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天骄战纪 > 第2713章 跋扈

第2713章 跋扈


  朝纵霖声音微颤,道:“陶冷长老,弟子绝没有故意刁难,实在是……”
  陶冷打断道:“若解释有用,要元空阁做什么?”
  他探手一翻,一枚玉简掠出,随之一幕幕画面从玉简中浮现而出。
  赫然正是林寻林寻进入天宝大殿后,所经历的一系列事情,连声音都听得清清楚楚。
  “这玉简是你们元虚阁长老蒋夜的传人韦方交给我的,现在,你还打算反驳下去?”
  陶冷声音很冷。
  朝纵霖脸色惨白,道:“陶冷长老,你刚才也说了,我是被人当枪使,充其量就是马前卒的角色,真正的罪责,并不在我身上。”
  陶冷凝视着朝纵霖,平静道:“马前卒也该有马前卒的觉悟,你若真招出一些人来,说实话,以我的权柄恐怕奈何不了那些人,可你以后还如何在宗门中立足?”
  朝纵霖浑身一僵,如坠冰窟,神色惨淡道:“陶冷长老,我认罚。”
  陶冷面无表情道:“等着吧,你毕竟是元虚阁传人,又拥有成为不朽的潜能,比九大峰核心弟子的地位都要略胜一筹,依我看,肯定会有人前来帮你求情。”
  在他看来,朝纵霖虽是绝巅帝祖,可在人情世故,尔虞我诈的斗争中,终究显得太嫩了。
  想一想也是,在暗中指使朝纵霖的,皆是一个个大人物,朝纵霖哪怕是元虚阁弟子又如何?
  在那些大人物眼中,也终究是一枚马前卒罢了。
  陶冷都懒得去动刑恐吓朝纵霖,他好奇的是,谁会来帮朝纵霖。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
  许久,大殿外响起一道醇厚的嗓音:“陶冷兄可在?”
  “进。”
  陶冷唇中轻吐一个字,眸子中悄然滑过一抹精芒。
  殿门被推开,走进一个身影瘦削、肤色晶莹白皙如女子般的青年,一身赤袍,眼眸狭长,眼角纹理中烙印着沧桑的痕迹。
  元空阁长老之一曹北斗。
  “是副阁主符文漓让曹长老来的?”陶冷微微拱手,面无表情道。
  曹北斗,副阁主符文漓的铁杆麾下。
  而符文漓,则来自十大不朽巨头之一的符家!
  曹北斗眸子微微一眯,笑道:“陶冷执事,我只是随便来看看,和副阁主又有什么关系?”
  陶冷哦了一声,道:“曹长老打算如何看?”
  “这朝纵霖该罚,但不能重罚,毕竟,他乃是元虚阁弟子,更是元虚阁副阁主费鹏亲手选录进元虚阁,这次他做的事情也谈不上什么大事,依我看,就罚他三个月月俸便可。”
  曹北斗随口道。
  朝纵霖惊喜道:“多谢前辈宽宏大量!”
  这一切本就在陶冷意料中,倒也并不奇怪,正准备开口。
  大殿外猛地冲进来一道身影,道:“什么叫只罚三个月的月俸,这他妈不就是和稀泥吗?有我在,决不能就这么算了!”
  这人一身麻衣,模样俊秀,一脸的嚣张气焰。
  “你是何人?竟敢擅闯此地,不懂规矩吗?”
  曹北斗皱眉,脸色微微一沉。
  “我就是讲规矩,才不能让你这种人践踏规矩!”
  麻衣少年冷哼,说话时,指着朝纵霖,道,“而对于这种货色,必须重罚,否则如何让元教上下所有人信服?”
  “放肆!”
  曹北斗眸子中冷芒一闪,怒了,这年轻人绝巅帝祖道行,面孔陌生,一看就不是元空阁的人。
  可现在却竟敢闯进来,对他大放厥词,简直是猖獗跋扈之极!
  旁边的陶冷神色古怪提醒道:“曹长老,这位是玄飞凌副阁主的玄孙玄九胤,一个月前,被接引到了咱们宗门,如今在玄副阁主身边充当一名侍道者。”
  玄飞凌的玄孙!
  曹北斗脸色微僵,道:“一个走后门进入元教的侍道者罢了,即便是玄副阁主的玄孙,也不能如此没有规矩。”
  玄九胤翻了个白眼,道:“你这老家伙一口一个规矩,你倒是也讲一讲规矩?为何要这么容易放了此人?你给我个理由,否则,我就去问问高祖,元教的规矩究竟是怎么定的!”
  曹北斗乃是一位很久以前就踏入涅神境圆满地步的不朽人物,据说在最近这些年,他一直在为突破“超脱境”准备着。
  而他本身,则是元空阁长老,大权在握,往日里哪曾被一个绝巅帝祖如此威胁过?
  一时间,他一张俊朗的脸颊都阴沉下来,道:“拿着你高祖的身份作威作福,不嫌害臊?”
  “我有高祖当靠山,为何要害臊?”玄九胤回答的理直气壮。
  让陶冷唇角都一阵抽搐,这小子跋扈的性情,的确太另类了。
  这句话,也堵得曹北斗一阵气闷,冷然道:“你高祖的威望,迟早要被你这个不孝玄孙败光了!”
  “这就不劳你操心了。”玄九胤漫不经心道。
  曹北斗内心都不禁涌起莫大的火气。
  放眼整个元教祖庭,哪个弟子敢像这小子那般嚣张和混账?
  可最终,他还是忍住了,道:“陶冷执事,这件事你看着办吧!”
  撂下一句话,转身而去。
  他担心再留下来,会忍不住动手收拾玄九胤。
  却见玄九胤大咧咧地拍了拍陶冷的肩膀,道:“陶冷执事,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不要有压力,出什么事,我帮你兜着。”
  陶冷虽是执事,可也是资历极老的涅神境人物,性情冷酷,手腕铁血,凶名之盛,令人谈而色变。
  可此时,玄九胤却一副要罩着陶冷的姿态,让陶冷神色愈发怪异,都有些哭笑不得了,这世上怎有如此跋扈的小子?
  不过,谁让人家有个好高祖呢?
  目睹这一幕幕,不远处的朝纵霖面如土色,心都沉入谷底。
  完了!
  ……
  玄空山。
  狂云居。
  这是副阁主玄飞凌的静修之地。
  返回这里后,之前在曹北斗、陶冷面前还不可一世,气焰跋扈如混世魔王般的玄九胤,却缩手缩脚、鬼鬼祟祟的朝自己的住处行去。
  啪!
  后脑勺挨了一巴掌,玄九胤身影一个趔趄,差点栽一个狗吃屎。
  他龇牙咧嘴地忍着痛,道:“高祖,下次出手能不能轻点?”
  “嚣张的滋味感觉如何?”一道轻飘飘的声音在虚空响起。
  “爽。”玄九胤嘿嘿直笑。
  “没出息,若你像林寻那般,可以凭自己本事进入元教,就是让我叫你一声高祖都乐意。”
  “别,您若真这么叫我,我可会折寿的。”
  啪!
  玄九胤后脑勺又挨了一巴掌,他哀叹一声,道:“高祖,难道我之前做错了?分明是他们欺负林寻背后无人啊。”
  “只要林寻依规行事,在这元教祖庭,就没人能伤他一根汗毛,反倒是你,从今日起,不得再离开狂云居半步!”
  玄九胤先是一呆,而后哀嚎道:“高祖,你这是打算把我关到什么时候?”
  “看心情。”
  “……”
  玄九胤懵了,看心情?还能这样玩?
  “玄大哥,我家公子怎么样了?”远处,走出一道清丽的身影,白衣胜雪,金带缠腰,如若广寒仙子临尘。
  正是金天玄月。
  “他可比我好多了。”
  玄九胤一想到自己以后就要被困此地,就禁不住一阵长叹。
  “那就好。”
  金天玄月清丽无匹的玉容上浮现一抹发自内心的笑容。
  “傻丫头,你就不打算让他知道你在这里么?”玄九胤道。
  金天玄月摇头,神色恬静:“只要知道公子无恙,我心里就很踏实和满足,再不敢妄想其他的事情了。”
  玄九胤心中涌起说不出的怜悯和恼火,道:“你放心,早晚我要让林寻主动求着把你收在身边!”
  金天玄月抿嘴一笑,不甚在意。
  这些年里,玄九胤已不止一次说过类似的话了,她其实真的不在意这些的。
  ……
  返回第九峰的路上。
  林寻一直在琢磨刚才所经历的一场风波。
  可以肯定,这是来自敌人的一次发难。
  哪怕这次自己忍住了,可接下来的时间里,似这样的刁难和挑衅注定还会有,并且会越来越多。
  也就是说,对方会利用一切手段去“找茬”,借此来打击和报复自己。
  哪怕就是忍一次,也会有第二次、第三次……直至抓住把柄,彻底将自己打趴下!
  所以,林寻没有忍。
  他牢牢记着萧文元所说的话:
  依规行事!
  哪怕以后再遇到类似的“找茬”,他同样不会忍,当然,他不会干出触犯规矩,授人以柄的蠢事。
  林寻心中也清楚,规矩终究是死的,像这一次若不是蒋夜插手,恐怕就是真的前往元空阁,等待自己的,也注定不是公平的对待。
  但以他现在的处境和身份,却不得不去遵循规矩,因为对如今的他而言,规矩就是一个无形的护身符!
  “仅仅只是领取月俸而已,就这般刁难于我,这些个仇敌可真够丧心病狂的……”
  返回第九峰,来到自己的洞天福地内,林寻深呼吸一口气,摒弃杂念。
  目前的他,还没有报复的力量。
  当务之急,就是尽快在元教中站稳脚步,一步步实现修为和身份上的蜕变!
  就在当天。
  元空阁传出消息,元虚阁弟子朝纵霖利用职务之利,擅自克扣第九峰真传弟子林寻月俸,被施以严惩。
  罚朝纵霖三年月俸、杖三十、囚禁思过牢狱一年!
  消息传出,三阁之内、九大峰上下皆为之震动,引起无数哗然和议论声。
  ——
  PS:加更送上!
  有月票的童鞋请鼓励一下金鱼,毕竟最近加更真不少,很努力的说……


  (https://www.biqukan.com/11_11098/6948693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