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巫神纪 > 第一千六百二十六章 无赖姬夏

第一千六百二十六章 无赖姬夏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无数人目光炯炯的看着姬夏,无数人都在心中感慨,姬夏这话实实在在是不要脸了。

        这个罪名一旦扣上去,公孙溆溆的名声就算是彻底毁了,就算……就算他清白如雪,因为姬夏的这番话一出,因为姬夏是姬昊的亲生父亲,只要人族但凡还要顾及天庭的尊严和脸面,公孙溆溆在人族再难有出头之日。

        更不要说,公孙溆溆可不怎么清白,这家伙可实实在在不是什么好东西。

        帝舜目光极深沉的看着姬夏:“公孙溆溆德行有亏?不配出任人皇之位?”

        姬夏一本正经的看着帝舜:“公孙溆溆德行有亏,若是他成了人皇,吾别的不敢说,人族境内三年一洪灾、三年以旱灾、三年一蝗灾,这是笃定的事情!这,都是因为公孙溆溆这人实在是太坏了,就好似一团侏罗兽的粪丢进一锅汤里,这锅汤铁定倒霉遭殃!”

        华胥烈等帝子纷纷低下头,无声的笑着。

        姬夏的手段太无耻,他对帝舜的这番话,你可以说是对公孙溆溆的评定,也可以说是姬夏的某种威胁。以天庭之力,想要造成共工氏那样的灭世洪灾是不容易的,但是每年选几块人族领地发几场大洪水,选几块地方弄点旱灾、蝗灾之类,可不要太轻松。

        当着无数人族高层的面,当着无数人族子民的面,姬夏已经把话说得清清楚楚、透彻明白——公孙溆溆就是一团臭粪,他若是当了人皇,人族若是遭灾了……这可是姬夏早就警告过大家的哦!

        帝舜阴沉着脸半晌没吭声,一旁的公孙溆溆已经气得面皮发青。

        姬夏的这番话一出,他的名望可就彻底毁了。虽然他的确不是一个好东西,但是姬夏说过的那些罪状,他敢对着老天发誓他真没做过。姬夏这是胡乱的扣黑锅,胡乱的栽罪名,这是故意的败坏他公孙溆溆的品德啊!

        人皇宝座正在向公孙溆溆招手,无限风光、无上权柄唾手可得,在这要命的关头,姬夏突然出来捣乱,这简直比杀了公孙溆溆的亲爹还让他难受。

        一声尖锐的怒吼声从公孙溆溆身体极深处传来,公孙溆溆卷起了宽大累赘的冕服袖子,拔出腰间金光灿灿的佩剑,嘶声怒吼着向姬夏冲了上去:“混账东西,你焉敢毁我名望?”

        有熊一族公孙氏的族人,个个都传承了轩辕圣皇的剑道,公孙溆溆毕竟是曾经的帝子,剑道修为极高。金灿灿的宝剑上一道长达百丈的剑气喷薄而出,狠辣无比的向姬夏的心口疾刺而去。

        姬夏笑了,他幽幽笑道:“诸位,看呵,可不是吾乱讲乱说。这厮恼羞成怒,想要杀人灭口哩!嘿嘿,身为人族子民,却妄图刺杀天庭重臣,这触犯了多少天天规戒律哪?”

        帝舜没吭声,巫殿的几大长老也没做声,几名公孙氏的长老则是气急败坏的冲了上去,他们拔剑挡在了公孙溆溆面前。

        剑气纵横、剑光闪烁,七八名公孙氏的长老联手组成一张剑网,硬生生将公孙溆溆的剑芒压制了下去。‘当啷’一声脆响传来,一名修为最深的公孙氏长老手中利剑一挥,公孙溆溆的佩剑被斩成两段,几柄利剑立刻抵住了公孙溆溆周身要害,逼得他不敢再动弹。

        一阵金铁撞击声传来,数十名天庭神将手一张,一套五行枷锁盘旋着坠落,数十件刑具相互之间用极细的五彩锁链串联着,五行枷锁迅速扣在了公孙溆溆的身上,无数五彩细针刺进他的身体,五行禁制封印了他的五脏六腑全身巫力,让他再也难以动弹。

        几名神将抓起了公孙溆溆,迅速飞进了天庭大阵中。

        帝舜的眸子里寒光闪烁了一阵,他看了看四周祭坛边的无数人族子民,再看看神色狼狈的几名公孙氏长老,突然慢悠悠的笑了起来:“吾错了。也是几位长老错了。吾前些日子所说的,要禅让人皇之位的人选是公孙顼(xu),几位长老怎么将公孙溆溆这败类带了过来?”

        帝舜手一指,一道金光混着紫气从他指尖喷出,正好落在了公孙氏族人队伍中一个英武非凡的青年身上:“公孙顼,上祭坛来,今日禅让大典后,你就是新的人皇!”

        连帝子都不是,只能算是公孙氏比较精锐的青年俊彦的公孙顼茫然的看着帝舜。

        他什么都不是啊,他在公孙氏族中,只是一名不起眼的千人队的千夫长,以公孙氏拥有的庞大资源,公孙顼如今的实力也只是普通的高阶巫王,连巫帝的门槛都没摸到。

        就因为他的名字读音和公孙溆溆相同,所以帝舜指定他成为人皇人选?

        公孙顼头皮一阵阵的发麻,他一点儿都不感到激动,一点儿都不感到惊喜,看到公孙溆溆的下场,他浑身汗毛一根根竖起,一种极度恐怖的毛骨悚然控制了他的身体,他浑身僵硬,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看这孩子就是太过于醇厚敦善,高兴得连话都不会说了。”帝舜微笑着看着公孙顼,温和的说道:“吾从他年幼时,就一直关注这娃娃。这些年来,这娃娃处事极其得当,在治水之时也立下了众多功勋,积攒了无数的功德,更兼他品性宽厚、仁和有德,所以由他接掌人皇之位,吾是放心的!”

        帝舜眸子里寒光闪烁,他转过头看着姬夏,一个字一个字的问道:“姬夏大神,公孙顼可有什么不妥之处?”

        公孙顼只是一个小人物,在公孙氏无数青年子弟中丝毫不起眼,帝舜很想知道,姬夏能给公孙顼扣上什么罪名。

        “他,不尊天地,不敬祖灵!”姬夏冷笑一声,看着公孙顼冷笑道:“某年某月某日,他曾经打翻了祭天的祭坛,践踏了祭天的祭品,对天地神灵口出不逊之言,如此狂妄之人,当打入天牢,囚禁千年,以赎其罪。”

        公孙顼吓得浑身都在哆嗦,他嘶声尖叫道:“不,我没有,我没有打翻祭坛,我没有对天地神灵不敬!”

        姬夏顿时咧嘴笑了起来,他指着公孙顼笑道:“你们看,大家看,谁犯了错会老实坦白的?这厮到了这个时候,还不忘推卸罪责,如此奸诈不诚实的人,他也有资格出任人皇?”

        满场继续死寂,所有人看着姬夏的笑脸,实在是说不出话来。(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https://www.biqukan.com/0_157/789411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