相间的金属质感极强,所有的凹槽都是流线型的,连双手前臂的装甲盾也是两束蓝色流星的设计。

        在候斐看来,这可比那什么雷昂的赛车要炫酷了无数倍了。

        侯斐将左脚移动到“跳”的选项,同时右脚选择了最强功率选择,左手想跟随选择视面最右边腿部部能量喷射,右手也想选择最右方的水刺,欲做出一个十分帅气的拿着匕首向前大力一跃的进击效果,结果只见侯斐所控机甲双手同时横向最右,机甲一个深蹲,极力一弹,整个机甲因为两个手全力向右的重心问题,导致机甲在起跳后成一个弧线头下脚上的插入了旁边的一个石壁里。

        候斐苦笑一下,看来确实没有天才地才一说啊,这些技巧的掌握,确实不可能是一蹴而就的,哪怕是学习超级简单的自行车,也不可能学会要领第一天就可以表演杂技吧?

        酣畅淋漓的练习了很久很久,终于可以自由的在沙滩上跑跳了,虽然经常忘记手臂自动平衡系统的切换开启而显得跑姿有些难看:双腿疾奔,双手垂在两侧不动,这不但动作难看,而且为了让身体保持平衡,在跑步时必须有更多的操作。

        对于新手来说,更多的操作是不可能的,这一切都是因为候斐眼睛,他可以在关注外界活动和选择操作选项同时,完全将屏幕最下方显示的几十个同时在不停更新的机体数据掌握住。要知道,正常人哪里会去理会这些数据啊。

        候斐的操作学习流程是杂乱无章的,自己想到哪里就去比划,比如已经在研究水下鱼雷发射了攻击标靶了,却连无动力潜泳的动作都不懂,甚至不知道有这样一个必要学习动作。

        不过即便如此,如果有导师看见的话,也会惊讶的掉一地的下巴。

        正常开始接触机甲模拟操作的学生,至少也要二十几个课时才能熟悉操作的要领,才能勉强掌握和操作候斐正在干的这些动作指令吧。

        其实这不仅仅得益于候斐那可以随时进入慢镜头模式的眼睛和超频的大脑,最重要的还是因为候斐从五岁开始,唯一的娱乐玩具就是赛车模拟驾驶舱,虽然两个模拟操作有些不一样,但是大致很多手脚配合模式是相像的。

        比如其中一个四肢协调分动作配合:一般人很难做到的左右手同时分别画圆形和方形,这候斐可好,即便是左手画油画,右手弹琴、右脚踩鼓点,左脚写字也是没问题的。

        毕竟,那些花样百出的赛车就有着花样百出的操作方式,而无一例外的是,四肢没有干同样的事情,正常人要花很多很多时间才能勉强适应的操控,候斐已经就像呼吸一样自然了。

        于是最近的一个月时间,候斐除了白天去参加一些课程,完了就去食堂吃饭,再之后就直接跑到这个教室来进行“自由练习”。

        这段时间候斐发现,除了学校的公开课和大课十分生动有趣以外,其实学院的专业课程十分无趣,除了体能课比较自由以外,其它的基本都是候斐知之甚少的基础学科知识,诸如天体物理、物理、高等化学、高等数学,高等流体学等课程,这些课程,对于候斐来说,和听天书已经区别不大了,不要说高等,就算是初等学科,候斐也未必掌握了。

        不过听不懂,并不可怕,最可怕的是,机甲学院有末位淘汰体制,综合学科成绩排名每个班最末一名的每年要降级学习,如果降级学习两次以上就做退学处理了。

        这段时间,除了课本里对候斐显得十分高深的知识以外,候斐终于还是通过和同学之间的交流以及看了大量新闻了解到他最震撼的一些新闻:

        首先是相对于这个世界最主要的各国联邦政府以外,居然还有一个和全球各国政体格格不入的国家:

        “自由共和国”

        这个国家略显神秘:它除了把澳洲当做自己的农业区以外,最主要的国家区域居然不是澳洲本土,而是在海底,由大大小小几十上百个固定甚至浮动海底城市构成,听说核心海底城市有七个,除了已知的两个大型固定海底城市对各国联邦开放交易以外,其它区域都是十分神秘的,竟然以现在的科技水平和新闻机构能力都几乎没有什么的报道。

        最可怕的是俨然这个国家把整个海洋视为自己的领土范围,也不知是多大的军事能力,竟然硬生生让各个国家的海军不敢进入公海范围。

        而比这个更有意思的就是月球的“蔚蓝城”,候斐经常也能看见那里的一些新闻报道,貌似,那个城市是个汇集各国精英科学家的城市,人口并不多,但可以说聚集了地球最高的科学力量。还听闻一些报道讲火星上有一个由自由共和国设立的地下城市,不过依然是没有什么报道,连名字都不知道。

        这个自由共和国显得十分神秘,不过从各种报道能看出来,这是一个****、封闭的国家,国家的强权机构对国民的约束很强,没有什么人性。只有一些语焉不详的报到说这个国家是热核战争后由之前很多国家的流亡政府建立的。

        候斐同学并不关心这些国际大事,因为现在已经深深爱上了……他的校服,这是他从小到大,最好看的衣服了。

        学院给每位学生在第二周的时候发放了四套秋季校服,相对从小穿着机修标准工作服长大的候斐来说,这种修身的、有刺绣自己名字的、还很舒服的衣服就是它心中最最帅气好看的衣服了,候斐永远记得他第一次穿戴整齐站在镜子前的那一瞬间,他觉得他已经爱上自己了,所以他发誓,为了能继续穿着这套衣服,当然也是为了爷爷的嘱咐“真实性身份”,所以他必须得好好学习。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https://www.biqukan.com/21_21117/797951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