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逍遥派 > 第1603章 推脱责任

第1603章 推脱责任

        第1603章  推脱责任

        “没错,鲁宜,你没有这个资格!”岳城急忙附和道。

        黄逍的性子他当然也是知道的,虽然不像殷虎踞那般看得透彻,但是现在黄逍的神态和说话语气,显然很合他的胃口。

        尤其是刚才击杀那个半步武境,要杀就杀,这才是真正的魔道中人该有的样子。

        要是畏畏缩缩,那算什么?

        更何况,以黄逍这样的身份,杀一个半步武境的弟子,那又如何?

        现在岳城反倒是觉得这件事不算什么了,黄逍有这样的变化,令他很是满意。

        在他看来,若是堂主知道,恐怕也会替黄逍开脱吧。或许会付出一些代价,对堂主来说,也许还会暗中嘉奖黄逍吧。

        至少晁矍在的时候,绝对是不敢这么做的。

        鲁宜的脸色铁青,可是他也无法反驳黄逍的话。

        “让庞毅过来吧,这件事也得说说清楚!”黄逍走到了床前,拉过被子替那女子盖上之后,就在一旁的一张椅子上坐下。

        看这架势,还真的就想在这里等庞毅了。

        葬神堂的那两个虚武之境看向了鲁宜,等着鲁宜的指示。

        鲁宜脸色变幻了一下,然后朝着他们说道:“去向庞堂主如实禀报吧。”

        其中一个虚武之境应了一声后,便急忙出去了。

        鲁宜站在原地没有再出声,他暗暗打量了黄逍一眼,只见黄逍正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似乎没有理会自己。

        他心中倒是有些纳闷了,这黄逍看上去还真是些气定神闲啊。

        “难道说着其中还有什么隐情?”鲁宜心中有些犯嘀咕。

        他刚才过来的时候,也只是从这些弟子口中得知,自己葬神堂的一个半步武境被黄逍击杀了,而击杀的原因,似乎就是这个弟子弄死了一个女子。

        这样的事在他看来完全不算什么,黄逍以此杀戮自己葬神堂的人,就不能这么算了。

        想到这里,他朝着葬神堂的弟子使了一个眼色,然后从这屋中退了出去。

        “你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其中是不是还有什么瞒着我?”出去之后,鲁宜隔绝了周围的声音,手指一指剩下的那个虚武之境弟子问道。

        这个虚武之境的弟子也是不敢迟疑,急忙将当时的情形再汇报了一下。

        听完这话之后,鲁宜的眉头紧锁,道:“这么说,你也没有亲眼看到到底是什么缘故让黄逍下杀手了?”

        “长老,我们的人绝对不可能得罪黄逍的,这点毋庸置疑。哪怕我们平时都看不起天魔堂的人,可是黄逍的身份毕竟特殊,他的身份地位我们岂能不知?据其他弟子说,黄逍在进入宅院后,听到这个女子的惨叫声,才赶来这里。然后当我们赶到这里的时候,他已经杀了人。以属下看,他杀人的理由也就是认为这女子身死吧。”这个虚武之境的弟子说道。

        鲁宜相信自己的手下不会对自己说谎,可是黄逍就为这件事而杀人?

        他怎么也是有些想不通。

        哪怕黄逍刚刚进入天魔堂,不大知道魔殿的一些规矩,可是这些行为他应该明白吧,这些对魔道中人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严重的杀戮。

        所以说,在鲁宜看来,黄逍这么做事非常不明智的,这样做,或许不会给黄逍带去实质性的一些惩罚,但是至少在魔殿总殿那边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尤其给自己堂主对卫易悼发难的机会。

        “算了,等庞毅过来吧,看那小子还有什么可以辩驳的。”鲁宜想了想,也想不出黄逍还有什么理由来杀自己的人。

        没一会儿,鲁宜便听到了外面的动静。

        只见庞毅朝着这边走了进来,在他身后还有五个人,其中一个便是之前过去报信的虚武之境,剩下的四人中,其中一个老头气息明显更是深厚,武境境界的高手,而另外三人则是虚武之境。

        这一次每个势力有六个虚武之境,其中两个在这里,其他的三个是在庞毅那边,当然算是庞毅就是六人了。

        至于这个武境境界的,自然就是葬神堂的另外一个摄政长老叶鹤了。

        当庞毅踏进房间的时候,黄逍这才睁开了双眼。

        岳城和殷虎踞两人站在了黄逍的身后,只是盯着进来的几人,没有出声。

        黄逍伸手一指自己对面的椅子说道:“庞堂主来的挺快,请坐!”

        看到黄逍将自己当做这里的主人一般,反倒是自己这些人是外来的了,鲁宜不由脸色一沉道:“黄堂主,这可是我葬神堂的地方,不是你们天魔堂的。”

        庞毅脸色微微一动,很快便恢复了正常。

        他伸手制止了鲁宜继续说下去,然后打量了黄逍一眼,微微一笑,并没有出声,直接走到了那张椅子前坐下。

        坐下之后,庞毅才开口道:“我来的再快,也没有黄堂主来得快啊,三天路程两天便赶完了。”

        “过奖,过奖。庞堂主你们早就到了益州,我们岂能让你们久等呢?”黄逍也是笑了笑道。

        这两人说话间似乎丝毫未提刚才的那件事。

        不过,两人也没有继续闲扯下去了。

        “听说黄堂主有话要和我说?”庞毅说话间看了那具尸首一眼,然后继续说道,“在此之前,我倒想问问,我葬神堂的弟子可曾得罪了黄堂主?”

        “是有些话要说,除了你,其他人还没有这个资格。”黄逍淡淡地说道,“至于你说的这个人。”

        说到这里,黄逍指了指那具尸首继续道:“我也是第一次见,有什么得罪不得罪的?”

        “那么黄堂主应该是要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了吧?”庞毅问道,“就是为了这个女子?”

        “没错!”黄逍点头道。

        “可笑,不就是一个女子吗?杀了也就杀了。”鲁宜冷哼一声道。

        “庞堂主,这毅魔堂是你做主还是这个鲁长老做主呢?”黄逍瞥了鲁宜一眼淡淡地说道。

        “你?”鲁宜心头不由生气了一股无名之火,这小子竟然敢挑拨离间。

        “鲁长老,冷静!”叶鹤轻声道。

        鲁宜冷哼了一声,倒是没有继续再出声了。

        不过当他抬头看向黄逍身后的时候,看到岳城那戏虐的眼神之后,差点有些忍不住。

        真是岂有此理,岳城竟然还敢如此嗤笑自己?

        “黄堂主,这些小手段就没必要了吧?鲁长老是我葬神堂的摄政长老,一切都是为了葬神堂,为了魔殿。就像他刚才说的,区区一个女子罢了,死了就死了。为了这么一个女子陪上我葬神堂的一个半步武境,黄堂主,这说不过去吧?就算是去总殿讨说法,你也未必讨得了好。”庞毅说道。

        黄逍这点挑拨离间之计,任谁都能看得出,他岂会在意。

        “原来如此,看来这些人的安排都是由鲁长老负责了。”黄逍点头道。

        “没错,这些小事当然是老夫负责的,不过黄堂主,你还未回答我们庞堂主的问题。”鲁宜忍不住又是出声道。

        庞毅是他们这一行的最后决策者,不过那也是在争夺玉简的时候做决定,现在路上的一切安排自然是鲁宜等人负责了。庞毅岂会去理会这些小事。

        “是你负责就好,我还以为是庞堂主负责,否则这件事我还真的不好提起了。”黄逍轻笑一声道。

        “黄堂主,有话直说,别遮遮掩掩的。”庞毅眉头微微一皱道。

        他心中有些不大好的预感,这黄逍绝对不是那种鲁莽之人,他这样杀自己葬神堂的人看来还是有些依仗啊,只是他不知道黄逍到底还有什么底牌。

        “好,那我就不客气了!”黄逍脸色瞬间变得有些阴冷了,更是猛地从椅子上站起身,然后一手指着鲁宜喝道,“鲁宜,你好大的胆子!”

        黄逍神态语气突然间的大转变,令在场的人都是有些反应不过来。

        不要说是葬神堂那边的人了,就算是天魔堂这边的弟子,包括岳城和殷虎踞两人都是有些莫名其妙了,不知道黄逍在打什么主意。

        “你?”鲁宜哪有受过这么大的气,尤其还是一个小辈,明明是自己这边在质问他吧?他倒好,反打一杷吗?

        “黄堂主,你不要转移话题,鲁长老又有什么问题?”庞毅脸色也是一沉道。

        他这次过来自然是为了坐实黄逍滥杀同门弟子这件事,哪怕这半步武境在魔殿的地位不高,那也是魔殿弟子。

        就算黄逍现在的身份地位再高,无缘无故击杀一个弟子,也是说不过去,尤其是这一次还有任务在身。

        “这不是转移话题,这件事鲁长老的问题大了。”黄逍冷冷地说道,“身为魔道中人,杀人,杀一个,杀十个,乃至杀百人,我也不会多说什么。可是,这女子”

        说到这里,鲁宜不由插嘴道:“黄堂主该不会说你认识这女子,这女子是你的熟人或者是朋友吧?”

        “鲁长老,你未免也太小看本堂主了吧?本堂主还不屑用这样的手段来诬陷你们。”黄逍冷声道。

        “鲁长老,你先退下吧。”庞毅朝着鲁宜摆了摆手,然后盯着黄逍说道,“直接说吧,我倒是想要听听黄堂主有什么高论。杀十个,杀百个都无所谓,你就为杀一人而出头?”

        “江湖中杀戮不可避免,你不杀人,别人就会杀你,这点谁都明白。”黄逍说道,“可是,我们这一次出来是为了什么?是为了争夺长生丹经的玉简,这是在出任务,而且是重大的任务。”

        “没错,争夺玉简确实事关重大。”庞毅点头道。

        在这点上,他不得不赞同黄逍。

        可是他隐隐觉得有些不妥,一下子想不出来。

        “庞堂主,你脑子是清醒,可是你下面的人却是有些糊涂了。”黄逍咧嘴嗤笑一声道,“这一次我们不是出来游山玩水,玩女人的。”

        这话一出,庞毅的脸色一变,他身后的叶鹤脸色也是一变,鲁宜更别说了,脸色瞬间变得有些苍白了。

        “鲁长老,你说说吧,这个弟子出来是做什么的?”黄逍指着躺在地上的这具尸首问道,“本堂主怎么看,他都是出来游山玩水的,丝毫不曾将争夺玉简一事放在心上。若是为了争夺玉简,屠戮了整个小镇,你们也有理,我也挑不出什么毛病。可是这件事算什么?刚才若是其他敌对的势力闯入,而不是本堂主闯入,以他这样的行为,能够做出什么抵抗?十个半步武境名额有限,这就是你们葬神堂拿得出手的半步武境吗?”

        黄逍说到这里,目光不由朝着葬神堂那边的其他半步武境环顾了一眼,然后才继续说道:“在本堂主看来,都是无用之辈,真的参与争夺,可别害了我们和万魔堂的人才好。”

        黄逍的话一出,令葬神堂的人都是怒气大盛,什么叫无用之辈,真是岂有此理。

        他们真想说,不服气就让天魔堂的半步武境出来比试比试,看看到底谁才是无用之辈。

        不过,他们现在也只能将这些话放在心中,还不敢说出来。

        现在的场上除了庞毅,也就是鲁宜和叶鹤这样的长老才能插上嘴了。

        哪怕是其他的虚武之境,也只有乖乖听着的份。

        一旦擅自出声,哪怕你说的再有理,那也是以下犯上。

        黄逍没有理会这些人的神情和脸色,又是说道:“简直就是将自己的性命当儿戏,鲁宜,你身为负责人,手下散漫,若是发生意外,你这个摄政长老不知道能不能扛得起这个责任?这个败类,死在自己人手中也就罢了,若是因为他,而导致更大的损失,哼哼”

        葬神堂那边的人沉默了,脸色很是难看。

        可是天魔堂这边的人脸上都是充满笑意。

        尤其是殷虎踞,心中更是欣慰地点了点头。

        当时他心中还在想,黄逍该用什么办法推脱责任,若是将这责任推到庞毅身上显然是不现实的,而鲁宜的身份稍微次一等,地位又是足够承担这一次责任,黄逍给出的理由也是让葬神堂的人无法反驳。

        其实在平时虐杀凌辱这些女子当然不是问题,问题现在是重大的任务的途中,还敢如此放纵,那就很有问题了。若是直接杀了,反而不算什么。

  (https://www.biqukan.com/1_1925/1370093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