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懒唐 > 二百九十九章 全力以赴的长孙

二百九十九章 全力以赴的长孙

        “无忌!怎么是你?”长孙顺德刚要飙,却看到架住自己横刀的却是自己的族侄长孙无忌。

        长孙无忌现在的职位的户部尚书,那可是大唐的财神爷。更是皇后的亲生哥哥,皇帝陛下从小玩到大的哥们儿,勋贵中的勋贵。虽然长孙顺德是他的族叔,但对这位族侄还是有些畏惧。

        “族叔!今天怎么这样有兴致?走,去无忌家里喝一杯。”长孙无忌笑着拉住长孙顺德的胳膊,不由分说就往外拉。

        “无忌,你拉我做什么?知道你跟云浩关系不错,可也不用帮着他出这个头吧!不管怎样,咱们可都是长孙家的人。”马车上,长孙顺德有些气恼的说道。好不容易下定决心干掉云浩的狗腿子,就这样被长孙无忌给破坏了。

        “我的好族叔啊!你怎么敢打钱庄的主意,你知道这钱庄是谁的?”看到长孙顺德的样子,长孙无忌气急败坏的说道。

        “谁的?不就是云浩的?今天宰了一个他的掌柜,大不了被降爵而已。以老夫的战功,还怕陛下不会赏还给我?”长孙顺德有些奇怪,杀一个下人而已,为什么族侄会是这副德行。

        “云浩的?我的族叔啊!背景都没打听明白,您就敢来闹事儿?您太冒失了!”

        “呃……!难道说这里面还有内情?”看到长孙无忌的模样,长孙顺德终于感觉到不对劲儿。

        “内情!呵!呵!您知道这钱庄是谁的买卖?”

        “谁的?”此时的长孙顺德也觉察出来,再也不说这是云浩的产业。

        “皇后娘娘占五成的份子,云家占三成。剩下的太子占一成,淮南王老王爷占一成。皇后娘娘的份子不用说了吧,那就相当于陛下的股份。您这不是搅合云浩的买卖,您这是搅合陛下的买卖。也就是侄子我今天到钱庄办款,不然别说您的爵位,就连……!”长孙无忌没有再说下去。

        长孙顺德的脸色已经好像死人一样苍白,他怎么也没想到钱庄的最大股东居然是当今陛下。这一刀要是将凌敬砍死了,震怒之下的李二别说夺爵,他全家都会被打到岭南钓鱼。想要翻身,估计得等下辈子。

        “现在知道我为什么拦您了吧!别老想着和云浩作对,万一他挖一个坑您老就是万劫不复。”长孙无忌看着长孙顺德的模样,无奈的规劝道。当年的事情,这位族叔还是放不下。

        “云浩跟陛下的关系,好到了这个地步?”长孙顺德瞪大了眼睛,他怎么也不相信云浩被皇帝宠信到了这个地步。

        “云家放下了军权,全部精力投入的书院也交给了陛下。那些工厂里面本来就有陛下的股份,人家什么都不要了,想吃口富贵饭而已。一不巧取豪夺,二不伤天害理,办个钱庄而已这不算是过分。陛下有什么理由不答应?

        如果真不答应,那些功臣们会怎么想?云家就是个娃样子,陛下要让人看见,只要真心效忠于陛下。陛下断然不会让他没了下场!

        况且这钱庄目前看起来,还是有很大作用的。别的不说,户部现在已经开始与钱庄合作。各地方的税赋不用再递解到长安,只要交给当地的钱庄。朝廷就能够在长安钱庄里面提取银钱,如果一时半会儿不用的话,这些钱还会有利息。

        你家荣兄弟前段时间要收蚕丝,就是从钱庄走的款。您不知道这事儿?”

        “什么?这小混蛋居然从钱庄走款?不对啊!这钱庄才开了几天,怎么?”长孙顺德骂了两句,立刻觉得不对劲儿。

        “长安的钱庄是没几天,可临潼的钱庄已经有两三年了。来临潼办货的客商,早就习惯使用钱庄。您以为,陛下是什么事情都会参与的?

        我的好族叔,您就好好回家过日子。别再出来惹祸了,什么事情都没搞清楚。就出来搞事情,这一次是恰巧碰见了我。您如果再这样的话,我家的门您就别登了。您这样的亲戚,我长孙无忌攀不起啊!”长孙无忌想起刚刚的事情,心里就寒。这一刀真的把凌敬砍了,后果不堪设想。说到底都是长孙家一脉血浓于水,真要是长孙顺德家里出事,自己岂能袖手旁观。

        “不会了,这次谢了!叔,欠你一个人情!”马车驶到了长孙顺德的邳国公府。长孙顺德下了马车,对着车上的长孙无忌拱了拱手。落寞的回了自己的府邸!

        谁料想刚刚回到自家府邸,立刻就有下人来报。“国公爷!宫里来人了,说是奉了娘娘的令。问什么事情也不说,不过看脸色不是很好。”

        这就找上门来了?长孙顺德的脸色更加灰败,愣了好一会儿才艰难的吩咐仆役,将宫里来的内侍请上来。

        “有劳内侍,不知道娘娘有什么懿旨?”长孙顺德忐忑的问道。

        “哦,娘娘没有懿旨。只不过听说邳国公最近手头拮据,娘娘惦念着国公爷,特地命奴才送来十贯钱以解国公爷燃眉之急。”内侍深施一礼,就在袖子里面掏出一张钱庄十贯钱的汇票。

        “这是我大唐钱庄的汇票,凭票既兑!邳国公,您收好了。奴才告退!”内侍将汇票塞进长孙顺德的手里,人却不动弹。

        “啊……!哦!来人!”长孙顺德失神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连忙吩咐下人拿来一袋子金瓜子。

        “有劳内侍,小小意思不成敬意。劳烦内侍回禀娘娘,就说长孙顺德铭感娘娘大恩。今后一定勤俭持家,不再招惹祸端。”手里捏着十贯钱的汇票,长孙顺德感觉自己的脸被抽了一巴掌。

        他知道这是来自长孙的警告,邳国公府再缺钱,也不至于缺十贯钱,这一次当侄女的给了他这位族叔面子。下一次,可就说不定了。亲情这东西,也有一个度。消耗的多了,就不可能恢复原状。

        “谢邳国公赏赐!奴才告退!”内侍掂了掂那一袋子金瓜子,怕是不下十两黄金。长孙家这一次,可算是亏大了。

        “哎……!”希望这一次能够平安过关!长孙顺德看着笑吟吟告退的内侍,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看起来,一时半会儿自己是斗不过云浩了。

        平安过关?太极殿里面的李二可不这么想,钱庄的股份他可是大头。加上李承乾的股份,他家里足足占了六成。更不用说,李神通还是他的族叔。

        自己的买卖也敢有人去闹事儿,李二觉得长孙顺德这次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凌敬这人他召见过两次,言谈举止而言比起房杜虽然稍逊。但在朝廷里面做一个二品大员,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这样一个人差点儿被长孙顺德给杀了,李二如何能够咽的下这口气?

        “朕的国公都穷成这个样子了啊!想要拿爵位抵押贷款!明天让凌敬去邳国公府,就说朕准了。他那个邳国公的爵位,可以顶十万贯。拿了钱,爵位还给朕。”李二气咻咻的听着百骑司的禀报,手里的奏章都摔了。

        皇帝震怒,就算亲军中的亲军百骑司也不敢说话。只能跪伏在地上,大殿里面的宫人内侍一个个大气不敢出,生怕一个弄不好,噩运就降临在自己脑袋上。

        “陛下息怒!气坏了龙体可怎么好!”长孙从帷幕后面走了出来。一般情况下,她绝对不会参与到这些事情上来。不过今天情况特殊,毕竟长孙顺德也是她的族叔。论及亲情血脉,无论如何也得帮这一次。当然,如果有下一次长孙绝对会袖手旁观。

        “这钱庄才开了几天,他就公然闹事。不处置,今后都凭着爵位来钱庄借钱。那钱庄不成了公共的钱库,任人取用?”李二恨恨的道。

        长孙眉头一皱,看起来这一次长孙顺德闯的祸太大。皇帝连自己的面子都不打算给。

        “观音婢!朕知道他是你的族叔,可钱庄关系到大唐的稳固。对大唐的展很重要,绝对不允许勋贵们胡来。这一次不处置长孙顺德,下一次刘鸿基那混蛋就敢去横着膀子借。

        “这样吧!爵位就算了!就让你这位族叔去辽东,希望辽东的冰雪能够让他冷静下来。张俭在那里三年了,也该回长安来享享清福。”李二看了看长孙,既然皇后亲自来求情,这个面子总是要给。

        张俭在辽东冻了三年,也是时候调回到长安来。本来还为谁去那个苦寒之地犯愁,现在人选有了。就当是一种别样的流放,年近六旬的长孙顺德去辽东苦挨,也算是惩戒。

        不用担心朝廷里面的那些臣子不知道,一个个机灵着呢。能混到这一步,绝对都是人精。想必今后,绝对没人敢去钱庄捣乱。而且去钱庄借完了钱,也没人敢不还。

        “臣妾代族叔谢过陛下!”长孙很知道情趣,她知道这已经是最轻的处罚。向李二道了谢之后,又隐匿在帷幕之后。这件事情上,她已经尽了全力。

  http://www.biqukan.com/32_32123/202746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