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逍遥派 > 第1594章 晁混的机缘

第1594章 晁混的机缘

  晁混脑海中闪现过一个念头:“至尊魔气果然是厉害,动用的时候,能够让我的实力超越悟道境。不管是哪种魔功,面对至尊魔气,那都是被克制,秦禄的‘霸魔劲’也不例外。他根本想不到我身怀至尊魔气,才失神了一下。不过一招击杀,还是令我有些意外。哼,还如此狂妄,竟然没有穿极品‘魔灵甲’,这是看不起我晁混吗?要不然这极品‘魔灵甲’就落在了我的手中,哪怕现在不好明着使用,暗中使用也是一件保命利器。唉,算了,现在我这点实力也就是只能对付三大堂的那些悟道境摄政长老,和卫易悼三人相比还是相差太大。不过我有如此奇遇,定能有超越他们的一天。这一次收集的精血应该足够让我突破悟道境了吧?到时候不动用至尊魔气,实力也是超越悟道境,真是期待那一天啊!只是还不能太大意,我的强者之路才开始。”

  “该死的,一时激动都忘记了,这可是悟道境高手的精血啊,太浪费了!”忽然,晁混又是喊道。

  他脸上隐隐浮现的黑色气息渐渐淡了下去,不过还未完全消失。

  随着黑色气息的淡去,晁混的狰狞脸色也是慢慢恢复了正常。

  晁混伸出左手朝着秦禄胸口的方向凌空一抓,只见从秦禄那胸口的缺口中涌现出了大量的鲜血,因为秦禄刚刚身死,这些鲜血都还不曾凝固,涌现出来的鲜血全都悬浮在了半空中。

  这是晁混用天地之力掌控这些鲜血。

  很快,秦禄的鲜血已经被抽干,然后晁混左手一握,在空中的那团鲜血猛地收缩,最后直接被压缩成了一团血雾。

  晁混双手不断凌空虚画,只见那一团血雾渐渐平静了下来,然后变成了一股血色气息。

  紧接着,这团血色再次收缩,不断的收缩变小。

  “鼎!”晁混喊了一声。

  他的大弟子在上面听到自己师父的喊声后,才从刚才秦禄被杀的震骇中回过了神。

  他急忙将收起来的鼎抛向了晁混。

  晁混心中一动,这小鼎便悬浮在了他的面前。

  然后他控制着上方被压缩成为拳头大小的血色气息进入了小鼎之中。

  这一次的血色气息比起当时的显然更加凝练,颜色也更是暗淡一些。

  当这些血色气息收入小鼎后,晁混将小鼎握在了手中。

  身影一闪,晁混便到了血池的中央位置。

  他看了一下那凹陷之处,叹了口气道:“还好,这主要的阵法还完好。”

  于是,他便将手中的小鼎放入了凹陷之处,接着便是双手按在了小鼎两侧的地面上,内力激发阵法,

  小半刻钟后,晁混便停了下来。

  他的功力远在他的大弟子之上,因此炼化鲜血得到精血的时间要快得多。

  小鼎缓缓升起,晁混手掌一翻,手中便多了一个小玉瓶。

  这小玉瓶很快便被装满了,晁混脸上一喜,又是翻出了一个小玉瓶,没一会儿又是满了。

  直到他拿出第三个,装到一半的时候,小鼎中的精血才没有了。

  “不愧是悟道境的精血啊!”晁混看了手中的两瓶半精血后,不由赞叹了一声道。

  接着他又是拿出了一个小玉瓶,这小玉瓶中只有半瓶精血,这是从秦禄身上拿回来的。

  为了得到这么半瓶杀了那么多的江湖中人,而秦禄一人便能够给自己提供两瓶半的精血,这就是差距啊。

  “师父!”管事这个时候也是走了下来。

  “你这一次做的不错。”晁混收起了四个小玉瓶,看了他一眼后淡淡地说道。

  “师父吩咐的,弟子不敢懈怠。”管事恭声道。

  说到这里,管事的目光不由瞟向了秦禄的尸首方向。

  “师父,秦禄是天魔堂的人,现在死在这里,恐怕会遭来天魔堂的报复啊!”管事脸上浮现出了担忧之色道。

  “哼,死了又如何?”晁混冷哼一声道,“他们天魔堂又有什么证据?而且,秦禄之所以能够过来,也是顺着混魔门的人追踪而来,天魔堂的人应该还不知道他的动向。再加上这个老家伙心中狂妄的很,没有弄清事情前,大概也没有向人提起吧。晁金当真是无能,将老夫的交代当做耳旁风,差人过来,给了秦禄找来的机会,要不是这一次老夫正好回来,岂不是坏了大事?”

  “这个?”管事听到这话,不由解释道,“这件事师弟倒也是有些苦衷……”

  于是他将黄逍一行出来争夺长生丹经玉简,并让混魔门也派出人马这些事都给晁混叙述了一遍。

  “没想到这段时间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投靠葬神堂,这个倒是不算什么,当时因为晁矍的存在,一时间还是无法做出决定,现在决定了也好。天魔堂倒是运气不错,还能找到这么一个年轻高手,算是便宜卫易悼了。”晁混冷冷地说道。

  这一次完全投靠葬神堂是晁金他们做出的决定,当然,这也是因为之前便有这个想法,主要还是庞毅的实力比起其他两人实在是强太多,这一任殿主之位在他们看来基本是葬神堂的了,所以晁混对此并不反对。

  倒是黄逍的出现,甚至取代了晁矍,隐隐有威胁庞毅地位的样子,这令他很是惊讶了。

  对于自己师父直呼天魔堂堂主的姓名,管事现在也是有些见怪不怪了,毕竟连秦禄都杀了。

  这件事若是泄露出去,自己混魔门恐怕会立即被灭门。

  哪怕是自己投靠了葬神堂,葬神堂也不会保自己的,甚至还是一起动手铲除自己。

  对于他们来说,杀天魔堂的人,那不仅仅是挑衅天魔堂,更是挑衅魔殿。

  不过,自己的师父既然都这么做了,想必也有他的想法。

  就像自己师父说的,秦禄来这里恐怕不大有人知道,这件事只要不传出去,天魔堂没有证据,倒也不好对自己混魔门如何。

  当然,天魔堂真要用莫须有的罪名灭杀自己的门派,那也没办法,或许葬神堂还能周旋一下。

  “师父,黄逍那一行是不是也要一同杀了?”管事问道,“现在回去应该还来得及。”

  “杀黄逍?”晁混盯着管事轻喝一声道,“黄逍是什么人?若是在混魔门出事,哪怕是离开混魔门在路上出事,天魔堂第一个要找的就是我们混魔门。”

  “弟子糊涂!”管事脸色一变,“黄逍现在是天魔堂的希望,卫易悼最重视的一个人,可不是秦禄能够相比的,确实杀不得。”

  “再说,他们肯定是不知道这里的。他们之前在混魔门的所作所为大概也就是配合秦禄的行动吧。杀秦禄,那因为他已经到了这里,也知道了老夫的一些秘密,不能让他活着回去。论身份地位,别看他是天魔堂三大摄政长老中实力最强的,可是在卫易悼心中,恐怕也就是一条强壮点的狗吧,死了也就死了。他们或许会追查,可不会为他而大动干戈,因为千年之期将至,卫易悼还没有这样的闲心。杀黄逍,那铁定会让卫易悼大怒,到时候就算找不到证据证明是我们动的手,怒火之下,也没有我们混魔门的立足之地。最后一点,秦禄在这里死去,谁能知道?我知你知,还有谁?”晁混最后淡淡地说道。

  管事点了点头,他知道自己的师父说的没错。

  不过当他看到自己师父看着自己的时候,他心中猛地一颤,急忙跪倒在地道:“师父,您放心,这件事弟子将其烂在心底,绝对不会泄露出去。”

  晁混微微点了点头道:“你是我最信任的弟子,好好做事,为师绝对不会亏待你的,等到为师突破,会不惜一切代价助你突破悟道境。”

  “多谢师父,替师父办事,那是弟子的本份。”管事感激涕零道,悟道境啊,想要突破是何等的艰难啊。

  现在师父想要帮助自己,他当然是激动万分了。

  要是以前他或许觉得这件事不大可能,可是现在看到自己师父的实力,他心中便多了一份期待,觉得成功的希望还是很大的。

  晁混伸手摆了摆手,让他起身。

  当管事站起身的时候,忽然看到自己的师父身子一颤,然后又是听到了一声惨叫声。

  “师父?”管事想要上前。

  不过晁混猛地瞪了他一眼,喝道:“替为师护法!”

  “是!”管事急忙退开了三丈距离,戒备着。

  晁混迅速盘腿坐下,只见他脸上黑气弥漫,越来越浓郁,就在他从站着到坐下的这么短短时间内,他整个脸几乎是变成了漆黑之色。

  晁混迅速掏出了一个小玉瓶,看到这只是半瓶的精血,也是顾不得了,直接灌入口中。

  这些精血入肚之后,便迅速运功催动这些精血融入自己的经脉之中,然后融入了自己的真气之中。

  “该死的,真气消耗有些大了。”晁混心中暗骂了一声,而后又是心头一喝,“炼魔诀!”

  晁混施展了炼魔诀,配合着庞大的精血气息开始炼化至尊魔气。

  经脉中的至尊魔气其实并不是很多,可是就算是一丝丝也是让晁混几乎耗尽了大半的心力才能够炼化。

  这些炼化后的至尊魔气融入了他的混魔魔气中,哪怕是一丝丝,晁混都能清晰感觉到自己的真气内力威力明显大增。

  “不够了!”晁混发现自己经脉只的精血消耗太快,一下子便被耗尽。

  没有任何的迟疑,他又是掏出一瓶精血,这也是半瓶,灌入口中之后,他还没有停下,又是掏出了满满的一瓶精血,再次灌入。

  一下子灌入了一瓶半的精血,顿时让晁混感到自己的经脉中充斥着精血的气息。

  “炼化,炼化!”晁混心中无比激动地呐喊,“‘炼魔诀’真是好宝贝啊!魔殿的蠢材,只会将用它来炼化自己的真气。”

  不过他激动之下,倒是忘记了,能够得到‘至尊魔气’的在魔殿中也就是那么少部分,寻常的弟子除了‘炼魔谷’的魔气灌体才能接触到,其他根本没有机会。

  当然,像三大堂主还是有机会接触到的,他们有‘至尊魔壁’仿壁,还有魔殿重点的高层。

  晁混知道‘炼魔诀’是魔殿众人精炼自己真气的功法,不过一般来说都是用自己的精血就足够了。

  可是他不同,他想要精炼的并不是自己的真气,而是至尊魔气。

  若是靠自己的精血,就算是将自己全身的精血都融入其中,恐怕都不足以炼化至尊魔气。

  那个时候自己精血一下子耗尽,那就是死路一条。

  所以他只能通过外界的手段,收集他人的精血为自己所用,这就是他灭杀江湖门派,抓来这些江湖中人的目的了。

  三十年前,自己在迷雾山中无意间发现的神秘之地,给自己带来了‘至尊魔气’。

  当时这些‘至尊魔气’进入自己的经脉后,令他九死一生,吃尽了苦头,幸好只有那么一点点,才能够让他挣扎着活了下来。

  后来他尝试着炼化,可是效果并不是太大。

  不过,这期间让他琢磨出来了,可以暂时借用‘至尊魔气’施展招式,令自己的实力急速飙升。

  只是这施展之后还是有后遗症,比如现在,这些‘至尊魔气’便有些失去了控制,自己想要压制,只能用这些精血炼化一些暴动的‘至尊魔气’,等到这些魔气数量减少一些后,自己才能将这些再次压制。

  就在二十年前,他将主意打到了魔殿身上,他想要‘炼魔诀’。

  最后暗中击杀了天魔堂的一个武境摄政长老,从他口中逼问出了‘炼魔诀’口诀,借此想出了这样的精炼‘至尊魔气’之法。

  如此一来,令他本身的实力开始急剧提升,短短二十年间,不靠‘至尊魔气’,实力就足够和秦禄抗衡了。

  晁混很清楚,随着自己实力的提升,只要精血足够,就能够更加快速的炼化‘至尊魔气’提升自己的实力。

  他不担心‘至尊魔气’不足,自己发现的神秘之地中的‘至尊魔气’足够自己使用了,而且似乎还源源不绝的样子,借着这些‘至尊魔气’,就算是超越魔殿三大堂主也不是不可能。

  当这些精血被消耗完之后,晁混终于是将体内暴动的‘至尊魔气’压制下去了,他的脸色也是恢复了正常。

  精血是消耗了,但是晁混感觉到自己的功力又是提升了不少,一切都是值得的。

  当他睁开双眼,长长地呼了一口气的时候,不远处到底管事不敢上前,不过还是急忙说道:“师父,您没事吧?”

  “能有什么事?”晁混摇了摇头道。

  “那就好!”管事松了一口气道,“师父,刚才的就是‘至尊魔气’吗?就是‘魔殿殿主’才拥有的‘至尊魔气’?”

  说完之后,管事便一脸期待地望着自己师父。

  秦禄临死前的话,他是听到了。

  刚才自己师父的这道气息再次显露,他更是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那股魔气的可怕。

  ‘魔殿’的‘至尊魔气’他听说过,也听说过就算没有殿主,这‘至尊魔气’在魔殿还是存在的,可是他不曾感受过,所以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不是。

  不过秦禄的话,再加上自己感受到,他自认为这天下还没有比这更强大的魔气了。

  听到自己弟子的问话,晁混心中一沉。

  不过他的脸上并没有任何的变化。

  “你过来!”晁混朝着自己的这个大弟子喊了一声道。


  (https://www.biqukan.com/1_1925/1359023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