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九星霸体诀 > 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 开天真谛

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 开天真谛

  

  连续的大战,连续地受伤,龙尘混沌空间内,云杉铁橡的生命力早就被他抽干了。

  幸好龙尘上次东海大战,存了不少生命神液,只要不是内伤,一滴就可以让全身伤口愈合。

  所以每次龙尘伤口太多,影响战力的时候,就会偷偷吞下一滴来疗伤。

  而鬼炎出手,沉浸在连续让龙尘受伤,鲜血飞溅的快感中,根本没有把自己受伤的情况当回事,受了伤,就以天道之力疗伤。

  可是激战了这么久,他终于发现不对了,因为他发现,自己的天道之力不知不觉间,减少了三成多,就连背后的大道之花,也开始略微暗淡了。

  而且他出手的时候,也终于发现,龙尘跟他硬拼的时候,是有选择性的,如果内伤换内伤,他就会避开,找机会以外伤换他内伤。

  又是一次外伤换内伤后,鬼炎终于醒悟过来,冷冷地看着龙尘,双目之中带着无尽的怒火,他竟然被算计了。

  “龙尘,你居然敢算计我。”鬼炎双拳握紧,咬牙切齿地道,脸上全是狰狞与狠戾。

  “你这么幼稚的话,我没法接。”龙尘摇头道,这么白痴的问题,真的没办法回答。

  “卑鄙的正道,就知道玩一些阴谋诡计,你们也配称为修行者?”鬼炎道。

  “白痴,没打赢就泼妇骂街,就配称为修行者了?我们正道玩阴谋诡计,你们邪道就光明磊落了?

  如果光明磊落,这次偷袭算什么?乌鸦落在猪身上,光看到别人黑,看不到自己黑?

  你们邪道,就是一群自以为是的白痴,你们的邪神,就是一个自大狂,如果有机会,老子一定抽死这个白痴。”龙尘冷笑。

  “亵渎邪神者,死!”

  鬼炎一声怒吼,忽然间手中多出了一把血色长矛,直奔龙尘杀来。

  那血色长矛一出现,血色的纹路亮起,如同惊涛骇浪一般涌来,同时龙尘耳边仿佛有无数厉鬼在哭叫,令人毛骨悚然。

  很显然,这是一把邪兵,恐怕是以无数强者的血肉和灵魂炼制的,里面蕴含无尽的煞气和怨气,会影响人的神智,自动攻击人的神魂。

  “一个自大狂,偏执狂,也敢称神?不是我看不起它,而是我真就看不起他。”

  龙尘冷笑,手中血饮出现,一道刀影破开虚空,对着鬼炎一道斩落。

  “嘭”

  一声爆响,就在长刀斩在血色长矛上时,仿佛有什么东西爆开了,同时周围的空间扭曲,有什么东西直往龙尘眉心里钻,龙尘顿时感觉眉心剧痛。

  龙尘心中一惊,这长矛有古怪,当长刀触碰它的时候,竟然会发动灵魂攻击,直冲龙尘识海。

  就在这时,龙尘左手急忙向左腰间格挡,这是出于一种本能,龙尘刚刚伸手,陡然间手臂巨震,人向后倒飞出去。

  龙尘倒飞出老远,眉心剧痛才消失,一切恢复正常,此时鬼炎已经手持血色长矛,再次杀来。

  龙尘一下子明白了,那血色长矛内有特殊阵法加持,一旦触碰,就会攻击人的识海,造成短暂的反应迟缓。

  刚才如果不是龙尘本能反应,恐怕要被那长矛砸在腰间,必然会一击重伤。

  幸好龙尘左手带着护臂,硬挡了一击,不过那巨大的力量,让龙尘的手臂有些麻木不仁。

  “蹬蹬蹬……”

  龙尘连续退了七步,脚下皮靴符文流转,一步千丈,按照一个极为玄奥的角度退开,令鬼炎一击扑了个空。

  “开天第三式”

  龙尘一声冷喝,手中血色长刀举起,一道刀影,撕裂空间,对着鬼炎斩落。

  “轰”

  一声爆响,鬼炎应刀而退,不过鬼炎倒退的时候,脸上浮现出一抹冷笑:

  “以为拉开距离就没事了?我鬼炎的本事,可不光是靠一把武器而已。”

  “嗡”

  鬼炎手中长矛之上无尽的光芒绽放,同时背后的九朵大道之花微微颤动,肉眼可见九道能量缓缓注入长矛之中,血色长矛不停抖动,竟然发出凄厉的轰鸣,宛若万鬼嚎叫。

  鬼炎看着手中的血色长矛,冷冷地道:“这把长矛,名为斯古阿托亚,在邪语之中的意思是,嗜血的恶魔。

  是三年前打造的,名字是我起的,这把长矛吸收了我这三年来,斩杀的所有强者的血肉和灵魂之力。

  其中七成都是你们正道强者的,这长矛已经饮了数百万正道强者的鲜血和灵魂,今天我要将它的力量完全释放出来。

  因为我要将它的记录清空,清空之后,它吸的第一口鲜血将是你龙尘的,这才有意义,斯古阿托亚也可以开启新的纪元了。”

  随着鬼炎的话,他手中的血色长矛不停地颤抖,无尽的威压被释放,仿佛一口积蓄万年的火山,将要爆发。

  于此同时,空间激荡,无数的虚影在游荡,发出凄厉的叫声,那是血色长矛记录的影像,那些被它杀死的人,临死前留下的不甘与愤怒。

  随着那长矛的颤动,无数画面流转,重重叠叠,看得人头皮发麻,每一个画面,都代表一个强者的生命。

  “所以说你们邪道就是一群自大狂偏执狂,以为有了实力,就可以为所欲为,对于你们这样的白痴,只有赶尽杀绝才是王道。”

  龙尘冷冷地看着一脸狰狞的鬼炎,手中血饮高高举起,一道血色刀影冲天而起,直入云霄,崩碎八方云朵,令天地颤抖。

  一股无形的意志,笼罩九天十地,那是一种斩破诸天万界,睥睨九霄的意志,在那种意志面前,天不过是一个被斩杀的对象。

  当龙尘的刀影出现,无形有质的能量,辐射四面八方,覆盖乾坤万古。

  鲍不平和常昊立刻抬起头来,看着虚空之中,那个巨大的刀影,心中充满了震骇。

  在战场之外,十几万里的地方,几乎被遗忘的一个角落,已经打到天穹崩碎,万古崩开。

  这里是命星境强者们的战场,在这个战场上,柳苍、塔司大人和鲍爷等人正全力激战。

  九个人,激战邪道十八位命星境强者,这出战场是唯一一处没有人陨落的战场,命星境强者太过强大,气脉悠长,虽然正道这边处于弱势,但是依旧没有落败的迹象。

  只不过鲍爷等人心中有些愤怒,如果不是之前跟丹塔、古族那些混蛋激战,浪费了不少力气,绝对不会被压制。

  “这是……”

  就在鲍爷等人全力激战之际,一股无形有质的能量传来,其他人没什么感觉,但是鲍爷等人确实心头一惊,因为这股意志他们太熟悉了,那是催动开天的气息。

  “这才是真正的开天意志啊!”七爷双眼放光,仿佛明悟了什么。

  “没错,这才是真正的开天意志,开天不是开天辟地,而是斩开一切束缚,一切法则,自由自在。”鲍爷也不禁心中狂喜。

  因为没有了开天神碑的上半部分,开天意志无法得到传承,他们的理解已经出现了偏差。

  虽然也有人曾经提出过,开天的另外一种意志,但是却没有像龙尘这样,以身演示来的真切。

  龙尘本来就是对天地充满了怨恨,此时施展开天,充分地表现出了对天地法则的不屑和反击,而开天的真正经义,就是斩破所有规则,否则也不会附带破盾之力了。

  想到这里,鲍爷等人大喜,精神大振,手中阔剑剑气暴涨,念头通达之后,出手更加霸道威猛,竟然开始反压制邪道强者们了。

  龙尘在法阵内,并不知道外面的情况,只是龙尘心中充满了愤怒和杀意。

  天道在他眼中就是垃圾,邪道残暴不仁,乱杀生灵,屠戮苍生,这样的人,也配得到天道的眷顾,老天这不是眼瞎么?

  此时天道在排斥龙尘,把力量加持给鬼炎,看着鬼炎释放斯古阿托亚内的亡魂之力,再看看鬼炎身后全力加持的大道之花,龙尘心中充满了杀意,那杀意不光是针对鬼炎,也针对整个天道。

  “万鬼追魂刺”

  鬼炎忽然一声断喝,手中的斯古阿托亚已经停止颤动,力量已经积蓄到了极致,背后大道之花猛地一颤,鬼炎手中的斯古阿托亚,泛起一条长达数千丈的矛影直奔龙尘刺去。

  数千丈的长矛,如同天神之兵,刺落的过程之中,天地一片模糊,声势骇人之极。

  “开天第四式”

  龙尘一声低喝,手中血饮疾斩而下,巨大的刀影崩碎虚空,如天刀斩落星河。

  这是两人激战以来,第一次全力释放大招,外面的正邪强者们,都一脸惊骇的看着两道恐怖的攻击落下。

  “轰”

  一声爆响,刀影与矛影击撞到了一起,整个世界都猛地一颤,恐怖的力量,竟然透过阵法的束缚,向外传递,一股令人窒息的威压传来,大地纷纷龟裂,战斗中的强者们,纷纷躲避。

  再看向空中战场时,方圆万里的空间战场内,已经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见了。

  黑色缓缓消失,接着空间战场内出现了大面积的雾气,当武器缓缓消散,才缓缓露出两个身影。

  当看到两个身影时,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https://www.biqukan.com/10_10736/1320070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