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傀 > 第三十二章:巨灵狂刀

第三十二章:巨灵狂刀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什么样的人都可能出现,很多强者闻名遐迩,但却很少有人的名气大过巨灵王。巨灵刀出现,深山里的蛮人都能一眼将其认出。

        原因一方面在于这把大号的刀,更在于其人。

        巨灵王姓王名巨灵,因这把刀,人们把他的名字反过来念。其人拖着刀行走天下,做过不少出名事,最为人熟知的一件,他曾北上极寒之地,要凭手中长刀斩尽魔物,完全圣祖未尽之大业。

        生出这种想法的人,要么实力天下无双,要么脑子有病,巨灵王显然不属于前者,因此被很多人嘲笑。但他不为所动,一个人去了剑门关,在那里,他遇到大宇六大神将之一的铁中英。闻知其志后,中英神将不忍心看他白白送死,便告诉他消灭魔物不是一个人能做的事情,除非打赢自己,否则不放其出关。

        漠北铁刀传承数百年,素有刀劈天下之名,中英神将天资卓绝,被看成铁氏第一人,面对这位刀道大家,巨灵王毫不畏惧,结果自然是灰头灰脸,连败十八场。

        连输这么多次,巨灵王每回都觉得自己差一点点就能获胜,他不甘心这样放弃,战罢索性留在剑门关总结战斗,静悟刀道,等觉得自己准备好了,便又去挑战。

        于是有了第二次失败,接着是第三次,第四次......随着失败次数的增加,巨灵王总结体会的时间越来越长,开始一两天,三五天,七八天,到后来的半月、数月。在此期间,中英神将不仅没有为难他,还安排人暗中守护,不让闲杂人等影响其修行。

        第十八次被击败,巨灵王足足静坐半年,才又去找中英神将。正当中英神将准备应战,他却摇了摇头,说出三句话。

        “俺知道你在教我刀法,可是俺不能拜你为师。”

        “我也没打算收你做徒弟。”中英神将有些失笑。

        “俺跟你学刀,学一辈子也打不赢,俺要想别的办法,练好了再来找你算账。”

        “好啊,随时欢迎你来。”

        “打败你之后,俺还要北上,在那之前,俺会为你做一件事。”

        听了这番话,四周将领纷纷嘲笑巨灵王不自量力,中英神将本人却不这么看,很认真地问他想为自己做什么样的事。

        “你让做什么,俺就做什么。”巨灵王坚定地说。

        这句话给巨灵王增添很多人格光辉,否则他不会像现在这样出名。中英神将并不在乎巨灵王的承诺,但为他的决心感到欣慰。

        “真有那一天,本将亲自为你把酒践行,再送你一把宝刀。”

        “我的刀挺好,不用换。”巨灵王很不高兴,为自己的刀叫屈。

        “还不够好。”

        中英神将强行收走巨灵王的大刀,加工一番后再还给他。巨灵王随即离开剑门返回中原,之后几年一度消失得无影无踪。民间对此有种种传说,有人说他拜得名师入山修行,有的说他找人比斗不幸身亡,还有的说他练刀走火入魔,已经变成疯子。

        时间长了,传说渐渐淡去,巨灵王快要成为人们记忆中的谈资。谁都没想到他怎么从极北跑到最南,并在这里出现。巴郎更是做梦也没想到,自己追踪的竟然是这个难缠的怪物。

        巴郎不知道,此时此刻有人比他更惊讶。

        ......

        ......

        “巨灵王!”

        三十米外,方笑云悄悄从水里探出头,身上全是冷汗。与追踪而来的蛮人一样,他并不知道有人藏在此处,如果不是巴郎揭破,至今蒙在鼓里。

        震惊与后怕很快被刀光驱散,方笑云和其他人一样,眼前、心内只剩下刀。

        好霸道的刀!

        无论谁与巨灵王交手,都会生出这样的念头。刀锋自芦苇丛中出现,斩碎的秸秆、草叶混合着泥水飞到空中,随同刀势如一面扇形的墙,飞射的杂物横扫四周,万箭齐。

        什么都掩盖不了长刀风采,刀光起时,巴郎的世界一分为二;刀光尚未临头,他心里生出被撕裂的感觉。

        嗷!

        没有时间考虑前因后果,暴喝声中,巴郎的双眼涂上一层鲜红的颜色,身体似充气般放大。短短一次呼吸的功夫,他身上多余的衣料就被暴跳的肌肉崩裂,只剩下一块豹皮绷在腰间,露出来的部位,很多地方长出粗壮的黑毛。

        瞬间狂化!

        ......

        ......

        很多人相信蛮人带有妖兽血统,狂化的巴郎是明证,他现在的样子活像深山里的野人,看成野兽也无妨。

        通过由老神仙那里得到的信息与经验对比,方笑云知道这个蛮人的狂化比之前遇到的关头领更高级,实力增长的幅度更大。假如巴郎昨天这样做,方笑云多半要动用底牌,调动蛮兵的意图可能暴露。

        实力强意味着身份重要,诱敌遇到这种人,既是好事也是坏事,方笑云不禁要反思,是否高估了自己的实力?

        狂化之后,巴郎举起弯刀,硬扛那无可匹敌的一刀。看到如此奋不顾身的一幕,方笑云躲在远处一个劲儿撇嘴。

        “狂化的弊端就是脑子不好使。”

        ......

        ......

        结果不出方笑云所料,经过“高级”狂化的蛮族勇士依旧斗不过巨灵,巴郎手中的弯刀比普通蛮人的武器大出两号,然而和那把凶器对比,如同豆芽菜般可怜。

        嚓!

        乍一听就像割草时的声音,弯刀两断,恐怖的力量扑压下来,生生将巴郎强壮的身体砸入地面。

        刀继续砍!

        现在的巴郎想躲也躲不了,眼看与弯刀同样下场。

        嗷!

        巴郎出野兽般的长嗥,身体再次异变。这次他的五官错位,脸歪嘴斜,眼里的红芒却慢慢褪去,神智渐渐回复清明。与之形成鲜明对比,他全身肌肉隆起的程度更加狂暴,一些地方的皮肤被生生崩裂,鲜血淋漓。

        表面看到的不是全部,身体的内部构造也在变动,隔这么远,方笑云听到爆豆般的声响。

        巴郎就像一头地狱的恶鬼,挣扎着、快要钻出泥土。

        远远望着这一切,方笑云心头狂跳。

        二次狂化?不会吧!

        ......

        ......

        不管是狂化还是别的什么,需要一点时间才能达到最强,头顶那把刀不允许其生,巴郎变身尚在中途,四周蛮人呼喝刚起,刀光已临头顶。

        巴郎狂喝一声,举起壮如人腿的双臂。

        “能挡住吗?”感觉像是由自己接那一刀,方笑云忘记立场,心情无比紧张。

        耳边听到蓬!的一声,长刀劈断蛮人左臂,爆射的鲜血并未走远,而是在瞬间凝聚成圆环,释放出朝阳般的光辉。

        血魔法!

        意外连着生,震惊一个接一个,方笑云叹息着好似呻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血魔法原本专指魔族,是带有鄙意的叫法,其含义包括三个方面,血为血统,魔为魔物,法为神通,也指修行。出于对魔的厌憎和恐惧,人们把一切借血液施展的神通统称为血魔法,将其视为另类。

        必须提到一点,蛮族或许凶残邪恶,但与魔族并无关联,所谓血魔法,或许是他们具有兽祖的另一个佐证。很多妖兽受伤流血之后实力反而增加,原因即在于此。

        刀继续砍!

        巴郎用鲜血凝聚出的圆环阻挡不了巨灵长刀,只令其生偏斜。

        带着半截手臂和一大块肉,长刀贴着巴郎的头颅掠过。

        遭到重创的蛮人轰然倒地,落势长刀切出大片泥水,姿态如素女摘花般轻柔,再如燕子般飞到空中。

        它用极其灵便精确的动作寻找轨迹,画出一个极尽狂暴的圆。

        “这怎么可能?”

        当局者神智为刀势所夺,感受不到其中精巧,唯独方笑云看得清楚,内心震撼无比。再他看来,巨灵王这把长刀用出绣花针般的效果,两种截然相反的风格糅合一体,几近完美。

        直到这时......其实没有多少时间,周围蛮兵终于做出反应,两人冲上去帮助巴郎,其余人大喊着扑向同一个地方。

        “为贡嘎报仇!”

        贡嘎?方笑云在远处心里一惊,马上意识到接下来会有大麻烦,自己应该及时溜走。

        贡嘎是蛮族特有的称谓,大致相当于族长接班人之类的角色。巴郎如果被巨灵王砍死,地荒族非疯不可。

        就在这时候,方笑云嗅到一股气息,犹豫起来。

        战场之上瞬息万变,巨灵王甩开长刀如同一座刀山,三名冲在最前头的蛮兵直接被腰斩,连阻碍刀势都做不到。残尸与鲜血是活生生的警告,其余蛮兵无论心里多么痛恨焦急,也不得不暂避锋芒。

        狂风有时,黑幕渐开,之前被刀芒掩盖的巨灵王终于现身,身高竟然不足五尺,肩宽过一米,厚度差不多有两尺。

        不仅身材出众,挥刀时,巨灵王不像别人那样大喊猛喝,自始至终沉默着,像块不出声的石头。所有人都能感觉到,这块石头就是圆心,是刀山的核与魂。

        长刀有魂且有志,固执地砍向巴郎的头颅。

        ......

        ......

  http://www.biqukan.com/52_52269/2027125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