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寒门贵子 > 第五十五章 祛病

第五十五章 祛病

        “试出来底细了吗?”

        清明照例神出鬼没的出现在房间内,或者说他一直在时刻保护着徐佑的安全,从不曾远离。徐佑伸个懒腰,靠坐在床头,道:“就像我之前跟你说的,这两位应该都是有故事的人。那女郎礼数周到,虽然刻意的掩饰,可多年的习惯依然可以看出是个极其讲究生活细节的大家闺秀,碗筷洗的不染尘埃,简陋的房舍打理的井井有条,进退举止绝不是普通的农家女儿。至于沙三青,我觉得是假名字……”

        “就跟郎君的林通一样假么?”

        难得清明主动说句笑话,徐佑很捧场的哈哈大笑,道:“对,跟林通一样假。此人会武,且修为不低,听其言谈,不卑不亢,观其精气,内敛通神,要么见过大世面,要么曾是个大人物。”

        “如此,”清明道:“要不要想办法把他们逼走?”

        “逼走他们?”徐佑摇摇头,道:“正因为有故事,所以才最安全。他们肯定不想被人认出来,那就会低调,不张扬,也不惹事,这样的人做邻居,再好不过!”

        放下邻居的八卦,徐佑问道:“你跟家里人怎么说的?”

        “我跟何郎君说你今晚留宿县衙,萧纯拉着不放,脱不开身。”

        “既然授箓已定,此事再无后悔的余地,明天跟马一鸣出诊回来,就可以跟其翼言明了。”

        一夜无话,徐佑睡的极其安心,清明彻夜盘腿坐在旁边地上,以他的境界,入定修行,其实比睡眠更加的舒服和自然。

        天亮之后,徐佑先到靖庐和马一鸣回合,然后一起上了牛车,缓慢的穿过数条街道,在一座新修葺的府邸前停下。

        “这是杨幸杨使君的府上,他曾任上县明府,前不久以中书侍郎的高位乞骸骨荣归,却不知怎的染了风寒,咳嗽不止,数月难愈,于是派人求到了观里,邀我来瞧一瞧。”

        徐佑听的真切,这个姓杨的毕生仕途止步于县令,最后退休时加了个中书侍郎的虚衔,可以说碌碌无为,平庸之至。可在马一鸣看来却是难得的显贵,病重时求上门来,足以彰显他的道法高深,美名在外。

        地位决定视野,视野决定高度,站在井下的人,永远不知道井外的世界有多大,徐佑奉承道:“算他今世有福报,若不是度师来钱塘传道,这病怕无人可医。”

        马一鸣抚须微笑,下了牛车,自有等候着的奴仆引着两人进去。在卧室里见到杨幸,须皆白,脸色枯黄,气虚干咳,颇为痛苦。

        徐佑置好香炉,摆正坛案,燃上白茅香,马一鸣身穿法服,手持符剑,脚下步罡七星,口中念道:“青阳虚映,耀日回灵。神虎辟邪,飞天流铃。摧奸灭试,万魔束形。九微回道,八威摄精。千真校录,三元荡清。左啸中黄,右策六丁。七转八合,周旋天经。圣化巍巍,大道兴行。”

        在房间内来回行走,然后收剑于怀,手捏法诀,于杨幸额头、眼鼻、胸腹连点,又道:“按如词言,诚情丹切。弟子杨幸以吉凶倚伏,寒暑推迁,否泰不常,灾缠是惧,敢凭慈训,爰备斋坛,愿此香烟,腾空径上,供养无上至真道宝,祛病消灾,归流其身,六气安和,百关调顺。”

        言毕,站在坛案前,徐佑铺好朱书黄纸,所谓一点灵光即是符,马一鸣右手执笔,左手成紫薇饮,默诵挥毫立就,借着白茅香点起火光,烧成灰烬后放入净水钵里事先准备好的法水里,命人伺候杨幸服下。

        效果立竿见影,片刻之间,杨幸既不咳嗽,脸色也从苍白转为红润,一旁候着的家眷自然感恩戴德,对马一鸣极尽奉承之能事,并送上了三十石米、十匹绢和五千文钱。

        从杨府出来,徐佑赞道:“度师的道法,果然神乎其技。”

        马一鸣笑道:“算不得多大的神通,以符祛病,主要有三局:一为行咒,二为行符,三为行法。咒在口,法在心,而符在信。符者,信也。以我之神,合彼之神。以我之气,合彼之气。神气无形,而形于符。信道诚者,自然符到而病除,若饮后无效,那是己心不诚,就算神君临世,也难治了!”

        徐佑心中冷笑,自古到今,所有教派皆以治病去疾来笼络人心,其实真正起到作用的,还是靠着个人精良无比的医术。而所谓符箓,只是附着在医术上的包装品,以此来达到神化个人,乃至神化教派的目的。

        今日起作用的不是那道符,而是溶解在净水钵里的药,外加心理暗示,营造出马一鸣的道法玄妙的假象。

        但不管怎样,世人就吃这一套,所以同样的路数千年不绝,始终未曾绝迹。

        信我者,则灵!

        徐佑一直认为,这句话其实才是诡辩论里真正的巅峰。

        回到靖庐,马一鸣说有些乏累,自去休息,让那个清秀小道士先教徐佑诵五千文箓。经过这几天的相处,徐佑知道这小道士名叫苦泉,是马一鸣亲传弟子,也是徐佑之前唯一的一个。他年方十六,从六岁就跟着马一鸣长大,不过去年才得传五千文箓,成为真正的道士。

        “师兄!”

        徐佑年长两岁,却还得老老实实的叫师兄。苦泉笑起来很像女子,清秀中透着羞涩,虽然少言寡语,但对徐佑很亲切,印象应该不错。

        “嗯,你随我来。”

        三进的院子里有靖室,道民忏悔赎罪的地方,苦泉将徐佑关进里面,道:“你安坐诵经,一个时辰后我再来。”

        徐佑既来之则安之,靖室里别无他物,只有一块破破烂烂的蒲团,应该是被人跪烂的。他不知道靖室有没有暗洞可以观察,所以做戏做全套,认认真真的跪在蒲团上,神态安详又虔诚,默诵五千文箓。

        道典可安神定心,徐佑初始还有点烦躁,慢慢的沉浸到物我两忘的境界,一字字一句句在脑海里清晰的浮现,似乎在某个玄之又玄的瞬间,触摸到了道生万物的无上至境。

        吱呀!

        靖室的门打开,徐佑猛然惊醒,回头望去,苦泉脸上含笑,道:“师尊说你有道心,果不其然,这才几日,就能入定还虚,远胜我等!”

        徐佑忙起身行稽礼,道:“师兄谬赞,我初入道门,不通道法,就知道胡乱吟诵而已,哪里谈得上道心?”

        苦泉走到他身侧,柔声道:“师尊不在,你不必这般小心翼翼。道门不讲虚礼,率真自然,任性而为,这才合着金丹大道的宗旨。”

        “是,谨听师兄教诲!”

        苦泉笑了笑,盘腿坐了下来,示意徐佑也坐下,双眸盯着他的脸,好一会才突然说道:“林师弟,我总感觉你像是另外一个人……”

        徐佑没有丝毫的慌乱,脸上露出茫然的神色,道:“师兄说的什么,我不明白!”

        “就是说……怎么形容呢,你对师尊毕恭毕敬,绝无一丝可挑剔的地方,可我感觉其实你并没有把师尊放在心里,反倒像是高高在上的贵人,俯视甚至鄙夷的看着这钱塘观里的一切……”

        徐佑恍然大悟,惭愧的低下头,道:“师兄慧眼,我原来读书识字,常以治国平天下为己任,别说一县明府,就是一郡使君,也全都不曾放在眼里。天大地大,以孔圣第一,孟圣第二,而我位列第三。后来因家世卑贱断了仕途,又不通庶务,难被征辟,这才知道天下之能人辈出,我这点微末本领,哪里排得上名位?志大才疏,正是为我辈而设。”

        他越说越是羞惭,几乎无以自处,道:“可尽管如此,长年的陋习仍如跗骨之蛆,时不时的玷污我的内心,且形之于外,恶臭难闻。师兄,今后仰仗你多加鞭策,争取早日让我抛开这些俗念,孕育真正的道心。”

        这番解释合情合理,且剖析自我异常深刻,可以说推心置腹,无话不谈。苦泉大为震动,正要说话抚慰,外面响起马一鸣的声音:“好,历来识人易,识己难,你有此见识,何愁道心不成?”

        “师尊!”

        “度师!”

        马一鸣大笑着扶起徐佑,道:“通儿快快起来,过两日我要回林屋山面见祭酒,汇报这数月在钱塘传道的具体详情。本想着你刚入道不久,须多历练些时日,然后再带你去拜谒祭酒,顺便看看左神幽虚洞天的清幽壮丽。现在看来,你向道之心坚不可破,去林屋山长长见识,也好让你对道门的神通广大有个切身的体悟。”

        徐佑混入钱塘靖庐,终究是为了有朝一日登上林屋山,得到扬州治新任祭酒的赏识,才好继续推进他的计划。

        只是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样快!

        “多谢度师赏识……只是,”徐佑看了眼苦泉,道:“我刚入道,不知礼仪,贸然前去,若惹出事端,恐连累了度师……还是让苦泉师兄去吧!”

        苦泉笑道:“我亦是从林屋山下来的,对山中一草一木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你不必好心推让,听师尊的便是。”

        徐佑心中一动,他对马一鸣知之甚少,原来竟是从林屋山下派而来钱塘,此人虽是十箓将,可说不定在扬州治还有些靠山,倒是意外之喜。

        “那,谨遵度师法令!”

  (https://www.biqukan.com/16_16659/2187300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