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逍遥派 > 第1532章 名额未满

第1532章 名额未满

        魔凰听到蒙面老头对自己的安排之后,点了点头,心中一阵惊喜,和蒙面老头一起,除了能够得到指点之外,还有鸣鸿刀在,对它来说,这是再好不过的事了。

        还有它也可以慢慢从蒙面老头身上查探鸣鸿刀的秘密,它心中很清楚,蒙面老头肯定知道这些秘密,就是不想告诉他们。

        只要自己跟在他的身旁,总能发现一些蛛丝马迹。

        “走!”随着蒙面老头的一声令下,王玖和樊仲琨便跟了上去,朝着龙山外围方向快速离开。

        ……

        “老祖,那边的动静不小,要不要去看看?”陆庭酉恭声问道。

        在他身旁的自然就是冷孤寒了,冷孤寒和百里震离开之后,便找到了剑阁的一行人。

        剑阁的几个武境高手死在王玖手中,他也是听陆庭酉说了,不过他还没有将这些放在心上。

        冷孤寒对剑神易倒是更加关心一些,得知他竟然一时间无法擒下一个姓黄的小子后,他最后只是说了一句:“莫要小看对手,你还需努力。”

        冷孤寒不曾训斥什么,可是在剑神易听来,那就是一种无形的鞭策。

        “黄逍!”剑神易双手紧握双拳,内心不由暗暗发誓,“下一次遇到,你绝对逃不掉!李朝勋,庞毅,我也会让你们知道谁才是年轻一辈的第一人!”

        陆庭酉的问话,自然是众人忽然发现当时的长生丹经所在的位置又是有了巨大的动静,令他们有些好奇。

        冷孤寒朝着湖那边看了一眼,然后摇头说道:“算了,得到了两份玉简也是不容易,回去重重有赏。先离开龙山再说。”

        冷孤寒自然是不想在这里多做逗留,这里有魔殿的前任殿主,令他心中很是忌惮。

        刚才遇到自己和他过了一招,虽然都是寻常的试探,但是他也知道自己现在不是那人的对手。

        为今之计,自然还是先离开这里为妙。

        “是,老祖!”陆庭酉恭声说道。

        对于自己老祖的话,他自然是不敢有一丝的不敬。

        哪怕他很想过去看看那边的情况,他总觉得那边有些怪异。

        “姜巍!”忽然,陆庭酉心中一动,转头看向了湖的那个方向。

        而就在那个方向的数十丈开外,出现了一个人。

        陆庭酉认出了来人,那是天邪宗的太上长老团的姜巍。

        他们两人身份地位差不多,都是悟道境的高手,所以还是能够认识对方的。

        姜巍刚才已经感觉到前面有人,不过他只是感觉到其中一人的气息和自己相仿,其他的人显然是武境境界,对此,他还没有太过在意,也没有太过刻意的躲避。

        当他看到对面的人后,心中稍稍一惊,因为对面的陆庭酉他也认识,也知道这些是剑阁的人了。

        紧接着,姜巍脸色猛然大变,因为他看到了在陆庭酉身旁的一个老者。

        这相貌,那连自己都是有些看不透的实力,他心中跳出了一个人的名字,也知道了对方的身份。

        姜巍脸上冷汗瞬间冒了出来,一时间都是不知道该退还是进了。

        刚才他根本没有察觉到对方的存在,否则只要自己能够稍稍探查到一丝丝气息,肯定也不会如此大胆的没有避开。

        他是悟道境的实力,可是在对方面前又算得了什么?

        “很好,你们天邪宗得到了一枚玉简,应该是在你身上吧?姜巍,交出来吧。”陆庭酉说道。

        不过,他的话刚说完,冷孤寒却是没有说什么,直接朝前继续离开了。

        “啊?”陆庭酉有些不解地看着远去的老祖,老祖似乎完全不想理会的样子。

        他转头看了看姜巍,又是看了看剑神老祖,脸色变换了几下,最后瞪着姜巍很是不甘心地轻喝一声道:“算你走运。”

        说完,陆庭酉只能是跟上自己老祖的脚步,离开了。

        姜巍看到剑阁的人离开之后,才松了一口气。

        “是啊,我还没有资格让他出手了,幸好,幸好。”姜巍心中很是庆幸。

        他认出了冷孤寒,本以为自己死定了,现在看来,冷孤寒不屑对自己出手。

        “赶紧离开这里回宗要紧。”姜巍深吸了一口气,心中暗暗想道,“玉简有一份了,那至少是达成了目的,犬神和虎翼”

        想到这里,他就不敢再多想了,上古邪刃这件事单靠他一个人是没有什么可能了。

        那个蒙面老头太过恐怖,只能将消息带回去再做打算了。

        “前辈?您这是?”在离皇城还有数十里的一处偏僻之所,魔凰飞在半空中,看着蒙面老头身形变得有些伛偻,整个身形看上去都是变得很是老弱的样子。

        而这个时候,蒙面老头已经将蒙面的布撤去了,魔凰可以清晰看到他的相貌。

        只是这相貌显然是伪装的,看上去异常的衰老,连那双双眼看上去都是显得有些浑浊。

        “你现在是一只寻常的小鸟。”蒙面老头淡淡地说。

        这声音变得很是嘶哑,有些中气不足的样子,和之前是完全不同了。

        魔凰倒也不敢再出声了,飞回到了蒙面老头的肩膀上了。

        这个时候魔凰的羽毛倒是没有再做什么伪装了,恢复了漆黑之色。

        若是它不出声,加上收敛气息,没有多少人能够看出它的真正身份,只当是一只小黑鸟。

        蒙面老头既然已经伪装了,自然不可能显露高手的痕迹。

        在这里,他早已备下了一辆马车,将鸣鸿刀用一块布包好之后,放在了马车中,然后便赶着马车朝着皇城出发。

        他赶着马车很快便到了皇城外,并没有进城,然后朝着外边的一处落脚休息的茶铺赶去。

        这个茶铺中早已客满,不少人来往皇城,不一定是要进入皇城,他们只是为了生意,很多时候在城外交货,马上便会返回。

        而在返回前,在这茶铺中稍作休息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

        这里的人员十分复杂,有江湖中人,有寻常百姓,也有行走各地的商人。

        不过,今天他们口中议论最多的还是龙榜争榜一事。

        “真没想到,这一次龙榜争夺如此惨烈,龙榜的五十个名额竟然没有满员,简直太不可思议。那龙榜第一的根本没有听过嘛,莫名其妙。历届龙榜争夺还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吧?就算是厮杀再惨烈,也没有说连五十个都凑不齐啊?”有人惊叹一声道。

        “就是说,要是我去参加,那不也是五十个中的一个了吗?龙榜高手”

        “就你这点实力?虎榜的实力都没,怎么能够通过删选?”

        “我这不就是说说嘛。”

        “咳咳咳,你们听好了,我可是好容易才得到了一个内幕的消息,这一次争榜啊,其实就是一个幌子。”

        “神神秘秘的,有屁快放吧。”

        “我听说,这一次争榜过程中,这些人忽然发现了一本绝世秘笈,然后这些人疯了一般展开厮杀,最后差不多都死了,所以这人数才不足五十人,那么剩下的这些人自然全是龙榜高手了。”

        “不知道就别瞎吹牛。什么绝世秘笈,那根本就不是什么秘笈,据说是一把神兵利器。你们想啊,那可是像上古邪刃般的神兵,这些人岂能不拼了命去厮杀?”边上一人反驳道。

        “你凭什么说是神兵利器?”最开始出声的那个人有些不服气道。

        “我就说你不懂吧。老实告诉你,我还知道这宝物被谁得到了。”那人说道。

        “啊,真的啊?赶紧说说?”周围的人听到这话,都是眼睛一亮。

        有人急忙给他添茶倒水,纷纷说着恭维的话,让他赶紧继续。

        这些恭维让这个人很是受用,脸上露出了得意之色,还斜眼看了刚才那个出声之人一眼。

        “那个人叫柳崇铭,啧啧啧,对,就是那个‘天湖帮’的帮主,在江湖中那也是鼎鼎有名的。不过很可惜,他虽然到了宝物,但是他的‘天湖帮’恐怕有麻烦了。据说无数江湖门派用‘天湖帮’的弟子威胁柳崇铭,若是他不交出宝物,那么,嘿嘿”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右手手掌狠狠往下一切道,“那就是灭门啊!”

        “嘶那‘天湖帮’可是有上千号弟子吧?这灭门也不容易吧?”

        “上千号人又怎么了?得到了神兵利器,被人发现了,实力不够还想拥有,不仅仅自己受罪,更是连累亲人朋友。那得到犬神的樊仲琨,不就是一个前车之鉴吗?再说,江湖中因为这些宝物被灭门的门派还少吗?多一个‘天湖帮’不多,少一个不少。”

        “屁个神兵利器,他都是在扯淡,我和你们说,其实那是一本炼丹的书,真的,我大哥可是‘天剑宗’的弟子……”

        茶铺内各种议论,不时还有些争吵,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都说自己知道的是真的,指责别人的是瞎说。

        这些人又哪能知道真相,也就是从别处听来一些东西,也不知道真假胡说一通,吹吹牛,一时间,茶铺内变得异常的嘈杂。

        茶铺外,有一群数十人的队伍,这些人有人竖起耳朵听着茶铺里的动静,有人在喂马,有人坐在马车上休息,有人在检查出行前的准备工作。

        在这些马车上,还插着镖局的旗帜,写着‘谪仙镖局’。

        “镖头,哑伯还没来,会不会出什么事了?让兄弟们去找找吧?”一个人问道。

        “是啊,哑伯说是出去三天,这三天时间已经快到了,再不赶回来,咱们这一趟镖恐怕要晚了啊,雇主那边怕会不满。”边上又有人说道。

        “别吵,哑伯出来寻找亲人,这件事总镖头他们都是知道的,也支持的,再等一会有什么关系?而且,以往的哑伯,也不会误了时辰,现在离三天不还有半个时辰吗?我们和雇主约定的时间也是在半个时辰后,没到时辰,他们有什么好不满的?”镖头说道。

        “来了,来了,那不是哑伯吗?”一个年轻的小伙站在马车上喊道,他站得高看得远,远远便瞧见了朝着这边赶来的哑伯。

        “哑伯,我们准备回沁阳城?您呢?”镖头说道。

        他知道哑伯又聋又哑,不过他当着哑伯的面说话,哑伯还是能够读懂唇语的。

        哑伯点了点头。

        镖头心中暗暗叹息了一声,他没有问哑伯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有没有寻找到亲人或者是有没有发现什么线索。

        只不过,看哑伯一人回来的样子,多半还是和以往一样,没有什么收获。

        既然如此,他倒也识趣的不提起这件事,免得哑伯伤心。

        这个镖头和镖局中的人都是默契的没有说这件事,而哑伯赶着马车跟在了队伍的后面。

        镖局的人也是看到了哑伯身旁的那只小黑鸟,虽然开始有些好奇,但是没一会儿也就不再注意了。

        也就是一只比较聪明的小鸟罢了,一般稍作调教都能做到,鹦鹉还能学舌啊!

        几天后,镖局回到了沁阳城,这一趟镖倒是简单,正好目的地又是沁阳城,对镖局来说,这一趟行镖只是顺道回来。

        哑伯手中抓着被布包裹着的鸣鸿刀回到了后院的偏殿小屋,也就是他的住处。

        当他来到屋外的时候,握着鸣鸿刀的右手不由微微一颤,那是鸣鸿刀颤动了一下。

        哑伯倒也没有太在意,不过当他看了房门一眼后,脸色一沉。

        随手一挥,便推开了房门,进屋之后,便打开了柜子,抽出了抽屉。

        这是一把和鸣鸿刀样式一模一样的刀,上面同样刻有‘鸣鸿’二字。

        当然,就算是那些仿刀也有这两个字,不过大家都是习惯的称为‘至尊魔刀’仿刀。

        将带来的鸣鸿刀外围包裹着的布解开之后,才将刀出鞘。

        当这把刀出鞘的一瞬间,抽屉中的那一把颤动的厉害,发出了一声嗡鸣声,然后从抽屉中飞了出来。

        哑伯左手将其握住,左右双手各自握着一把鸣鸿刀。

        魔凰瞪大了双眼,它的一双小眼睛滴溜溜的转个不停,视线在两把刀上不断来回巡视。

        “前辈,这两把刀?”魔凰心中有些发颤地问道。

  (https://www.biqukan.com/1_1925/1195132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