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四百一十七章 韩信献计

第四百一十七章 韩信献计


        ps:补前天差的一更,致歉。

        “上将军,下一步该如何行事?”

        白起闻言,没有说什么,而是坐在案前写了一封信,将战役的详情汇报给君侯。同时,关于战役的下一步布置,白起也都写在信中。

        “来人!”

        “在!”一位铁鹰剑士走进书房。

        “将此信发给君侯!”

        “诺!”

        铁鹰剑士接过密信,迅速退下。

        回信之后,白起这才转头看向林逸,道:“明天据城而守,坚守不出。不管项羽如何挑选,记住,都不能出城斗将。”

        “明白!”

        林逸闻言,点了点头。

        对上将军白起,山海城诸将还是非常信服的。

        说到斗将,就不能不再提一下霸王项羽。

        在接连攻破三道防御链条之后,项羽率部来到棘原城东门。

        项羽不仅作战勇猛,军事头脑也是有的。他深知,十几天的大战,秦朝大军并未伤筋动骨,主力部队全部退守棘原城。

        面对一座上百万大军坚守的城池,想要拿下,项羽还真没有这个自信。

        项羽再自大,也不会狂妄至此。

        好在,项羽有他的行事风格。

        他一马当先,在东门摆下阵仗,扬言要以一敌四。秦朝无论派遣哪四位大将,他项羽都一人接下,决不食言。

        此番挑衅,立即在秦朝阵营炸了锅。

        猛将恶来当场就忍不住,要出城跟项羽大战一场。

        好在,白起及时制止了恶来。

        项羽之勇,确实无人能敌。

        但要说以一敌四,还真有些狂妄,许是他不知道,异人军团中就有数名猛将。恶来、张辽、秦琼、王龁,哪一位不是当世猛将。

        除此之外,其他的领主账下也有不少猛将。

        项羽此番挑衅,诸将当然不服气。

        如果不是白起出面弹压,一场斗将,立马就要上演。

        白起才不会上当。

        跟项羽斗将,无论输赢,都讨不到好。

        输,损兵折将侥幸赢下,也是围攻,没什么可炫耀的。

        更不用说,赢项羽难,杀掉项羽就更难。

        不能斩杀,一切都是虚妄。

        更何况,白起骨子里是瞧不起斗将的。

        作为军神,战场在白起而言,是大军团作战。

        斗将?

        幼稚!

        早在项羽攻打防御链条之时,白起已经安排王离军,悄悄地沿着太行险道,迂回至河内郡。

        再由河内郡转而北上,悄悄抵达安阳城。

        此前说过,棘原城的地理位置非常特殊,位于口袋的底部。而安阳城,恰好是位于口袋的口部。

        反秦大军每打破一道防御链条,就往口袋内走进了一步。等到三道防御链条全部打破,已是彻底进入谷内。

        正如欧阳朔猜测的那般,此时的巨鹿就是一座空城。

        王离军一旦抵达安阳城,配合棘原城,一口一底,就能彻底将反秦大军包饺子。

        白起的布置,岂是简单。

        他设下的三道防御链条,既是防御工事,也是诱饵。

        白起之所以自信反秦大军会上当,正是摸透了项羽的性格以及战役核心的“粮草”问题。

        在勇猛上,白起自然比不上项羽。但是在作战方略上,项羽拍马也赶不上白起。

        反秦阵营中,不是没人看破白起的布置,可惜项羽没听。

        此人就是项羽军中的粮军,尚不得志的韩信。

        韩信是何等人物,在观摩了周边地形之后,就已经起了疑心。等到项羽大军步步紧逼,秦朝大军又步步退却,他就更加起疑。

        韩信面见项羽,阐述他的看法,换来的却只是一阵嘲弄和不屑。

        在项羽眼中,能够攻下防御链条,全凭他的勇猛,又怎么会是敌人的诡计。想也知道,韩信说完,会遭遇怎样的白眼。

        韩信走出账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先生何故叹气?”

        就在此时,一位青年缓缓走了过来。

        “你是?”

        此处可是项羽大帐,寻常人等断不能进前。韩信虽然不受重用,对项羽账下的将领,倒是摸得一清二楚,知道并无此人。

        青年微微一笑,郑重行了一礼:“异人代表帝尘,拜见先生!”

        “异人代表?”

        韩信眼神一凝。

        “正是在下。”

        韩信点了点头,没说什么,就要离开。对于异人,韩信尚未接触,并无太大的概念,因此不想详谈。

        帝尘却不会放弃。

        要知道,帝尘守在项羽账外,已经守了一周,终于逮到韩信。

        反秦阵营的领主,但凡做了点战前功课的,都知道项羽账下,有着一位可以跟白起媲美的神将韩信。

        无奈的是,韩信在军中地位低下,没谁认得他。他又在项羽军中,寻常领主,还真找不到韩信。

        只有帝尘,借着异人代表的身份,可以在项羽军的营地查找。

        即便这样,也是毫无所获。

        最后,帝尘干脆来了一招守株待兔,每天等在项羽账外。

        苍天不负有心人。

        终于让帝尘逮到韩信。

        “在下在帐中备了薄酒,还请先生赏脸。”

        “我不饮酒。”

        韩信摇摇头,再次拒绝。

        “先生!”帝尘又是一拜,道:“还请先生赏脸!”

        诚意到这个份上,韩信是再不能拒绝,只能点头答应。

        帝尘见此,大喜。

        有时候,脸皮厚一点,还是有用的。

        礼多人不怪嘛!

        古人的智慧,确实不可小觑。

        “先生请!”

        帝尘礼仪周到,在前面领路。

        韩信不置可否,踱步跟在帝尘身后。营地中倒是有人认得韩信,见他被帝尘如此恭敬地对待,不免投来诧异的眼光。

        对此,韩信却是毫不在意。

        两人来到帐中,果然已经备下好酒好菜。

        韩信正憋屈,见到美酒,端起就喝。

        帝尘什么也没说,就是陪着韩信喝酒。

        你来我往,渐渐就熟悉起来。

        眼见时机成熟,帝尘才不经意地问道:“先生大才,何苦屈居粮军。”

        “哎!”

        韩信一声叹息,眼中尽是落寞。

        “可惜,不遇明主啊!”

        “先生若不嫌弃,可到我这任职。”

        “你?”

        韩信扫了一眼,表示怀疑。

        帝尘也不介意,介绍了一番主地图的情况,转而说道:“先生如果愿意,我愿拜先生为上将军。”

        韩信闻言,眼神闪过一丝意动。

        “我的麾下,现在虽只有数万大军。但假以时日,数十万,甚至上百万大军,也就几年的事情。诸般大军,全部交给将军统领。”

        帝尘再次许诺,就连称谓都悄悄地换成“将军”。

        韩信再次扫看了帝尘一眼,还是无法下定决心。

        帝尘苦笑,要收服一位神级武将,果真没这般容易啊。

        “对明日之战,将军有何看法?”

        帝尘知道,此事不能操之过急,转而问道。

        “我军必败无疑!”

        对此,韩信倒是信心满满。

        “哦?”

        帝尘心中一惊,他没想到,随口一问,竟得到这样的回答。在他看来,反秦大军节节胜利,何来必败之说。

        但是眼前之人是谁啊?他可是韩信。

        帝尘不能不信。

        “还请将军教我!”

        帝尘又是一拜。

        韩信闻言,满意地点点头,将自己的判断和盘托出。

        帝尘听完,惊出一身冷汗。

        想到廉州之战白起的布置,帝尘不能不信。

        “不行,我必须去劝说项将军。”

        帝尘说着,就要起身前往项羽大帐。

        韩信却是端坐不动,淡淡地说了一句:“没用的。”

        “嗯?”

        “项将军刚愎自用,如何会听你一言?”

        喝了点酒,韩信说话就有些肆无忌惮。

        帝尘闻言,想了想项羽的性格,苦笑。

        还真是啊!

        虽然说炎黄盟帮助项羽取得军队指挥权,但是在这件事情上,帝尘可没信心劝项羽改变主意。

        “难道就这样坐看我方战败吗?”

        帝尘忧心如焚。

        一半是真的,一半是做给韩信看的。

        韩信闻言,第三次扫了帝尘一眼,眼中突然闪过一丝光芒,缓缓地说道:“倒也不是没有破解之法。”

        “先生教我!”

        帝尘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下拜了。

        罢了,罢了,做戏就做足吧。

        帝尘是铁了心,要用诚意打动韩信。

        韩信闻言,不置可否地说道:“如果能有一支大军,去占据安阳城,则敌军诱敌深入之计策,必破。”

        帝尘闻言,神情踌躇不定。

        他当然明白韩信话中之意。

        可是要让他冒着被项羽责罚的风险,擅自违抗军令去攻打安阳城,这可是要冒很大风险的。

        一个不好,这场巨鹿之战,他帝尘就要竹篮打水一场空。

        无意间,帝尘扫到韩信的表情,心中一惊。

        不好,这是韩信在考验他呢。

        如果这点决断都没有,如何值得韩信效忠。

        罢了,豁出去了!

        只要能够收服韩信,什么代价都值的。

        帝尘下定决心。

        “好,我听将军安排!”

        韩信闻言,点了点头。

        因为是擅自出兵,自然不能发动大军。但要守住安阳,兵太少也不行。左右权衡,最终决定派遣三万大军,攻打安阳城。

        除了帝尘所部,他还拉拢了五六位盟友。

        至于炎黄盟的几位,帝尘根本就没报希望。他们才不会跟着帝尘冒险。

        好处全被帝尘占了,风险却一起承担?

        恐怕就连战狼,都不会同意。

        好在帝尘在领主中的影响力,也是非同小可。在反秦阵营中,他很是有一批铁杆追随者。

        就这样,帝尘当晚就布置妥当。

        明日一早,他就要就率部悄悄离开营地,前往安阳城。

        就在当天晚上,欧阳朔收到白起发来的密信。得知白起的计划,欧阳朔当即决定,率部进驻安阳城,等待王离军汇合。

        此时的安阳,同样是一座空城,除了百姓,并无驻军。

        进城之后,羽林卫顺利接过城池的防御。

        欧阳朔丝毫不知道,一场突如其来的碰撞,正等待着他。而此时的王离军,距离安阳至少还有一天的路程。未完待续。


  (https://www.biqukan.com/16_16578/812059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