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英雄联盟之绝世无双 > 第2016章 妖姬

第2016章 妖姬


        鸦看了看手臂上被划出的伤口,鲜血染红了他的衣服。

        这让他有些懵。

        他已经忘了自己多久没受伤了,大概有1oo年了吧……

        鸦抬起视线看向了殷香琴道,“好厉害的媚术,居然能在实战中影响我的精神,……奇怪啊,天使基因如此强韧的精神,居然也会被你诱惑,就我这身体,明明对于女人已经没有感觉了才对。”

        殷香琴就这么一手捂着小嘴笑了笑道,“你还不明白吗,这就是爱啊,只要你还是男人,就一定会喜欢女人,精神再强韧,你的身体,也会爱我的。”

        殷香琴说着对鸦勾了勾手指,一脸魅惑的笑道,“不想,跟我再亲近点吗?”

        鸦觉得殷香琴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都仿佛契合了男人的喜好,居然让自己都有些魂不守舍。

        “也许,这就是天赋吧,千古第一妖姬,果然名不虚传。”

        鸦说着,一脚挑起了脚边的长剑,再次握剑,对向了殷香琴。

        “看起来,我也是该认真点了,不能小觑了你。”

        “你可以试试,就凭你这老年身体,能打的过谁。”

        鸦说着缓缓闭上了眼睛,等到再睁开的时候,眼睛就变得更加恐怖而黯淡了,仿佛眼睛里全是眼白,完全感受不到他的焦点。

        像那种死了的老年人一样。

        “所谓媚术,无非是通过,色相,声音,气息,味道,等五感,给人造成一种错觉,甚至幻觉,你的媚术已至大成,恐怕任何男人在你面前,都只能使用七成实力。”

        但,这对鸦的天使基因没用。

        他直接屏蔽了视觉,屏蔽掉了视网膜呈像,使用红外线般的感知视线来看东西,只要看不到殷香琴美丽的外表,自然不会受她色相影响。

        现在在他眼中,殷香琴跟任何一个女人没有任何区别,只能看到身形而已。

        同时,他主动屏蔽了自己的嗅觉,味觉。

        “我知道你的声音也会带磁性,去撩拨对方心神,接下来,我会屏掉耳朵,直到把你杀死为止。”

        鸦说着已经封闭了自身的耳膜。

        抬起长剑,遥指向殷香琴。

        他能看到殷香琴动了下嘴唇,却已经听不到对方的声音。

        只要屏蔽掉自身所有的感觉,眼前那绝色美人即使能令老僧还俗,也对自己没有半点影响了。

        只因为殷香琴的媚术太可怕,令他那一贯坚硬如铁的内心,居然都开始动摇了,他相信再这样下去,自己很快就会沉沦,失去战斗力。

        其实鸦这样封闭自己的五感,确实让自己实力下降了不少,但,影响不算很大,因为他眼睛照样“看”的到东西,这就是天使基因的强大之处,相比较被殷香琴魅惑,动摇,实力降至七成以下,这样反而好多了。

        确实殷香琴是靠着媚术辅佐,才占据一定优势的,论硬实力,有点难打……

        话音刚落,鸦已经再次攻了上来,这一次出手比刚刚坚定了许多,动作也凌厉了许多。

        那一剑推出,便有铺天盖地之势,仿佛天空都朝着殷香琴压下来了。

        殷香琴也是毫不畏惧的迎了上去。

        鸦走的是大道至简的路线。

        看似朴实无华,实则变化万千。

        而殷香琴走的轻巧,灵动的路线,而且她精通天下无数精妙且神奇的剑法,都是帝辛为她耗尽无数兵力,民力搜刮而来的。

        许多剑法堪称神妙无穷。

        两人短时间斗了个旗鼓相当。

        少了媚术辅佐,扰乱对方心神,殷香琴还真的不好打鸦。

        但。

        “你以为这就有用了吗?”

        所谓媚术最高境界,不见其人,只见其形,便能让人如痴如醉。

        一个窈窕的侧影,一个曼妙的背影,一个轻柔的动作,一个美丽的脚步,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媚术的根源,是能给人一种美好,欣喜感觉的。

        然后这种感觉就会从心底扩散开。

        “玲珑剑舞。”

        就看到殷香琴轻巧灵动的身影不断的变化,绕着鸦来回的变换身影,似虚似实,似真似假。

        两人的剑不断交锋着,爆出“乒乒乓乓”的响声,这七彩虹洞,到处都在闪烁着剑光。

        这明明是很凶险的事情,但若是观察殷香琴的动作,便会感觉,这哪里是搏杀,仿佛她只是在跳舞。

        一个人尽情的舞蹈。

        每一招每一式都充满了一种令人舒服,且诱惑的美感。

        那一个后仰,那递出的轻飘飘一剑,那轻抬舞动的双腿,都仿佛恰好契合了某种奇妙的旋律,让人不自觉的就会把视线停留在她的身上。

        鸦已经全力的守护心神,屏蔽自己的五感,拼着最快的度去进攻,要把殷香琴打倒。

        但他现这没用,在自己的视线中,即使只是那么一团黑影,居然也仿佛一道燃烧的火焰一般,在自己的心底开始燃烧。

        一开始只是一团小火苗,但随着殷香琴尽情的舞蹈,这股小火苗就慢慢的长大,从心底,一直蔓延到全身,甚至蔓延到大脑,点燃了他的双眼,再以熊雄的火焰,燃烧着他的全身,让他身体热,呼吸都开始不规律。

        他有一种,自己仿佛年轻了几十岁,仿佛自己还是个小伙子,还想追求美女的那种感觉,他的内心,很有这么一股欲望,冲动。

        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但就是这么在鸦的身上生了。

        鸦那磅礴大气的剑法一滞,身体有那么瞬间变的无比沉重。

        他深深的被妲己,或者说殷香琴的风流姿态给吸引了。

        也就这么一停滞的功夫,让殷香琴抓住机会,“嗖”的一剑过去,在鸦的身上划出了一道大大的血口。

        然而鸦已经屏蔽了自身的感觉,甚至连神经的痛觉都屏蔽了。

        导致他未能做出及时的后撤反应。

        这让殷香琴冷冷一笑,心道,“找死。”

        心中狠,手中的动作却是优美至极,仿佛划着最美的剑法,一下又一下的在鸦的身上,手臂上,甚至脸上,划出血口。

        直到鸦感觉不对,自己动作越来越慢,身体越来越重,血液在身上蔓延,这才连连后退。

        拉开跟殷香琴的距离。

        这回,他倒是恢复知觉了。

        不过,那苍白的脸上,已经被殷香琴划了三道口子,身上,手臂上,到处是伤口。

        他现即使屏蔽五感,也差点沉醉在殷香琴的剑舞之中。

        他从没见过,有人能把媚术挥到如此神奇的境界。

        倒不是他打不过殷香琴,若是正常打,他胜算在8成,但受媚术干扰,就显得举步维艰了。

        这也是当然的。

        任何男人在对战妲己的时候,都不可能使用十成实力。

        连当初的天选之子,真命天子的帝辛都臣服在妲己的石榴裙下,更何况是其他人。

        鲜血顺着鸦的身体,从手臂,从下巴,从剑上,一滴滴不断的滴落。

        好在天使基因造血能力,以及复原能力惊人,这点伤,对他而言不算什么。

        鸦也一下子眯起了眼睛,冷冷道,“呵,旁门左道的东西,女人就是女人,不好好练剑,学什么媚术。”

        殷香琴妩媚一笑,道,“这是你该说的话吗?”

        女生天生体质比男生柔弱,力气比男生小,自然要挥身体魅惑的优势,使自己占据有利地位。

        而且……

        “你有资格说别人吗?当初你又是怎么赢下夏天世的呢,真的是靠实力吗?”

        “……”

        顿时,鸦的声音一沉,冷声道,“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果然不错。”

        然后下巴微抬,带点骄傲的回道,“就让你见识一下,我鬼谷一派至高的纵横之剑吧。”

        在听到纵横之间的时候,夏新现自己的心脏莫名的颤动了下。

        脑海中仿佛回忆起了一道奇怪的画面。

        夏新感觉到体内的药力还在挥余热,这让他身体好受了许多。

        他勉强爬起身,用剑撑着残破的身体大喊道,“不行,香琴,这纵横之剑不能接,纵横之剑需要蓄力,趁现在杀了他!”

        殷香琴愣了下,连忙应道,“好。”

        然而,殷香琴刚想动手,就看到鸦随手一甩,两把长剑以无与伦比的度,朝着另一边的夏新跟躺着茜儿射过去。

        那射过来的剑度实在太快了。

        夏新根本没时间反应。

        好在他恢复了点力气,在看到剑扑面射来到身前的瞬间,也是反应极快的,双手一握力,就准备接剑。

        但他现在力气很弱,只能接一只。

        所以,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拿双手去接射向茜儿心脏的那只剑。

        对于那朝着自己心脏射来的剑,却是不管不顾。

        他已经没有余力去管了。

        他必须保护茜儿,茜儿可是自己认的妹妹,哪有做哥哥的,连妹妹都保护不了的。

        夏新硬伸出双手,哪怕手掌被刺穿,他也要把剑给挡下来。

        夏新是用着双手挡在茜儿身前,那剑也直接刺破了他的手掌,一点点刺了进去。

        同时他也握紧手掌,想要抓住剑身。

        然而另外一只剑射向自己的剑,他真的没有力气去管。

        哪怕鬼子基因强横无比,心脏被射穿,他也必死无疑。

        其实鸦这射出的两剑根本没用全力,只因夏新现在身体太虚弱了,实在没机会抵抗。

        “完蛋了,死定了。”

        即使如此,夏新也死死的抓住了那刺透他掌心的剑身,用肉掌的摩擦尽量减少剑的度。

        而另一只剑,眼看就要射穿他心脏的时候。

        一道白影一闪,殷香琴那道曼妙的身影,以着奇快无比的度,已经闪至夏新身旁,伸手一抬,抬起了剑尖,让剑身射击的方向改变了,变成了朝上的方向。

        两人算是相当的有默契了。

        夏新抓住了那射向茜儿的长剑,被剑刺透手心。

        而殷香琴则抓住了那射向夏新的长剑,改变了剑道,让剑贴着夏新的肩膀划了过去。

        然而,仅仅这么一瞬间的功夫,就足够鸦蓄力了。

        殷香琴还没来的及高兴。

        就感觉身边被一团死亡的阴影所笼罩。

        耳边也响起了鸦的低吟声。

        “纵剑天下!”

        随着鸦那苍白的身影,以着闪电般的度划过殷香琴身边,殷香琴整个人,都被打飞了出去,那于半空中倒飞的娇躯之上,“呲”的一下,身上的伤口爆出了猛烈的血雨……

        夏新一瞬间被眼前的情形给惊呆了,他想伸手拉殷香琴都做不到,只能大喊了一声。

        “香琴”!

        然后瞪大了眼睛,只能眼睁睁的的看着那窈窕曼妙的美丽娇躯随着漫天扩散的血花,不断的倒飞后退,然后“砰”的一下,撞到了墙上……


  (https://www.biqukan.com/0_804/2036394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