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圣魔猎手 > 第二百零七章 幸存者

第二百零七章 幸存者

        一根烟柱在地平线上升起,即使隔着十数公里也能清晰的看见。浓重的黑烟黑压压的,带给人一种不详的感觉,仿佛死亡与灾祸降临人间。

        这已经是这两天以来见到的第二根烟柱了。

        李牧骑着摩托车,向着烟柱的方向急驰而去,第一次出现烟柱的时候,因为距离过远,来不及赶到着火了地方,这次距离不远,只有四五公里,他准备赶过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有一股强烈的预感,这是那头胡毗色伽之子干的。

        随着距离的拉进,那条烟柱更显的庞大,几乎遮蔽了半个天,张牙舞爪的在天空之中飞腾着,一路上,他们还遇见了一群受惊了变异双头牛群落,疯狂的向着远离着火点的方向逃亡着。

        恐惧到了极点的它们,反而不害怕任何东西了。若不是李牧反应极快,差点被这群变异双头牛碾倒踩扁。

        将李梅与摩托车都夹在了胳膊下,他在就要被牛群撞上的时候,一跃而起,跳上了边上建筑的的屋顶。

        “牛群已经过去了,你放我下来吧。”

        李梅能清晰的感觉到,李牧那灼热的手臂紧紧的贴着自己的小腹,那种奇怪的感觉,让她的脸颊变得滚烫滚烫。

        “应该是胡毗色伽之子,极少有什么能让一整群变异双头牛如此的惊慌失措。”

        他皱着眉头说道,看向烟柱的方向。经过一次褪壳的胡毗色伽之子,应该已经有了第二能级的实力。如果到了那里,它还没有离开,恐怕就是直接将自己送上门去了。但他还是决定要去看一看。

        根据昆苏丝露的记忆,在成为第二能级之后,普通的人类已经无法为胡毗色伽之子提供进化的能量了。它更应该去捕猎那些强大的变异生物。但能燃起如此大的火焰,明明是一个大的人类聚居点被袭击了。

        遭受袭击之后,点燃聚居区的可燃物是废土居民们的生活智慧之一。这样不仅可以警告附近的村落有袭击者,需要提高警惕,还能够让袭击者一无所获。

        李牧要去事发地地点,或许能够找到一些线索,推断出胡毗色伽之子做出这种反常举动的原因。

        随着距离的拉近,一股恶臭从燃烧的方向传来,那是肉类被烤焦的味道。转过一个路口,他们两人终于看见了火场。

        那是一处兴都斯坦人聚居地,可以看出这里之前应当发生了相当激烈的战斗,地上满是弹孔和火箭弹爆炸留下来的弹坑。虽然已经烧光了大半,依旧能够看出,兴都斯坦人修建在聚居区外围的木制栅栏,被什么怪物凭借着蛮力,强行开出了一个大洞。

        直径足有二十多公分的硬木,一半被钉入地面中。由这些硬木组成的栅栏,即使是强大的王锦蛇在撞断数根之后,也要望而却步。但在这里,有十数根硬木被什么东西连根拔起,甩到了一便。

        此时的聚居区十分的安静,只有木材燃烧发出的噼里啪啦声。冲天的火势已经开始减小,里面的的可燃物已经被烧的差不多了。火焰阴燃着,到处都是冒着黑烟的断壁残垣。

        李梅一脸不情愿的爬上街角处的一栋半垮塌的废墟,架起了那支14.5mm口径的狙击步枪,监视着燃烧的营地。李牧强硬的命令她留在这里。

        至于李牧则披上了那件隐身斗篷,双手紧紧的握着紫电,悄无声息的向着兴都斯坦人的营地潜伏而去。

        越过了被烧的焦黑的栅栏,他向着营地的中心走去。

        最先看到的,是一堆骨架。累累白骨几乎堆成了小山。李牧的瞳孔微微一缩,他略微估计了一下骨架之中颅骨的数量,整个聚居点内的所有人应该都在这里了。

        这些骨骼被火焰烤的焦黑,李牧皱着眉头走上前去,用手指抹了抹一颗颅骨,放在鼻子边上仔细的嗅着。

        除了浓烈的焦臭味,他还凭借着强大的嗅觉,闻到了一股熟悉的腥臭味。就是那股在剥皮者据点闻到过的腥臭味。这是那些黄色脓液所独有的味道。

        这里的所有人,果真都是被胡毗色伽之子所杀。

        他站了起来,看向营地的中央,那里是兴都斯坦人头领居住的地方。火焰没有点燃那里,应该还留着许多珍贵的信息。

        掀开帐篷的布帘,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具残破的骨骼,他的肋骨全碎了,一条腿骨不见了踪影,剩下的骨骼也布满了裂纹。

        这位兴都斯坦人的头领,被用近乎蹂躏的方式击败了。面对敌人,他几乎毫无反抗能力。胡毗色伽之子在击败了他之后,还对他进行了拷问,试图问出什么。

        李牧没有盯着这具骨骼多久,他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地面的脚印上了。那是类似鸟爪之类的脚掌留下来的脚印,只是这脚印主人的爪子,可比鸟爪要锋利许多了,几乎深深的抓进了地面之中。

        对比了所有的鸟爪类脚印,他判断出那头胡毗色伽之子应该进化成了类似人形的状态。让他有些吃惊的是,他还在地面上发现了一个女性人类的脚印。

        第一时间,他便猜到了这是袁琪留下来的脚印,她居然没有被胡毗色伽之子吃掉。

        脚印中能够判断出来的信息只有这些了,他站了起来,观察起帐篷里的摆设起来。其中最显眼的是一座阎摩的雕像,它被摆在了一块华丽的彩画上,是由珍贵的黑曜石雕刻而成。匠人的手艺十分的高超,将阎摩德邪异表现出了四五层。令人望之生畏。

        只是现在,这座雕像已经被从中劈成了两截。

        雕像的周围,摆着几支小巧的皮鼓。那些皮鼓上,镶嵌着珍贵的金,银与松石,十分的华丽。

        至于那副彩画,幅展超过了两米。上面画着兴都斯坦神话中地狱的景像,无数人在火与滚油之中挣扎,他们的面容扭曲丑陋,一双双眼睛之中充斥着恐惧与忿怒。阎摩位于画卷的中央,他的身上散发着黑色的光。那些被光所照到的人们,面容平静安宁,从地狱飞向阎摩头顶的天堂。

        这是衔尾蛇所宣扬的末日大审判,无信者与异教徒永远沉沦于地狱之中。只有虔诚的信徒才能够得到超脱。

        李牧的眼中流露出厌恶的神情,这些鼓与彩画,都是由人皮制作而成的。尤其是那张巨大的彩画,需要用十六名少女腹部的皮肤拼接而成。匠人的手艺很高超,几乎看不见拼接的痕迹。

        只有拉金贝德最强大的那五支氏族,才能够拥有这样手艺的匠人。也只有他们才有能力强迫其他兴都斯坦人部落进献少女来制作这些礼器。

        他从波粒转换符文之中取出了一支燃*烧*瓶,点燃了之后,扔到了那些皮鼓与彩画之中。火焰立即腾起,将这些血腥而又罪恶的东西吞没其中。

        突然,李牧敏锐的听觉,听见了彩画的下方传来了细微的动静。

        “是什么在下面?”

        他爆喝了一声,双手抽出长剑,便奋力一斩。凌厉的剑刃直接劈开的熊熊燃烧着的火焰,将那幅彩画连同下面的石板都一分为二。

        石板的下面是一个小坑,有一个佝偻的兴都斯坦人躺在了里面,用惊惧的目光看着李牧。(未完待续。)

  (https://www.biqukan.com/11_11403/612926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