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九星霸体诀 > 第一千五百二十五章 时间紧任务重

第一千五百二十五章 时间紧任务重


        “哦?好在哪里?”大祭司笑问道。

        “好在……它不要钱。”龙尘也笑道。

        “哈哈哈……”大祭司如此庄重慈祥之人,也被龙尘一句话给逗乐了。

        “嘿嘿,开个玩笑,如果把美酒比喻成图画,那么上一次品酒之时,您的酒给我的感觉,就是一张浩瀚的神作,包罗万象,无尽的玄奥,尽在其中,但是小子修为太低,无法窥得其中奥妙。

        而这一次,您没有给小子展示任何图案,而是给了小子一张白纸。

        同时又把各种色彩颜料,一股脑地丢给了我,弄得我有些措手不及。

        一张复杂玄奥的图案,小子看不懂,即使看懂了,也只能去临摹和借鉴。

        而现在不同了,您给了小子一张白纸,又将人生七彩,和生活百味都加入其中,让我们自己去在纸上设计和推算自己的道与法。

        虽然小子修为尚浅,但是您前后两种境界,还是能够清楚感受到的,您的心境,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前者是有行之传,而后者,则是无言之教。”龙尘对大祭司心中充满了钦佩。

        上一次品大祭司的酒,因为境界相差太远,龙尘只感到震撼于自己的渺小,并未获得什么益处。

        而这次,大祭司的境界,明显又提升了一步,以前的酒是浩瀚的大海,波澜壮阔,只有至强者才有资格掌控。

        而现在的酒,则是一汪清泉,水都可以引用,看上去清泉格局太过渺小,但是清泉直通地脉,谁也不知道清泉的源头在哪里,谁敢肯定,清泉之源,就没有大海浩瀚呢?

        一个看上去浩瀚无比,但实际上再大,终究还是有边际的。

        一个看上去渺小平淡,但是底蕴无穷,至于大小,有着无限的可能。

        “哈哈哈,难怪是可以把整个东玄域都要翻过来的人物,这份悟性,当真可怕。

        我给所有酒神宫弟子,都品尝过这新酒,但是却无人能说出你这番心得。”大祭司叹道。

        “嘿嘿,那是因为我对酒道始终以局外人的角度去品鉴,在酒道上,我现在还是一张白纸。

        而他们都已经将自己的白纸,涂满了属于他们的色彩,制定好了他们的修行轨迹,所以,他们只能看到,属于他们修心轨迹上的东西。

        大祭司,您这个酒,对于小子来说可是无价之宝啊,空明状态下,我可以借助您的酒力,推算很多东西,那个……”龙尘嘿嘿笑道,那意思已经相当明显了。

        大祭司呵呵一笑道:“就算我们之间没有交情,你能品鉴出我酒中的精髓,我也要以薄酒相赠的,说吧,想要多少?”

        “嘿嘿,您也知道,我这个人不贪财,有多少,要多少。”龙尘的脸皮,绝对厚比城墙。

        这有多少,要多少,分明是两种意思,冷不丁听上去,好像是多少都不嫌弃,但是实际上的意思,却是你不管有多少,都给我得了。

        大祭司也不以为意,又取出了两个尺许高的精致酒坛,笑道:

        “这酒酿造起来,太过吃力,一共只得九坛,但是其中六坛,意境混乱,乃是毒酒,成品只有三坛,你若不嫌弃,就全部拿走吧。”

        酒的意境已经混乱,确实就是毒酒了,人喝了之后,容易变成疯子,酿酒的成功概率,比炼丹还要低得多,即使大祭司这个级别,失败也是家常便饭。

        “多谢大祭司”

        龙尘大喜,他当然不会嫌弃了,这种酒对龙尘来说,就是神酒。

        他可以依靠这酒的特殊力量,进行推演术法,大祭司的酒最神奇、最奥妙的地方,就是可以让人处于空灵状态,变成一张白纸。

        龙尘可以在这张白纸上,随意涂抹绘画,计算各种东西,失败了也不怕,退出这种意境,重新进入,就等于换了一张新的白纸,可以重新来过。

        龙尘珍而重之的将三个坛子收起来,虽然其中有一个坛子是半坛,龙尘也厚着脸皮一起收了,客气?不,那不是龙尘的风格。

        “应该是我谢谢你才对,你的很多大胆的想法,令我受益良多啊。”大祭司笑道。

        就在龙尘与大祭司谈话之际,外面传来了脚步声,赫然是夏云冲和夏幽洛到了。

        夏云冲还是原来的模样,几乎没有任何变化,不过气息更加沉稳,竟然也进入了化神境,不过气息正在平缓当中,应该是初入化神,气息正在缓缓凝实,快步入化神一重天了。

        而夏幽洛还是那么美丽大方,只不过当初身上公主的娇气与任性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成熟和谦逊。

        虽然眼前这个夏幽洛更让人舒服,但是龙尘却更喜欢,当初那个任性、毛躁有点蛮不讲理的小丫头,有时候一个人的缺点,比一个人优点,更加容易让人记住她,或许这就是个性吧。

        但是个性这种东西,往往经过挫折和岁月的洗礼后,为了适应生活,就再也看不见了。

        “两位一别几年,却风采依旧,真是可喜可贺,小弟在此略备薄酒,早已恭贺多时啦。”龙尘哈哈一笑,对着两人打招呼。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表情,尤其语气中那种放荡不羁,不把任何事当回事的性格,让人那么的熟悉。

        大祭司微微一笑,站起身来走了,把这个地方留给他们三个年轻人叙旧。

        “龙尘,你可真是想死我了。”

        大祭司一走,就再也没有约束感,夏云聪过来狠狠给了龙尘一个拥抱。

        当初龙尘就跟夏云冲交好,夏云冲走得是无敌道,与龙尘的性格十分相似,故两个人跟兄弟一样。

        如今再次重逢,夏云冲虽然修为臻至化神境,龙尘不过是璇丹巅峰,但是两人的差距,却越来越大了。

        龙尘现在可是整个东玄域,最炙手可热的人物,热得烫手,东玄域里,就没有比他更热的人了。

        龙尘跟夏云冲来了一个拥抱,忽然张开双臂,对着夏幽洛笑道:“来吧,小丫头,让大叔抱抱。”

        夏幽洛俏脸顿时通红,可是还没决定要不要接受时,龙尘已经将她抱住。

        被龙尘抱住的一瞬间,夏幽洛娇躯微微一颤,在龙尘的怀抱中,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暖和安全。

        当初她自私任性,在四国遗迹中,被人当作筹码来毁去夏云冲的无敌道。

        当她悔恨焦急、孤独无助的时候,是这个怀抱令她感到倍加温暖,如今再次融入这个怀抱,当年生的一切,不停地在她脑海中闪现。

        尤其当初两人长街斗嘴、酒神宫骗酒、宫内宴会、宫外斗智斗勇的一幕幕情景,回想起来,宛若隔世。

        就在夏幽洛回想往事,美目红的时候,龙尘已经松开了双臂,将她拉回了现实,失去了龙尘的怀抱,夏幽洛感到有些莫名的失落。

        不过此时龙尘已经把夏云冲拽进屋内,取出美酒,攀谈起来,夏幽洛也跟着走了进来,默默地坐在夏云冲的身边。

        夏云冲偷偷看了一眼,情绪有些明显变化的夏幽洛,不禁一阵心疼。

        自从上次四国遗迹大战爆,夏幽洛自绝心脉想要自戕,被龙尘提前现端倪,做了手脚,才挽回一命。

        从那一刻起,夏幽洛仿佛一夜之间成熟了,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一般,不再任性、不再胡闹,变得懂事乖巧,勤奋好学。

        这是好事,可是夏云冲知道,夏幽洛内心之中,始终有一个人的影子,夏云冲也劝过她,让她去追求自己的幸福。

        可是夏幽洛的回答是,她以后不会有喜欢的人,也不会去嫁人,如果说真的要嫁,也是嫁给大夏这个国家,她永远忠于大夏人民,她要把自己的罪孽还清。

        这说明,夏幽洛对于当年喜欢大夏皇子的事情,视为一生的污点,她心中喜欢龙尘,但是她因为这件事,而感到自卑,觉得配不上龙尘,所以宁愿孤独终老。

        如今夏幽洛再次见到龙尘,她的表情,再次证明,她心中喜欢龙尘,可是她不敢有多余的想法,这让他又心疼,又无奈,感情这种东西,谁也没辙。

        “云冲兄,这大韩古国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是故意挑事么?”龙尘给夏云冲倒了一杯酒,扯上正题。

        一提到大韩古国,夏云冲的脸色一下子阴沉了下来,就连夏幽洛的脸色也变得不好看了。

        “操……”

        夏云冲本来是在这个动词上,加一个带有人物性别的名词,可是现妹妹在身边,那几个字,就没喊出来。

        “这群王八犊子,就是一群不要脸的牲口,不知道从哪个王八窝里,借了一群王八蛋过来耀武扬威,故意欺负人,这特么都欺负到门口了。

        按照我的意思,直接动武力,跟他们干,不能惯着这群白痴毛病。

        你来的时候,也看到了吧,那一个个白痴,在我大夏帝都横行挑事,还有比这更欺负人的么?”夏云冲起这事,就是一肚子的火,如果这里不是酒神宫,估计他已经气得拍桌子砸椅子了。

        “父皇说,这件事没那么简单,大韩古国不过是一个幌子,对付他们没用,要看清他们的幕后推手,才能想出真正有效的应对之法,贸然动手,准备不足,只会吃大亏,龙尘,你……有什么办法么?”夏幽洛终于开口道。

        “我?应该有吧,走吧,时间紧,任务重。”龙尘站起身来。

        玛德,老子天生就是劳碌命啊,这回恐怕又要做一次免费打手了。


  (https://www.biqukan.com/10_10736/1451715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