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逍遥派 > 第1081章 雇人

第1081章 雇人

        周昆听到杨奎的话后,眼中闪过一丝凝重之色。┣╠要看╠书┞┞╋╬┣.`1=k·a^n^sh`u.

        对于杨奎,他还是很信任的。

        所以说,杨奎当时和他说的话,他是相信的。

        没想到现在自己还真的是见到了这么一个小子,这小子的实力他看不透,也不知道是什么来历。

        周昆摆了摆手,示意自己知道了,然后朝着黄逍拱了拱手道:“不知这位公子是来分一杯羹呢,还是想要助‘谪仙镖局’一臂之力呢?”

        “哦?怎么说?”黄逍微微一笑道。

        说话的时候,黄逍一脚将蒋贺踢到了一旁,蒋贺出了一声闷哼声。不过,没有人理会蒋贺了,他们的注意力都是被黄逍和周昆的对话吸引了过去。

        “如果说公子想要分一杯羹的话,那么我‘疾剑门’愿意放弃‘谪仙镖局’的家财。”周昆笑道。

        “钱财乃身外之物,本公子还不曾放在眼中。”黄逍淡淡地说道。

        周昆脸色微微一变,不过他还是冷静地说道:“如果公子对刘家的‘谪仙剑法’感兴趣,那么‘疾剑门’愿意与公子共享此剑法。”

        “门主!”周昆边上的几个长老脸色一变,急忙喊道。

        他们心中很是不甘,这是他们精心谋划了这么多年想要得到的,眼看着就要得手,现在冒出这么一个小子,就让他共享剑法?

        “住口!”周昆冷喝一声道。

        那些长老本还想说些什么,可是看到周昆那阴沉的脸色后,也不敢再多言。

        “共享剑法?你应该知道我可是从你们手中救了人。┡要╬╬看書┝┢┣./1·k·a^”黄逍哈哈一笑道,“你还认为我是来分一杯羹的人吗?”

        “那可不一定,为了功法,自然可以用各种手段。比如像在下,那就是用强硬手段夺取。有强硬的手段,那么自然也有软的,比如公子,公子或许就是趁此机会博取刘家的好感。然后想办法得到剑法吧?”周昆微微一笑道。

        在他看来,黄逍多半还是在打‘谪仙剑法’的主意,毕竟这么多年了,他还真的不知道有什么人会替‘谪仙镖局’出头。

        这五年。周昆自然是不断梳理刘斗旗留下的一些关系,最后现,当年刘斗旗并未有什么好友,那么现在自然也不会有什么背景和靠山。

        不过,就算是如此。他还是等了五年才动手,他向来谨慎。

        他说是和黄逍共享剑法,那也是之后的事情了,如果到时候剑法到手,主动权自然就在自己手中了。

        “那么要是本公子是帮助‘谪仙镖局’呢?”黄逍笑问道。

        听到这话,周昆眼中一寒道:“公子功力过在场的所有人,可是毕竟只是一个人,双拳难敌四脚,公子真的以为以一己之力可以化解‘谪仙镖局’这场危机吗?”

        “你这是威胁本公子?”

        “谈不上威胁,本门主只是实话实说罢了。”周昆淡淡地说道。

        当黄逍出现的时候。刘近义也是一直在打量黄逍,毕竟刘煜当时回来的时候和他说起过这么一个人。

        他心中的想法倒是和周昆差不多,对于黄逍的行为,他是有两种考虑的。

        一种是黄逍是真正为了还一个人情才出手喝退杨奎等人,第二种自然是周昆说的那样,黄逍是以此赢取自己刘家对他的好感,从而达到他的某种目的。╋┣╋要看書╬┣┞╬┟.1·k·a-n=s`h=u-.这目的多半就是自己刘家的‘谪仙剑法’。

        “多谢黄公子,要不是公子,我儿恐怕是回不来了。”刘近义朝着黄逍拱了拱手道。

        不管如何,黄逍都是救了自己的儿子。他还是要表示一下的。

        “不用谢,只是还人情罢了,本公子已经说过的。”黄逍摆了摆手道。

        “那请问公子,你这是?”刘近义问道。

        对于黄逍的目的。他自然是不清楚,虽然就算他问出这话,但是他心中也没有想着黄逍能够如实回答自己。

        不过,正当黄逍准备回答的时候,他眉间一动,脚步往后一退。

        当他退开的同时。一把刀凌空而至,直接插在了黄逍的面前,就在黄逍刚才所站着的地方。

        突然出现一把刀,众人脸色又是一变。

        还未等他们多想的时候,一个声音高声响起:“谪仙镖局总镖头刘近义,你可要雇人?”

        “雇人?”刘近义愣了愣,他抬头看了看正站在大殿屋顶的一个年轻人,有些疑惑地问道。

        这人怎么出现在这里,他没有察觉到,就像之前他没有察觉到黄逍如何将蒋贺重伤一样,很显然,这小子的功力也是极其深厚。

        周昆的眼角不由自主地抖了抖,他认识这小子,‘虎榜’高手‘左手刀’祝央,曾经排名第二十五,如今已经是排名第二十了。

        这段时间里,凡是进入沁阳城的高手他们‘疾剑门’都是有调查的,而祝央这一次进来并未刻意掩饰自己的行踪,因此他们很容易就知道祝央的一举一动。

        原本从他们得到的情报来看,祝央似乎来争夺‘绣春楼’的花魁的,这也是昨天自己儿子去‘绣春楼’他未曾阻拦的缘故,为的是想看看自己儿子能否看出点端倪。╋╠┠┟要╬┝╣看書╣.=1/ka-nshu.

        当然,祝央在‘绣春楼’的事,他并未告诉自己的儿子,否则让自己儿子知道了,自己儿子恐怕做不到神色如常。

        毕竟像祝央这样的高手,感觉十分敏锐,如果说现有人跟踪或者盯梢,他恐怕是会下杀手的。

        不过,在‘绣春楼’他还是相信自己儿子不会有什么危险。

        要不是为了祝央,在这个节骨眼上,他又岂能让自己的儿子周柄还在外面胡混。

        只是,这一次出来太急,都不曾问问自己儿子,有没有现一些祝央的目的。不管如何,这些高手的目的他们还是需要弄清楚才好,如果说他们也是奔着‘谪仙剑法’而来,那么他们必须要有准备。

        虽然他心中很不想看到祝央出现在这里,但是祝央既然出现了,他倒也松了一口气。

        明着还好。就怕暗中给人冷箭,那才是最可怕的。

        祝央虽然是‘虎榜’排行第二十的高手,但是他周昆还不怕祝央,不管祝央的目的是什么。这‘谪仙剑法’他是势在必得。

        当然,比起祝央,他心中隐隐的更是有些忌惮黄逍。毕竟就算是他也做不到如此了无声息地就将蒋贺重伤。

        “没错,三百万两白银,我保你家人逃离‘谪仙镖局’。五百万两,我帮你抵挡周昆,一千万两,我可以帮你宰掉周昆。”祝央淡淡地说道。

        “什么?!”刘近义瞪大了双眼,边上‘谪仙镖局’的都也是震惊地盯着屋顶上的年轻人。

        他们心中各有想法,有些人觉得这小子在说大话,周昆那可是‘疾剑门’门主,又岂是一个年轻小子说杀就能杀得了的?

        倒是刘近义等人心中倒是琢磨开了。╠┢要┞看书╬┣╠./1`k=a`n=s`h/u.

        “总镖头,我认识他,他是‘虎榜’高手‘左手刀祝央’。排名第二十五。”一个镖师忽然喊道。

        “左手刀祝央!”刘近义听到这话,心中一喜。

        他刚才是不知道此人的来历,因为他确实不认识,现在被人这么一提起,他自然是明白了。

        就算不曾见过祝央,可是他的名号和事迹还是知道的。

        ‘虎榜’排名第二十五的高手,这样的高手就算是周昆恐怕也不能说轻易可以战胜了。当然,刘近义最近是忙于镖局中事务,祝央排名上升的事情他还不知情。至于祝央说杀周昆一千万两白银,他倒是想。可惜他镖局中没有这么多钱。

        “祝少侠,你说的可是真的?”刘近义颤声道。

        如果说可以用银两解决的事,他自然不会舍不得钱财。

        ‘左手刀祝央’杀性很重,这点江湖上是有传闻的。可是有一点大家也是公认的,祝央至少是信守承诺的。

        因此,刘近义选择相信。

        当然,到了这个时候,他也只能选择相信,就算祝央也是为了自己的‘谪仙剑法’。那也让他和周昆狗咬狗,对他来说都是好事。

        “我向来说一不二,你要是不选,我也可以给周昆开价,只要他的价钱合适,我也可以帮他。”祝央说道。

        “祝少侠,本门主奉劝你还是别插手为好。你要想在其中分一杯羹,本门主还是欢迎的。就算你什么也不做,事成之后,我也可以给你五百万两白银。”周昆说道。

        五百万两对周昆,对‘疾剑门’也几乎是一个极限了,这也是在灭掉‘谪仙镖局’的情况下,否则他们‘疾剑门’恐怕是要伤筋动骨了。

        当然,要是能够稳住祝央,就算是付出五百万两也是值得。

        祝央没有出声,看向了刘近义。

        刘近义哪还敢迟疑道:“祝少侠,我镖局中实在凑不出一千万两白银,如果我卖掉其他的店铺,房产,田地,恐怕也不过七八百万两,我愿意用这些全部,请祝少侠出手阻挡周昆。”

        “好,那我就当你答应了。不过,我说五百万两阻挡周昆,那就是五百万两。只是,到时候你可别不认账,这后果你自己清楚。”祝央冷冷地说道。

        “祝少侠,我刘近义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这五百万两白银,绝对不会少你。”刘近义说道。

        如果说祝央真的可以阻挡下周昆,那么他们面对‘疾剑门’的长老们虽然还是处于劣势,但是也是有了一拼之力。

        至少‘疾剑门’想要灭掉自己‘谪仙镖局’,他们自己也得死伤惨重。刘近义就希望周昆能够明白这点,然后能够罢手。

        “祝少侠,我可以出六百万两。”周昆急忙喊道。

        “哼,我祝央虽然喜欢银子,但是说出口的话绝对不会改口,说帮‘谪仙镖局’,那就是帮‘谪仙镖局’,因为我看你们‘疾剑门’很不顺眼!”祝央冷冷地说道。

        他可是知道周昆的儿子周柄当时也在‘绣春楼’,想要争夺他的阿娇,真是岂有此理。当时在‘绣春楼’不好杀人,而且还有‘珍宝阁’的掌柜陈标在场,也不好动手,因此才放过了周柄等在‘绣春楼’的人。

        可是现在遇到周柄的老子了,他自然要插上一手,这样的事情又岂能让他们轻松得逞。

        而且,帮了‘谪仙镖局’,也可以得到银子,这银子是他急需的。

        一千万两白银才能赎出阿娇,祝央恨不得马上得到一千万两银子,只可惜这‘谪仙镖局’竟然也凑不出这么多,否则他拼死也得和周昆厮杀一场。

        不过,五百万两也是不少了,他有信心在一年内凑齐剩下的五百万两,而五百万两的代价只是阻挡周昆,这点他毫不怀疑自己的实力。

        如果说要杀周昆很难,可要是阻挡的话,那绝对没有什么问题。

        周昆心中暗骂道:“你祝央何时喜欢银子了?”

        他可是知道祝央绝对不是贪财之人,只是他不知道祝央为何会帮刘近义,至少从他的情报来看,祝央和‘谪仙镖局’是没有任何的关系。

        “不过在对付周昆之前,我还想要先杀一人。”祝央从屋顶下跳下道。

        祝央的话让刘近义等人都是有些不解,不知道他要杀谁。

        感受到祝央那凛冽的杀机之后,黄逍知道,祝央这是要找自己的麻烦。

        祝央缓缓地走到了离黄逍一丈远的地方,然后只见他手一招,那插在黄逍面前的刀便‘嗖’的一声被他摄拿到了手中。

        刀尖一指黄逍道:“臭小子,昨晚我杀不了你,今天我要是不杀你,又岂能洗刷我的耻辱。”

        刘煜心中咯噔了一下,其实当祝央说出要杀人的话后,他心中已经有了猜测,祝央要杀的恐怕就是黄逍。

        毕竟这柄刀就是插在了黄逍的面前,如此举动,就是一种挑衅,一种警告,一种**裸的杀意。

        他自然不想两人生争斗,祝央现在是准备帮助自己‘谪仙镖局’,算是自己这边的人。而黄逍刚才虽然不曾明确说要帮自己,但是从他刚才的所作所为来看,至少也是在帮自己。

        如果说他们两人自相残杀,两败俱伤的话,最后得利的还是周昆,还有那些围攻自己‘谪仙镖局’的江湖中人。[笔趣看  www.biqukan.com]百度搜索“笔趣看小说网”手机阅读:m.biqukan.com

  (https://www.biqukan.com/1_1925/63895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