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降横财一百亿 > 211.黑料

211.黑料

        亲爱的,  是不是跳订啦,  只能稍后再看啦~【微博-晋江江子归】

        至于怎么开动脑筋,  那是后话,  她第一件事,  得把骆涵从这家医院弄出去。

        不然她不知道意外生的具体时间,  那么走出病房的每一刻都有风险。而骆涵有严重的心脏病,一点点风险都能要了他的命。

        只是许芮刚想着要将骆涵从医院带走,  光叔就要先将她从医院带走了。

        蛋糕刚吃完一会儿,许芮还没来得及进入正题,光叔便说:“老太太在家等着你呢,  准备了一桌子你喜欢的吃的菜。”

        许芮下意识问:“骆弟弟也一起吗?”

        光叔一愣,  “福官这还住着院……”

        骆涵挑了挑眉,“其实医生也说没什么了,  我能回去吃饭。刚好,  也陪陪外婆。”

        许芮一听骆涵自己松口,趁势追击道:“医生如果这么说,  那回去吃顿饭应该没问题?光叔,骆弟弟难得回国一趟,奶奶肯定想的不行,  多陪奶奶吃顿饭挺好的。”

        光叔迟疑,“可是医生不是说留院观察三天吗?”

        许芮用力点头,  “留院留院!吃顿饭就回来接着留院。”

        光叔还想说什么,  骆涵已经拿起了外套,  不容置疑的说:“中午回去吃,  我打电话给外婆。”

        大少爷都这么说了,光叔也只能笑着叹气了,“那老太太肯定高兴。”

        许芮更高兴,心里一块大石头放下来了一半。

        至少暂时将骆涵带离了医院。

        德爱医院距离骆家不算太远,不堵车的话,大约十来分钟车程。

        光叔像是从后视镜里看到了什么,“咦,那不是准备给福官的礼物吗,还没送出去呀?”

        许芮顺着视线看过去,现他看着的是钱晓丽手里拿着的ic的袋子。

        骆涵也看到了,扬了扬眉。

        许芮是多机灵的人物,一伸手就将那袋子拿了过来,送到了骆涵的手里。

        “来得匆忙,机场给你挑了件礼物。”

        “谢谢。”

        许芮送完后,瞄到他手上那只古董劳力士,“喂,不许嫌弃。”

        骆涵没有说话,只是摘下了手上的古劳,将ic那支表戴在了手腕。

        许芮看了一眼,“我觉得不错。”虽然不算违心,但主要是戴表的手的长得不错。

        骆涵扬起手腕看了看,笑容弥漫在眼角眉梢,“是不错。”

        许芮的心情也不错,路上也没堵车,很快便抵达了骆宅。

        其实到了骆宅,也等于到了祝宅。

        两家别墅距离很近,不过自外婆过世后,祝宅就没有人住了。

        许芮的外公外婆早年分居,外婆定居s市,外公常年在b市。几个舅舅各自都有产业,自然不会来外婆的宅子住。后来,她听小舅舅说起,这栋洋房已被外公挂牌出售了。

        “想家了?”

        骆涵从身后拍了拍许芮的肩,和她一起看着骆宅旁边的方向。那是一幢和骆宅一样,很有年头的老式洋楼,设计很有风情,宅前的花园一片静谧。

        许芮摇了摇头,“其实还好,就是有点想外婆了。”

        骆涵搭在她肩上的手收紧了些,像是搂着她。

        许芮觉得这姿势不对劲,明显矮人一大截。她忍不住抬起头,“我说你这几年到底怎么长的,一下子比我高了这么多,这样我很没面子诶。”

        骆涵似乎很满意这个身高差,微笑说:“或许是遗传。”

        许芮顿感丧气,她的遗传基因已经不差了,但骆涵的更逆天。那个罗切斯特先生,小时候她见过一次,非常高,说快两米也是信的。而且骆妈妈也很高挑,足有一米七八。

        “以后叫我名字吧。”

        “嗯?”

        “我不是弟弟。”

        “怎么不是,我比你大!”

        “就两个月。”

        “大一天也是大,何况还大了两个月零八天呢。”

        骆涵低笑,不知道是笑她记得太清楚,还是笑她还记得这么清楚。

        许芮却因心理落差太大,都没意识到她一路被骆涵搂着进了家门。

        等到开门的帮佣见了,还好一阵惊讶,还是里面梅婶高喊了一声:“芮芮”,她才回过神来。

        梅婶一眼认出了许芮,骆老太太也是一样。

        她是骆涵的外祖母,头上没有一根白,梳得非常齐整,衣着体面,是个和颜悦色的老太太。

        骆老太太看着两个孙辈亲密的站在一起,仿佛看到了他们小时候一样,唏嘘不已。

        “你这丫头,雅云去了,你就连s市都不回来了,怕是不记得我这个老太婆了。”

        “哪儿的话,我可想死奶奶了。”

        骆老太太捏了一把许芮的小脸,“我可不信,你也就过年才给我打电话。”

        许芮跟老人家告饶,“真的!您就信我吧!”

        骆老太太笑呵呵的看了身边的梅婶,“我信你想着吃栗子蛋糕,才是真的。”

        “奶奶,我那是想梅婶了!”

        许芮一边和大家贫嘴,一边招呼钱晓丽将机场买的些补品提过来,言笑晏晏。

        骆家和祝家不仅是邻居,关系也很近,尤其是许芮的外婆和骆涵的外婆,多年姐妹。两人小时候,骆老太太就视她和亲孙女似的,不见还好,见了面自然是各种关心。

        尤其是知道,许芮没有和小舅舅一起在香港生活,而是回到c市和奶奶一起住后。骆老太太一顿饭的功夫,就从她的学校、住所、生活,挨个问了一遍。

        许芮简略的回答了,末了笑着宽慰老人家:“奶奶放心,外婆那留了我一份遗产,我生活得还可以。”

        骆老太太却不以为然,“雅云那能有多少家产,何况你也只有一份,不及你外公万一。可惜你妈妈她……哎,不提也罢。你外公心狠的呀,外孙女那么小,合该接到他身边去带着,他那样的条件,怎么还让你去到c市受苦了。还有你小舅舅,也该留着你才是。”

        许芮的目光微微黯然了一瞬,骆涵侧过头,拍了拍她的手。

        许芮不以为意的笑笑,半晌后说:“其实我在c市挺好的。”

        骆涵剥了一只虾给她,不咸不淡的说:“我知道,你总是有很多朋友。”

        许芮吃着小伙伴剥的虾,自然嘴软:“都不如你重要,明天朋友的生日派对我也推了,第一时间赶来赶来s市看你。有没有很感动?”

        骆涵翘起唇角,“嗯。”

        许芮眼见饭吃了大半,却没有忘记正事。

        虽然开饭一开桌,她的主意是用饮料来完成唾液交换的任务。但是坐上桌才记起来,骆涵吃饭时并不喝水、喝饮料,骆老太太也不喝,这东西完全是给她准备的。

        好在饭后,帮佣泡了咖啡上来。

        可是,骆涵也不喝咖啡,他喝白水!

        许芮没办法,趁着骆老太太去洗手间的功夫,她将咖啡端起来吹了吹,悄悄舔舐着尝了一口。

        “哇,这个味道不错。”

        许芮夸张的称赞了一句,然后看向骆涵:“你不试试吗?”

        骆涵摇头,但他摇头,许芮也不会放过他,反而将杯子塞进了他手里,“试试嘛,看我说得有没有错。”

        骆涵被她期待的眼神看得顿了顿,“那泡一杯……”

        “不用再泡,你身体不好,摄入咖.啡.因太多也不好。”许芮嘴甜,好听的话张嘴就来:“来,就尝一小口,我只是想和你分享快乐。”

        骆涵犹豫了一下。

        许芮眨巴着眼睛,开口斩断了对方的后路:“骆弟弟,你不会是嫌弃我吧?”

        话说到这份上,骆涵当然不能拒绝,虽然他其实也并没有想拒绝……想的是怎么接受。

        许芮目不转睛的看着骆涵喝了一口,然后接回杯子,接着喝了半杯。

        她故作自然的问,“对了,味道怎么样?”

        骆涵深深看了她一眼,“嗯,不错。”

        不,错了!

        因为这时候许芮居然听到了系统提示音!

        系统1212:[福利传播度1%]

        神他妈1%!

        许芮心里一阵抽搐,“你的意思是,我要和他这么交换口水1oo次才算完成传播?”

        系统1212:“理论上是这样。”

        许芮:“……”

        系统1212:“革命尚未成功,小同志仍需努力啊。”

        许芮几乎吐血三尺,但是她越挫越勇,把咖啡大计暂且放下,另谋出路。

        吃过饭后,骆涵要回去医院,许芮也跟着去。

        骆老太太拦道:“你去医院干什么,难得来一趟……”

        许芮笑着解释:“奶奶,骆弟弟一个人在医院多无聊,他也难得回来,我正好陪陪他。要是等他出院,我也要回c市了。”

        骆老太太一愣,“啊,怎么不多住几天?”

        梅婶笑了,“老太太忘了,芮芮还要上学呢。”

        “瞧我。”骆老太太一拍额头,慈爱的看向许芮:“这是专程请假来的吧,好丫头,还是你对福官有心。”

        许芮莫名有些心虚,上辈子对骆涵,实在说不上多有心。

        不过这辈子她一定会对骆涵有心的,她是个知恩图报的人,不论如何都要将他给救回来。

        贡献初吻也认了!

        “嗨,她们就是红眼病,闲着没事干。”

        钱晓丽见许芮闷闷不乐,递了个保温杯给她,“来,喝点菊花茶去火。”

        许芮喝了口茶,眉头还是皱着。

        这可不像她。

        连马洋才相处这些天,就知道小老板笑口常开,无忧无虑。为了给老板分忧,他便出了个主意,“要是实在气不过,不如我每天也去她们门口倒垃圾?”

        钱晓丽拍了他一把,“得了你,真这么做,季老师还要不要在那里住了?”

        马洋哼了一声,“老板都说了要买房子搬家了,还住个屁。”

        许芮想了想,忽然扬了扬唇角,“你说的对。”

        钱晓丽一愣,“你不会真的要马洋去扔垃圾吧?”

        许芮乐了,“不用每天扔,也不用扔,我们只要不收拾那堆垃圾就行了。”

        马洋一下子明白了,哈哈笑道:“我知道你意思了,反正季老师去旅游了,你也要去朋友那住,家里反正没人,垃圾堆着又影响不到你们家……”

        钱晓丽笑道:“那隔壁李奶奶该哭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可不是该哭了,许芮家门口堆着那么恶心的垃圾不处理,李老太忍了两天不敢随便开门,不然饭都吃不下了。

        这栋楼的人,上上下下,也指指点点。

        李老太跟人说,都是隔壁季老师的垃圾,不关她的事。

  http://www.biqukan.com/45_45001/2027634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