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侠警 > 第325章、磁带背后的隐情

第325章、磁带背后的隐情

        萧伟马上意识到这盒磁带里面有重大的玄机,伸手按下录音机上面的停止键。

        在没有弄清楚这盒录音带里究竟会是什么内容之前,在众人面前播放是不合适的。

        “这里的磁带可能与案子有重大关联,所以我们要把这里的磁带全部带回去审查。如果最后确定与本案无关的话,我们会通知你们退还领回的。”

        说完,萧伟找了屋里一个小纸箱将抽屉里所有的磁带装了起来准备带走。

        出了屋门来到院子里正准备离开的时候,萧伟突然想到自己可能还有一个很大的遗漏。

        他让大队干部和宋红军的父亲到院子门口去等着,自己和王涛在院中耳语道:“王涛,你看这个院子里的鸭棚是不是也需要做一下全面的勘查?”

        王涛问道:“你怀疑这有可能也是现场之一?”

        萧伟点点头说道:“很有可能,而且还极有可能这里是第一现场。王涛,费龙是天州的没有在,你会不会现场勘查啊?”

        王涛点点头答道:“我上警校的时候,现场勘查是必修课,简单的现场勘查还是没问题的。我这就去拿勘查包,咱们马上开始进行勘查。也就是提取一下血样,拍拍照画画图,没什么复杂的。”

        大队干部和宋红军父亲在门口疑惑的看着萧伟和王涛在自己的鸭棚又是拍照又是取样。大队干部很奇怪,怎么上次在宋青林家弄的这一套,怎么到了宋红军还是这一套,这个宋红军不是被害人吗?

        整整又忙了一个多小时,萧伟和王涛这才勘查停当,并且走时把院门封了起来。

        又叮嘱了大队干部和宋红军父亲今天的任何情况不要外传,这才离开下里窑村。

        回到局里,王涛马上带着在宋红军家取得的血样去法医室进行初步化验。

        萧伟则带着录音带去找易青。

        易青听说这次萧伟去下里窑又有了新的发现,立马来了兴趣。

        他欣赏的这个小兄弟的就是这点,总能在案子胶着的时候带来新的线索。

        萧伟把从王涛宿舍拿过来的录音机放在易青的桌上,把从金兰花家提取的磁带放了进去,按下播放键。

        里面还是传出一个男人愤怒的声音,还有金兰花哀求的声音。

        萧伟解释道:“这个男声经过宋红军父亲辨认就是宋红军的声音。”

        易青点点头继续认真听着。

        从录音里可以听出,宋红军是在酒后对金兰花进行殴打,其中还不时夹杂着“不下蛋的鸡”之类的咒骂。

        大约有十几分钟左右,就听见录音里宋红军在喊了一声:“把衣服给老子脱了,老子倒要看看到底是哪个零件不行,让你生了不了孩子。”

        继而就是金兰花惊恐的声音:“红军,你要干什么?”

        然后就是撕打的声音,但很快就没了声音。随后就是金兰花隐隐的哭泣声,还伴随着木床有节奏的“吱吱”声和宋红军的喘息声。

        萧伟竖着耳朵听得仔细,不觉有些脸发烧。

        易青看着萧伟有些害臊的表情,不禁失笑说道:“小萧,这就是那个光棍宋福来所说的听房吧。”

        萧伟不好意思笑笑,不知道该说什么。

        录音带大约有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后面就是听到宋红军应该是办完事后开门出去的声音,随后就是有人走到录音机跟前,录音也就戛然而止。

        听完录音,易青很肯定的说道:“小萧,很明显,这段录音反映的就是宋福来听房听到的声音。开始是宋红军酒后对金兰花进行虐打,后面又强制与金兰花发生关系。

        从这段录音里面听,结合当时的情况推断,现场应该就只有宋红军和金兰花两个人,应该没有第三个人在场。否则宋红军再怎么混蛋也不会当着外人的面做这种事情。

        而且从末尾的脚步声中可以听出来,最后开门出去的就是宋红军,那么关闭录音机的就应该是金兰花。”

        萧伟接话道:“易大哥,你的意思就是说这段录音是金兰花有意录下来的?”

        易青点点头说道:“从现在看应该是这样。那么这就有了一个新的问题,金兰花录这段录音是为了什么?”

        萧伟抽了口手里的烟边想边说道:“或许是为了保留宋红军虐打她的证据,为了日后指证宋红军家暴。也或许她录这段录音是为了让另外的第三个人听到。”

        易青接话道:“说到点子上了,小萧,你再好好想想。那这个第三个人会是谁?”

        “应该不会是宋青林。因为金兰花的话宋青林没有必要怀疑,所以金兰花也不用费此周折来证明什么。

        也不会是宋红军的父母。因为宋红军经常打老婆的事,连宋成贵、宋福来都知道,宋红军父母不可能不知道。”萧伟一个一个的排除所有的可能。

        “哦,我明白了。”萧伟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肯定的说道:“那个人就是宋福来。金兰花录这段录音的真正目的就是为了让宋福来听到,因为宋福来经常去偷窥金兰花,金兰花很可能早就知道。

        因此金兰花有意录下这段录音,目的就是想让宋福来听到,就是想通过宋福来证明他来偷窥听房听到的那个时间段宋红军在家,制造宋红军8月24日那天晚上还在家的假象。这也从侧面证明了8月24日那天晚上宋红军并没有在家,而是已经遇害了。”

        易青笑道:“你小子反应还挺快。我觉得应该就是这样,这也和宋青林交代的情况相吻合。宋红军遇害的时间应该是在8月20日,也就是李建东来下里窑收购鸭子的前一天。所以,宋红军的手指骨才会出现在鸭子肚子里面。”

        萧伟兴奋的搓着手说道:“那整个案子的疑点就基本上都解开了。那也就说明,金兰花不像是她表面上看起来的那样无辜,也不是像宋青林交代的整个案子是他一人所为,只是偶然撞见宋红军激情所为。

        这应该是一起有预谋的杀人碎尸案件,金兰花就应该是直接的参与者。”

        说着,萧伟站了起来。

        易青问道:“你要去哪?”

        萧伟兴奋的说道:“既然这样,那还等什么,现在马上去审讯金兰花呀。”

        易青微笑道:“小萧,先不急,这就是我为什么要把金兰花留下来的主要原因。反正她在我们手上,不急这一会儿。

        你想过没有,既然这段录音对金兰花是那么重要,那作案后为什么她不马上把这盘磁带销毁,而是留在家里藏起来。难道是等着我们去找吗?”

        这个问题萧伟倒是没有想过,易青突然这么一问,倒是把萧伟给问住了。

  http://www.biqukan.com/50_50553/2083508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