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天骄战纪 > 1231章 道歉

1231章 道歉

  林寻甫一踏上黑色小船,就交出一株神药。

  而后,他便立在船尾,放眼远眺那浩浩荡荡的血色冥河。

  早在没有进入冥河禁地之前,林寻曾以神识查探过这一片禁地的气息。

  当时,他看到了一副惊世骇俗的画面。

  一条血河汹涌奔腾,浮沉着一具具诡异而不详的尸骸。

  有佛陀寂灭,眉心被刺穿一个窟窿,面露怒容。

  有形似苍龙的躯体龟裂,蜿蜒足有数万丈长。

  有羽衣峨冠的圣人……

  有额头蕴生道纹的奇异凶兽……

  无一例外,全部葬灭于血河中。

  与此同时,还有神魔哭嚎、圣人悲嘶的声音激荡,呈现出一副大灾灭、大恐怖的血淋淋景象。

  当时,林寻就怀疑,这可怖的一幕,就来自传说中的冥河。

  而此时,置身黑色小船上,放眼四顾,血河滔滔,不知所起,不知所终,宛如亘古长存。

  这让林寻恍惚间,仿佛又看见了那一幕幕诡异而可怖的景象,看见了那一具具浮沉在血河中的尸骸……

  这,真的是传说中的冥河?

  黑色小船上,拓跋浑、薛宝玑、东阳霆陆续抵达,各占一个位置,并各交出一株神药。

  显然,他们也知道乘船的规矩。

  见林寻背对众人,眺望血河,一副生人勿扰的模样,拓跋浑三人彼此对视一眼,便收回目光。

  没有人去打扰林寻。

  之前那锦袍青年死亡的那一幕,令他们皆意识到,眼前这年轻人是一个绝不逊色于他们的狠角色。

  岸上,激烈的厮杀和争夺在持续。

  很快,就有两人陆续脱颖而出,冲上黑色小船,分别是一个身影枯瘦的男子和一个模样甜美娇俏的紫裳女子。

  只是,两人皆浴血,有些狼狈,甫一抵达船上,先交了神药,而后朝拓跋浑等人拱了拱手,态度放的很低。

  嗖!

  又有人冲来,欲上船,只是还不等靠近,就被一层昏黄的灯影扫中,躯体倏然倒飞出去,口鼻喷血。

  与此同时,窟窿船夫撑起船桨,黑色小船缓缓离开了岸边,朝血色冥河深处行去。

  “不!”

  “可恨!”

  岸上,响起不甘的大叫声,那些没能登船的强者皆满腔的失落。

  而黑色小船上,拓跋浑他们皆长松了口气。

  眼下,他们已获得了抵达彼岸的资格,届时自然也就有了去争夺那一场逆天机缘的机会!

  “老船夫,且慢走,带带我啊——!”

  蓦地,岸边响起一道大叫,隐约可以看见,是一个绿袍少年,正在挥手大叫。

  林寻正立在船尾处,当看见这绿袍少年,眼眸顿时一亮,老蛤!

  只是旋即,他就无语,这货来的可也太不巧了。

  “老蛤,你且等着,我若见到王玄鱼,必然为你讨一个公道!”

  林寻传音,安慰他。

  “唉,也只能这样了。”

  老蛤很沮丧。

  林寻又问起纪星瑶和莫天河,老蛤却摇头表示不知。

  原来,在那一场冥土大军的冲击下,老蛤和纪星瑶他们也走散了。

  “你注意到下他们的踪迹,在这里等我回来,若抢到机缘,自然也有你的一份。”

  林寻嘱咐道。

  老蛤这才眉开眼笑,连连点头:“放心,这神冥之殿中的机缘可不止有一处,我先去其他地方溜达溜达。”

  目送老蛤远去,林寻这才收回目光。

  “那绿袍少年还算幸运,来得太晚,没能赶上厮杀和争夺,否则,只怕早就没命了,哪还有机会像这般大喊大叫。”

  忽然有人发出调侃似的笑声。

  是东阳霆,只是话一出口,顿觉一股凛冽的寒意锁定而来,令他浑身一僵。

  抬眼看去,就见林寻不知何时已将目光看来,那深邃的黑眸中尽是冷冽之色。

  拓跋浑等人也察觉到气氛不对,神色变得微妙起来。

  “道歉。”

  林寻开口,言简意赅,却透着不容置疑的味道。

  东阳霆一挑眉,指着自己鼻子,道:“你在命令我?”

  声音中,已带上不满。

  他虽察觉到林寻战力不容小觑,可众目睽睽之下,被林寻这般命令,却令他颜面有些挂不住。

  “大家如今都处在同一条船上,若发生争执,谁都会波及到,还望你们两人各退一步。”

  薛宝玑忽然开口,“当然,你们若真要动手,大可以等到登岸的时候。”

  看似公道的话语,实则是不愿被牵连到。

  这黑色小船太小了,一旦动手厮杀,的确谁都无法独善其身。

  “不错,东阳道友只是一句玩笑话罢了,这位朋友何必这般斤斤计较?”

  拓跋浑也点头。

  至于那枯瘦男子和紫裳女子,皆选择默不作声,静观其变。

  见此,东阳霆唇角泛起一抹玩味弧度,道:“朋友,现在,你还打算让我道歉吗?”

  话音刚落,他眼前一花,林寻已出现眼前,探手猛地抓来!

  顿时,东阳霆脸色骤变,根本没想到,林寻还真敢动手,有些猝不及防。

  而薛宝玑、拓跋浑则心头震怒,这家伙是真没把他们放在眼中啊!

  明知道一旦战斗,注定会波及到他们,可他竟浑然不理会!

  只是下一刻,他们皆眼瞳一缩,一腔的怒火化作乌有,被一抹深深的寒意取代。

  因为,他们预测中的激战根本没有爆发,东阳霆直接被攥住了脖颈,躯体也随之被拎了起来!

  也就是说,东阳霆这等顶尖人物,一位从东阳氏走出的古代怪胎,连一招都没抵挡住,就被擒下!

  瞬间,薛宝玑他们心中直冒寒意。

  作为同辈,他们可都很清楚,哪怕就是偷袭,在突然之间,凭他们的力量,也根本不可能一招制服东阳霆!

  可现在,东阳霆就这般轻易地被擒,连还手的力量都没有,这无疑显得很可怖。

  “道歉。”

  林寻再次开口。

  只是这一次,却没人敢再质疑他的态度!

  东阳霆脸色憋得涨红,目光中尽是震怒和不甘,但最终还是低头,苦涩道:“我道歉,不该出言不逊,还请朋友高抬贵手。”

  宁死不屈的戏码并未出现,东阳霆直接认栽,令薛宝玑他们神色皆又是一变。

  砰!

  林寻松开了手,东阳霆跌坐在船上,剧烈咳嗽起来,脖颈上兀自留着深深的五个指印。

  “该你了。”

  林寻目光看向薛宝玑。

  薛宝玑先是一怔,而后神色顿时变得冰冷无比,道:“你……也打算命令我道歉?”

  林寻道:“他对我朋友出言不逊,自当道歉,而你,曾对我出言不逊,难道就想这么完了?”

  众人心中暗惊,这才意识到,原来这家伙并非是没有脾气,而是一直在隐忍!

  谁都知道,在岸边时,薛宝玑曾训斥和嘲讽林寻的那一幕。

  “你就不担心,若是动手,这一船的人都会遭殃?”

  薛宝玑冷冷道。

  她蓄势以待,警惕起来,不会让自己重蹈东阳霆的覆辙,甚至已做好准备,若是动手,绝对会拉着其他人一起下水!

  到时候,林寻注定将成为众矢之的。

  “我给你道歉的机会,你若不珍惜,我可以保证,今日必死在这冥河之上。”

  林寻神色平静,黑眸幽冷。

  哪怕薛宝玑是一个极其美貌的大美人,且出身尊贵,也根本没有让林寻有任何一丝的为难。

  什么怜香惜玉,他林寻向来不会如此。

  船上气氛死寂起来,所有人都已做好动手的准备。

  因为都知道,一旦战斗爆发,势必会波及,谁也不可能幸免,同时,他们心中都对林寻有着一丝不满。

  明知道大家同处一条船,还这般肆无忌惮地胡作非为,这是无视了他们的存在吗?

  一时间,他们看向林寻的目光都变得不一样了。

  可出乎他们意料,薛宝玑玉容变幻许久,最终还是道歉,声音像从牙缝中挤出:“我道歉,当初不该如此无礼,还望道友见谅。”

  声音中没有诚意,反倒有着一股恨意。

  任谁都能听得出来。

  不过,这毕竟是道歉!

  已证明哪怕薛宝玑心中恨极,也不愿在此时和林寻翻脸。

  “希望不会有下次。”

  林寻收回目光,重返船尾,不再理会这些。

  只是,船上的气氛已变得不同,隐隐地,都已对林寻产生排斥和忌惮。

  自始至终,骷髅船夫对这一切视若无睹,撑着白骨船桨,泛舟血色冥河之上。

  船头,昏黄的油灯摇曳,洒下斑驳的光影。

  冥河滔滔,翻滚不休。

  渐渐地,已经能够看见彼岸,那里的天穹上,有着一朵朵血色祥云飘摇。

  一座血色祭坛高高屹立九天上,被祥云覆盖,若隐若现,显得神秘之极。

  神冥祭坛!

  一场被封印万古的逆天造化,就藏于其中!

  众人神色各异,目光都看着远处。

  直至抵达彼岸,东阳霆率先下船、紧接着是薛宝玑、拓跋浑……

  “道友先请!”

  枯瘦男子和紫裳女子连忙道,让在一侧,要让林寻先行。

  林寻瞥了两人一眼,也没有拒绝。

  只是,就在他脚步踏出,下船的那一刹,异变陡升!

  立在不同位置的东阳霆、薛宝玑、拓跋浑等人,于同一时间出手了,时机抓的精准无比,明显早有预谋!

  (https://www.biqukan.com/11_11098/1578743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