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唯仙独行 > 第二百七十五章 八方汇聚 赌约

第二百七十五章 八方汇聚 赌约

  8.=?+???o??d??Q?????xJn?4J?Ae?!-n?Nb?.?U??队一队的大势力接连出现,和他们一比。下面的陈墨等散修一下子就被比成了乌合之众。渺小了很多,甚至在这样的映衬下,连原本稠密的人群都显得稀疏了不少。\r

  还未落下,远处就已经有金丹修士开始互相打招呼。\r

  “屈兄,经年不见,别来无恙啊。”\r

  “老胳膊老腿,还能跑得动罢了。”\r

  “听说你这次收了个好苗子,才刚刚筑基,就已经领悟了剑道了。”\r

  “不过是有些资质罢了,还需磨练。倒是你家小十二听说在峰试榜上表现出色。现在已经在着手准备突破了,这次没来?”\r

  “自然也是要来的。二百年才开一次的思悟崖,错过了多可惜。”\r

  众多势力乘着各式各样的法器陆续落下。\r

  通崖谷的气氛一变,和之前的散乱不同,门派势力的弟子们都穿着统一的服饰,精气神也格外不同,形成鲜明的对比,让原本散漫的散修们也收敛不少。\r

  很快,通崖谷的四周就被包围了。\r

  人看起来更多,但奇异的是,人虽然多了,但是却显得更加井井有条。秩序反而更好。直到一位青年修士从一驾飞行法器上走下来。\r

  “快看,是羊舌文冬。已经是筑基后期了。”\r

  “这就是羊舌文冬,早闻其名,我还是第一次见到。”\r

  只见那青年随意地站在一边,看着谷中的海市蜃楼,似乎对于周围的目光早就已经司空见惯,并不在意。只是将注意力放在眼前的山崖轮阔之上。\r

  正在他打量之时,突然又有一艘飞行法器在他旁边落下。\r

  “文兄,早啊。”\r

  羊舌文冬的目光不变,依然打量着前面的山涯:“不早了,马上就要开始了。”\r

  那人摇摇头:“我只是和你客气一下。”\r

  羊舌文冬不说话,似乎不怎么愿意说客气话。那人早知他的性格,也不在意。反而也看着隐约中的山崖说道:“真是奇特,我昨天来看时这里还空空如也,结果只是一个晚上的时间,就出现了这样的一座山崖,真不知道露出全貌之后会是什么样。”\r

  羊舌文冬说道:“在这里看不到全貌。”\r

  “是啊,只有能够进入里面的才能看到。不过能不能进去可就难说了。”说着,那人突然一偏头,看向远处的一艘舟形法器:“崇飞舟来了。”\r

  听到这里,羊舌文冬也看了过去。果然一艘独特的舟形法器由远及近而来。一名神情冷淡的修士正立在上面,静静地飞了过来。似乎是感觉到了羊舌文冬的目光,眼神一偏,看了过来。\r

  而也是这个时候,在另一个方向,突然又飞来一个独特的法器,那法器和其它的法器都不同,竟然是书型的,整件法器如同一本翻开的巨书一般。\r

  书页之上站着两位女修,其中一位站在前面的女修风姿绰约,气质格外与众不同。\r

  “屠诗双,她也来了。”\r

  看到那书形法器上的女修,有人有些惊讶:“不是说她已经闭关冲击金丹了吗?难道失败了。”\r

  “怎么可能会失败,肯定是假消息,这个时候谁会闭关呢?”\r

  “说的也是。”\r

  正在这时,又有一队剑型的飞行法器从天而降,落下之后,一队人从里面陆续下来。其中有一人不怎么起眼,但也难以让人忽视。那人出来之后,随意地扫视了一眼四周。\r

  崇飞舟转过头去,轻轻点了点头。\r

  那人也微微颔首致意。\r

  “沙子晋也来了。”\r

  “他就是沙子晋。”\r

  陈墨安静地站在一边。随意地打量着。不止筑基,就连假丹修士都出现了不少。看着那些气势强大的假丹修士,让人很有压力。\r

  只是原本假丹修士在筑基修士之中算中顶尖的,但是如今羊舌文冬等人一出,竟将他们的风采全都盖了过去。\r

  看着眼前的场景。远远的,一名金丹修士笑道:“过不了几年,我们怕是就要多几位同仁了。”\r

  “是啊。越海后浪推前浪,看着他们。还真是让人很有压力啊。”另一名金丹修士说道。\r

  有金丹修士提议道:“这次要不要赌一赌?”\r

  “怎么赌?”\r

  “当然是看看谁家的弟子最先得到名额,先得者胜。”\r

  “好,那我就与你们赌一赌,我出一块文考石赌崇飞舟。”\r

  “我出一件定海东珠赌文冬。”\r

  正说着,远处突然又传来异动,天上突然又有轰鸣声传来。数艘大船从数个方向轰鸣而来,从天而降。\r

  看着那大船上的标志,人群再次骚动起来。\r

  皇陵城,五大书院的人终于到了。\r

  五大书院做为皇陵城的五大势力,自然与别的势力更加不同,一出现,就如同一个个庞然大物一般。\r

  看着他们到来,底下的修士们全都望了过去。\r

  陈墨也一眼就看到了属于正兴书院的标志,不过,她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示。她和正兴书院本身就没什么牵扯。倒是在一艘大船上见到了上次见过的连博裕。而现在的连博裕看上去,就不如那天在街上打斗之时显眼了。反而是他身边之人,气势沉稳,异于常人。\r

  一名金丹修士笑道:“罗兄,你们离的最近,却到的最晚。”\r

  罗修士笑道:“有些准备工作要做。”\r

  罗修士刚刚说完,另一个方向有一个修士说道:“离的近,准备工作不也得由我们完成吗?对了,我刚刚隐约听到你们说要赌,怎么样,要不要算我们一个。”\r

  虽然是五大书院,不过崇飞舟等人也是成名已久。就算五大书院的名声再大,他们也有些信心。只是嘴上难免谦虚两句。\r

  闲着也是闲着,赌一赌也能怡一下性情。罗修士说道:“不过这样一来,可赌的人就更多了。”\r

  说的也是,不说崇飞舟等人,就是五大书院里天才弟子就个顶个都不是易与之辈。若只是赌头筹,这个基数实在太大。\r

  学兰书院的金丹修士说道:“这样,我们换个新花样。这次我们赌数量,按方位赌,看哪个地方的弟子得到的名额多,就哪个地方赢。然后赢的一方再按门派来分。如何。”\r

  听他这么说,屈修士当即反驳道:“卓兄可别坑我们,按方位比,东南西北中,哪一个方位能比过的你们皇陵城?我们可不上你这当。”\r

  卓修士挑眉笑道:“我也没说东南西北中全都分开啊。这样,东南西北算是一个方位,我们皇陵城算是一个方位,比一胜负,若是一方胜了,再分开比。”\r

  他这话刚说完,书坞学院的金丹修士当即笑道:“如此说来,我们五大书院倒是要联手了。”\r

  五大书院同在皇陵城,各自之间的较量从未间断,如今一地域,竟然要联合起来了。不说别人,就各书院的弟子们互相打量着对方的目光,就有些不善。\r

  卓修士不以为意地说道:“都是一个地方混,哪有那么多说道,正好,可以培养一下他们的感情,省的他们一见面就打。再说了。地域只是初步的赌法,之后还是要分开。各书院门派之间再分出个胜负的。”\r

  听他这么说,荆山书院的金丹修士也笑道:“这样也好,虽然麻烦些,倒是挺新颖的。就是不知屈兄等有什么看法。”\r

  分属各个方向,因着思悟崖之事才来的各方修士听了,倒也没有再一口回绝,五大书院确实强大。不过西大陆大了,若是他们这些各个方向的联合起来,无论是弟子的人数,还是修为等。甚至都要比五大书院多一些。\r

  不过看着卓修士这胸有成竹的样子,心里也有些疑惑。难道他有什么法宝,知道一会定赢不成?\r

  “怎么样?赌不赌,你们要是不赌,我们就自己赌了。刚好前阵子得了一缕鱼汲火。拿来当彩头。”\r

  鱼汲火?听到鱼汲火的名字,屈兄等人吸了口气,那可是异火,竟然也能拿来当彩头?他真以为能赢定了。\r

  不过鱼汲火的诱惑太大,而目前看来,他们东南西北的修士还是占优势的。互相看了一眼,一咬牙,赌了。大不了就输吗。也不是输不起。\r

  卓修士见他们赌了,挑眉一笑:“既然如此,我们来商量一下赌资吧。我听说黄兄前阵子可是练了一副地刺甲的。”\r

  黄修士无奈地道:“早知道被你盯上,我就不带来了。”\r

  “哈哈,赌博这东西,都是有输有赢,说不定这鱼汲火就成了黄兄的囊中物了呢。”\r

  这边,众位金丹修士们开始商量赌资,另一边,周围各方筑基弟子们面面相觑。心情有些微妙。那些金丹前辈们说话并未用传音,即便声音不大,周围的弟子还是都能听见的。\r

  另一边,陈墨看着这些越来越多的人,以及那一队一队越来越优秀的修士弟子,心里难得的也有了些紧张感。竞争这么大,还真是很难说啊。\r

  倒是曾昊英从始至终都没什么变化。还有闲心四处看人。\r

  很快,金丹修士们的赌资都商量好了,黄修士,李修士,屈修士等人对于自己要拿出去的宝物还有些肉疼,不过想想如果要是万一自己赢了。将要得到的宝物,又有些期望。\r

  正在这时,周修士突然说道:“等等,如果散修赢了怎么办?”\r

  “散修?”\r

  听到这两个字,其他修士都愣了一下,忍不住撇了一些远处最为混乱的散修们:“周兄,你多虑了。”\r

  “世事无绝对啊。”周修士说道:“这思悟崖这么邪门,万一呢,还真是不好说。”\r

  卓修士一笑:“这有什么不好说的,就算是散修,也是有地方的。”\r

  “也是。”周修士点点头:“不过,若是其它地方的呢?我可是听说中州也来人了。”\r

  “呵。”卓修士摇头,无奈道:“我知道周兄修的是风云道,讲究的是世有不测风云。不过你也太多疑了。中州能来几个人?那传送阵岂是能随便开的。就算有人来了,中州的登仙榜弟子能比的上我们西大陆的登龙榜?更何况我还真没听说有登仙榜的弟子过来。”\r

  “说的也是。”黄修士也说道:“中州与我们西大陆相隔跨横山脉,传送阵开启都是有数的。轻易游历不到这里。就算有几个人来了。也实在太少太少了。而且,中州以法修居多,就算是剑修,和我们西大陆的剑修也不是一回事。金丹以上修士另说,至于筑基期以下的弟子,根本不可同日而语。就算是来了,怕是也得全都得挡在外面。”\r

  “黄兄所说有理。金丹以上就已经要得窥大道,大道之说难分彼此。但是筑基之下,却还在积累的阶段。在这一个阶段上,西大陆的修士还是有绝对的优势的。”\r

  “那么,就希望各位好运了。”卓修士自信地笑道。\r

  看到他这表情,众人心里气的牙痒痒,刚才那种被人算计的感觉又出现了,不过既然已经商定,也没有反悔的道理。只希望到时候,让他输个一败涂地,才痛快。\r

  对于众金丹修士这里的事情,陈墨曾昊英等散修离的比较远,又不能用神识去听,那是找死的节奏,所以还不知道。\r

  陈墨只是看着这人山人海的人,慢慢地推算自己储物袋里准备的东西,琢磨着将来可能会遇到的情况。顺便再次观察山崖轮阔。希望能够看出什么东西来。可惜看了半天一无所获。那山崖如同整个藏在雾中,实在是太模糊了。\r

  而曾昊英,则是一直在四处看人。突然,他看向一个方向,微微皱眉。\r

  大概是曾昊英的表现有点明显,陈墨又一直留了分戒备在外面,此时思维一下子被打断,也忍不住看了过去。\r

  就见是一位身穿青色布衣的青年修士,静静地站在人群之中,似乎是察觉到什么,也看了过来。那人看到曾昊英的时候还没什么,但等看到陈墨的时候,却突然一定,连身上的气势似乎也有些改变。变得有些凌利起来。\r

  陈墨有些不明所以,这人见过自己?不可能吧。他现在可还易着容呢。而且,就算没易容,也不该是这个反应吧?她可没见过他。\r

  不过很快,那男修就转回了头,只是他的目光从始至终都很坚定。\r

  曾昊英只是刚刚看到他的时候有些意外,很快就无所谓起来,继续悠闲地站着,只是无意中又看了一眼陈墨,说道:“有意思,你们这次,可是好玩了。”\r

  陈墨不解,刚想问那人的身份。却发现远处,金丹前辈们开始施法了。思悟崖,就要开启了。\r

  ……(未完待续。mz

  (https://www.biqukan.com/13_13559/1038849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