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寒门贵子 > 第五十六章 朱草生,白龙现

第五十六章 朱草生,白龙现


  从吴县到临川水路数百公里,先沿着兰江、桐江再到谷水、余水,可以直抵葛阳县,然后走陆路翻山越岭前往临川。
对普通人而言,为了躲避贼寇和可能存在的凶险,白天只有两三个时辰可以赶路,若再遇上恶劣天气,可能要耗费数月之久。可徐佑两人都是小宗师,除了坐船,其他时间昼夜不停,只需二十余日,就可到达临川县。
兰江和桐江段没出什么意外,在谷水换乘轻舟的时候,天空慢慢的飘洒着雨滴,行至鄱阳郡上饶县时,停岸暂歇,补充水源,又上来一行五个人。领头的是一男一女,男子二十岁许,长发披背,英俊挺拔,看上去放荡不羁。女子年纪要大一点,容貌秀美,只是眉眼冷峭,或许常年行走水路,皮肤不算白皙,微微透着健康的古铜色。
舱内地方狭小,条件简陋,一般都是分男女两边坐定,若是运气不好,碰到狐臭和脚臭的,只能自认倒霉。今天还算不错,虽然依旧是浓郁的汗味,可徐佑却能闻到淡淡的幽香充盈鼻端,在他对面,正坐着那个刚上船的女郎。
她屈膝跪坐,眼睑低垂,双手平放在大腿上,身子挺的笔直,胸前起伏有致,几缕青丝顺着鬓角垂下,仿若青烟袅袅里掠过的雁,让枯燥的行船多了点生动的色彩。
如此顺江而下,安安静静的坐了快一个时辰,雨线越发的急促,打在船舱顶部跟炒豆子似的,扰的人心烦意乱。这才申时初,连天色都暗了下来,乌云压顶,狂风怒号,两岸山崖林立,怪石如刺,前方的船只都消失不见,天地间仿佛只余他们乘坐的这一艘鳊舟,忽上忽下,漂浮不定。
突然船身发生剧烈的震动,不知是撞到了崖石,还是被湍流冲击,差点翻船倾没。满船乘客没有防备,摔的东倒西歪,甚至有人从一侧飞到另一侧,惨叫和惊呼交杂响起,乱作一团。
徐佑不想显露武功,随着船身摇晃斜斜的靠在了清明身上。对面的女子应该是入九品的武者,却也抵挡不了这天地之威,身子前倾跌入徐佑怀中,双手慌乱间堪堪按到了他的下腹,刚想直起身子躲开,又被连续的晃动再次摔倒徐佑身上。无奈之下,只好牢牢抱住他的腰,偏过头去,脸颊不受遏制的浮上了朵朵红晕。
软玉温香,可以感受到衣裙包裹中的新鲜活力,徐佑装作不知,眼神瞧向船头,掌舵的船老大赤着胳膊,口中喊着苍劲的号子,从脖颈开始青筋暴起,及膝短衫被激荡的江水浇了通透,死死控制着摇撸,维持着船身的稳定和平衡。
其中一人牙齿磕到龙骨,嘴角流血不止,趴在船板上,指着船老大骂了起来,道:“你怎么操船的?破了耶耶的脸,担得起吗?”
能长久在江上跑船的也不是善茬,船老大猛的吐出一口吐沫,恶声恶气的道:“这里叫挂脚口,三曲八回,坐我何老九的船,最多崩了牙。坐别人的船,可是要四脚朝天挂到岸上去的!”
船里有经常坐这条水路的,知道挂脚口的凶险,满眼的惊慌,颤声道:“挂脚口,挂脚口,白天父留,夜里儿走,三天雨不休,十尺白麻尽缠头……”
听他说的阴森可怖,有几人跟着求爷爷告奶奶的哭了起来。何老九转头怒骂道:“闭嘴!哭丧呢?有耶耶在,保你们死不了!”
又是大浪翻腾,船头一歪,以奔马不及的速度撞向岸边的崖壁。这下要是撞实,可以想见必定连船体都要碎成齑粉。
“起!”
何老九嘶哑着嗓子,仰天大吼,船尾的另两个船工同时举起撑杆,狠狠的扎进崖壁的山石上,千斤不折的柚木杆发生巨大的弯曲,然后顺着水势,重新调整了船头的方向,擦着崖壁,穿流而下。
过了挂脚口,虽风雨不减,可毕竟江水平缓,不似方才的凶险。这时船行较稳,大难不死的人们齐齐松了口气,那女郎也坐回对面的位子,垂头不知想些什么。为了避免尴尬,徐佑起身走到船头,望着两岸险峻的山,道:“平时挂脚口也这么难走吗?”
何老九看徐佑气度不凡,不敢再爆粗口,苦笑道:“若日日如此,我早歇了这营生,总得留条命养家糊口不是?要怪也只怪前几天上游连降大雨,汇入余水的支流也随之暴涨,赶上咱们气运太糟,这风他爷爷的吹的人心里发毛……”
说话间看到有大片漂浮的残破木头,应该是前面的船只没有徐佑他们幸运,直接撞上山崖解体沉没。徐佑举目四顾,寻找有没有生还者,虽然这种情况活命的几率很小,可万一有人命大,也总不能见死不救。
许是看出徐佑的心思,何老九抹了把脸上的雨水,道:“郎君莫费力了,这里水流太急,底下还有数不清的暗漩,真落了水必死无疑。就算有善水的侥幸游出来,我们的船也根本靠不过去……”
“那里!”
徐佑突然发声,指着下游远处靠近山崖的岸边,似乎有个人正抓着突兀的岩石死命的挣扎。何老顺着徐佑手指的方向看过去,雨水打在脸上疼的厉害,连眼睛都几乎睁不开,怎么能看到人?
“郎君瞧错了吧?”
徐佑的眼力胜他百倍,何老九努力睁大眼睛,并侧耳去听,可只有风声雨声,看不到人,也听不到有人求救,道:“会不会是木头?”
“不,是个活人。老九,能不能试着把船靠过去一点?”
“郎君,你心善,可我老九也不是坏人。行船在外,谁敢说自己从来不会遇险?但凡能帮,都会帮的,可今个绝对不成。别说没见着人,就是真的有个大活人,也不能冒险去救。刚才能过挂脚口,我可是拼了老命,要是这会靠过去出了事,这船二十多条人命,谁担得起啊?”
徐佑知道何老九说的是实情,可看那人支撑不了太久,若力气耗尽,沉入江水之中,再犹豫恐怕来不及,道:“清明!”
清明在他出舱时就跟着出来,一直站在身后,闻言不假思索的道:“我去!”
“等会!老九,船上可有长一些的绳索?”
“这个……只有系舟绳,扔不了那么远……”
徐佑回头对舱内道:“可否借诸位的腰带一用?”
众人愣住,互相看看,没有反应。其实不是吝啬一条腰带,而是徐佑和何老九的对话他们都听到了,大多觉得徐佑是不是傻子,好不容易死里逃生,谁会冒着生命危险去救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呢?
女郎腾的站起,大大方方的解开腰间革带,走过来送到徐佑手上,眼眸透着真诚,道:“救人要紧!”
同时示意和她一行的几人都把腰带送过来,那个看上去放荡不羁的男子奇怪的看了眼女郎,站在背后做了个怪脸,显然在夸奖徐佑:
小兄弟,有你的!
有人带头,瞬间集齐了多条腰带,并帮忙打成绳结连在一起。徐佑试了试,还算坚固,一头绑在清明腰间,一头拿在手里,这时轻舟也逐渐接近落水之人,两者之间成水平距离,那女郎也走上船头,从徐佑手里夺过去衣绳,目流睇而横波,道:“你手无缚鸡之力,拿着没用,我来吧!”
若清明真有危险,徐佑自然会出手,现在没必要和女郎扯皮,人家毕竟是好意。准备妥当,清明凌空而起,如乳燕归林,投入风雨之中,真气将尽时,足尖在漂浮的木板上轻轻一点,循环再生,反复三次,终于接近了目标。那人绝望中惊见清明从天而降,还以为是诸天神佛保佑,顿时满面虔诚,日后皈依佛门,数十年后,竟成得道高僧。
不过,这时候的他还是在死亡线上徘徊的可怜人,清明如壁虎般附在山崖上,弯腰抓住他的手臂。只觉大力传来,那人仿佛腾云驾雾般爬到了清明背部,双手抱紧肩头,双脚缠住腰身,真是宁死也不会放手了。
清明不敢耽误太久,前方又是一个落差大的险滩,船速明显开始加快,迟缓一瞬,就拉开八九尺的距离,再过数息,可真就回不到船上了。
“抓紧了!”
清明掠过半空,气息微滞,可目光所及,却没了木块借力。正在这时看到水中有一条若隐若现的白色巨物,来不及多想,俯冲而下,在那物背上一点,凌空而起。船头的女郎同时拉动衣绳,带着清明斜斜的往船上投去。
那白色巨物吃痛不已,竟跟着跃出水面,夹带着无数浪花,于风雨之中,将修长优美的身姿留在了所有人的目光深处。
“龙?白龙!”
“真的是白龙!啊,白龙现世了!”
“白龙现世了!”
清明听到船上的惊呼,回头望去,只看到惊鸿一瞥的刹那。那白色巨物原来是条鱼,可样貌果真奇怪,鼻子如剑,狭长而扁平,背部成浅白色,腹部淡灰,而背鳍、臀鳍和尾鳍略带点粉色。还别说,体长将近三丈的白鱼,若非有清明这样的眼力和近距离观察,真要以为是龙呢。
有惊无险的落到船头,经过初步检查,那人只受了点轻微擦伤,当真是命大。站在徐佑身侧的女郎呆呆的望着白鱼出没的地方,眼眸里透着难以言述的欢悦,听到她口里喃喃道:“失之桑榆,得之东隅……没想到上饶的朱草没找到,却在这里见到了白龙……”
龙或许真的存在,自穿越之后,徐佑就从彻底的无神论者变成了半信半疑的怀疑论者。但刚才这个白色的东西绝不会是龙,前世里他出国游玩,曾在哥伦比亚河理亲眼见过被人钓上来的白鲟,长达六米,重一千六百多斤,因鼻子长,又被称为象鱼,就跟刚才见到的一般无二,只是这一条要更长更重。
中国是白鲟的发源地之一,作为最大的淡水鱼,又被称为长江中的活化石,是稀世之珍。古代名鲔,有民谣唱“千斤腊子万斤象”,这个腊子就是指的鲔鱼。又因为体长和骨骼特征,出没大江大河,见首不见尾,经后世考证,鲔,应该就是龙的原型之一!
所以船上这些人误以为是白龙,也不能说完全不对。徐佑无意纠正人们对科学和生物的固有认知,他感兴趣的是,身边这位女郎显然来头不凡,他们一行五人在上饶登船,竟是为了去寻传说中的祥瑞朱草却无功而返。
王者有圣德,则朱草生!
不知哪位王者,如此苦盼着祥瑞临头呢?


  (https://www.biqukan.com/16_16659/3746887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