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那年那蝉那把剑 > 第四百五十三章 江北从此无大战

第四百五十三章 江北从此无大战

        今日是徐北游和萧知南在佛门祖庭停留的最后一日,他们已经决定,明日就动身启程返回帝都,毕竟出来的日子已经很长,尤其是萧知南,身为摄政长公主,有训政监国之职,不好离开帝都太长时间。

        再者就是,佛门这边的事情已经处理得差不多了,再在这里停留已无太大意义,在这段时间里,徐北游分别听过了方丈秋月和六大座的讲经,自有一番裨益,至于接下来如何再更上一层楼,那便是他自己的事情,是否再留在佛门之中,已经无甚紧要。

        此时佛门祖庭的待客精舍之中,空空荡荡,只有徐北游和萧知南两人,两人都盘坐在蒲团上,中间是一张从里透出红色的紫檀小方桌,桌上摆有碟盘碗筷,都是大楚官窑烧制的极品,尤其是两只瓷碗,都是开片的蓝青瓷,薄如宣纸,乍看是一片青色,细看又从中透出淡淡蓝色,放在寻常世家之中,怕是要当作珍奇古董供奉起来,哪里会直接用来盛饭,那筷子虽然平常一些,可也是上好象牙制成,泛出如黄金般的色泽,筷头镶银,皇宫大内也不过如此,由此可见佛门的底蕴之深,要远胜那些不过百余年传承的所谓世家。

        萧知南吃饭很静,细嚼慢咽,筷子和碗碟不会碰撞半分,其间没有半分声响,优雅端庄。

        反观徐北游,谈不上失礼,却与一个雅字无缘,都说食不言寝不语,可徐北游自小在寨子中长大,坐在门槛上吃饭的经历也是有过,自然没有养成这等习惯,连带着萧知南也破了前二十年里雷打不动的铁律规矩。

        一如往常,还是由徐北游主动开口,笑言道:“细细算来,我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没有这般正经吃饭了,酒倒是喝了不少,今日在佛门吃一顿素斋,也算是沾沾佛祖的慈悲佛气,消一消身上的杀孽。”

        萧知南闻言放下手中饭碗,虽然她破了自己食不言的规矩,但还是不会在咀嚼的时候开口说话,直到把嘴里的米粒全都咽下之后,才道:“这是黄粱米,穗大毛长,谷米俱粗于白粱,而收子少,不耐水旱。食之香美,逾于诸粱,人号为竹根黄,可以算是一味药材,被佛门拿来之后,又佐以佛门祖庭的山泉之水清洗和雪山之水浸泡,中和其中躁气,再入锅蒸熟,以檀香木为柴,不生烟火气的同时,使得香气浸入米粒之中,仅仅是这两碗饭,放在外头,千两白银也难求。”

        徐北游用筷子夹起几颗晶莹剔透的米粒,啧啧道:“仅是米饭就如此花费,那么这些素菜就更不用说了,你我二人一顿饭岂不是要吃上万两银子?”

        萧知南将一口米饭送入嘴里,慢慢咀嚼了好一阵子才咽下去。

        此刻她在心里忽然有些明白当年父皇为何要与道门过不去了。承平二十一年的时候,青河大水,一口气淹了五个县,灾民几十万,可朝廷竟然没有银子赈灾,还要让萧白去江都筹措钱粮。虽说朝廷每年都有千万赋税,可朝廷花钱的地方更多,军饷军械、兵器甲胄、军粮马匹、城池河堤、赈灾放粮、百官俸禄、皇室开销等等,哪个不要银钱。

        朝廷无钱,百姓也无钱,若是赶上灾年,卖儿卖女、背井离乡者,比比皆是。

        百姓无余粮,国库无盈余,钱都上哪儿了?

        今日看来,一个佛门祖庭,近万僧侣,不事生产,却还能如此奢华,仅仅是一顿餐饭,加上碗筷碟盘,怕是要有十几万两银子,以小观大,整个佛门又是如何豪富,恐怕坐拥东北三州近百年的牧氏也不能望其项背。

        就更不用说比佛门更胜一筹的道门了。

        这些宗门立于世间,更甚于那些豪阀世家,不说道门佛门两家,就是已经远不如往昔的剑宗,在江南亦是坐拥亿万家产。

        当初父皇若是放任道门继续势大扩张,富可敌国可就真不是一句恭维之言了。

        想到这儿,萧知南不由轻轻叹息一声。

        宗门的人数不过是万民百姓的九牛一毛,手中财富,却能胜过万民百姓,这到底是谁之过?是朝廷之过?是宗门之过?是传道的道祖佛祖之过?还是上天之过?

        萧知南不敢再想下去,她的父兄已经死在了一个“天”字上头,她不愿也不敢重蹈覆辙。

        就在此时,精舍外传来一阵急促脚步声,继而有人轻叩门扉,道:“长公主殿下和徐宗主可在?”

        徐北游放下手中碗筷,从蒲团上起身,问道:“是谁?”

        外面来人恭敬答道:“启禀徐宗主,查擎查都督已经抵达寺中,想要求见长公主殿下和徐宗主。”

        徐北游转头望向萧知南。

        恰好萧知南也朝徐北游望来。

        两人对视,沉默无语。

        门外的人静静候着,不敢多言。

        过了片刻,徐北游开口道:“你请查都督过来吧。”

        门外之人应诺一声之后,立刻转身离去。

        不多时,查擎推门而入,先将怀中的木盒放置一旁,然后跪地叩道:“罪臣查擎叩见摄政长公主,叩见小阁老。”

        此时萧知南也已经从蒲团上起身,来到精舍面南背北位置上的椅子坐下,抬手虚扶道:“查都督请起。”

        查擎应诺一声,缓缓起身,然后低头弯腰,双手捧起木盒。

        徐北游上前接过查擎手中的木盒,温言道:“此番平定东北三州一都之地,查都督是大功之臣,还请入座。”

        查擎谢过之后,正襟危坐,目不斜视。

        徐北游将木盒递到萧知南的面前。

        萧知南没有立刻去接,而是望向查擎,语气中微微带了几分颤抖,明知故问道:“这是何物?”

        查擎立刻起身答道:“回禀长公主殿下,盒中所装的是……牧棠之的人头。”

        查擎是心思缜密之人,知道牧棠之自幼与萧氏兄妹关系亲厚,所以此时并未画蛇添足地加上一句“反王”,免得开罪正是触景伤情的萧知南,也并未以辽王称呼,以免显得他还在追念旧主,为小阁老忌惮,而是以牧棠之称呼,不偏不倚,都不得罪。

        萧知南闻听此言之后,脸上终于露出几分伤感戚容,没有去接这个木盒。

        既然她不想看,徐北游就代其劳,推开木盒的匣盖,一颗栩栩如生的人头正卧于其中,正是曾经在东北三州之地呼风唤雨的辽王牧棠之,只见他双目紧闭,嘴角微微翘起一个弧度,似是在笑,整颗人头已经被处置过,所以并不见半分血腥之气。

        徐北游凝实许久,轻轻叹息一声,“牧兄,又见面了。”

        盒中人头自然不会回话。

        然后他合上匣盖,又将木盒交还到查擎的手中,“有劳查都督了,还请查都督将牧王尸收敛厚葬,不要伤及牧氏的家人。”

        查擎接过木盒,重重应诺一声,然后徐徐退下。

        待到查擎离去之后,萧知南幽幽道:“江北从此无大战了。”

  http://www.biqukan.com/20_20768/2081159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kan.com