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报告教官,回家煮饭 > 第六百三十章 咱们联个手

第六百三十章 咱们联个手

        等到星期一,金先生就会跟着考察团进入疗养院,赶在周末两天,常笙画拿着张主任帮她弄好的通行证,从早到晚都去第六区报道br  />

        她也没有刻意去病房区查看什么,只是在跟踪之前做过催眠的那个病人的情况,和值班的医生讨论怎么样完善这套治疗方案。

        这份工作对常笙画来说不是掩饰性的,所以她的表现没有任何破绽,第六区的医护人员很快就知道这里新来了一个研究狂人的消息。

        常笙画很满意这个传播度,而且有了张主任和马副主任的安排,她在第六区的权限比在第三区还高,不少内部资料都是对她开放的。

        常笙画挑挑拣拣看了一部分,对第六区的情况也有了基础的掌握。

        安秋已经去摸索过第六区外部的情况了,袁函良也若有若无地透露了一些内部消息,常笙画则是在第六区内部转了两天,然后把了解到的事情和安秋互相一交换,两个人都难得双双皱了眉。

        既然疗养院敢关那么多有精神疾病的犯人,其中还有不少重犯要犯,那就肯定有这个困得住他们的能力,之前常笙画和安秋探查得还算顺利,一方面是因为常笙画的身份没有什么漏洞,内部人员能接触到最直接的信息,另一方面就是袁函良的通行证起到了关键作用。

        可是第六区是袁函良绝对碰不到的区域,常笙画现在拿到的权限的确不低,可是她就算能找得到人,也不意味着能够把人带出去。

        从某个角度来说,第六区不介意给刚入职不久的常笙画开放权限,也是因为他们对自己的保卫力量很有把握。

        “这几个关口……”安秋在手绘的简略地图上点了几个位置,“从病房区到电梯口,必须经过这些路口,但是这里的监控和巡逻是没有盲角的。”

        常笙画琢磨着道:“只能寄望于突情况?”

        这个“突情况”自然指的是他们人为制造的。

        安秋沉思,“太冒险了,他们肯定有备用的方案。”

        两人对视一眼,纷纷都感到了头疼。

        “金先生会在这里呆多久?”安秋想到还有个不知道会不会爆炸的炸弹在对他们虎视眈眈,就觉得更头疼了,“他会不会把你的行动捅出去?”

        疗养院里还有那批势力的人,只是上头在神仙打架,这里的小虾米暂且猫起来不敢动作罢了,如果金先生出面,他们说不定就要行动了。

        常笙画却是摇头,“除非他不打算救梁平宇了,不然他只会乖乖闭嘴。”

        常笙画不知道金先生为什么那么执着于已经疯了的梁平宇,还是只是通过梁平宇来报复莫爷,但是这个筹码对常笙画来说的确很好用,更何况她也不只是只抓着金先生这一个把柄。

        再说了,金先生放了那批势力的鸽子,带着他手头的势力就离开了帝都,把拖后腿三个字演绎得淋漓尽致,颇有几分背弃东家保全自己的意味,那批势力找他快找疯了,可他死活就是不回去。

        所以,只要金先生不想被那批势力给活撕了,他就不会主动暴露自己在疗养院附近的消息。

        “从他身上下手去找人,会不会快一点?”安秋想到鸠头和蛮子就是被那批势力藏在疗养院里的,也许金先生会知道更详细的情况。

        常笙画用指尖飞快地敲击着自己的膝盖,“不排除这个可能……但是要怎么从他手上把人抢过来呢?”

        “梁平宇……”安秋询问性地看着常笙画,“可以吗?”

        常笙画摇头,“莫爷会踏平you-kno-ho的总部。”

        龙有逆鳞,梁平宇就是莫爷的逆鳞,无论常笙画是把梁平宇交出去还是提供给金先生去抢人的方案,都会得到莫爷最疯狂的报复,甚至会累及you-kno-ho。

        安秋露出犯难的表情。

        人找不到,安保力量的漏洞看不着,突破口马上就要来了,偏偏无门可入,他们的行动次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僵局之中。

        安秋都忍不住在琢磨对金先生使用暴力的可能性了。

        “关于金明锐从小到大的资料……”常笙画想了想,“再给我搞一份,再详细一点,详细到他睡了几个女人都行。”

        安秋嘴角一抽,“……行。”

        金先生的资料还没到,但是星期一已经如约而至,考察团也在中午时分前抵达了疗养院大门口。

        井孟可和常笙画自然没去门口当迎宾迎接他们的,不过第三区的淳区长亲自给他们打了电话,让他们在考察团待在疗养院的期间进行陪同,配合解说一些专业问题。

        常笙画一听,就知道肯定是金先生在搞鬼。

        还解说专业问题……这种事情怎么可能轮得到一个刚入职的新人来干?

        不过考察团是来取经的,会6续参观第一区到第五区的情况,倒是方便了常笙画把这几个区转一遍。

        虽然鸠头和蛮子更有可能是在第六区,但也不能完全放过前面五个区,谁知道有没有个万一呢?

        井孟可显然不喜欢这个空降的任务,脸色黑了一中午。

        常笙画扬起眉头,“金先生联系你的生活,你就没有想到这个?”

        井孟可冷笑,“谁知道他的脸会这么大!”

        金先生不但没有给到他真相,还让他在常笙画面前失了分寸,被对方拿捏住了他的把柄,井孟可简直火大,偏偏他奈何不了常笙画,就只能冲着金先生火了。

        现在金先生还非要招惹他,井孟可真想让他看看死字是怎么写的。

        常笙画优哉游哉地道:“不如咱们联个手?”

        井孟可继续冷笑,“谁跟你是‘咱们’?”

        常笙画好整以暇,“亲疏有别啊,师兄,换作古代的话,咱们就是同门手足,怎么可以让外人看了笑话呢?”

        井孟可脸色阴沉地看着她。

        常笙画一点儿都不怕他的死亡视线,“平心静气,师兄,搞心理学的人最重要的是修炼自己的心态,只有自己拥有一个健康向上的心境,才能够以身作则去给患者做治疗。”

        井孟可咬着牙道:“轮不到你来跟我说教。”

        常笙画做了个“虽然你无理取闹但是我和你计较”的表情。

        井孟可的脸色已经黑如墨水了,好半晌后,才不甘不愿地道:“起码得让我知道他的身份和目的。”

        常笙画展颜一笑,“很好,师兄,合作愉快。”

        “……”井孟可面无表情地想,他到底是为什么会沦落到被一个少吃了很多年盐的小崽子威胁的地步呢?

        果然爱情是个操蛋的坑,把他的智商都坑进去了!

        井孟可振作起精神,从来没那么精神奕奕地摩拳擦掌准备捡起武器开始战斗,势必要一雪前耻,化被动为主动,不再被常笙画牵着走!

        常笙画看着井孟可战意澎湃的样子,内心满意得不得了。

        她这位好师兄已经抛掉了那种半死不活的状态,也是时候重新出山了,用装逼的说法就是要从出世到入世……

        嗯,不知道多少工资才能把他挖走,如果提供工作室股份的话,师兄大人愿意打个白工玩玩吗?

        这人还没有忽悠来呢,常笙画已经在琢磨着要怎么榨干对方的劳动价值了。

        下午两点半。

        井孟可和常笙画接到电话之后去了第一区的大会议室,和其他同属于疗养院的陪同人员一起和考察团见了个面。

        作为行政人员的袁函良也在其中,远远就跟常笙画打了个招呼。

        常笙画也不意外,点了一下头,然后环视全场,目光落在一个衣着讲究的男人身上。

        金先生还是一如既往的儒雅斯文,稳重有加,哪怕如今形势飘摇,五大世家和那批势力都双双在找他,金先生仍然不显窘迫,和疗养院的院长在说话。

        谈笑风生之间,他的眉梢嘴角有笑纹展开,岁月沉淀出醇香,在他身上展示了无尽的偏爱。

        常笙画的眉头不可遏制地蹙了一下。

        井孟可已经顺着常笙画的视线看了过去,然后表情也变得有些微妙起来,他呢喃道:“不是个善茬啊……”

        在见到金先生本人之前,井孟可其实是没有那么高估他的能力的,但是就这么一个照面,哪怕金先生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做,井孟可就已经可以看得出常笙画为什么要提出和他联手了。

        总有那么一些人,自学成才,再厉害的心理大师估计也比不上他的手腕多端。

        井孟可直接问常笙画:“你被他坑过几次?”

        常笙画装作无可奈何地耸了耸肩,“只要看到他,我就觉得我要倒霉了。”

        虽然常笙画只见过金先生一次,但是金先生已经用无数办法让她倒霉过无数次了,其中还包括她家小狮子呢。

        金先生远远地就注意到了常笙画的存在,然后就对她露出一个笑容。

        常笙画松开眉头,走了过去。

        虽然常笙画只见过金先生一次,但是金先生已经用无数办法让她倒霉过无数次了,其中还包括她家小狮子呢。

  http://www.biqukan.com/46_46816/2027662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