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冰上舞者 > 第八十五回:一场糟糕的会议

第八十五回:一场糟糕的会议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2月20日是国际滑联要求上报世青赛和世锦赛参赛选手的最后截止日期,于是在2月13日当天t国花样滑冰协会召开了教练委员会会议,以确认最后出赛的名单,尼基申夫妇、柴里科夫作为委员会的成员也在出席行列,同时由于之前齐格薇切娃的预防针,他们还知道会议的内容不是简简单单投个票就行了。

        鲁洛斯的冰上运动协会会议室内,17位首批委员会成员,齐格薇切娃,花样滑冰协会主席鲁斯兰·安楚丁和副主席鲍里斯·纳塞吉内,出席这次会议,当然了最后三位是没有投票权。

        鲁斯兰·马克辛莫维奇·安楚丁是一位71岁的老头,他是t国战后第一代花样滑冰运动员,出生在战争时期的他是个意志坚强的老顽固,也让他成为一位坚定的国家主义者,在参见国际会议中始终在竭力维护t国的利益打压所有的对手,动不动就希望修改规则等,因此在国外的名声很差。鲁斯兰·马克辛莫维奇还是一位鉴定的精神至上者,他一直认为努力比天赋更加重要。看到他71岁的年纪就知道其实应该是退休的年纪了,之所以他还在这个岗位上是因为10年冬奥会上的惨败,让冰协几乎所有领导人都“消失”了,但是这个工作还是要人做的,于是这位元老就这样当上了救火队员。私下里,他和尼基申夫妇、森希妮娅的关系十分不错,因为尼基申和森希妮娅就是他曾经的学生,尼基申从事教练工作也是得到了他的指导。

        鲍里斯·彼得洛维奇·纳塞吉内则是一位52岁的中年男子,不过头发这东西已经和他告别了,眼神依旧保持着年轻时锐利的目光。【愛↑去△小↓說△網w    qu  】鲍里斯·彼得洛维奇出生在t国最辉煌的时代,从小就接受了t国举世无双的大国教育,所以当t国四分五裂分奔离析之极,他的人生观彻底崩塌了。在利用功勋运动员的身份浑浑噩噩过了12年之后,如今的卡夫宁总理当选了总统,卡夫宁强势地对外政治,和铁血政治手腕让他深深着迷,很快这位运动员加入了卡夫宁的政党,并且成为了其中的核心人物之一,有流言说就是因为这层关系他进入了协会成为了副主席。鲍里斯·彼得洛维奇并不在乎这种流言因为在冰协中像他这样有卡夫宁印记的人还很多,比如齐格薇切娃,她也是卡夫宁政党中的一员。鲍里斯·彼得洛维奇在运动员时期是一位冰舞选手,他和柴里科夫差不多是同一期的队友,他赢得了一个冰舞运动员可以获得的所有荣誉,当国家解体后,很多t国运动员和教练抢着都来到曾经的“敌人”yf那里淘金、生活或者利用自己的执教能力为yf花样滑冰发展做出贡献时,他却留在了国内,曾经有人告诉他只要愿意他可以开出很高的价格去yf商业演出,结果我们这位鲍里斯·彼得洛维奇·纳塞吉内回答道:“饿死也不会要yf的施舍。”而在国际滑联的工作中他却展现出另一种风格,世故、油滑和左右逢源,他不会像领导鲁斯兰·安楚丁那样正面对抗,他更善于交易和妥协,让其他国家的人们感觉他是一个好打交道的人,因此他总可以实现他的目的,比如这次对几个规则的小修改就是他的杰作,现在似乎看上去没什么,不过鲍里斯·彼得洛维奇·纳塞吉内很有自信,这几个小修改会给他的祖国带来巨大的好处。

        会议的第一项并不是巴布什金娜转投yf的事情,安楚丁坐下后,他说道:“今天的会议有四项内容,首先第一项就是委员会的进入和退出机制,我知道在座的17位教练都是国内最好的,但是所有人都会老去都会无法适应时代,比如我,所以我们需要一个退出机制。”

        教练们点了点头,森希妮娅说道:“我认为应该设定一个退休年限。”

        维克多·伊万诺夫说道:“或者每四年举行一次换届选举。同时当选的者在四年内可以主动辞职。”

        葛拉达扎丽插了一句说道:“如果一段时间这位教练的选手成绩不稳定的话,也应该被动辞退。”

        鲍里斯·纳塞吉内认真地做了笔记,安楚丁则说道:“很好都是些不错的想法。好了我们继续讨论一下第二个议题,那就是顾问人员是不是不需要再增加人数。毕竟不能让齐格薇切娃女士到处跑不休息,何况她现在还有一个小爱好不是吗?”齐格薇切娃点了点头,心想:他知道了。

        尼基申说道:“这是个不错的注意,我也希望有更多的专家可以参与指导我们的选手,不同的建议可以让我们更加全面的了解优缺点。”

        尼基申娜说道:“特别是我们这些做青少年培养的教练,能够及时得到最新的规则解释,有利于我们为未来的选手培养做好规划,而不是像过去那样不知所措。帕什科娃和普薇特斯卡娅的成功,以及尤菲洛娃和祖鲁克都是很好的例子。”

        祖多斯卡雅听完问尼基申娜:“为什么说这么说?”

        尼基申娜说道:“我不得不说通过和齐格薇切娃以及托帕洛娃的交流我发现托帕洛娃和葛拉达扎丽都对于新规则吃的十分透彻,其实帕什科娃和普薇特斯卡娅并不是特别成功,她们很多节目的设计并不是那么吃透新规则。”

        葛拉达扎丽笑道:“您太客气了,玛丽娅·尼基申娜。”

        安楚丁听完说道:“看来这个议题等下不用投票了。”大家点了点头,纳塞吉内还在做着笔记,安楚丁接着说道:“第三个议题,下个月1日布列亚特训练中心开幕,届时5座冰场中2两座给我们花样滑冰部门。我先说一下分配的问题,由于路程关系布列亚特训练中只对在鲁洛斯的花样滑冰学校开放。其他地区的继续保持现状,如果有国家队成员,将有预算支出租用冰场。”

        在座的所有教练都很安静,他们在沉默了一段时间后都同意了这个提议,不过说起来这并不是什么值得惊讶的事情。因为17位教练中大约有14位都来自鲁洛斯,另外3为则是迪那丘克自然都没有意见。一些教练还询问了其他3块冰场的使用情况,安楚丁说道:“两块给了冰球国家队,男女各一块。另外一块给了队列滑国家队,两队共用一块。”

        “队列滑?就是那群业余选手的比赛。他们还需要用冰场?”尼基申说道。

        “米哈伊尔·尼古拉诺维奇。他们也是为国争光,所以我们需要大度。”安楚丁说道。

        一直在做笔记的纳塞吉内此时说道:“米哈伊尔·尼基申,我也不喜欢队列滑的那群女孩,不过队列滑协会的主席和主教练一直在冰协那里打报告,所以我们也没法不让出冰场。”

        安楚丁说道:“好了,最后一个议题,来讨论一下巴布什金娜吧。我们要不要派出她参加世锦赛。”

        尼基申娜说道:“我反对让她出赛,她既然在这个时候改变国籍,首先就是很不职业的行为。她现在是所有人的焦点,到时候记者一定会让她分心的。”

        “不,不,不。玛丽娅,她是一位十分职业的选手,她只是由于父母的关系才改国籍的。”祖多斯卡雅说道,“这些场外的事情不会让她注意力分散的。”

        “不,这恰恰是她不职业的地方。她应该在本赛季结束在改国籍。”尼基申说道。

        “见鬼,米哈伊尔·尼基申。”祖多斯卡雅说道,“你不觉得我们在这里通过一些政治的东西来决定一个女孩的机会很无耻吗?何况我们需要巴布什金娜在世锦赛上的成绩,来给我们足够的积分,毕竟你的选手都不能参加世锦赛。”

        “我们不需要这个分数,哪怕最后只能派出水平一般的选手参赛。”森希妮娅说道,“虽然这是个人的选择,也是一个政治上的东西,但是我认为这很重要,她既然已经放弃了我们,我们也应该放弃她。”

        祖多斯卡雅已经知道了这个投票的结果,她最后说道:“好吧,我知道了。你们不用投票了,这没有意义,随便派谁吧,让我们无用的自尊心去死撑着吧。”

        安楚丁说道:“好了,巴布什金娜除名,我们换上谁?”

        “就是这次全国锦标赛排在第10位的女孩吧。反正埃罗耶娃可以出战,其他人随便派谁都不重要。”尼基申提议道。

        听到这个回答,祖多斯卡雅起身,说道:“真的吗?就这么随意?”安楚丁说道:“投票吧。”除了没有投票的祖多斯卡雅,所有人都同意让巴布什金娜除名。祖多斯卡雅转身离开会议室,她一脸怒色地摔门,踩着重重的脚步通过走道。


  (https://www.biqukan.com/10_10640/449085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