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 第4854章 献殷勤?

第4854章 献殷勤?

        鞭子裂开的一瞬,王副将觉得手上有些许凉意。

        可那股凉意就如一口凉气吹在皮肤上,微微一凉,遇上王副将这样皮糙肉厚的,还真没太在意。

        见鞭子应声碎裂,漠北王军那边,传来了一阵大笑声。

        “看看,对方铭师的铭器连王副将的皮都蹭不破。”

        “苍芒皇朝的铭师,不过如此。”

        “还是快滚下去吧,免得被王副将一掌给拍死了。”

        苍芒太子这边,众人都是面色难看。

        苍芒太子也是暗暗叫苦,早知如此,他就不会让叶凌月上阵了。

        他瞅瞅帝莘,帝莘却是一脸无动于衷的表情。

        这家伙不会真的不管叶凌月的死活吧?

        “轮到我了。”

        王副将冷笑着,他左臂一震,左掌挥出,却是用出五成的气力。

        叶凌月是大巫师要捉拿的人,必须活捉。

        却见王副将一掌挥出,声势不小,却犹如猛虎下山,一声呼啸。

        掌力所及之处,将瘦弱的叶凌月笼罩其中。

        苍芒皇朝这边,众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气。

        楚暮面色铁青,王副将这一拳,若是真的落在叶凌月身上,凭她无法凝聚天力的体质……

        纪琳琅却是眼角含着喜意,心底暗念着。

        “打死她,打死那贱人,她一死,暮哥就死心了。”

        一掌轰的一声,击在叶凌月的右肩上。

        叶凌月的身子重重一震,肩上的铭师袍应声裂开。

        众人眼前一白,却见叶凌月的右侧肩膀露了出来。

        叶凌月脸上虽有丑陋的红斑,可身上的肌肤,却是白的亮,胜过白雪,皮肤细腻。

        看到的人,无不眼前一恍。

        可想而知,那一身铭师袍下,会是怎样都一副好身段。

        叶凌月的身子晃了晃,却没有倒下。

        看她的样子,也不像是重伤……王副将一惊。

        再看叶凌月肩上,白皙的皮肤上浮现出一片铭文来。

        那铭文,形如龟甲,呈棕黄色,密密麻麻,布在叶凌月的身上。

        那铭文一瞬而现,很快就消失了。

        “二级獒龟纹。”

        溪芸笑了笑,轻轻说出那铭文的名字来。

        獒龟是一种天兽,比起其他天兽来,它攻击力不强,度也慢,唯一的优势就是防御力惊人。

        一头成年的獒龟,在动身上的獒龟纹的情况下,哪怕是三四品天印的强者也无法将其击溃。

        王副将为了活捉叶凌月,收了五成力,如此一来,实力大抵和三四品天印的强者相当,叶凌月这一个铭文,刚好可以抵消他的掌力。

        至于这獒龟纹,说来也只是一种很普遍的铭文。

        将其用来御敌,而且早早镌刻在自己身上,不得不说,这姓叶的名师却有些能耐。

        “王副将,承让了。”

        叶凌月拱拱手,她体内气血被掌力所伤,还是一阵翻涌,好在还在她的承受范围之内。

        她稍作调息,即可恢复。

        “哼,这次算你走远,下一招,你就没有那么好运了。”

        王副将冷哼了一声。

        叶凌月也不多说,只是淡然一笑,盘腿坐下。

        一招过后,她和王副将都有一刻钟的休息时间。

        一旁的楚暮见叶凌月衣衫破碎,露出了半截香肩,众目睽睽之下,不少目光都落在她细滑的肩上。

        楚暮有些不是滋味,脱下外袍,就欲上前。

        却见有一人一步上前,抢在他前头已经走上前去。

        帝莘脱下自己的轻甲,披在叶凌月的肩上。

        “多谢。”

        叶凌月也不睁眼,缓缓调息。

        不用看,她也知道是谁。

        帝莘也不多说,只是守在叶凌月身旁,就如守护神般,他一双冷目扫过,周围那些探寻的目光一阵瑟缩,连忙缩了回去。

        楚暮讪讪退了回来。

        “楚暮,你还是男人嘛,你的未婚妻被人欺负了,你还站在一旁?”

        凤菲郡主见帝莘和叶凌月的“亲昵样,”气得一口银牙险些没咬碎。

        “她不再是我的未婚妻。”

        楚暮苦笑,手中的外袍放了下来。

        如今,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她,被其他男人庇护。

        他甚至是,连对抗王副将的勇气都没有。

        见了楚暮的黯然模样,纪琳琅五指紧握成拳,指甲险些刺入肉中。

        恨,她好恨。

        “倒是没想到,那丑八怪长得丑,身上的皮肤倒是白皙细滑。”

        身旁,赵少门主摸着下巴,打量着叶凌月。

        男人都不是什么好货色,没到手的,永远是最好的。

        “叶凌月,我倒要看看,你要怎么躲得过第二招,第三招。”

        纪琳琅恼恨道。

        一个二级铭师,能掌握的也就只有些低级铭文。

        王副将下一招,绝不会留情。

        一刻钟转瞬即过。

        叶凌月起身,迎上了早已等候多时的王副将。

        这一次,按理应该是叶凌月先出招。

        王副将看了眼叶凌月身上的轻甲,冷笑了一声,就算是有宝甲护体,她也熬不过自己的下一招。

        有了上一次的教训后,王副将可不打算再留手。

        一招都没活捉一个二级铭文师,这个消息要是传回漠北,他王某人必定被同僚笑掉大牙。

        他也懒得再理会大祭司是否会追究。

        “王副将,承让了。该我出招了。”

        早前她的那根鞭子已经碎裂,自是要换一件铭器。

        叶凌月手一翻,手中多了一把短匕。

        那是一把通体红的短匕,匕身上洋溢着浓郁的火之力,一看就是火属性的铭器。

        只会那把短匕一祭出,漠北的兵士们不禁再度爆笑出声。

        “开什么玩笑,她不会用那把匕对付王副将?”

        “一把最下等的铭器,只怕连王副将的身都近身不了。”

        苍芒太子也是直抹冷汗。

        叶凌月是越来越离谱了,早前的鞭子还好说,这短匕,她不会是想要近身攻击吧?

        苍芒太子正想着,叶凌月已经是一匕挥出,却是一招就袭向王副将的心窝处。

        王副将冷笑一声,依旧是不避不闪。

        叶凌月的匕一招就刺向他的心窝要害处,只是,旁人的要害处,可不是他的要害处。

        匕没根刺入王副将的心窝,王副将的胸膛上,一阵铭文闪烁。

  https://www.biqukan.com/0_847/2171240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