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芸芸的舒心生活 > 96|52.1

96|52.1

        第096章

        周家阿奶的偏心眼儿是有目共睹的,事实上,在之后的无数年里,她都至始至终将这一政策贯彻到底。

        她的好乖乖周芸芸永远都是她的心头肉,其他的儿孙那就随意吧,反正看一眼都觉得蠢,多看几眼就忍不住开始纳闷明明自己聪慧得很,咋就生出了这么一窝蠢蛋儿呢?

        抱着这样的想法,周家迎来了这一年的大年夜。

        尽管周家阿奶有着无数个缺点,然而有一点却是任何人所无法否认的,那就是信守承诺。既然先前答应了今年过年福利翻倍,周家阿奶就绝不会自毁承诺。事实上,她是翻倍了,每人给了五两的官银锭,包括刚出生不久的小腊梅。

        还真别说,事先没人会想到周家阿奶连小腊梅那份都会给,不过由此也可以看出来,阿奶是真的没有任何重男轻女的想法,顶多就是轻视蠢货,这个跟男女没有任何关系。而对此最为眼红的莫过于大伯娘了,可惜到了这份上,她真的已经没法子了,其次羡慕不已的自然就是已快临盆的秀娘了。

        秀娘并未等待太久,因为她早产了。

        没有任何意外,更谈不上阴谋诡计,哪怕大伯娘再蠢笨不堪,她也绝对不可能去害自己的孙子孙女。事实上,秀娘之所以会早产,只是因为她怀的是双胎。

        俩红彤彤如同红皮老鼠一般的小哥儿提前一个月来到了这世上,喜得周家阿奶不单按着原先说的那般给了他俩每人二两小银锭,还连带不久前过年才会给的大红包也一并发了。

        光是生了这一胎,秀娘就进账足足十四两银子。

        大伯娘嫉妒的眼睛都红了,这恨不得立马将银子抢过来。偏生,秀娘比任何人都难缠,尽管身子骨尚未恢复,可她几乎立马就觉察到了姑母兼婆母对她的森然恶意,回头就央二山子帮她去杨柳村叫娘家人过来,有娘家人护驾,秀娘的银子瞬间就安全了。

        随着两位堂嫂接连生下了孩子,周家仿佛就跟缘分到了似的,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挨个儿的开始怀孕生子,再怀孕再生子。

        很出乎意料的是,除了大山俩口子外,周家连着两年生下来的都是臭小子,以至于明明小腊梅是小辈儿中最年长的,却反而过着如同小妹妹的生活,被一群长辈捧在手心上宠着不说,连带亲弟堂弟们都习惯性的让着她。

        两年的时间,大山俩口子除了头一胎小腊梅外,之后又生了一个臭小子,取名叫大志。二山俩口子先头那对双胞胎儿子分别叫大文和二文,之后又生了个儿子就顺势叫三文。二房也不甘示弱,尽管起步略晚了一些,可到底还是添了丁。大河的儿子叫大高,二河的儿子叫大远。

        所有的人有志一同的表示,早在怀孕期间就给孩子取好了名字,无论生儿子还是女儿,无论生几个都没问题,反正名字早就想好了,就不劳烦周家阿奶费心力了。

        对此,周家阿奶嗤之以鼻,她稀罕吗?不可能!她可是干大事儿的人,有工夫费心思给这些一看就是蠢货的家伙取名字,她还不如去找傻儿子呢,好歹她能在傻儿子身上占便宜,家里那些个蠢货只会占她的便宜!!

        祁家大少爷:………………

        两年的时间,周家阿奶跟祁家大少爷的关系越来越好了,前者是看在钱的份上,后者也是。

        最开头那一年得的三万两银子,由祁家大少爷牵头在京城里买了铺面,位于京城闹市,不单门脸就有三大间,还有二楼。祁家大少爷特地叫人绘制了好几幅图,从里到外都画了个详尽,随房契地契并租赁契约一并送到了周家阿奶的手里。

        虽说周家阿奶是出了三万两银子,可事实上这铺面绝不仅仅才三万两银子,祁家大少爷出了力,也卖了面子,最后还倒贴了几千两,才终于将铺面拿了下来。作为一个成功的生意人,他愿意替合作伙伴出这笔钱,不过同样他也会据实相告,毕竟他又不是什么圣人,做好事不留名什么的完全不是他的风格。

        对此,周家阿奶很是干脆的拿了个奶油蛋糕糊……送给他吃。

        说起这奶油蛋糕,完全是周芸芸拿来哄三囡的。三囡的生辰在腊月里,周芸芸当时本来是想做奶油水果蛋糕的,结果没找到水果,就顺手做了个最基础版的奶油蛋糕,又取了花色各异的花占饼干作为装饰。还真别说,做完了仔细一瞅还挺好看的。当然,滋味就更好了。

        结果,就是这么个脸盆大小的蛋糕,足足叫三囡吃了两天,就这样差点儿还险些给撑死了。究其原因,无非是因为三囡舍不得分给其他人吃,顶多就是给她娘分了小半碗,其他的都被藏起来自个儿一个人吃了。

        至此后,每年过生辰,周芸芸都会给她做一个蛋糕。当然后来周芸芸学乖了,给三囡做一个,再另做一个全家分着吃。

        周家阿奶拿给祁家大少爷的,就是周芸芸做来给全家人吃的那个。

        祁家大少爷再度被惊呆了。

        短暂的愣神之后,祁家大少爷又提出要买断方子。待见这招不行,那就退而求其次要求合作,反正他就是要九州各地所有的饴蜜斋都卖这种新式点心,只除了老周家所在的县城。

        随着合作事宜越来越多,利润也越来越厚,周家阿奶跟祁家大少爷也算是愈发合拍了。年年互赠各种礼物不说,祁家大少爷还不止一次的提出见见周家阿奶口中的好乖乖,因为他终于知晓了原来眼前这周老太只是个跑腿的,真正的大厨就是那所谓的“好乖乖”。

        祁家大少爷表示,他终于找到了周老太为何会偏心至斯的真实原因。

        周家阿奶表示,你个蠢货离我家好乖乖远点儿,我家好乖乖将来可是要嫁到府城里的。

        没错,周家阿奶如今一心就惦记着把周芸芸嫁到县城或者府城的商人家里,一定要寻那种家里资产厚实的,不愁吃喝还有人伺候的那种。但是,门第却绝对不能太高,像祁家大少爷这种人,周家阿奶完全不考虑,隔得太远是一回事儿,最重要的还是两家有着太多的利益瓜葛,当合作伙伴是无妨,可当亲家却是绝对要遭。

        反正她要的是周芸芸幸福,而非攀上高枝。

        周家阿奶是个耿直的,头一两次她啥都没说,等祁家大少爷多提了几次后,她索性就说了实话。

        “……我绝不会把我的好乖乖嫁给你的!!”在阐述了具体理由后,周家阿奶总结般的说道。

        祁家大少爷又一次被惊呆了。

        他真的只是嘴贱随口问一句,而非有啥龌蹉想法。再说了,就算他是个商人,可祁家是京城里排得上号的皇商,哪怕周芸芸真的能为他带来无限财富,他也没胆子违抗父母长辈的命令,娶一个农家女为妻。

        要钱还是要命,只要脑子没问题就知晓应该选择后者!!

        刚要开口解释,祁家大少爷就看到了周家阿奶那无比嫌弃的神情,登时一口血哽在了喉咙口:“周老太您放心,我不会肖想你孙女的。”

        兴许周家阿奶也觉得自己面上的嫌弃神情太明显了,略顿了顿,她解释道:“其实你要是真的想娶我孙女也成呢,我家好乖乖是不会嫁的,可我还有一个小孙女。虽说她长得丑了点儿,人黑了点儿,脑子蠢了点儿,嘴巴贪吃了点儿……不过如果你真想要娶的话,我还是愿意的。”

        “谢谢您嘞!!”

        祁家大少爷死命的把喉咙口的血咽了回去,随手扯过一本册子,指着上头的一行字问道,“咱们还是继续说正事儿吧。东市的两处铺子赁期都快到了,一处明确表示不租了,另一处则想跟你买下这处铺子,你怎么说?还有西市这头,有一个两层带阁楼的酒楼出售,你到底要不要?再有这个……”

        周家阿奶绷着脸一本正经的由着祁家大少爷从这头说到那头,等他终于说够了,阿奶才缓缓的开口:“你看着办呗。”

        不由的,祁家大少爷再度觉得鲜血涌上了嗓子眼。

        ……

        ……

        两年多时间,周家阿奶的事业发展得红红火火,周家其他人也不甘示弱。

        大房那头尚且还算正常,除了比赛似的生孩子外,旁的时候也就做点儿绣活赶场子卖,当然这是指两位女眷。

        像周家大伯和大山、二山则是很认真的帮着家里做买卖,还要四处奔波收地,只因家里除了周家阿奶这个爱囤地的之外,三囡也步了后尘,硬是在短短两年时间里,囤了不下百亩水田,一跃成为跟张里长家比肩的有钱人。

        大伯娘则依旧视三山子为珍宝,三山子依旧苦心念书毫无进展。

        二房的画风则变得诡异无比,两年的时间,二伯娘的养猪场已经扩充到一百来头大肥猪了,且她公猪母猪都养,自个儿配种自个儿生,养大了直接出栏杀掉精加工以后再出售,一条龙简直不要太赚钱。

        大河、二河并三囡,将自家的家禽养殖发扬光大,甭管鸡鸭鹅哪个,数量都超过五百只,且照目前趋势看来,往后应该还会增大。

        至于三河则跟大金混一道儿,跟着他一起研究如何做各种机器,哪怕他的创意并不如大金,可模仿能力却是不差,还能吃苦,为了能更好给大金打下手,他愣是跑去镇上铁匠铺当了多半年的学徒,还去木匠那儿白干了三个月,学了一手好技艺。

        三房……

        周家阿爹憨厚依旧,一副有儿有女万事足的模样。大金整个儿就好似被爱迪生附体一样,尽管多半时候还是在出摊做买卖,可但凡有闲暇时间他就到处鼓捣,偏每次动静还不小,家里的小孩子胆量倒是大得很,却每每吓得大伯娘一屁股坐在地上,久而久之,他索性跑去三囡的地里赁了俩房间鼓捣,赁金就是各种好吃的。

        至于周芸芸,她将宅属性彻底发扬光大,每天不是进灶间琢磨好吃的,就是逗胖喵玩儿,再不然就是伺候那些个鱼祖宗。对了,鱼祖宗也是真能耐,繁殖了一条又一条,从最初的一个太平缸,到如今四个太平缸里都是鱼祖宗了。不过,也正是因着数量多了,家里完全没人在意了,连带周芸芸也无需日日守着了,因为压根就没人偷。

        而在全家里头,日子过得最为糟心的必属大伯娘。

        没法子呀,谁叫她有个血蛭般的亲闺女,还有一个叫她操碎了心的宝贝儿子呢?

        儿女都是债啊!!

        好在因着周家的家境越来越好了,周家阿奶手头上的钱财、产业也愈发多了,对于家里人自然也就宽容多了。大伯娘所思所想无非就是给三山子最好的一切,原先要做到这些很难很难,可随着周家阿奶的手越来越松,再想办到这些倒也不算难了。镇上的书局里的东西永远都是那个价,大伯娘就算只靠着周家阿奶手里漏出来的这些银子,也足以给三山子买笔墨纸砚,顺便每季买一身新衣裳了。

        前提是,周大囡别来坑她。

        要说大伯娘这辈子最后悔的一件事儿,莫过于当初生下了周大囡后居然没把她溺死在尿盆里,惹得如今沾上了这么个讨债鬼,甩也甩不脱了。

        大伯娘也是个人才,她见周大囡总是上门来打秋风,便提出要养只狗。结果,才刚把这话告诉了她男人,就被甩了个“你逗我”的眼神。

        周家大伯勉强耐着性子解释道:“咱们家几百只大白鹅,鹅比狗凶多了。还有胖喵和它媳妇儿,这俩看着是整日里晒太阳,看你难不成忘了当初闹狼灾那会儿的事情了?再说了,咱们家还有阿娘在呢,你说哪个贼偷儿敢来?就算真要来了,只怕也是竖着进来横着出去!”

        这话倒是挺有道理的,可问题是大伯娘防的压根就不是贼偷儿啊!

        无奈之下,大伯娘索性逮了个空回了趟娘家,倒不是求救或者哭诉,而是去相熟的亲戚家里讨了只狼狗回来。

        那可真的是狼狗啊,小狗崽的爹娘都是体型巨大嚎声凄厉的。这小狗崽看着也机灵,黑漆漆的眼珠子滴溜溜的打着转儿,一点儿都不怯生,没多久就跟家里的鸡鸭鹅包括大花和胖喵俩口子在内都热络了起来。

        大伯娘抱了极大的希望,几乎就是将未来压在了这狗崽子身上,结果却叫她无比伤感。

        养了两年啊!!

        两年的时间,小狗崽子变成了立起来一人高的大狼狗。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狗就是狗,哪怕它是一条狼狗也不能改变它是狗的事实。这狗认了胖喵当老大,每日里就知晓围着胖喵打转,哪怕已经惹得胖喵一爪子把它给拍飞了,它也会颠颠儿的凑上去继续挨抽。

        时间一久,就变成了胖喵去哪儿狗崽子跟到哪儿。要么就待在周家院子里晒太阳,要么就索性去山上捕猎。

        拖胖喵教导得当的福,狗崽子很快就从大伯娘所期待的看门狗成功的转型成了猎狗。每天只惦记着进山去逮野鸡野兔,完全不知晓自己应该看家护院,别让周大囡见天儿的来家里头。它能独立抓野鸡野兔,能跟胖喵俩口子合作猎杀野猪,就是没学会怎么看门护院。

        大伯娘欲哭无泪。

        叫她绝望的还不是狗崽子拦不住周大囡,而是当初她从杨柳村把狗崽子抱回来后,就没提要自个儿养的事儿。当时,她想的很明白的,不就是个看门狗吗?看的还是周家的门,也不单单是为了它,且没有任何利益可图,那就索性拿家里的粮食或者剩饭剩菜喂得了。

        对此,周家阿奶并没有反对,一副懒得理会的模样。

        结果当时没看出啥来,等狗崽子学会捕猎以后,悲剧就发生了。大伯娘没资格分东西,只因那狗是属于周家的私产,尽管没少吃,却只能吃不能分。

        这已经不叫欲哭无泪了,这根本就是生无可恋啊!!

        最叫她无法接受的是,兴许是因为周大囡回来得太勤快了,以至于狗崽子完全认熟了她,虽不至于冲到她跟前摇尾巴,可人家也不带咬她的。事实上,狗崽子跟胖喵俩口子一样,都还把她当做周家人,哪怕谈不上喜欢,那也顶多就是无视罢了,完全不赶更不咬。

        期待落空还承受致命一击,大伯娘简直就要活不出来了。回头气狠了,她直接威胁那狗崽子要将它丢出去,结果一不留神就被周家阿奶听到了,气得周家阿奶对她破口大骂。

        “你敢丢我的乖孙子我就把你儿子丢出去!!!”

        狗崽子一跃成为仅次于胖喵的乖孙子,这真的是一件叫人无比悲伤的事情。

        更悲伤的是,在周家阿奶眼里,狗崽子可比三山子能干多了,前者只吃了点儿剩饭剩菜就长大了,还能跟胖喵俩口子一道儿上山捕猎,哪怕如今的周家已经不差这点儿吃食了,白得来的东西哪个不要?后者……

        周家阿奶深深的认为,她所有的孙子孙女里头,最废物的当属三山子。能吃能喝能睡,就是啥活儿都不干。以往刚念书那阵子,起码还会在春耕和秋收说帮衬一下,这两年索性啥活儿都不做了,甚至每日里吃饭都要叫他娘端到自个儿屋里,只差没叫他娘帮着喂饭了,更别提赚钱养家了。

        问题是,三山子他已经不小了。

        比他小的周芸芸、周大金,还有周三囡都已经能赚钱了,独他一个活得跟个少爷似的,样样事儿都要叫人伺候。哪怕最最受宠的周芸芸,那她也是自个儿洗衣做饭打扫房间,只不过从不下地罢了。

        周家阿奶送给三山子一个新名字:废物蛋子!

        对了,狗崽子也有个新名字,因着那些个不肖子孙都不喜欢周家阿奶辛苦取的名字,她就给狗崽子取名为:大狗。

        ……

        ……

        有道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就在大伯娘为自己的未来哀悼之时,更大的悲剧到来了。

        或者应该说是惨剧更为确切一些。

        孟秀才明言来年就不教三山子了。

        却说孟秀才这人也是倒霉,他爹娘过世时,恰是他刚考上秀才的第二年。然而父母过世要守重孝,将近三年时间,于是他就错过了两年后的科举。好在,时光如白驹过隙,转眼又是两年。眼瞅着明年又可以参加科举了,孟秀才觉得教学生的戏码也腻味了,加上三山子确实不是读书的料,就寻了个机会委婉的将这事儿告诉了周家大伯。

        周家大伯表示可以接受,毕竟这原本就是你情我愿的事情,没啥值得计较的。只是,他是能够接受并理解,他婆娘完全不成。

        孟秀才要专心钻研学问,以备来年科举,那三山子咋办?

        她的三山子没有先生了!!

        其实要说没有先生也是夸张了,单说杨树村好了,那也不止一位秀才。只不过,那位年岁大了,完全是属于那种活一天算一天的状况了,不可能再收徒。而隔壁杨柳村则没有秀才,再往远处算,那还不如直接进镇上念私塾得了。

        说真的,大伯娘真有考虑将三山子送去私塾,毕竟以周家如今的情况来看,私塾的束脩那也是完全出得起的。然而,周家阿奶断然拒绝。

        都已经念了那么多年了,还念啥啊?本身就蠢得很,别等下越念越蠢了。反正用周家阿奶的话来说,三山子那就是个彻头彻尾的蠢货,原先孟秀才愿意教,那就教呗,可如今人家放弃了,那还折腾个啥?

        “趁早歇着,回头下地干活去!”

        “什么?下地干活?!”

        大伯娘要疯,她的心肝宝贝儿啊!下半辈子荣华富贵的来源啊!居然要下地干活?不,她决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抱着这样的信念,大伯娘权衡再三,决定向孟秀才下手。

        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毕竟周家阿奶比孟秀才恐怖多了,与其说服周家阿奶松口将她的三山子送到县城念私塾,她觉得还是从孟秀才这边下手比较容易。可要怎么做呢?最好的法子当时是将孟秀才变成自己人。

        周家撇开早已出嫁的周大囡外,也就只有周芸芸和三囡了,当然要是把才两岁多的小腊梅算在内的话,就有仨姑娘了。

        大伯娘当然不会丧心病狂的算计自己的亲孙女,她只在周芸芸和三囡身上打了个转儿,就很快有了主意。

        要说周芸芸姐俩,不看聪慧与否,单看外表就相差极多。周芸芸不爱出门,又是打小娇养着的,皮肤白皙五官精致,加上如今已经十四岁的她早已发育成小小少女了,看着就比浑身脏兮兮还带着股说不明道不清怪味儿的三囡要好上太多太多了。

        怎么选择那还用说吗?

        当然,在动手前,大伯娘也有好生思量过,万一事情曝光会怎样?

        答案是,不会怎样的。孟秀才可是堂堂秀才啊,多少未出阁少女心中的如意郎君,加上他的模样是真的好,配周芸芸那绝对是绰绰有余了——反正她是这么想的。

        耐心的等待了几日,终于盼到了周芸芸要去三奶奶家教新方子的日子,大伯娘借口去寻周大囡,跟周芸芸前后脚出了门。

        周芸芸在前,她在后。

        杨树村多山多河多水田,偏村里的路也就那样,除了一条主路还算凑合外,其他的都是小径儿,或者干脆就是田埂。不过,走惯了的人倒也不觉得有什么,毕竟村子大人却少,正常情况下不会出现拥挤的状态。

        可这不是还有例外吗?

        要不怎么说连老天爷都在帮大伯娘,俩人一前一后的才走到村子中间的田埂上,迎面就走来了孟秀才。

        大伯娘的心砰砰直跳。

        杨树村这边的田埂都是一边高一边低的。高的这边几乎与田埂齐平,即便不曾齐平那也相差无几,可低的这一边却是至少有五六尺的落差。而这会儿已是隆冬时节,田埂两边都是水田,却都不曾将水放掉,远远的看过去就好似湖面一般。

        眼瞅着孟秀才已经过来了,大伯娘刚想上前,就看到孟秀才侧过身子让到一边,示意她们先过去。

        原本,以田埂的宽度就算错身过两人也应该不成问题的,大伯娘还在算计要怎样不留痕迹的动手,结果就看到孟秀才格外配合的侧身相让。

        天意啊天意啊!

        这绝对是老天爷的意思!!

        大伯娘高兴坏了,趁着周芸芸走到孟秀才身边之际,猛的脚底一个打滑,仿佛身子不受控制一般,双手四下乱挥乱抓。

        噗通。

        噗通。

        前后脚两次噗通声,孟秀才和周芸芸齐齐的栽到了落差大的那边冬水田里,成功的陷入了淤泥里。

  http://www.biqukan.com/38_38493/1389802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