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超级兵王叶谦 > 第3212章 传承

第3212章 传承


        叶谦从条案上,举起重达十几斤的香炉,香炉空荡荡的,并沒有任何的香火灰烬,很显然这里从未有人祭拜这撒旦的雕像。

        叶谦进來之后,之所以要砸这撒旦的雕像,和条案上的香炉里沒有香火灰烬自然有联系。

        这东篱七星塔,连六阶异能者才有进來的资格,而且,更多的异能者都死在了这东篱七星塔中,叶谦可不认为,他有能力带着沙赫等人走楼梯上到东篱七星塔的顶层。

        叶谦众人,分明就沒有能力上顶层,可偏偏沙赫得到的古籍上古蔺法老亲手所书,只有他认定的使者,才能够得到他遗留的三件宝物。

        如果是其他的法老,留下这种古籍,多半沒有几个人会那么深信不疑,毕竟,古籍流传至今,已经相隔多久了,是上千年之久了。

        如此久远的时间,哪怕是当初强如法老,也未必能够预知千年之后的事情吧。

        但惟独这古蔺法老不一样,因为他是整个巫术师之中,最公认的在预言术上,有着前无古人后无來者的成就,也只有这样的强者,安排的后事手段,才越加让人相信。

        这也是为何,沙赫这种那么会算计的聪明人,会如此相信古籍之中所言,不惜代价,带着叶谦來到了东篱七星塔。

        既然正常的途径是无法登顶,那么古蔺法老留下的秘境,要如何进去,叶谦能够想到的就是一切不正常的手段,而这手段,应该就是留在了东篱七星塔的大殿之中。

        而叶谦进來之后,大殿空旷无比,除了眼前的撒旦雕像,还有身前条案上的东西之外,已经沒有其他任何的东西了,至于大殿之前的面貌,是不是眼前这个景象,只怕也沒有人知晓了。

        在叶谦的理会之中,古蔺法老是一个关照后辈的重情之人,不然也不会留下这么多的手段,希望能够帮助到后世的巫术师了。

        一个重情义的人,岂会无端端在自己修炼之所,摆放一个臭名昭著的撒旦大恶魔的雕像,难道真是因为古蔺法老是一个信仰撒旦的巫术师。

        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叶谦才想到了要砸这撒旦雕像,至于结果会怎么样,叶谦自己心中也沒有底,但要进入秘境,不管什么法子,总是要试过之后才知道的。

        嘭。

        一声清脆的声音在大殿之中响起。

        以叶谦的力量,别说这陶瓷般的雕像,就是一块用石头雕刻的雕像,也要碎裂的。

        在清脆的声音之中,撒旦的雕像顿时四分五裂,扬起了一阵厚厚的灰尘。

        随着声音的响起,在场其余人都还好,只是好奇的看着这一切,关注有沒有什么异样生,或者说有什么通道之类的存在。

        唯独只有梦然,看着这一幕,似乎叶谦的那一下不是砸在了撒旦雕像上,而是砸在了她的胸口上,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可见,越是纯净的人,对于信仰就越加的表现的直白。

        碎了。梦然嘟嚷着,见到雕像碎裂之后,既沒有引什么机关,也沒有见到想象中的通道,顿时就急眼了。

        叶谦,你敢亵渎真神,我要杀了你。梦然突然叫喊着,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如果不是沙赫手疾,叶谦还真要头疼了。

        大哥,你拉着我做什么,他这分明就是故意的,凭什么他一进來就要砸撒旦真神的雕像。梦然情绪有些莫名的激动,死死的盯着叶谦,杀意盎然。

        沙赫这个时候,虽然拉住了梦然,但也朝着叶谦看去,显然他想要叶谦一个解释,不然,就算他不计较叶谦砸碎一个雕像,但也不好跟梦然交代。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空中一股神秘的力量汇聚,引起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

        有动静了。小小第一个喊道。

        好熟悉的气息。克鲁尔莫名的感到一阵寒颤,这股气息,似乎他曾经有接触过。

        就连刚刚还在叫嚷着,要杀叶谦的梦然也突然安静了下來,静静的看着撒旦雕像之前摆放位置的上空。

        沒多久,只见神秘的力量凝聚出來了一个人影,头戴皇冠,身穿法袍,那是巫术师们再熟悉不过的法老装扮,而见到这个人影的时候,叶谦和克鲁尔几乎都一眼就认出來,这人正是早已经沉眠的昔日巫术师巅峰强者之一的古蔺法老。

        古蔺法老。

        晚辈沙赫·塔拉吉尔,拜见古蔺法老。沙赫甚至行了跪拜之礼。

        同样沙赫身旁的梦然,也一样行了跪拜之礼,尊敬异常的喊道:晚辈梦然·塔拉吉尔,拜见古蔺法老。

        力量凝聚的古蔺法老,看着叶谦一些五人,微微点头,目光汇聚在了沙赫和梦然身上,有着说不出的柔和。

        塔拉吉尔家族的后人。古蔺法老喃喃的说道:沒想到最终要继承我衣钵的却是我皇后一族的血脉,还真是有缘分。

        你叫沙赫。古蔺法老的目光最终停留在了沙赫身上,柔声询问道。

        沙赫显然有些莫名的紧张,哪怕他身份显贵,可在这传说中的古蔺法老面前,还是有种说不出的渺小感,犹如一个人,看到了传说中的巨龙。

        是的,法老大人。沙赫恭敬的点头。

        资质不错,倒是足够继承我的衣钵,不过,你们的时间不多了,你一定要好好努力,争取保护好我巫术师一脉的传承香火不灭。古蔺法老喃喃的说着,似乎有些莫名的哀伤。

        叶谦听到这句话,心中微微一动,这话他听着怎么如此的耳熟呢,对了,这话曾经秦王就跟叶谦说过,而现在,古蔺法老又对沙赫说了。

        时间不多了,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叶谦心中一头雾水,当初秦王说这话的时候,叶谦并沒有放在心上,可现在古蔺法老又这么一说,叶谦觉得这其中必定有什么秘密。

        是。沙赫则是恭敬的点头,说道:沙赫·塔拉吉尔,一定铭记法老大人的教诲,如能有幸继承法老衣钵,定当为我巫术师一脉多做贡献。

        古蔺法老微微点头,颇为满意,说道:好了,你们都起來吧。

        这时候,沙赫和梦然才诚惶诚恐之余,脸上还有着不敢置信的激动。

        这撒旦的雕塑,不过是我留下寻找有缘人的掩体,撒旦是个沒有人性,只有的魔鬼,我希望你们两人记住,得我传承,必不可心生恶端,否则犹如此撒旦雕塑,粉身碎骨。古蔺法老面上突然有些莫名的严肃,无形的气息,压抑的让人感觉都快要窒息了一般。

        沙赫和梦然连连点头,声称谨记古蔺法老教诲,这无形的气息才慢慢的消散,看得出來,如果沙赫和梦然刚才的话有半点虚假,定然无法安身于此,会被那无形的气息,直接绞杀的粉身碎骨。

        而这心性一关,显然不管是沙赫,还是梦然都过了,只是叶谦有些好奇,梦然刚刚还对撒旦那么信仰,为何她能够避开古蔺法老的拷问,难道是因为梦然心性纯净,本性不坏,或者说,刚才古蔺法老真正考验的,或许仅仅只是针对沙赫。

        这些念头,叶谦并沒有太过执着,毕竟这是巫术师一脉的事情,和叶谦这个古武者,而且还是一个只信仰自己的古武者來说,这些根本不重要。

        我的使者,我的有缘人,沒想到这么快,我们又见面了。古蔺法老,这个时候,才转头看向了叶谦。

        叶谦面露恭敬之意,对于这位古蔺法老,叶谦是抱着感恩心态的,如果不是因为古蔺法老,或许叶谦现在的境地,会远比现在糟糕的多了。

        叶谦,见过古蔺法老。叶谦双手抱拳行礼道。

        叶谦,我得谢谢你,这次你又帮了我一个大忙,放心,我一样不会让你白跑一趟的,一会我会送你们一道进入我的秘境之中,我给你留了点小小心意,或许会对你有所帮助。古蔺法老含笑说道。

        听到这句话,叶谦心中莫名的一喜,他现在最缺的就是钱,而当初古蔺法老的一件纪念品,就让叶谦卖了十万幻灵石,不知道这次又会收获多少呢。

        虽然这次叶谦帮沙赫來这里,他并沒有得到什么物质上的报酬,但如果能够从古蔺法老这里拿走些东西,应该也不会是一笔小数目才对,毕竟,古蔺法老是什么人,哪怕是随便挤出的一点小东西,都足够叶谦傻眼的了。

        多谢古蔺法老厚意,能够给你做事,是我的荣幸。叶谦含笑说着,这种好事他当然不会拒绝了。

        好了,我这就施法,送你们进入秘境。古蔺法老也沒有再多说什么,直接开始施法,一股股力量将叶谦一行五人笼罩在其中,眨眼就消失在了大殿。

        这个时候的大殿,再次变得空荡荡,古蔺法老的身影也消失了,只有地面散落了一地的撒旦雕像的碎片,还有条案上,一个突然失去了全部色彩的香炉,如果叶谦等人看到这一幕,或许就明白,为何砸掉了撒旦雕像,古蔺法老的意念会凝聚出來了。

        当叶谦眼前再次恢复清明的时候,只见自己早已经不在大殿之中,取而代之的是另外一片空间,这里居然又是一个自成一片的小型空间。


  (https://www.biqukan.com/10_10706/714718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