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游戏家 > 第十六章 卑微的死亡

第十六章 卑微的死亡


        刘信死了。

        圆月清冷地挂在天幕上,又被紧随而至的乌云遮挡,临水小镇里阴风阵阵,黑云压城,一场瓢泼大雨马上就要降临。

        刘信冰冷的尸首静静躺在梧桐树下,看不清表情,身体姿势蜷缩得像是一只烫熟的虾,吴征想象得到他死前是多么的恐惧。

        昨天买的麋鹿面具扔在一边,上面用油彩绘画的人物笑容沾染上四溅的鲜血,在清冷的月光下,显得诡异,显得古怪,似是正肆意嘲笑吴征。

        “那以后你还会救我吗?”

        这个少年天真甚至可以说是幼稚的声音,仿佛仍然响在吴征的耳边,听起来那么讽刺。

        吴征就这么站在血泊边上,身板挺得笔直,脸上表情十分僵硬,只是一双眼睛瞪得很大。

        刘信死于利器割喉,血液喷溅,却点滴不沾身,与这几天接连遇害的那些死者一模一样。

        都是一样死得那么卑微,死得那么不起眼。对大多数人来说,就像是路边死了一条猫狗,也许会惊讶的叫声:“哎呀!”,但事后不用三两天,便忘在脑后。

        没有人会记得他。

        “没有人会记得你啊,刘信,你这家伙……”

        吴征张口,脸色平静,声音却出奇地有些颤抖。

        “咔擦咔擦。”

        他右手渐渐握紧,那只粉色兔子面具顿时发出不堪重负的声音,破碎开来,像是破碎的灵魂,两只修长的兔耳朵掉在地上,面具上只剩两只尖锐处,刺破了吴征的手指,血液泊泊地滴向地面。

        “滴答,滴答……”

        他恍若未觉,却猛地撇过头来,强迫自己将视线转向远方,转向寂静、安详的临水小镇。仿佛不敢再看刘信的尸体一眼。

        “为什么会是他,为什么要杀他……”吴征呢喃的声音沙哑而干涩。

        他坐在树边,抱着双膝。

        然后又站起,在树下走来走去。

        而后爬上树,呆呆地看着头顶乌云密布的天空出神。

        虫声窸窸窣窣地响着,小虫子们都在趁着这大好的夏天求偶交配,期望能将自己的血脉延续下去。阵阵微风掠过树梢,僵硬尖锐的树叶擦过吴征的脸,有些生疼。

        忽然,吴征痛叫一声,双手抱头,整个人直直从树上摔下,狠狠砸在地面上。但脑子里传来的痛苦却完全没有停歇,折磨得他在地上滚来滚去。

        脑瘤发作。吴征对这痛楚再熟悉无比,只是不知道这一次为什么来得这么迅猛,这么强烈,比以往发作时产生的痛苦都要更强上几分。

        更重要的,他现在不是处在现实世界里,而是在《梦境》副本当中。脑瘤怎么会在《梦境》里发作,怎么可能发作?

        “呃……啊……”吴征牙关都咬出丝丝鲜血,终于忍受不住,缓缓发出痛号。

        可他知道,自己只能硬抗,绝对不能晕过去,因为一旦失去意识,他不确定自己还会不会再次醒过来。

        醒不来的话,谁给刘信报仇?谁要那杀人凶手偿命?!

        但脑子里仿佛钻进了一头猛兽,它咆哮着,怒吼着,誓要冲破吴征的束缚,闯到外界来。

        吴征的神智仿佛一道破损不堪的堤坝,死死地抵御住如潮水般的痛苦,但堤坝发出不堪重荷的吱呀声,他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

        这时,清冷的月光竟仿佛受到了某种指引,在吴征痛苦的身躯上空缓缓凝聚,光华就这么漂浮在虚无的空气中,凝而不散,透出一抹诡异。

        而后,光华猛然下降,直冲进吴征的头部。

        “啊!”一声巨大的痛叫声从他的嘴里发出,脑子里传来的痛楚仿佛一下子来到了顶峰,如澎湃的海啸将吴征淹没。

        他终于晕了过去。

        “哗!”积蓄已久的大雨倾盆而下,重重击打着临水小镇里的一切。

        刘信流出的血液被大雨渐渐稀释,冲刷,变得暗沉。吴征一动不动地躺在他的身边,仿佛也是一具尸体一般。

        猛然,吴征陡然睁开眼,眼皮之下的眼球竟变成如野兽一般的竖瞳,透着一股血红的痴狂与傲然。

        也不见如何动作,他的身体竟然缓缓漂浮起来,而后直立,脚不沾地,却稳稳地飘在空中。

        大雨瓢泼,吴征的身周却仿佛多了一层屏障,将所有雨点隔离在外,滴雨不沾身。

        他抬起手,野兽般狰狞的竖瞳里却透出一股陌生,像是不认识自己这具躯体一样。而后缓缓闭上眼,任雨声凌乱,心思已经沉进了自己的记忆里。

        “原来如此。”他缓缓开口,声音低沉而沙哑,根本不是吴征原本的音色,“沉睡之后,吾的**竟然诞生出了一个副人格吗?”

        接着,他笑了,抬起右手放在眼前,自言自语道:

        “竟是如此羸弱……败笔啊,败笔啊……哈哈哈……”

        大笑声在雨中飘荡,传出很远,透着一股疯狂的意味。

        突然,他的脸色猛然变得苍白,甚至有些干枯,他停了下来,缓缓道:

        “精神力已经枯竭了。这羸弱的身体,连支撑吾的存在就已经到达极限了吗?”

        “也罢。反正是早已死去的人,理应埋葬于深渊。”

        为了减低吴征**的精神负担,他选择了停下施法,一挥手,身体降下地面,身周的屏障突然消失,大雨浇湿了他的头发,伏帖在额头上。

        只见他瞥了一眼刘信的尸体,微微摇头,单手一招,地面上吴征掉落的兔子面具漂浮起来,落在手中。面具上只剩圆滚滚一个脸庞,两只耳朵断折处有些尖锐,右眼部的塑料也已脱落,留下一个空洞。

        整个面具破损不堪,与其说是像兔子,不如说更像一只猫。

        “《梦境》么,这么简单的任务,副人格竟然仍在迷惑中……”他喃喃细语,伸出右手食指,指向一旁的梧桐树干,而后就这么在虚空中缓缓划动。

        “吱吱吱……”一阵刀割木头的声音响起,随着他手指的移动,梧桐树干发出低鸣,树皮夹杂着木屑纷飞,树干上留下几个大字。

        而后,他双眼一闭,整个人如同失去了灵魂一般,倒在了雨中。

        大雨簌簌,下了整整一夜。

        阳光渐渐升起,鸟儿鸣叫声四起,一滴露水从树梢滴落,重重砸在吴征的眼皮上,将他惊醒了过来。

        “呃,好痛……”

        他捂着额头,缓缓坐起,脑子里满是昨晚挥之不去的痛楚感觉。

        视线瞥到刘信的尸体上时,吴征的神情再次变得怆然。

        “我会给你报仇的。”吴征喃喃道,语气却少见的坚定,“他们会偿命。”

        他捡起兔子面具,像是珍宝一样揣在怀里,正准备离开,却突然猛地回头。

        那个老迈的梧桐树下撒着一堆木屑树皮组成的碎物,坚实的树干上刻着几个新出现的大字——

        “取而代之!”

        [笔趣看  www.biqukan.com]百度搜索“笔趣看小说网”手机阅读:m.biqukan.com


  (https://www.biqukan.com/0_602/14222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n.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